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873

第1935章(山谷)
  陳天明接著說道:“只有在機緣和拿到玄鐵的兩個條件下,我們才可以破解這個內陣進到里面,是嗎?”
  “是的,如果不是肉面他們打架打到那個大石頭,我也不會現其實這些大石頭就是陣眼。”益西嘎瑪笑著說道。落峰山有這么多大石頭,誰也不會想到這里的那些大石頭是陣法的陣眼,而且還是要把這里的大石頭全打了才可以完全啟動陣法。益西嘎瑪暗暗僥幸,如果是她前來也是不行,要有一定的內力才能拍開陣眼。
  “呵呵,華亭,你聽到沒有,益西師母在夸獎我們呢!”尤成實得意洋洋地說道。“肉面,你想不到,我們打架也能打出陣法來。看來,我以后是要多吃你的肉才行了。”
  “哼,剛才你偷我的肉,我還沒有跟你算帳,你還敢再偷我的?”林廣熾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好了,你們不要再吵,現在拿著你們的東西跟著我們,我們要進去了。”
  尤成實興奮地說道:“老師,你們找到那個寶藏了?”
  “沒有,”陳天明搖搖頭,“我們還沒有找到,益西探知到這陣法的走法后,便帶著我來找你們,她怕你們著急。幸好我們趕過來,要不然你們隨便亂走,我們不一定可以再把你們找回來。”
  “不會?有益西師母也不能把我們找回來?”尤成實大吃一驚。
  益西嘎瑪點點頭,“是的,這個陣法很厲害,如果不是有玄鐵的幫助,我可能也破解不了。我們走,這里有這么強大的陣法,一定是有很大的秘密。”于是,大家在益西嘎瑪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向前走。由于有益西嘎瑪的提示,陳天明他們一會向左一會向右,雖然走得不快,但旁邊的景物卻是讓他們非常吃驚。
  因為他們一會看到小河,一會看到水草,一會看到沙漠,一會看到大海,一會看到
  懸崖,一會看到亂石。益西嘎瑪告訴他們,這些景物有些是虛假的,有些是真實的。因此,希望他們不要掉以輕心,一定要小心謹慎。
  就這樣,他們在里面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突然益西嘎瑪停了下來。“天明,這里可能就是入口了。”益西嘎瑪指著前面的山壁說道。
  “這里就是入口?”陳天明愣了一下。“益西,這里有機關嗎?”陳天明以前也見過有機關的洞壁,所以他才這樣問。不過說真的,如果益西嘎瑪不是在這里站住,陳天明是不會以為這里是入口。
  “可以這樣說,這里有一個陣眼,而且是入陣眼。”益西嘎瑪用手電筒照著石壁下面的一個突起的石頭,那石頭好象就是天然突起,如果不是益西嘎瑪,大家也不會注意上。“天明,你用力拍一下那個突起的石頭,用的力氣就像剛才的那樣,不要太大力或者太小力。”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他凌空一拍,一道內力拍向那個小石頭。“啪”,小石頭被陳天明的掌刃拍中后慢慢地向右移
  ,緊接著那個石壁也向著右移,只是一會就露出了一個大洞口。
  益西嘎瑪見這里露出了一個洞口,她暗暗點頭,“是這里了,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不過大家要小心,這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馬上拉著益西嘎瑪到自己身后,“益西,你不會武功,你還是在我的后面,估計這里是沒有陣法了,你不要再走在前面了。”剛才益西嘎瑪在他的前面時,他也是怕有什么危險出現,于是他一直暗運著真氣隨時準備戰斗。如果有什么不妥,他的飛劍馬上射出。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大洞口,里面更是不知道有什么兇險的人或物,他不放心益西嘎瑪在前面。
  “好,不過我也要在前面,否則前面出現陣法的話,你們不知道誤入里面的陷井就麻煩了。”益西嘎瑪說道。
  陳天明安排吳祖杰和林廣熾在前面開路,他們倆人的輕功不錯。而他拉著益西嘎瑪在后面。吳祖杰和林廣熾左手拿著手電筒,右手拿著手槍,慢慢地向前面走去。
  這洞口挺大,可以讓兩人同時并排進去。可這六大家族的秘密是幾百年前的,他們也不知道里面會不會有什么危險。雖然槍對武功高強的人造不成多大的傷害,但可以抵擋一會的時間。一會的時間對于他們來說,可以讓自己活命了。
  這洞口好象有點長,他們走了大約半個小時才走到盡頭。雖然有點長,但他們心里還是高興,因為沒有遇到什么危險。而陳天明怕益西嘎瑪累,在才走一會后,他就用上內力半抱著益西嘎瑪,她根本是不怎么用腳走路。
  “大家小心,慢慢地走出去,現不妥馬上回來。”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如果不是他要保護益西嘎瑪,他自己先出去了,畢竟他的武功高。
  吳祖杰和林廣熾倆人先出去,他們出去后馬上用手電筒照著周圍的情況。這時,他們現居然可以看到月亮。剛才在洞里非常黑,可是出了洞口光線就強了不少。而且周圍好象有樹木花草,一點也沒有在外面那光禿禿的感覺。
  “老師,這里好象是山谷。”林廣熾叫道。
  陳天明馬上摟著益西嘎瑪飛了出去,其它人在后面跟著。他們出了山洞,真的被眼前的情景給驚呆了。這里感覺是不跟外面一樣,樹木花草不少,而且前面還有一個小湖泊,這讓大家心里更是欣喜若狂。大家都是三天沒有洗澡了,看到這湖泊當然是想跳進里面好好洗個澡。
  “你們四人一組,分開在這里搜索一下,看看這里有沒有人?有事信號彈。”陳天明馬上下達命令。這山谷竟然是在陣法里面,一定大有乾坤。剛才他也看了一下,這山谷并不是很大,四處也沒有看到有人居住的樣子,更不要說有什么房屋什么的。
  林廣熾他們馬上分開,四人一組地開始在山谷里探索起來。而陳天明找了一個地方拉著益西嘎瑪坐下,他怕她勞累過度。
  “天明,我不累,你去幫幫他們!”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的手下這么晚了還在那里搜索,而她在旁邊坐著,心里有點過意不去。
  “還是讓他們搜索,有什么事,我再過去幫他們。而且我也放心不下你,你出事的話,我怎么辦啊?”陳天明緊張地說道。
  益西嘎瑪見陳天明這么緊張自己,她心里也是甜滋滋的,不過她還是硬著嘴說道:“我出事怕什么,你不是有很多女人嗎?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益西,你和她們在我的心里是一樣重要的,少你們任何一個都不行。”陳天明抓著益西嘎瑪的小手鄭重地說道。
  “你啊你,就不會哄一下我,讓我先高興一下嘛,為什么還要牽扯其它姐妹?”益西嘎瑪有點不滿。
  陳天明搖搖頭,“不行,我不能欺騙你們。當你們成了我的女人后,我就要對你們負責,一輩子的負責,不能拋下你們不管。而且這次你是為了國家過來幫忙,我更是應該保護你。”
  “天明,我好累好困啊!”益西嘎瑪也不再假裝堅強,她倒在陳天明的懷里
  ,然后喃喃地說道。
  “我知道你累,你辛苦了。等一會他們搜查沒有現危險后,我再陪你去湖里洗個澡,讓你舒服舒服。”陳天明笑著說道。
  “恩,我好想洗個澡。”益西嘎瑪高興地說道。“天明,我看那個湖泊的水好象在流動,可能是下面有地下水,不知道那水流向哪里?”
  陳天明說道:“這個就不管它了,如果我們檢查沒有危險后,先休息,明天再好好打探一下這里。這個山谷一定有什么秘密,要不然也不會在陣法里面。”大家都勞累了一天,陳天明也不想讓大家這么勞累。
  沒有過多久,林廣熾他們全回來了。“老師(老大),我們沒有現這里有人,連在這里生活的痕跡也沒有。”他們紛紛向陳天明報告。
  “連白骨都沒有?”陳天明有點奇怪了。像剛才,他們在陣法里還看到有一些白骨,好象是被困在里面死亡。可到了這里,卻是連白骨也沒有,難道這里一直都沒
  有人進來過嗎?
  “是的,這里好象有點天然,沒有人為的破壞過。”華亭點點頭。他在偵察方面非常專業,在沒有進虎堂之前,他是某王牌偵察連的連長。
  “看來這里是沒有人進來過,你們都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再好好打探這里。”陳天明揮揮手說道。
  尤成實有點遲疑地對陳天明說道:“老師,我們都這么臟,想在湖里洗個澡再休息,行嗎?”
  聽尤成實這樣說,陳天明也是猶豫一下。因為他想著讓益西嘎瑪去洗澡,可尤成實他們要洗,他又不好意思拒絕他們,畢竟他們這幾天也是非常辛苦。
  益西嘎瑪好像看出陳天明的為難,她笑著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就讓他們去洗澡,他們也是很難受。”
  “但是……”陳天明還想說什么,但益西嘎瑪拉了拉他的衣袖,他便對尤成實他們說道:“好,你們去,
  但要分批去,要注意安全。”
  “是,”尤成實他們高興地跑了。
  益西嘎瑪見他們走了,小聲地說道:“我知道你為難什么,我可以遲點再洗嘛,反正這里的湖水是流動的,也不會臟。而且如果他們不睡著了,我也不敢下去洗。”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