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864

第1925章(要用錦盒了)
  雖然貝文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還是猜得出這是陳天明搞的鬼。“媽的,陳天明,我跟你一起死。”貝文富的右手斷了,可他還有左手。他不管自己血淋淋的右手,用左手去撿那個掉在地上的遙控器。
  “兄弟們,沖啊!”陳天明哪會讓貝文富得逞,他沒有必要再掩飾飛劍的白光,只見白光一閃,接著飛劍向貝文富的肚子射過去。“啊!”貝文富又是慘叫一聲,鮮血從他的肚子上噴了出來。陳天明立即向著貝文富那邊飛過去,身形快得如一縷輕煙。
  吳祖杰他們聽到陳天明的命令,也馬上向著貝文富那邊飛過去。那些槍手哪里會想到出現這樣的事情,他們馬上也向著貝文富那邊奔過去,只要他們拿到遙控器,一切主動權就在他的手里。
  可當他們靠近的時候,飛劍已經乍起,第一個沖到前面的槍手馬上被飛劍射死。而緊接著陳天明也飛到他們的身邊。“m的
  ,你們去死!”陳天明兩掌齊,內力從他的體內傾巢而出。
  “啪啪啪”,那些靠近貝文富的槍手全被打得飛了出去。飛劍也配合著陳天明,收割那些敵人的性命。陳天明急忙用左手把地上的遙控器吸了上來,接著放在自己的口袋中,然后向著那些敵人撲過去。陳天明也知道,那些敵人有槍,如果自己不撲到他們的人群中,這么近的距離,他們會把自己打死。
  那些槍手見陳天明已經沖進他們的人群中,他們只得扔掉手中的槍跟陳天明打起來。他們也是武功好手,這么多人打陳天明一個人,他們也不懼怕。“殺掉陳天明。”其中一個敵人叫道。他們奮起內力擊向陳天明,那些泛起的氣刃馬上把陳天明給包圍起來。
  “破!”陳天明大叫一聲。他剛才中了幾槍,而且還打斗了這么久,體內的真氣也消失不少,面對這么多高手,他頓感非常吃力。這時,吳祖杰他們沖過來與敵人廝殺起來。因為有吳祖杰他們的加入,那些敵人馬上倒下一些。
  沒有過多
  久,陳天明他們把這些敵人全干掉,而小蘇也帶著人過來了。陳天明跑到貝文富的身邊,奄奄一息的貝文富在喘著氣,好象快不行了。“貝文富,你還想不想活命?想的話,就告訴我們關于你們的情況。”陳天明怕貝文富死了,他馬上封住貝文富的穴道,不讓他再流血,而且還給他輸了一些真氣。
  “我,我不想死,陳天明,你快救我,你想知道什么都行。”貝文富喘息著。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想提起真氣也是提起不了。
  “那你快告訴我先生那個組織的事情。”陳天明問道。
  “我們四個家族還被先生控制著,先生還沒有死,韓賓只是假先生,是真先生的傀儡。”貝文富有氣無力地說道。“陳天明,你快送我去醫院,等我沒有事的時候,我再詳細地告訴你。”貝文富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
  陳天明聽著貝文富說先生還沒有死,韓賓只是假先生,心里大驚。這,這怎么可能啊?先生另有其人。“貝文富,你快點告訴我,真正的先生
  是誰?我馬上送你去醫院。”陳天明拼命地叫著。
  “我,我不知道。”貝文富輕輕地說道。
  突然,陳天明感覺有點異樣,好象有什么東西在貝文富的大腿上響著。他經歷過不少危險,對于這樣的事情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砰”,在貝文富的大腿上出一聲炸響,陳天明馬上飛上了天空。
  不過,就是這樣陳天明也被那個炸響的聲浪沖到,他摔倒在不遠的地方。他馬上站起來看著前面的貝文富,貝文富已經死了,剛才那個炸彈雖然不大,但足以讓他斃命。“m的,貝文富的身上一定被裝了定時炸彈。”陳天明想到真正的先生還沒有死,全身感覺有點冷。這個先生太可怕了,隱藏得這么深。如果今天不是貝文富親口告訴他,他還以為先生是韓賓已經死了。
  虎堂的魯偉強也帶人過來了,他走到貝文富的身邊查看了一下說道:“老師,我們在貝文富身上沒有找到他的手機,而貝文富的尸體損壞程度不大,可能是他的手機被裝上了定時爆炸器,這種爆炸
  器足以炸死貝文富。
  陳天明沒有說話,他暗暗地想著今天晚上生的事情。貝文富今晚能對付自己,可見他是豁出去了。而這一切估計也是真正的先生安排,先生能在貝文富的手機裝上爆炸器,那就說明他是準備舍棄貝文富。
  “偉強,你馬上叫人過來清理這里的炸彈,小蘇,我們回去,”陳天明中的槍不重要,重要的是真正的先生還沒有死,他要跟許柏匯報。
  當陳天明坐在自己的車里時,他就拿出電話給許柏打電話。“二舅,貝文富想要殺我,被我干掉了。”陳天明把今天晚上生的事情告訴許柏。
  “什,什么,真正的先生還沒有死?”許柏好象從什么地方跳了起來。“天明,你有沒有聽錯啊?或者是貝文富當時為了保命故意說的?”許柏有點不相信了,先生還沒有死,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我沒有聽錯,而且估計貝文富也不是故意說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這些天,我一直感覺到還有一個什么人在幕后*縱,要不然貝文富他們也不會這么厲害。那個幕后的人就算不是先生,也有可能跟先生差不多少的人物。就如今天殺死貝文富,如果不是那種厲害的人物是做不出來的。
  “天明,你先去醫院看一下槍傷,我向領導匯報一下。”許柏馬上掛斷電話,向上級匯報了。
  陳天明讓司機開車回家,反正他大腿上的子彈也被他用內力*了出來,而愈合問題就不是什么問題了,反正他體內的血黃蟻會幫他恢復。
  __
  在先生的秘密別墅里,先生看了貝文富他們跟陳天明對敵的監控后,不由暗暗嘆了一口氣。“唉,想不到陳天明真的是扮豬吃老虎,他不但沒有失去武功,而且還沒有失去記憶,這下有點麻煩了。”
  在先生對面的大頓了頓說道:“先生,貝文富已經死了,我們是不是要放棄貝家了?”
  “能不放棄嗎?”先生苦笑著,“我本來想用貝文富跟陳天明拼命的,但沒有想到,貝文富還是怕死,如果他當時直接就按遙控器的話,陳天明也會跟他們一起炸死的。不過,我也是算出來了,像貝文富這樣的人,也是成不了大器。而貝家這個樣子,散了也好,反正我們已經拿著貝家的資金,貝家的那些高手,還不是乖乖地聽我們的話嗎?現在,可是陳天明殺死了他們的家主,他們也是想為貝文富報仇的。”
  “呵呵,這下貝家的那些人沒有錢,更是會聽我們的話。”大高興地說道。
  “這次令我驚訝的是陳天明的武功,沒有想到他會這么快達到反璞歸真中期,看來陳天明才是我的真正對手。”先生握緊了拳頭,他的心里涌上一股強烈的危險感。
  聽著先生這樣說,大也有點害怕。雖然他不知道先生依仗的是什么,可陳天明的武功這么厲害,而且又有這么多高手,如果跟陳天明那樣拼的話,是不會成功。另外,雖然他們從各個軍區下手,可最主要的還是看龍定。畢竟龍定是軍委主席,如果不把龍定干掉
  ,就算把軍區總司令全抓起來,那些兵也是不一定會造反。照這樣的情況來看,京城有歡喜,下面有陳天明,這一上一下的配合,他們想干掉龍定也是很難。
  不過,大也不敢問先生,畢竟先生已經跟他說過,讓他不要害怕,一切事情都有安排。大看著先生那么鎮定的表情,才微微安下心。
  先生對大笑著說道:“大,沒有事的話,你就出去!”等大走后,先生在心里暗暗生氣,他生氣的是自己低估了陳天明。早知道這樣,他們在外面安排人按遙控器算了,把陳天明和貝文富他們全炸死。不過,現在也沒有什么后悔藥吃了。陳天明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而且他還沒有失憶,讓他更加難以對付龍定。所以,他只有用上那個錦盒。
  先生拿出那個錦盒后便回到自己的太師椅上,他輕輕地摸著那錦盒,好象非常舍不得它,它是他的寶貝似的。
  __
  孔佩嫻心事重重地回到家,孔浩旗
  正在家里看著新聞,他看到孔佩嫻這樣,急忙問道:“佩嫻,你怎么了?”
  “爸,我心情不好。”孔佩嫻垂頭喪氣地說道。這些天,她現自己深深地愛上了陳天明,特別是聽到陳天明的記憶恢復回到京城后,她還故意去找了陳天明,可陳天明對她還是一付一般朋友的態度,不冷也不熱,這讓她非常揪心。
  其實,她是可以接受陳天明有其它女朋友,只要陳天明跟她結婚就行了。現在的成功男人,哪個不在背后有不少女人啊?可陳天明就是不理她,她也向陳天明暗示過了,可他就是把話題給錯開。
  “心情不好?到底是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孔浩旗皺著眉頭說道。他最疼這個女兒,她心情不好,他好象也有點心情不好了。對于這個女兒,孔浩旗是知道,她從小就懂事聽話,學習成績又好,并沒有因為家里的原因欺負別人。有些人跟女兒做同學和同事,還不知道她家里的情況呢!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