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85 你要為我報仇

那醫生抬起頭冷玲池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算你命大那軟骨奪魂散都沒有毒到你不過你還是逃不出我的手心。”他說完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今天早上蔡東風一聽到葉大偉說沒有在郊外看到陳天明和梁詩曼倆人他就感覺不對勁忙讓葉大偉派人到各個醫院查探果然讓他找到了陳天明。
  陳天明見蔡東風要向自己下毒手忙立起身握緊拳頭準備和他拼命。可是現在的他只覺得兩手一點力氣都沒有哪還能和蔡東風拼命他會被蔡東風要了命才是真的。
  “你你不要動你再動我就開槍。”馮豪舉起手槍對著蔡東風大聲地喊道。
  “你敢對我開槍?”蔡東風對著馮豪瞇著眼睛笑著說道。他趁馮豪一個不注意右手一揮一道勁風就向馮豪的手上打了過去。
  “哎喲!”馮豪的手槍已經被打掉在地上他捂著手倒在地上慘叫著。看來蔡東風打過的勁風已經傷到了馮豪還傷得不輕。
  蔡東風看到自己就這么一下馮豪就被自己打得這樣他輕蔑她2合笑“跳梁之丑也敢在這里阻擋我的事情。”說完他又轉過身對著陳天明準備向陳天明下毒手。
  “啪”的一聲只聽到一聲槍響蔡東風的身體晃了一晃他的身上涌出血來。原來馮豪忍著痛飛快地撿起了地上的手槍向蔡東風開了一槍但開了一槍后手上的傷又讓他握不住槍了如果不是的話他再開兩槍就可能把蔡東風干掉了。
  蔡東風左手捂著被打中的地方右手運氣出掌向陳天明的腦袋打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馮豪一個飛身向陳天明的身上撲了過去。“啪”的一聲蔡東風的這一掌結結實實地打在了馮豪的身上。
  “撲”的一聲馮豪從嘴里噴出一道鮮血那鮮血全噴到了陳天明的臉上然后他的頭垂倒在陳天明的身上。
  “小豪”陳天明悲痛地大叫。
  “陳天明你不要傷心我馬上就送你下去陪他。”蔡東風陰笑著雖然他被槍打中但是要殺陳天明還是易如反掌的。從剛才陳天明的表現來看雖然軟骨奪魂散沒有毒到他但他的武功是沒有了如一個平常人一樣要殺他還是很容易的事情嗎?他說完又舉起了手準備繼續對陳天明下毒手。
  “嗦”的一聲一道白影一把小刀插在蔡東風要向陳天明下毒手的右手上。
  “哎喲”蔡東風大叫了一聲他已經認出來了這小刀就是上次打天鵬的那小刀道門的無影刀。
  “快來人啊救命啊!”外面突然響起了一聲女人的尖叫。
  蔡東風一聽惡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陳天明你給我等著我會收拾你的。”說完他就急忙沖了出去。他知道已經中槍的他如果再不走一會有人來自己就走不了了。
  “小豪你怎么樣了?”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馮豪的肩膀“醫生醫生快來啊有人受傷了!”陳天明對著門外大喊。
  “老大我不行了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馮豪說完頭一歪眼睛慢慢地閉上了。
  “小豪你快醒過來你還要跟我一起闖世界呢!小豪。”陳天明大聲地哭叫著現在的他滿腔悲痛為什么剛才打到的不是他而是小豪。這事情根本就不關小豪的事現在卻連累了他讓他沒了命。如果剛才不是小豪撲到自己的身上幫自己擋了蔡東風一掌現在死的就是他了。所以現在的他內疚得快要爆炸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而是小豪呢?小豪你怎么這么傻你還年輕你不應該為大哥我擋了這一掌。”陳天明邊哭邊自言自語。男人有淚不輕彈在昨天晚上蔡東風用軟骨奪魂散害他他快要死了也沒有掉淚但是現在小豪為他而死他傷心地哭了。
  “蔡東風我不把你碎尸萬段我就不是陳天明。”陳天明對著死去的馮豪暗暗地發著誓現在他要找蔡東風報仇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了。
  “天明啊有人死了。”一個女聲又開始尖叫了。
  陳天明抹掉自己的眼淚抬頭一看原來是范文婷。“婷姐是你嗎?你怎么來了?”陳天明有點奇怪怎么自己在醫院住院的時候范文婷都來看自己呢?
  “天明你你身上怎么躺著一個死人還有你臉上全是血。”范文嬸指著陳天明的臉害怕地說道。
  “有人想殺我我的一個朋友幫我擋著他他被壞人打死了。”陳天明說到這里心里又是一陣悲痛。
  “我去幫你叫醫生。”害怕的范文輝急忙跑了出去。
  把臉洗干凈的陳天明問范文婷“婷姐你剛才在外面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一個蒙面人在你的病房門口我一聲大叫他就跑了。跟著后來又有一個戴著口罩的醫生從你的病房里跑了出來他手捂著腰好像還流著血呢!”范文婷想了想說道。
  陳天明陷入了思考看來這次又是那個上次在酒店救了自己的蒙面人救了自己他是誰呢?為什么要救自己呢?陳天明又想不通了。
  “天明警察來了。”范文婷輕輕地拉了一拉陳天明手臂說道。
  陳天明見警察來了便把剛才發生的情節改了一下告訴警察。他說有人想殺他在關鍵的時刻他的一個朋友救了他可朋友卻被那個殺手殺死。至于是誰干的陳天明沒有說了說了也沒有用蔡東風是戴著口罩就憑自己說是沒有用的范文婷也沒有看到蔡東風的臉。
  蔡東風被槍打中的事他也沒有說因為說了也沒有多大用處蔡東風權力大告不倒他。并且自己怎么有槍的這事也是越說越不清楚所以剛才他干脆讓打飯回來的兄弟把掉在地上的槍撿了起來藏好。
  警察聽了陳天明和范文婷的談話后便再問了在外面的一些人見沒有什么頭緒便先走了。
  “老大你怎么樣了?”林國和張彥青他們一聽到陳天明給他們打的電話全沖到醫院了。看來有人還不想放過陳天明所以他們特意帶齊了兄弟看著陳天明。
  “我沒什么事可是小豪他卻被人殺了。”陳天明傷心地說道。
  “是不是那個王蛋干的?”林國大聲地叫道。
  “我也不知道是誰干的?”陳天明向林國使了一個眼色然后又看了看范文婷。
  “噢天明我有點事先走了。”范文婷見自己在這里好像有點不方便于是對陳天明打了一個招呼便走了。
  “老大是不是那個蔡東風干的?”林國見范文婷已經出去了便小聲地問陳天明。
  “是就是他雖然他戴著口罩但我認得他。小豪為了救我幫我擋了蔡東風一掌他被蔡東風打死了。不過小豪也打中了他一槍。”陳天明越說越氣憤如果不是他現在武功盡失他現在就要去找蔡東風。
  “老大這仇我們一定要報一定要干掉那個蔡東風。媽的殺死我們的兄弟我弄死他。”林國沖動地叫了起來。
  “啊國現在我們不是沖動的時候蔡東風的實力太強了就算是我以前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只有保存自己的實力慢慢強大再找機會報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陳天明勸林國他們冷靜剛才沖動的他現在也冷靜了。
  “老大你的飯。”剛才那個兄弟下去打飯當他上來的時候發現這樣的情景更是悔恨自己為什么不快點回來。
  其實陳天明是知道的就算是多幾個兄弟也是沒有用的以蔡東風的武功多幾個人就是多幾個人送死。看來是要跟大伯說一說有沒有別的方法來提高林國他們的武功才行要不他們這樣是對付不了蔡東風的。
  “你們吃飯了沒有沒有的話赴快去吃。悲痛歸悲痛一定要自己有力量才能為小豪報仇。”陳天明安慰他們說道。
  “好你再去買幾個飯上來我們都不走了就在這里陪著老大等老大的大伯過來。”林國對剛才去打飯的兄弟說道。林國有點擔心他擔心一會蔡東風又來殺陳天明就算他中槍來不了叫別的手下來也一樣麻煩。所以他和張彥青、小蘇幾個人在病房里陪著就算蔡東風再來他們還有槍應該可以和蔡東風搏一搏
  下午三點陳天明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接過電話一看是他那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師兄打過來的。“喂師兄你在哪里?”
  看到這個電話陳天明的心里就定了很多他現在迫切要恢復武功為小豪報仇。
  “我們就在醫院的樓下你在病房嗎?”師兄說道。
  “是的在病房。”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好我們馬上就到。”師兄說完便掛了電話。
  “臭小子你還活著嗎?”病房外面響起了一陣洪亮的聲音。
  陳天明一聽大喜這聲音就是大伯的聲音這聲音他可是忘不了那沙啞如鴨公的聲音他怎么會忘了呢?
  “大伯我在這里我在這里。”陳天明忙從病床上坐了起來對著病房門口大聲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