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868 路上襲擊

第1926章(分析誰是先生)
  “沒,沒有人欺負我。”孔佩嫻支支吾吾地說道。她想到了陳天明,不知道陳天明那樣算不算欺負自己呢?
  “沒有?”孔浩旗不相信了,他看出孔佩嫻眼里全是傷心,而且當自己剛說是不是有人欺負她的時候,她好象微微顫了一下。一定是有人欺負她,一定沒有錯。“佩嫻,你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騙爸爸!”孔浩旗有點生氣地說道。自己的女兒被人欺負,那還得了?
  孔佩嫻搖搖頭,“爸,你不要胡思亂想,沒有人欺負我,是我心情不好。”
  “唉,你不要騙我了,我從小看著你長大,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孔浩旗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你也可以跟爸爸說一下,我們父女好好商量商量嘛!”
  “爸爸!”孔佩嫻哭著撲在孔浩旗的懷里。她除
  了找苗茵傾訴外,也沒有跟誰說過自己的事情。可這些天可能苗茵沒有空或者是什么原因,她經常在研究所不在學校,所以她更找不到人傾訴。現在孔浩旗問她,她便一腦子地倒了出來。“我喜歡陳天明,可陳天明好象不喜歡我。嗚嗚嗚!”孔佩嫻在孔浩旗的懷里大哭起來。
  “什么?你,你喜歡陳天明。他有這么多女人,你怎么把頭栽進去呢?”孔浩旗在心里暗暗叫糟,這是他最怕的事情,陳天明有太多女人了,自己女兒喜歡上他的話,那就慘了。可沒有想到,真是如此,這如何是好啊!而且聽她說陳天明還不喜歡她,這叫什么事啊?自己女兒喜歡陳天明,那是他天大的福氣了,他怎么能不喜歡自己的女兒呢?
  孔佩嫻哭著說道:“爸,我也知道喜歡陳天明不好,他有好多女人。可是,我卻是栽進去了,我無法自拔啊!”
  “唉,我要找陳天明談談,他太不像話了,我女兒這么漂亮有本事,他怎么能不喜歡我的女兒呢?”孔浩旗生氣地說道:“對了,我跟陳天明說,我就不信我的女兒比不上那些女人,好歹你也是z
  國高官的女兒。對了,佩嫻,楊桂月是不是也喜歡陳天明?”孔浩旗想到楊桂??常跟陳天明混在一起,不會她也栽進去了?
  “是的,小月也跟陳天明好上了。”孔佩嫻點點頭說道。她看到陳天明跟楊桂月非常親昵的樣子,不好才怪呢!
  “天啊,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個陳天明有什么好,你們怎么全撲過去啊?”孔浩旗疾痛心地說道。像孔佩嫻和楊桂月,她們都是天之驕女,如果讓許大粗知道的話,他一定會廢了陳天明。“佩嫻,你不要喜歡陳天明,他在生活上不檢點,你如果跟著他,他身邊有這么多女人,你以后如何是好啊?”
  孔佩嫻苦著臉說道:“爸爸,你說的這個我也懂,但是我自己無法自拔啊!開始陳天明不理我,我生氣了,就想著讓陳天明喜歡我,我再拋棄他,讓他哭到沒有眼淚。可,可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我也想我現在不喜歡陳天明啊!”孔佩嫻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
  孔浩旗最疼孔佩嫻,他看到女兒又哭了,
  心里疼得要命。“佩嫻,你不要這樣,我為你想辦法,你不要哭了,你這樣哭爸爸的心會更加亂。”
  “爸爸,你又有什么辦法?陳天明又不喜歡我,而且他又有這么多女人。嗚嗚嗚,”孔佩嫻哭著說道。“其實只要陳天明娶了我,他跟那些女人有關系,我沒有看到也是可以的。”
  “這樣太委屈你了。”孔浩旗摸著孔佩嫻的頭。話說回來,陳天明那個人也是很出色,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如果他沒有女朋友,那該多好啊!
  “我不覺得委屈,爸爸,你說陳天明會娶我嗎?”孔佩嫻有點天真地問道。
  孔浩旗想了想說道:“這個我要跟陳天明溝通一下才行,不過現在主要的問題是楊桂月也跟了陳天明,也不知道許大粗知不知道?而且如果要陳天明娶了你,按許大粗不會吃虧的性格,他一定不會同意的。”孔浩旗覺得這里有點難辦,如果是其它女人,自己出面,她們一定不敢跟自己的女兒搶主位,可楊桂月就不一樣了,她是敢做敢當的女人,就算天王
  老子也不怕。那個許大粗更鳥,動不動就拔槍嚇人,好象別人沒有槍似的。
  “爸爸,那怎么辦啊?小月的脾氣非常倔,如果她不同意,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孔佩嫻也是知道許家人不好欺負。
  “這個我明白,你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的。”孔浩旗摸著下巴暗暗地想著。突然,孔浩旗心生一計,“小月,我想到了,我改天去找許勝利,讓他死了那條心,這樣你再跟陳天明結婚。哼,我的女兒能嫁給他,又不計較他有其它女人,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本來孔浩旗是不想讓陳天明跟孔佩嫻在一起的,但看著女兒這么傷心,他又不忍了。唉,如果陳天明跟女兒結婚也好,至于陳天明的其它女人,就讓她們在暗處躲著,不要公開就行。
  “爸爸,我今天才現,你對我真好。”孔佩嫻笑著對孔浩旗說道。
  孔浩旗故意板著臉,“佩嫻,你這是什么話,你今天才現爸爸對你好啊?”
  孔
  佩嫻急忙拉著孔浩旗的手臂,“不是了,爸爸,我是說你今天對我特別好,以前也是對我好的了。爸爸,你要抓緊跟天明說,你試探一下他是什么口風,看他是不是喜歡我?如果他不喜歡我,你就不要強迫他。”孔佩嫻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
  “佩嫻,你放心!”孔浩旗不以為然地說道。自己的女兒可是天之驕女啊,配陳天明是綽綽有余。“好了,你快上樓洗把臉吃飯。”
  “好,我現在就上去。”孔佩嫻高興地跑上去了,好象剛才她沒有哭過似的。
  __
  陳天明接到龍定的電話,便著急地趕往南中海。龍定在電話里說讓他到主席辦公室來一下,陳天明想不明白是什么事。到了南中海,小李已經在辦公室外面等著陳天明。“天明,你來了,快進去!主席在等你。”小李笑著說道。
  “好,”陳天明點點頭,馬上推門進去了。一進去,他就看到龍定靠著椅子好象在想著什么。“主
  席。”陳天明輕輕地叫了一聲。
  “天明,你來了,小李,給天明倒杯茶,就那個大紅袍,”龍定對后面的小李說道。
  小李聽了羨慕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這大紅袍是純種大紅袍,有價無市啊!主席都舍不得自己喝,只有來了貴賓才沖一點。”
  “知道你嘴饞,小李,你一會喝一杯!”龍定沒好氣地白了小李一眼。
  “主席叫我喝我可是喝了,這大紅袍可是一克一萬塊啊!”小李高興地跑去沖茶了。等茶沖好后,小李端著一杯茶跑了出去。
  龍定見小李關上門出去了,他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先喝喝茶,我們邊喝邊聊,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陳天明把那茶端在務鼻子旁聞了一下,那一陣陣的清香馬上撲鼻而來。他喝了一口,感覺泌入心扉。“好茶。”
  “好茶就多喝一點。”龍定笑著說道。“這茶產量不多,如果不是我要用來充門面的話,我是給你一些了。”
  “不用不用,”陳天明急忙擺手,“我又不大喜歡喝茶,你給我喝也是浪費的。”
  龍定一邊喝茶一邊說道:“天明,當我聽到韓賓只是假先生,真先生另有其人的話,我真是非常驚訝,不過,試想著這段時間的事情,也是覺得后面還會有什么人*縱,要不然z國也就風平浪靜了。”
  陳天明點點頭,“是啊,我當時也是驚訝,不過,貝文富當時所說,我估計是真的。”
  “依你的推測,你覺得真正的先生會是誰?”龍定問陳天明。
  “我覺得真正的先生一定是國家領導人,因為從我跟先生這么多次的交鋒,他的關系非常強大,而且真正的先生是小人物的話,那他現在根本不能興風起浪。但是,你現沒有,能在我失蹤的時候對付我的生意和家
  人,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陳天明分析著。
  “嗯,我也覺得是這樣,但是你想著真正的先生會是誰呢?”龍定頓了頓繼續說道。“天明,我有時在想,假先生能是韓賓,那真的先生不會比韓賓差的,而這些副主席,總理副總理中,我一個個地想著,又想不到是誰出來。我不怕你笑話,我現在連孔浩旗總理也放在排查對象了。”
  陳天明點點頭,“龍主席,你有這樣的懷疑是對的,這個先生太狡猾了,如果不是貝文富臨死前說出真相,我們還以為他已經死了。你現在覺得會是哪個人呢?”陳天明也來了興趣,他想聽聽龍定的分析,畢竟龍定對那些國家領導人比較熟悉,看能不能揪出真的先生出來。
  龍定想了想說道:“天明,我也不能肯定是誰,說真的,我覺得誰都有可能,又覺得他們不是,我有時自己也糊涂了。我現在跟你分析一下,你聽聽覺得哪里不對,你再跟我說說。”
  “好,我聽龍主席說。”陳天明把茶杯放在茶幾上,安靜地等著龍
  定分析。
  “先我們來說婁澤冬!他是你們虎堂的分管領導,對我們的安排比較熟悉,他應該不是。”龍定說道。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