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872

第1934章(入陣)
  陳天明看著石頭沒有動也沒有什么變化,不由有點灰心喪氣。“益西,看來那個石頭是有點松動剛好被肉面打動而已。”
  益西嘎瑪微微一笑,“走,我們再去另一個石頭看看。天明,有時做事不能半途而廢,就算有一絲希望,我們也能不放棄。而且像陣法這東西,有時是到最后才能看到它的不一樣。”
  “好,我們去看一看,”陳天明又跟益西嘎瑪走到另一個大石頭上,一個個地打著。沒有過多久,他們就把附近的石頭拍打得差不多了。
  尤成實看著陳天明已經打了不少石頭,他小聲地對林廣熾說道:“肉面,老師都打了這么久,你說會不會徒勞無功啊?”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現在去問問老師啊?”林廣熾陰笑著。
  “哼,你
  當我是傻瓜啊?老師現在正忙著,如果我現在去問他,一定會被他罵一頓的。”尤成實沒好氣地白了林廣熾一眼。“唉,本來以為有希望了,沒有想到還是不行。這六大家族的秘密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看來明天是要回去休整再過來找了。”
  陳天明與益西嘎瑪走到最后一個大石頭的旁邊,陳天明還是按照以前那樣的打法拍了下去,他對這個大石頭沒有抱著什么希望,都打了這么多個,估計這個也是沒有什么用處。不過,益西嘎瑪好象非常認真的樣子,他也不得不認真對待。
  “啪”,陳天明一掌拍中那個大石頭。突然,那個大石頭顫抖起來,就好象剛才那個石頭一樣微微顫抖。“益西,這石頭動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是的,天明,你讓大家小心一點,這是陣法來的,現在陣法完全啟動了。”益西嘎瑪緊緊地拉著陳天明的手臂,好象怕他逃走似的。
  陳天明看著四周的環境,他好象感覺到剛才他拍打過的大石頭全在顫動,而且眼前的情景也
  在變著,那些火堆的火慢慢滅掉,而且剛才那些石頭什么的全不見,好象也不見林廣熾他們了。
  “益西,這是怎么回事?”陳天明緊張地問益西嘎瑪。他是從來沒有見過什么陣法,現在見眼前出現這樣的情況有點驚慌失措。
  “天明,你不要擔心,一切有我。”益西嘎瑪說得很自信。現在陣法啟動,對于她來說算不了什么,而且她還記住玄鐵地圖里面的暗記,是可以破解陣法。
  “嗯,”陳天明拿出手電筒打開,以他的內力是可以看清前面的景物,但益西嘎瑪不一樣,她沒有內力看不清楚旁邊的景物。現在陳天明是看不到林廣熾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里了。“益西,肉面他們不見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有點著急。
  益西嘎瑪安慰著陳天明,“天明,你不要擔心,現在只是陣法啟動而已,他們就在旁邊不遠的地方,剛才你已經叫他們不要走動,估計是不會出什么事。”
  “噢,原來是這樣。”陳天明恍然大悟,這陣法太奇怪了,怪不得益西嘎瑪用陣法可以干掉先生一百個高手。“好,我聽你的,我們現在應該怎么做?”陳天明問益西嘎瑪。
  “你讓我看看這陣法,我看能不能找出破解的方法,接著再去找你的人,然后我們再去找這里的秘密。能用陣法來保護的地方,一定是有其秘密。”益西嘎瑪說道。于是,益西嘎瑪拿著自己的手電筒查看陣法。
  過了好一會,益西嘎瑪才說道:“天明,這里的陣法破解之法應該跟玄鐵里的暗記有關,估計我不用過多久就能破解了。我也不認識這個陣法,幸好我看了玄鐵里的暗記,要不然我也是難以破解。為了慎重起見,我先走一下,天明,你不要走,你就在原地站著,不管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走動。”
  “不行,我跟著你一起走,”陳天明搖搖頭,現在這里這么危險,他哪能讓益西嘎瑪一個人去冒險呢?
  “天明,你不懂陣法,你跟著我是沒有用的。現在這里的危險是陣法,我精
  通陣法,又有玄鐵的標記,一定可以走回來。另外,你跟著我只會讓我分神,可能讓我破解不了陣法。”益西嘎瑪不想讓陳天明跟著。
  陳天明想了想,只好說道:“好,你要小心一點,如果有什么危險,馬上信號彈。”陳天明把身上的一個信號彈給了益西嘎瑪。
  “好的,”益西嘎瑪拿過信號彈放在自己的小背包里。“天明,你放心,這里沒有壞人,陣法是困不了我的。這陣法不簡單,就算有壞人我也不怕,能在陣法里傷到我的人,我還沒有看到過呢!”說完,益西嘎瑪主動地踮起腳在陳天明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后她轉身往前面走去。
  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只是一個轉身走幾步,接著就不見她的身影了。他暗暗叫奇,陣法的力量是強大的,如果這次沒有益西嘎瑪過來,他們只能是干瞪著眼睛,再或者是困在這里沒有辦法出去。
  大約等了二十來分鐘,益西嘎瑪又走回來了。陳天明看到益西嘎瑪回來,那懸著的心才暗暗放下來。“益西,怎么樣
  了?”
  “天明,這陣法非常厲害,幸好有暗記提醒我,要不然我也是找不出破解的辦法。”益西嘎瑪喘著氣說道。她怕陳天明他們等得太久,所以是小跑走著,沒有內力的她跑了二十來分鐘,當然是累了。
  “你找到破解的方法就好,來,擦擦汗。”陳天明為益西嘎瑪擦著臉上的汗。
  “天明,我們還是去找你的手下,要不然他們會等著急的。”益西嘎瑪說道。陳天明在益西嘎瑪的帶領下,一會向左走,一會向右走,轉了好多圈,走了十幾分鐘后才看到林廣熾他們。
  尤成實一會站起來,一會坐在地上,他好象非常焦急的樣子。“華亭,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這陣法也太厲害了,怎么不見老師他們了?要不我們去找他們,都這么長時間了,都沒有見他們來找我們?”尤成實擔心地說道。
  “唉,我也是不知道啊!”華亭嘆了一口氣,雖然剛才陳天明叫大家不要亂動,但他們
  好象在這里也快一個小時了,也不知道老師他們現在怎么樣了。“好象這里的環境全變了,這也太神奇了,什么陣法會是這么厲害啊?成實,我們真的要去找老師他們嗎?”
  “我們不能亂走動。”在旁邊的吳祖杰說道。“你們沒有見過陣法,但是我們是見過益西嫂子用過陣法,陣法就是這樣的。可以讓我們產生幻覺,明明有的東西不見了,而沒有的東西卻出現。如果你們亂走動陷入陣法里面的話,你們想出來也是麻煩了。當時先生的一百個高手,就是這樣被我們干掉。”
  “這樣啊,”尤成實吐了吐舌頭,“陣法真是太可怕了,剛才我們還看到老師他們的,現在不但他們不見了,而且那些什么大石頭和環境全變了樣。我以前在電視上看過的陣法,可以把人活活地困在里面,想出來也是出不來,最后困了幾年成了白骨。”
  吳祖杰說道:“我以前也是不相信,但看到我們別墅里的陣法就跟電視上的一樣。成實,我告訴你,如果你沒有破解的方法,你走一輩子也走不出來。所以,如果你真的要亂走動,到時益西嫂子也救
  不了你們。”
  “小杰,多虧你提醒我們,”華亭感激地說道。“我們都在這里呆著,不要走動。”
  “對了,你們這樣才乖嘛,呵呵呵!”陳天明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華亭他們只覺眼前一花,陳天明與益西嘎瑪倆人就在他們眼前出現了。
  尤成實愣了一下,“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師,我們都沒有看到你們走過來,怎么你們一下子就出現在這里了呢?”
  “成實,這是陣法在掩護我們,我們可以看到你,但你卻看不到我們。”剛才益西嘎瑪在旁邊向陳天明解說,現在陳天明也對陣法有一些了解。現在,陳天明完全相信陣法的厲害和神奇了。特別是現在尤成實說他看不到自己,可自己卻是能看到他們。
  “老師,你們終于出現了,可把我們急死了,我們想去找你們了。”尤成實著急地說道。
  “你們千萬不要
  亂走動,這個陣法非常厲害,就算是我自己破解也是破解不了。如果不是有玄鐵的提示,我也有可能被困在里面了。”益西嘎瑪急忙說道。“剛才我在陣法里,看到一些白骨,估計是以前的人被困死在這里。”
  陳天明奇怪了,“益西,你看到白骨了嗎?可剛才在陣法還沒有啟動的時候,我們為什么沒有看到白骨呢?”
  益西嘎瑪沉吟著,“這是一個陣中陣,外面是一個陣法,里面還是一個陣法。我們當時在外面的時候,什么也沒有,那是外陣。當啟動大石頭后,這又是一陣法,如果不知道這個陣法的破解,那我們就會被困死在這里了。像這種陣中陣有很多種,我以前在我們的家也布過,但只是中級的陣法,像這種高級的陣法我是從來也沒有見過。”
  “那是不是破了這個內陣后,才能進去到里面,要不然我們也是找不到玄鐵的秘密?”陳天明問道。
  “是的,根據玄鐵里面的圖和現在的情況來看,那人并沒有把外陣的解法告訴別人,就算你拿到玄鐵
  ,也不一定可以在落峰山找到這個陣法。”益西嘎瑪點點頭說道。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