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62

陳天明聽到貝文富的叫聲,他馬上把手一揮,飛劍從他的手掌射出,一直射向貝文富。貝文富是知道陳天明的飛劍,那是堅而不摧的飛劍,如果被飛劍射中的話,他必死無疑。于是,貝文富急忙向著右邊躲去。
  其實陳天明的目的并不是在貝文富的身上,他把貝文富*退后,一直向著那些人質飛去。那兩個留守在人質旁邊的敵人聽到貝文富的呼叫,他們想抓兩個人質恐嚇陳天明住手。突然,從他們的后面躍出幾道黑影,“啪啪”,他們被人格殺。
  吳祖杰在陳天明的眼神暗示下,他也明白陳天明的意思。在他們剛退出圍墻后,立刻跑到人質那邊的圍墻外,等待陳天明的呼叫。在后來陳天明的按下呼叫器的時候,吳祖杰他們也同時收到訊息,于是,他們馬上翻過圍墻增援陳天明。
  在貝文富躲過飛劍后,飛劍又往回旋,阻止那些向人質撲過去的敵人。“啊啊!”有兩個敵人躲得不快被飛劍射中,其它敵人知道飛劍的厲害了,他們馬上閃開,不敢再冒然前進。留下
  來阻擊陳天明的槍手開槍了,子彈對著陳天明掃射。而陳天明如在空中飛舞,那些子彈并不能打中他,不過也是讓他倒吸著冷氣。這么多微沖槍也不是蓋的,有些子彈還擦著他的衣服而過,如果再過一些他就會受傷了。
  吳祖杰他們也奪過那兩個槍手的槍對著前面的敵人掃射,其它人命令人質全趴在地上。那些名人再也不要風度了,他們全趴在地上,特別是那些穿著晚禮服的女人,大腿全裸露出來,有些還看到里面的小褲,不過情況緊急也沒有什么人去欣賞。
  陳天明也飛到人質那邊,他暗暗松了一口氣,總算把人質給救出來。不過,貝文富他們的火力很猛,雖然他在人質的身邊,但反而讓他縛手縛腳放不開手。他如果上前殺敵人,后面的人質就慘了。
  “老大,我們現在怎么辦?”吳祖杰抹了抹臉上的泥土,他們并沒有帶槍過來,敵人的掃射讓他恨不得鉆進地里面。
  “我們只能等待機會,”陳天明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周圍的情況,對方的槍多,現在
  單是靠武功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早知道帶著虎堂的人過來,安安保全這邊一般是不用槍。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右邊有幾輛餐車,里面可能裝著酒和食物,如果能把餐車取過來,是可以擋一些子彈。
  想到這里,陳天明運起內力對著那餐車一吸,餐車慢慢地滾過來。吳祖杰他們看了心里也是高興,有著餐車做掩護,他們就不那么怕槍手了。
  “媽的,陳天明的武功這么高,”在那邊的貝文富看到陳天明用內力把餐車吸過去,不由暗暗吃驚。他們是不敢靠得陳天明太近,近戰并不是他們的擅長。“早知道這樣,剛才先殺幾個人質,讓陳天明被我們打死再說。”
  那些餐車全被陳天明吸過來了,吳祖杰他們把餐車一字排開,相當于一個擋箭牌。“小杰,我們帶人質去那邊的假山,這樣他們就暫時安全了。然后我們兩邊包抄,把貝文富他們干掉。”陳天明對吳祖杰他們小聲地說道。
  吳祖杰點點頭,帶著幾個人去拉餐車,而其它人帶著人質向那邊的假山
  撤走。陳天明對那些人質說道:“如果你們想活命的話,就跟著我們向那邊的假山走,而且大家聽我們的指揮,要不然被貝文富打死可別怪我們。”陳天明也不想這些人質死,有他們指證,貝文富算是完蛋了。
  那些人質當然是聽話了,現在有人救他們,他們更是求之不得。他們全是弓著腰跟保全員向著假山那邊走去,而陳天明守在旁邊,緊緊地盯著前面。敵人想撲過來,但看到陳天明的飛劍射過來,他們又不敢過來了。
  就在陳天明盯著前面的時候,突然有五個人質向著陳天明飛過去,他們一齊襲擊陳天明。“啪啪啪”,由于距離太近了,陳天明又在看著前面的情況,根本是沒有想到人質里面居然會有敵人。
  “啊!”陳天明只覺后背和腦袋一痛,他便撲倒在地上。同時,飛劍好象懂得護主似的馬上飛回來,向著那五個假人質射向。
  那五個人質見自己偷襲成功,高興得想再沖過去干掉陳天明。之前貝文富已經說過,誰殺死陳天明,可以拿一億,而
  輔助殺陳天明的,可以拿到一千萬,如果他們拿到這些錢,這輩子也不用干活了。
  可他們沒有想到,被他們打中的陳天明雖然倒在地上,可他的飛劍居然會飛回來。他們看著射過來的飛劍,急忙側身逃過去。他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專門假裝人質潛伏在里面,等待最好的機會殺陳天明。
  這時,陳天明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嘴上還流著血,他擦了擦嘴,怒視著這五個假人質。m的,貝文富太陰險了,居然會想到這樣的陰招,幸好他們沒有再劫持人質,要不然更是麻煩。不過,這五個人的襲擊讓他受傷不輕。幸好他現在的武功到達反璞歸真中期,要不然已經重傷了。
  其實貝文富主要的目的就是殺他,就算是劫持歹徒,也是想把他干掉。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這五個殺手當然是不會放過。不過,他們也沒有想到,他們這次的襲擊并不能把陳天明殺掉,而且在他們想繼續動手的時候,飛劍居然會射過來。
  這幾個殺手看到陳天明又站起來,他們馬上轉身
  想向著那邊的人質飛去,只有再劫持人質,他們才可以活命。可陳天明不會再讓他們有機會了,陳天明往前一躍,兩手回旋一沖,他前面馬上泛起一股真氣墻,那真氣墻向著那后面的殺手擊去,而飛劍向著前面的殺手射去。
  “啊啊啊!”前面的那個殺手沒有想到飛劍會這么快,好像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飛劍已經洞穿他的??膛。后面的殺手被陳天明打倒在地上,陳天明并沒有手軟,立即把他們全殺掉。
  “老大,你沒有事?”吳祖杰急忙奔過來關心地問道。人質里有敵人,這是讓大家想不到的事情。而且那五個殺手一起在后面襲擊陳天明,如果換成是別人,一早就沒命了。
  陳天明暗暗吸了一口真氣,然后搖搖頭說道:“我沒有事,你們不要擔心我,快把其它人質送到那邊的假山,讓他們雙手抱在頭上走,小心里面還有敵人。”
  “是,”吳祖杰急忙帶著那些人質往那邊走過去,而陳天明回到前面看著前面的敵人。當那五個殺手出手的時候,貝文
  富他們也攻了過來。陳天明他們那兩支微沖槍也打到沒有子彈了,那些子彈全飛過來,如果他們沒有餐車擋著的話,一早就被打中了。
  “老大,我們快頂不住了。”有個保全員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也是著急,飛劍只能是對付一個人,而不像子彈那樣可以掃射。現在陳天明又覺得槍的可愛了。突然,他拿起餐桌上的兩個酒瓶,然后一敲,在他的內力作用下,兩個酒瓶被敲成碎片,那些紅酒流了出來。
  陳天明抓起那些玻璃碎片,運起十成內力,接著向前面的敵人打去。那些被他灌注著內力的玻璃碎片比暗器還厲害,有一些敵人一時躲避不過被打中,躺在地上慘叫著。
  “***,這個陳天明就是狡猾,這樣的辦法都能讓他想到。”貝文富在那邊生氣地罵著。“你們都給我沖,如果不把陳天明殺死,我們都得完蛋。剛才他被我們的埋伏在那里的殺手打傷,他沒有剛才那么厲害了。”貝文富有點后悔了,早知道這樣,他再調集一百個殺手過來殺
  陳天明。
  可貝文富也沒有想到,先生哪會讓他再派這么多高手過來,要殺陳天明不是這么容易的。m市是陳天明的地盤,如果有大批高手到m市,只會引起陳天明的注意。在m市跟陳天明比高手,那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貝少,陳天明太厲害了,我們沖不過去。”這些歹徒并不怕陳天明的玻璃,而是怕陳天明的飛劍。另外,陳天明還有不少手下在那里,現在他們只剩下二十幾個人,根本打不過陳天明他們了。“要不我們先走,以后再把陳天明干掉。”
  “你們是不是沒有腦子?如果這次不把他們給殺掉,我們全得死。”貝文富罵著旁邊的手下。他也著急,如果把陳天明殺掉他再逃走的話,先生可能會表揚他。可現在不但殺不了陳天明,還損失這么多人,他回去一定也是死路。
  “那我們怎么辦?”那些手下害怕地說道。他們是貝文富的人,并不是先生組織的殺手。
  貝文富咬
  咬牙說道:“媽的,不管了,我們跟陳天明拼了,如果不殺死他,我們也是要死。”說到這里,貝文富從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個遙控器,他把遙控器的天線拉出來,然后大聲地叫道:“陳天明,你給我聽著,我的手里拿著一個炸彈引爆器,只要我按下鍵,這別墅就會被炸毀,我們大家一起完蛋。”
  聽著貝文富的話,大家全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貝文富還有這一招。陳天明覺得頭疼了,這個貝文富到底還有多少后手啊?他居然還在別墅里埋下炸彈?自己是把貝文富給引出來了,但這個代價也是太大,現在是進退兩難。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