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866

第1928章(果然有秘密)
  聽益西嘎瑪問起來,陳天明苦笑地說道:“這是一個秘密,但我們又解不開這些符號,我懷疑這符號不是文字,可能是什么人亂畫上去的。”陳天明想著專家都束手無策,這么辛苦得到的六塊玄鐵居然是沒有什么用處。
  “不,這不是符號,是文字來的。”益西嘎瑪仔細地看了看那紙張然后才鄭重地說道。“不過,這些字好象有點奇怪,我也看不出是說什么。”
  “什,什么?益西,你認得這些字?”陳天明激動萬分地看著益西嘎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益西嘎瑪點點頭,“是啊,我認得這些字,這是我們西部一個古老民族的文字,這民族在很久以前已經滅絕。我因為要鉆研一些古老的醫學書,所以曾經學過一些。不過,這些文字說的意思我不明白,好象是單字來的。”
  “對
  啊,對啊,是單字來的。”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益西,我也不瞞你,因為這秘密非常重要,我們的工作人員把那些玄鐵上的符號全部拆開,只拿一些出來讓別人相認,如果誰認得出來,我們再把全部拿出來,這樣就不會出現其它意外。”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看這些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益西嘎瑪恍然大悟。
  “益西,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他們明天把玄鐵全部拿過來,你幫我們好好看一下。”陳天明高興地抱著益西嘎瑪,而且在她那潔白的酥峰上狠狠地親了一口。陳天明給許柏打電話,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估計他一定在家睡覺。
  “誰?”許柏迷迷糊糊地抓起電話就叫了起來。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二舅,是我啊,我是天明。”
  “陳天明,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許柏一聽是陳天明打過來的,還看了一下是凌晨三點鐘,他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如果一會陳天明不是說重
  要的事情,他一定狠狠地罵陳天明一頓。
  “我知道,不過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說。”陳天明也聽出許柏話里的生氣。
  “重要的事情?”許柏猛地醒過來。“天明,是什么事情啊?你快說,呵呵,我就知道你這小子一來電話就有重要的事情。”
  陳天明說道:“益西嘎瑪認識玄鐵上的符號,那是西部古老民族的文字,不過因為我們描繪出來的只是一小部分,她看不出什么意思。
  “什么?益西嘎瑪認識那些符號。”許柏從床上跳起來。“天明,我明天一早就下去,你們在m市等著我們。”
  第二天一早,許柏親自帶著一些虎堂隊員坐著專機來到陳天明的別墅。有這樣的消息,他哪里還呆得在京城。一進到別墅,許柏馬上帶著玄鐵上了樓房。在大客廳里,陳天明與益西嘎瑪已經在那里等著了。
  “益西嘎瑪,你看看這
  玄鐵,這里面有沒有什么秘密?”許柏著急地說道。自從拿到玄鐵后,他們一直沒有查出玄鐵的秘密,上面也催了好幾次。
  益西嘎瑪小心地把那六塊玄鐵放在桌上合起來,再小心翼翼地看著。過了好一會,益西嘎瑪才說道:“這些文字是告訴我們如何啟用這玄鐵。”
  “啟用玄鐵?”陳天明與許柏愣了一下,這六塊玄鐵只是合在一起,好象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是的,天明,你把這六塊玄鐵用力按著,要用內力,在聽到玄鐵里面出‘咔’的聲音,你才停下來。”益西嘎瑪鄭重地說道。
  “好,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他運起三成內力,接著用內力把六塊玄鐵按著。能用內力把它們真正合起來?這是陳天明想也沒有想過的事情。過了一會,那六塊玄鐵還是沒有什么變化,也沒有聽到什么“咔”的聲音。“奇怪了,怎么一點變化也沒有?”陳天明還是輸著內力。
  益西嘎瑪看
  著玄鐵想了一會才問道:“天明,你現在用的是多少內力?”
  “我只用三成內力。”陳天明說道。
  “你再繼續加,一成一成內力地加,不要急慢慢來。”益西嘎瑪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他把自己的內力加到四成,四成不行又加到五成,最后在他加到六成的時候,那六塊玄鐵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天明,可以了,你停下來。”益西嘎瑪叫道。
  陳天明把內力收回來,現本來是六塊的玄鐵,現在已經合成一塊,有點天衣無縫的感覺。陳天明仔細地看著,他非常奇怪,剛才還是一塊塊的玄鐵,怎么現在合得這么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而且現在玄鐵上的那符號文字居然不見了,這更是讓陳天明奇怪。那些符號文字非常牢固,現在怎么會沒有了呢?
  “天明,你把玄鐵反過來讓我看看。”益西嘎瑪好象有點意料之
  中似的。
  陳天明把合成后的玄鐵反過來,益西嘎瑪又看了一下,指著玄鐵的北面說道:“天明,你看到了沒有?現在玄鐵出現了六個小點,你順時針地按,第一個小點按一下,第二個小點按兩下,以此類推,第六個小點按六下,要用上內力,就像你剛才用那么強的內力。”
  “我明白。”剛才陳天明用的是六成內力,所以他現在也用六成內力。許柏在旁邊看著沒有出聲,這玄鐵非常古怪,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反正一句話,太匪夷所思了。
  當陳天明按完這六點之后,陳天明感覺到這塊玄鐵好象有點變化了,至于是什么變化,他也說不出來。
  益西嘎瑪抿著嘴微微一笑,“天明,你把玄鐵再翻轉過來看一看。”
  陳天明把玄鐵再翻過來的時候,不由更加驚訝了。原來現在玄鐵上居然出現了一幅地圖,旁邊還有一些符號文字,估計還是那什么古老民族文字。
  “天明,這是什么地圖?”許柏驚訝地問陳天明。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地圖。”陳天明搖搖頭,看來又得要找什么地理專家過來看看才行。
  益西嘎瑪端祥了一會,才不緊不慢地說道:“這地圖是西部的一座山,叫落峰山,而且那里面也有文字記載,雖然里面沒有說落峰山里面有什么,但可以肯定,那里一定藏有什么秘密。”
  “落峰山?”陳天明與許柏對望了一眼。特別是許柏,他要馬上回去向上級匯報,然后帶專人去落峰山才行了。六大家族的秘密居然是在西部的落峰山,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落峰山是什么山,到底在哪里。
  “這個地圖里面一定還有乾坤,落峰山很高很大,如果叫你們去找什么寶藏,估計花一、兩個月也不一定能找得到。”益西嘎瑪說道。
  許柏說道:“益西嘎瑪,這樣,我把這個地圖給拍下來,這玄鐵留在這
  里讓你好好研究一下,到時你跟我們去落峰山。”許柏也是知道益西嘎瑪懂得那些符號文字,如果有她跟著一起去落峰山會有幫助的。
  益西嘎瑪看了看陳天明,她好像想聽陳天明的意見。陳天明對益西嘎瑪說道:“益西,這個秘密對國家很重要,要不你就幫一下國家!另外,你不是想回西部嗎?正好跟著他們一起去,到時我陪在你的身邊。”
  益西嘎瑪想了想說道:“好,我到時跟你們去。不過,你們最好跟仡桑達杰活佛說一下,那里是他的地盤,有他的幫助可能會更好。”
  許柏點點頭,“對,到時我們會跟仡桑達杰活佛說一下的。”許柏馬上叫人上來把那個地圖拍下來,接著再叮囑陳天明一定要把玄鐵給看好,然后他才帶著人著急地回到京城去了。
  陳天明見許柏走后,他便對益西嘎瑪說道:“益西,你說這玄鐵為什么這么奇怪?明明是六塊,用內力就可以合在一起了,現在要把它分開也是分不了。”
  “天下之事無奇不有,我也是解釋不清楚。”益西嘎瑪笑了笑說道。“不過這玄鐵里面一定是有什么機關,想把它們分回到六塊應該也是可以。這地圖應該不會這么簡單,天明,你叫人給我找來一個放大鏡,我要好好看看里面還有沒有什么。”
  “行,我馬上讓人給你準備。”陳天明馬上站起來,他也通知小蘇加派人手保護這里,以免讓人把玄鐵給搶走。
  益西嘎瑪拿到放大鏡后,便開始看著玄鐵上的地圖。大約看了一個小時左右,益西嘎瑪才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這里面確實不簡單。我用放大鏡看到地圖里面還標著一些指示,從那里的暗記里面,應該是有陣法。”
  “陣法?”陳天明大吃一驚,如益西嘎瑪所說的話,落峰山里有陣法,一定是有什么秘密,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陣法。
  “這也是我的猜測,因為那些標記是陣法的暗記,我只有到那里看過之后才能確定。”益西嘎瑪說道。“我現在也對落峰山很好奇,
  那里到底藏有什么東西,為什么要用陣法來守護呢?”
  “益西,這次又辛苦你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益西嘎瑪溫柔地看著陳天明,“有你陪我去,我是不會辛苦的。天明,如果落峰山真的有什么寶藏,你們一定要照顧一下西部人民,畢竟寶藏是在西部。”
  陳天明為難地說道:“這個我不敢打包票,如果真是寶藏,我一定會向上級請示。不過就算國家這次幫不了西部,我也是可以動用我的集團公司幫西部的。我在那里投資修公路等,讓他們也富裕起來。”
  “天明,謝謝你。”益西嘎瑪倒在陳天明的懷里。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