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870

第1932章(有點失望)
  “老師,這落峰山怎么沒有什么小動物等生物啊?這樣我們晚上就可以燒烤了。”尤成實跑到陳天明的身邊問道。
  “西部的野生動物不多,你想燒烤可以等我們完成任務后,我們再好好地燒一下。”陳天明拍著尤成實的肩膀。
  這時,林廣熾也走過來。“老師,你不要管成實,他就是饞吃。這里這么大,可能要走三、五天才可以走完啊!”
  陳天明點點頭,“是啊,這里很大,而且我們還要找到那個陣法才行。益西說過了,只要找到陣法,就可以找到那個地方。時間不早了,你們都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出。”陳天明待他們走后,他便鉆進益西嘎瑪的帳篷。
  “天明,如果找不到什么秘密,你不能怪我。”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說道。
  “傻瓜,我怎么會怪你呢?如果不是有你,我們還不認識那些古文字呢!聽天由命,能找到就找,找不到也就算了。”陳天明輕輕地摟著益西嘎瑪,她??前的豐滿頂著他的??膛。
  益西嘎瑪吐氣香蘭,在陳天明心神又是一蕩,如果不是說不遠的地方就有其它人的帳篷,他真想又在這里跟益西嘎瑪運動運動了。
  “天明,我們睡覺,我們不能在這里。”益西嘎瑪紅著臉小聲說道。跟陳天明在一起做那種事情,想忍氣吞聲也是不行,如果出聲音一定會被別人聽到。
  “好,我們睡覺。”陳天明讓益西嘎瑪躺在自己的懷里,“你今天也是很累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亮,陳天明他們馬上起來吃一些東西,繼續翻上另外一座山峰。現在的天氣非常熱,只是一大早,太陽就爬了出來,每個人都開始流汗了。就這樣,他們又開始找著,第二天,他們在落峰山上無果。第三天,他們又繼續找,當找到最北面的那座山時,已經是下午太陽快要下山了。
  “我靠,這是什么鬼天氣,太陽都快要下山了,還這么熱。”尤成實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喘著氣。他們的水快喝完了,明天要讓人送食物和水過來。在這里手機是沒有信號的,而且喇嘛教那邊也是沒有什么電話,就算陳天明他們用衛星手機聯系也是聯系不上。按照原定的計劃,今天晚上,胡明是會派人回去,讓喇嘛教送食物和水過來。
  “成實,你就忍忍!”華亭走到尤成實的身邊,“你看人家肉面,都這么胖也沒有多說什么,你流點汗算什么呢?”
  “我靠,華亭,你不要對我人身打擊好不好?”林廣熾生氣地瞪了華亭一眼。“我這個是身體好,你知道嗎?哪像成實天天喜歡睡懶覺,都不努力練功。”
  尤成實沒好氣地說道:“肉面,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嗎?你這算哪門的練功?你是在床上練功?”
  陳天明見他們越說越離譜,而益西嘎瑪在那邊的樹下乘涼,他小聲地說道:“好了
  ,你們不要說得那么露骨,估計今天晚上我們是找不到什么。一行,你下山找胡明,讓他們回去取食物和水。明天我們再找。”
  “是,”馮一行點點頭,他把自己的背包放在地上,然后施展輕功往山下飛去。
  “好了,大家也不要再找了,我們在原地休息,今天晚上就在這里過夜。”陳天明對大家說道。其它人馬上又駐扎起來,這幾天大家吃的都是干娘,感覺有點膩了。陳天明走到益西嘎瑪的身邊坐下,“益西,你是不是很累?這三天辛苦你了。”由于現在沒有外人,益西嘎瑪并沒有掩上自己的蒙面布。
  益西嘎瑪搖搖頭,“我不累,只是這樣的天氣好熱,我,我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了,感覺渾身不舒服,這里好奇怪,都沒有什么水源。”
  陳天明笑了笑,這就是女人的天*干凈。不過,說真的,三天沒有洗澡,他們這些男人也是有點難受,更不要說她了。可這些山,哪能找得到什么大的水池讓人洗澡呢?“這樣,我明天去找一下,一定找個地方讓
  你洗澡,要不我們明天休息半天,我們回去找個地方洗澡。”陳天明想起自己第一次見益西嘎瑪的時候,她就是在那個小湖里洗澡讓自己看到。天啊,那時自己還以為是七仙女下凡呢!
  “我不用洗澡也行。”益西嘎瑪違心地說道。說真的,她也是非常想洗個澡,但是陳天明他們在執行任務,如果他們往回走好象不大好。
  陳天明搖搖頭,“你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你不用硬撐了。明天上午再找不到那個陣法,我們就休息一天,再上來找,反正也不是一定能找到,我們的兄弟們也要回去休息休息。”
  “嗯,你安排,我聽你的。”益西嘎瑪感激地看著陳天明。像陳天明他們這些虎堂的隊員,全是從特種部隊里出來,隨便放在沙漠上一個星期也是沒有事。陳天明為了照顧她,而停止一天。
  “來,我們吃點東西,然后去那邊看星星。”陳天明笑著說道。現在益西嘎瑪身上臟得要命,要讓她這么早睡是不可能的。
  “天明,我看了三天,走過的山峰上是沒有什么陣法,除非布陣的人非常厲害以致讓我看不到。不過,這不大可能,任何一個陣法,都是可以讓我現的,能不能破除,那是另外一回事。
  益西嘎瑪所說的就是陣法的出現,主要目的就是阻止別人。因此,別人的陣法就算更高,也是讓別人進不了,這樣就可以讓別人現陣法所在地,只是無法破解而已。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唉,算了,聽天由命!可能是幾百年或者上千年的事情了,也有可能什么寶藏都沒有了。走,我們去那邊。”陳天明拉著益西嘎瑪走向那邊。
  華亭他們幾個見益西嘎瑪不在這邊,他們也不忌諱了,個個把上衣給脫掉,然后坐在地上一邊喝酒一邊吃著東西。“肉面,你少吃一點肉好不好?像你這樣的身材,再多吃肉,只會讓你更加胖。到時你想飛起來也難啊,嘿嘿,以后你就叫肉面飛豬了。”尤成實看著林廣熾大口大口地吃著肉,不由心里暗暗心疼。現在他們只是剩下這些肉干了,明天要等別人送食物過來才行。
  “成實,這個你就不懂了,我不多吃一點,哪有力氣干活啊?”林廣熾哪不知道尤成實的心思,哼,想騙自己的肉干,門都沒有。他就是喜歡吃肉,如果沒有肉吃,他覺得整個人都沒有力氣了。
  “肉面,你好聰明啊,居然能私自帶了這么多肉干,給點我吃!”尤成實流著口水。雖然大家都分了肉干,可尤成實現林廣熾身上帶的肉干特別多。
  “切,我中午不是給你了嗎?你怎么現在又問我要啊?”林廣熾有點生氣地說道。
  尤成實不好意思地說道:“中午的我已經吃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這樣的天氣,人又這么累,不喝點酒吃點肉哪能解悶啊?你再給我一些!”尤成實有點后悔自己中午吃得太多了。不過,那種干糧好難吃,**的,只有配上水才可以下咽。
  林廣熾搖搖頭,“不行,我就這點肉干了,老師不是說過,明天會有人送食物和水過來嗎?你就忍一下。”
  “喂,林廣熾同志,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啊?我們倆的關系這么好,你給我一點肉會死嗎?”尤成實把地上的酒壺拿起來喝上一口,生氣地罵著林廣熾。“你想想,你以前在我的酒里加東西,我都沒有怪你,你看看我的心??是多么寬廣啊!你應該分給我一些肉干,讓我好喝酒。”沒有肉干喝酒是不爽的,像這樣無聊的夜晚,如果不喝點酒,能干什么啊?
  “肉面,成實,要不你們倆人比一下,誰武功厲害誰就吃肉干?”華亭興奮地看著林廣熾和尤成實。在這樣的夜晚,如果不找到樂子的話,人是非常無聊的。
  林廣熾白了華亭一眼,“華亭,你想我們打架給你看啊?要不,你也把你的肉干給押出來,我們誰贏了,你的肉干就給誰。”
  “這,這個有點不好!”華亭支支吾吾地說道。雖然他想看戲,但讓他沒有肉干喝酒只是吃干糧的話,他也沒有什么意思了。
  “哼,華亭,你想騙我們打架,門都沒有。”
  尤成實現在好象聰明了一點。“肉面,我們是好兄弟,怎么會打架呢?你說是不是啊?”尤成實摟著林廣熾的肩膀,一付好兄弟的樣子。
  “我靠,尤成實,你敢偷我的肉干?”林廣熾終于現尤成實偷偷地從自己的背包里面拿了一塊肉干送進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著,最后還很有小資地喝了一口酒。他不由火冒三丈了。沒有想到平時老實的尤成實現在不老實了,居然敢偷自己的肉干吃。
  尤成實急忙跑到華亭的后面笑著說道:“肉面,你干嘛這樣生氣啊?大家是好朋友,不就是吃你一塊肉干嘛,等我們回去,我請你吃十塊肉干。”
  “我靠,你氣死我了。”林廣熾向著尤成實撲去,這里一塊肉干是非常貴的,就算用一百塊肉干也是換不回來。
  尤成實見林廣熾撲過來,他急忙往右邊一閃,馬上飛出幾米遠。林廣熾見一撲不中,立即繼續反撲,右手橫掃一掌,一道掌刃擊向尤成實。“啪”,由于尤成實躲了過去,林廣熾的那道掌刃打在后面的一個大石頭上
  。那大石頭好象不是那么牢固,微微地顫動幾下。
  今天爆完畢,下次爆是花到1ooo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