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865

第1927章(你這是什么)
  “是的,我覺得婁澤冬不是。”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是我們虎堂的領導,如果他是先生的話,那我們以前虎堂的行動也會讓敵人知道,更不可能讓我們取得這么多的勝利。”
  “那我們可以先排除婁澤冬,”龍定說道。“孔浩旗可以說是最有權威的了,他控制著不少權力,不過,我感覺不是他,畢竟開始他也參與我們對先生的行動。后來先生還要對他女兒下手,孔佩嫻可是孔浩旗的心頭肉。”
  陳天明想了想問道:“那還有誰可能呢?”龍定說道:“嚴啟暢以前掌管龍組,他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疏忽,也不會讓龍組出現這么大的問題,以致我們國家造成這么多的損失。”說到這里,龍定想到崔球他們這些年造成的損害,不由暗暗生氣,其中也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忠良。
  “可以說,嚴啟暢的嫌疑也是很大,不過你們不是查過他了嗎?他們家里并
  沒有什么問題,”陳天明說道。
  “是啊,這也是我雖然懷疑嚴啟暢,可一直沒有對他下手的原因。嚴啟暢這個人沒有什么問題,有時有點自以為是,可他為人還算是清廉公正,在政治局里面也有一定的威信,沒有證據是不能動他。而且因為龍組的事情,他也是非常自責。”龍定說道。
  “那下一個呢?”
  龍定說道:“高明,高明是軍委副主席,他這個人很油滑,有時讓人看不懂。他的本事雖然不大,可關系非常好,因此,他以前負責的工作,都完成得很好。其它人對他的印象也不錯,算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他能當上這個副主席,是以前的老領導提拔,老領導對他的印象很好。”
  “我覺得高明那個馬屁精有點不可能,他膽小怕事,又是文職,雖然這些都可以偽裝,但他那次在姜市的表現很差,被敵人用槍打中大腿。如果稍為會點武功的人,都不會被子彈打中,你說高明會是先生嗎?”陳天明反問著。
  “你說的這點也是,高明不大像先生,特別他平時的表現,更不像一個梟雄。”龍定點點頭贊同陳天明的意見。
  于是,他們繼續分析起來。由于陳天明對其它領導不是熟悉,也沒有給龍定太多的意見。不過,他們談了那么多,也是沒有辦法分析出誰最可能是先生。最后,龍定苦笑著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們不要再猜了,反正水來土淹,兵來將擋。只要我們小心一點,先生還是拿我們沒有辦法。現在,可以說,龍組和虎堂、國安都掌握在我們的手里,先生要再搞出什么事情,也是很難的了。另外,我也非常注意各方面的動靜,估計先生也撐不起天來了。”
  陳天明也是知道現在龍定把很多權力給收回來,另外在一些部門里面也換上一些人,就算是一些省里的一把手,都是龍定覺得可靠之人。先生要想從中搞事,并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還是龍主席英明,京城有歡喜師叔在,先生他們也鬧不出什么事來。”
  “恩,現在可以說,我睡覺都放心很多了。呵呵!”龍定笑著說道。“對了,天明,你們調
  查六大家族的秘密有沒有什么消息啊?”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搖搖頭,“主席,都是我們沒有用,雖然請來了不少專家,但是還沒有把六大家族的秘密給查探出來。”
  “這也不怪你們,估計這六大家族的秘密也不是這些年而流傳下來,可能是很多年了,也有可能根本就是一個騙局,讓六大家族的子弟心里有一種信念,不斷地進取和強大。”龍定嘆了一口氣。如果只是一個騙局讓六大家族子弟自信的話,那真是有點可笑。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不過那些符號連專家也看不出來,我們也著急,不能完成主席交待給我們的任務。”陳天明低下頭。
  “慢慢來,我們也不急。”龍定擺擺手說道:“天明,貝文富已經死了,你們麗人集團對那四個家族收購得怎么樣?”
  龍定不問還好,他這一問把陳天明問得臉都紅了。“主席,事情并不大順利,我們虎堂想把貝、汪、孟、曹這四個家族給控
  制起來,但是汪、孟、曹三家有意見,他們問我們虎堂憑什么對他們三家采取手段。
  而且,他們也找了一些官員跟我們協調,唉,后來我們查過他們四家的情況,他們所謂的聯盟只是口頭上的聯盟,并沒有什么法律作用。他們三家的法定人還是他們各自的家主,與貝文富無關,我們根本不能對汪、孟、曹采取什么手段,這次算是我們理虧。”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那貝家呢,貝文富已經犯下重罪,應該可以查封貝家的。”龍定有點奇怪地說道。
  “我們是可以對付貝家,但是貝家一些高手好象有人幫他們通風報信,在我們的人趕去之前,大批高手已經逃走,而剩下的只是老弱殘兵和一些根本不知情的人,我們審問那些人,也是沒有什么進展。貝家現在只剩下一個空殼,大量的資金已經被調走,而且現在貝家還欠銀行不少錢。根據有關人士的統計,把貝家所有的不定資產拍賣,也是還不了銀行的錢,這次算是讓國家虧不少錢。”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龍定苦笑著,“那些銀行的人被貝家的假象給瞞住,他們拼命地把錢貨給貝家,現在是到他們哭的時候了。看來這次是先生故意犧牲貝文富來殺你,但殺不掉你,可先生也沒有吃什么虧,反正貝家也沒有什么利用價值,特別是貝文富一些高手逃走,他們一定會回來找你報仇的。天明,你一定要小心。”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搖搖頭,“貝家的那些高手,我還不放在眼里。現在主要的問題是先生就在我們的身邊,而且他有一定的權力,這才叫我們擔心啊!”
  “這個我們多注意一下,天明,你們玄門的弟子想不想出來為國家做事?”龍定問陳天明。
  陳天明搖搖頭,“這個我以前問過他們了,智海師兄也曾經告訴過我,不要讓玄門弟子過多地拋頭露面,所以,自從我們玄門上次內亂后,玄門大部分在外面擔任職務的都回來了,主席,不好意思。”
  “呵呵,這個也沒有什么不好意思,其實你們玄門幫國家也做了不少事情。如你的師兄鐘向亮,他也是大起
  大落,不過他還是不暴不棄地為國家做事。我準備讓他再升一升,當c省的國安廳廳長。”龍定笑著說道。
  “真的嗎?”陳天明也為鐘向亮高興,上次鐘向亮為了自己的事,被人調走了,他一直悶悶不樂,現在如果能當上省國安廳的廳長,那對他來說是一件大好事。“主席,我先代我師兄謝謝你。”
  “天明,我們之間就不用客氣了。”龍定微微一笑,“你們幫國家做了這么多事,這也是你們應該得到的。另外,有你師兄鐘向亮在c省,估計以后c省就不會再出現什么恐怖的事情了。”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有師兄他們在,一定不會有事。而且c省的經濟一直排在全國的位,穩定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好了,我們去吃個飯,我好久沒有跟你吃過飯,”龍定站起來,按了一下呼叫鈴。不一會兒,小李便走了進來。
  “主席,”小李看著龍定。
  “小李,去安排一下,我跟天明吃個飯。”龍定說道。
  __
  現在陳天明是經常在京城和m市兩邊跑,他剛跟龍定吃完飯,便坐飛機回m市,他也有幾天沒有回m市了。晚上,陳天明的別墅里當然是笙歌不斷,最后輪到的是益西嘎瑪。“益西,你這些天有想我嗎?”陳天明摟著益西嘎瑪問道。經過他不斷的滋潤,益西嘎瑪好象比以前豐滿了一些。
  “你是知道的。”益西嘎瑪微微淺笑,美臉有點紅。
  陳天明滿足地從益西嘎瑪的身上爬起,接著親了親她的小嘴,然后坐了起來。幸好前面有這么多女人墊底,要不然益西嘎瑪可能會暈過去。“天明,我想遲點回西部看看。”益西嘎瑪小聲地說道。
  “好的,我到時派人送你回去,反正我們有專機,用不了多久。”陳天明得意地說道。他坐了起來拿過自己的褲子。那褲子口袋里有張重要的紙張
  ,他急忙拿了出來,他怕女人們幫他洗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把紙張給洗壞了。
  那是虎堂的人把六塊玄鐵的符號描繪在紙上,他們拿著這些紙分開去問一些專家學者,看看專家學者能不能認出那些符號,但讓他們失望了,這么久還是沒有人認識。而陳天明今天跟龍定見了面后,聽龍定問起六大家族的秘密,他又回到虎堂拿著這些紙張,準備再找人問問。
  陳天明拿過紙張,不經意地看了看。這些符號太奇怪了,有點像鬼畫符不像文字,唉,什么六大家族的秘密,解不出來,什么秘密都是假的。
  “咦?天明,你這是什么啊?”旁邊的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手上的紙張奇怪地問道。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