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874

第1936章(湖中大蛇)
  “我就知道你最好。”陳天明親了益西嘎瑪一下。于是,陳天明帶著益西嘎瑪走到那邊的大樹下,反正尤成實他們在洗澡,益西嘎瑪也不好在旁邊坐,他們干脆離遠一點。
  “天明,這里好象沒有人居住,但外面卻有這么厲害的陣法,明天我們一定要好好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出來。”益西嘎瑪想了想說道。
  “恩,我感覺這里有點危險,但是什么危險我也說不出來。”陳天明回過頭看著四周的環境,他是第六感覺得這里有點不對,可又說不出來是什么回事。這里非常幽靜,靜得讓人有點恐慌。不過他也沒有什么好慌的,這里沒有其它人,就憑他們這二十幾個高手,還怕什么呢?“對了,益西,你說上面的衛星可以拍得到這里的情景嗎?”
  益西嘎瑪說道:“這個說不準,如果有陣法的掩護,有可能是拍不到這里的情景。陣法所產生的迷惑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得到
  ,另外西部這里的山比較多,一座連著一座,拍下這些情景也說明不了什么。”
  “啊!”就在陳天明跟益西嘎瑪聊天的時候,他們聽到后面傳來了一聲慘叫,接著是人們的叱叫聲。
  陳天明馬上回頭一看,只見華亭他們圍起來好象在打什么,另外有兩個虎堂隊員抬著一個人。“益西,那邊出事了,我們過去看看。”陳天明急忙摟著益西嘎瑪飛了過去,到了那邊的時候,他不由呆了。
  在湖的中央揚起一個大蛇頭,那蛇好象很長,宛如大腿一般粗。那蛇頭張著傾盆大嘴,湖面上呈現出的蛇大概有七、八米長,而在湖里有多長就不知道。像蛇這個樣子,一定是蛇尾在湖里,它靠著蛇尾撐起來,讓蛇身和蛇頭在湖面上。
  “天明,”益西嘎瑪畢竟是女孩了,她看到這么可怕的蛇,害怕得摟著陳天明,把頭埋在他的懷里不敢抬起來。
  “你們全退回來,快點。”陳天明大聲地叫道。他從來沒
  有見過這么大這么可怕的蛇,那紅紅的蛇眼就像兩個小燈籠,要說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嗖”,大蛇好象看懂華亭他們往后退,它把頭探進湖水里面,緊接著湖里馬上掃出一條長長的蛇尾。那粗如大腿的蛇尾向著華亭他們掃去,帶著一道狂風和湖水。
  林廣熾見大蛇使出這招,他馬上拔出手槍對著大蛇射擊。“砰砰砰”,其它虎堂隊員也對著大蛇開槍,但好象子彈打在大蛇的身上出聲聲脆響,并沒有把大蛇打傷。
  陳天明看出來了,這大蛇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老蛇,身上應該有種像鐵片的東西防護,或者蛇皮非常堅固,子彈根本打不進去。“你們快退,子彈打不進大蛇的身體。”陳天明大聲地叫著。
  “嗖嗖嗖”,華亭他們拼命地往后面飛,幸好他們這次過來的人都是武功很高的人,他們只是輕輕一點湖面,就馬上向著后面飛逃過來。“啪”,后面兩個虎堂隊員逃得不快,被蛇尾給掃中,他們各出一聲慘叫,然后如斷了線的風箏似的摔飛過來。
  陳天明再也顧不上益西嘎瑪了,他兩腳一躍,馬上就飛上天空。只見在空中的他兩手一托,兩道真氣向著那兩個摔飛過來的虎堂隊員托去。那兩個虎堂隊員感覺自己的下面有著什么東西托著他們。他們輕輕地掉在地上,然后吐出一大口鮮血。
  華亭他們也飛回到岸上,馬上扶著那兩個虎堂隊員撤了回來。大蛇好象并沒有追過來,它見華亭他們退出湖泊,便也沉到湖里去了。眾人見大蛇沒有追過來,都暗暗松了一口氣。他們回到陳天明的身邊,任候濤向陳天明報告,“老師,我們有個隊員被咬斷大腿,我已經封住他的穴道不再流血。”原來這個虎堂隊員是最靠近大蛇,當時他在洗澡的時候,大蛇突然在他的身旁躍起,一口就咬斷他的大腿。大家都暗暗吃驚,誰也沒有見過這么大的大蛇,估計這蛇也有一千幾百年。
  陳天明走到那個被咬斷大腿的虎堂隊員的身邊,已經有人幫他套上衣服,他現在臉上蒼白,好象有性命危險。看到這里,陳天明有點心痛,大家都是跟著他出來執行任務,他們出事,他的心里也不好過。陳天
  明馬上搭著那個叫尤愛平隊員的脈門,仔細地查看了一下。
  過了一會,陳天明的臉色更加沉重。從尤愛平的脈門來看,他失血過多傷得很重,如果不馬上救援就會有性命危險。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點了他幾道穴道,還為他輸了一點真氣。有陳天明的真氣相助,尤愛平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老師,愛平現在怎么樣了?”任候濤擔心地問道。
  “我封了他幾個穴道,還給他一些真氣,可能暫時沒有事,但不排除有性命的危險,明天一早要送他下山救治才行。”陳天明的臉色不好看。他又走到那兩個受傷的虎堂隊員面前,他們兩人只是受了重傷,并沒有性命危險。
  這時,益西嘎瑪走了過來,她看到尤愛平傷成這樣,著急說道:“天明,這個隊員怎么樣了?”
  “情況不妙,明天要送下去救治,要不然會有性命危險。”陳天明擔心地說道。
  “讓我看看。”益西嘎瑪為尤愛平看了一下,接著說道:“讓我來幫他治一下,應該不會有性命之危,不過他的大腿是回不來了。”
  陳天明現在才想起益西嘎瑪的醫術非常高明,自己怎么忘了她呢?她說尤愛平沒有性命之危就沒有性命之危了。“益西,麻煩你了,你一定要治好他。”斷了一條腿就一條腿,好過沒有命。在他們加入虎堂隊員的時候,他們就想著會有一天。虎堂執行的任務哪一次不是生死任務,他們一直在死亡線上奔走。為了國家的利益和安危,維護國家的穩定展,他們只有把個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次尤愛平回去,陳天明準備給他一百萬,讓他回到家里過上安穩的日子。
  益西嘎瑪點點頭,她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套小銀針,然后在尤愛平的身上扎了起來。陳天明見益西嘎瑪在忙活,他便走過去問起剛才生的事情。陳天明從他們的嘴里得知,是他們下去洗澡才引起這條大蛇的攻擊。
  想到那條大蛇的可怕,陳天明不由暗暗皺著眉頭。估計那蛇有二、三十米長,幸好這湖比較寬廣
  ,要不然也裝不下它。只要別人不進湖里,它是不會攻擊。可見這湖泊就是它的家,它不讓別人侵入它的地盤。陳天明正在想著如何對付大蛇的時候,益西嘎瑪在那邊也干完活了。
  “天明,行了,尤愛平沒有性命危險,有你的真氣護著,他恢復應該很快。”益西嘎瑪抹了抹額頭上的熱汗。
  “辛苦你了,”陳天明感激地說道。
  “客氣了,這次大家一起過來執行任務,我也不想誰有事。”益西嘎瑪又為另兩個虎堂隊員扎了幾下銀針。高手就是高手,益西嘎瑪為那兩個虎堂隊員扎完后,他們感覺比剛才更是輕松了一些。
  陳天明對大家說道:“你們往后退,幫我看著益西,我要去會會那條大蛇。”
  “老師,那大蛇很厲害,刀槍不入。”林廣熾擔心地說道。誰也沒有見過這么大這么長的蛇,它的攻擊太可怕了,就算是剛才這么多高手圍攻它,好象也傷不了它分毫。
  “再厲害我也不怕。”陳天明自豪地瞪著眼,“我倒要看看它有多厲害,而且我也要為愛平的那條腿報仇。另外,如果我們不把這大蛇給干掉,我們今天晚上也不敢休息。我們也在這里找不了寶藏什么的。”
  “天明,你要小心。”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點點頭,“我不會有事的,你們放心!我的輕功這么好,這大蛇傷不了我。”陳天明還有一個依仗就是飛劍,他就不信飛劍不能傷這條大蛇。“一會我可能會傷到大蛇,你們一定要離遠一點,最好回到那邊的洞口,如果有什么事情就退回去。小杰,你一定要幫我看好益西。”
  “我一定看好益西嫂子。”吳祖杰保證著。他們都往那邊的洞口退去,陳天明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如果他都不能對付大蛇,他們也更是不可以。而且大蛇太變態了,他們的內力傷不了它。
  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他們退到那邊的山洞口,他就慢慢地向著湖泊走去。這時的
  湖泊已經恢復了平靜,好象剛才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陳天明緊緊地盯著湖面,越是平靜越是兇險,他根本不知道大蛇會在湖里哪個地方,他要提防大蛇突然從湖里躍出。
  這湖的半徑大概有5o米左右,對于那條大蛇來說,這湖泊有點小,它要活動的空間不大。也不知道這湖有多深,怎么大蛇在里面,湖水還是這么平靜呢?想到這里,陳天明決定先投石問路把大蛇給引出來。
  于是,陳天明對著湖水就是一掌。“轟”,強大的掌刃打在湖面上出一聲巨響。同時,陳天明把內力運在雙掌上,只要大蛇躍出水面,他就馬上襲擊,他就不信以他反璞歸真中期的內力,還打不死那條大蛇。
  但是隨著這聲巨響后,湖面并沒有什么東西躍出來,不要說大蛇,就是小蛇也沒有。m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難道大蛇已經不在湖水里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