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61

第1922章(打死陳天明)
  “貝文富,你放了他們,我就過去。”陳天明盯著貝文富說道。如果目光可以殺人,貝文富已經一早被殺死了。貝文富劫持人質和自己的兄弟,就憑這兩樣都得讓自己屈服。
  “呵呵,陳天明,你以為我是傻的嗎?”貝文富見陳天明這樣說,知道陳天明是要乖乖聽自己的話,他心里一陣高興,看來先生是沒有說錯。“你還是過來,要不然我就殺人質,你說我先殺人質還是先殺你的兄弟呢?要不,我一起殺,讓你也高興高興?”一直以來,貝文富都是被陳天明壓著沒有辦法報仇,現在陳天明乖乖聽他的話,他當然是不會放過。
  陳天明搖搖頭,“如果我過去,你不放人呢?貝文富,我不相信你。”
  “你說你現在還有得選擇嗎?”貝文富陰笑著,“來人,先殺兩個人,看看陳天明有沒有什么感想?”
  陳天明聽貝文富要殺人,他急忙叫道:“別,貝文富,你別亂來,我過來就是,你不要亂殺人。但如果你不守信用,我是不會再管別的人。”
  “你放心,我是會守信用的。”貝文富得意洋洋地笑著。如果陳天明過來的時候,他就讓人開槍,他就不信不能把陳天明給殺死。
  “老大,你不要過去。”這時,從圍墻外面飛進來二十來人,他們是陳天明的手下,為之人是吳祖杰。他們在外面并沒有聽到房間里的槍聲,而在里面的幾個保鏢,是被貝文富他們一下子襲擊,那些人質見他們被劫持,個個大聲呼叫,所以引起吳祖杰他們的注意。
  貝文富看到陳天明還在外面埋伏了一些人,不由暗暗生氣。如果是憑真正打斗,他們可能打不過陳天明他們,可現在有人質在手,陳天明再威風也是沒有用的。“陳天明,叫你的人趕快退出去,要不然我就殺了他們。”貝文富惡聲惡氣地叫著。
  “不要,老大,他們會對你不利。”吳祖杰大聲地叫道。
  “來人,把他們全殺掉,大不了我們跟他們一起死。”貝文富現在有點心虛,如果陳天明真的不顧那些人質,他可能要馬上逃命了。他現在只有三、四十人,而陳天明的武功再加上他的那些手下,他們一定不是對手。
  “停手,貝文富,我聽你的。”陳天明急忙叫道。他不能眼看著自己的手下和人質被貝文富所殺。“小杰,你帶著他們離開這里,沒有我的命令不能進來。”陳天明向吳祖杰使了一個眼色。
  吳祖杰焦急地說道:“老大,不行啊,他們會殺了你。”
  陳天明搖搖頭,“聽我的命令,你們退出去。”
  吳祖杰見陳天明這樣說,只能是帶著手下離開這里。貝文富見吳祖杰他們離開,心里暗暗高興。“陳天明,你過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耍花樣,我就把這些人質全殺了,他們可是因為你而死啊!”
  “貝文富,我不會耍花樣,不
  過你要放了他們,”陳天明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他已經走近貝文富的槍手,如果他們想要開槍,自己是非常危險。陳天明小心翼翼地不敢走得太快,同時,他還盯著貝文富,如果貝文富有什么異樣,他就馬上往后面飛退。
  “你站住,”貝文富邊說邊拿起槍向陳天明開火。他知道陳天明的武功,是不敢讓陳天明靠得太近。
  陳天明見貝文富向自己開火,他馬上向后退,那飛快的身形一下子就退了十幾米。“貝文富,你m的,你玩什么花樣?”陳天明見只是貝文富開槍,貝文富的其它手下并沒有開槍,他也不怕。
  “呵呵,我不是叫你站住嗎?可你沒有聽到,所以我就用槍讓你停下來。”貝文富見陳天明這么快就躲過子彈,他心里也不由暗暗吃驚。怪不得剛才這么多人在房間里打陳天明,還是沒有打到他。
  “哼,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貝文富,如果你是這樣,我是不會再過去。”陳天明嚴厲地說道。
  “好,你走啊!我也想把這些人給殺掉。”貝文富生氣地說道。他不怕陳天明走,從剛才的表現來看,陳天明是非常緊張那些人質。
  陳天明又走回到剛才的地方,“貝文富,我已經走到這里了,你可以放了他們!”
  “我會放了他們的,不過不是現在,你不要急,陳天明,你的武功太高了,如果你不自己廢掉武功,我是有點害怕。或者,你用飛劍把你的兩條腿給割下來。”貝文富興奮地叫著。他非常想看陳天明自殘。
  陳天明沒有說話,他知道現在自己說什么,貝文富也是不會答應。不如拖時間,剛才吳祖杰他們出去,一定是給小蘇打電話增援了,估計不用多久小蘇他們就過來。現在最主要的是保證人質的安全。
  貝文富見陳天明沒有說話,他氣憤地罵道:“陳天明,你說話啊!我告訴你,我現在要用槍打你的兩條腿,如果你敢再躲,那我就把這些人質殺掉。”
  “好,我不躲,不過,你打中我之后,你可要把這些人質放了。”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如果自己不遷就一下貝文富,他是不會善罷干休。不就是中兩槍嘛,陳天明還是有信心對付貝文富。
  “砰砰砰”,貝文富對著陳天明的兩腿就是一陣掃射,他想把陳天明的兩條腿打廢。只要他把陳天明的腿打廢,剩下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陳天明看著飛射過來的子彈,他暗罵貝文富的狠毒。他一邊躲著一邊看著那些飛過來的子彈,最后,他的身體晃動一下,選擇了兩顆子彈。“啊啊啊!”陳天明故意慘叫幾聲,代表自己中了好幾槍。陳天明摔倒在地上,他兩手撐著地,好象非常痛苦的樣子。
  “哈哈哈,陳天明,你也有今天。”貝文富看到陳天明摔在地上慘痛的樣子,他心里非常高興。他終于把陳天明打倒了,他的心里一陣高興。他從來沒有這樣自豪過,在他的眼里,陳天明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他終于可以打倒陳天明了。
  “貝,貝文富,你放
  開那些人質,我,我已經被你打中了,你還想怎么樣?”陳天明喘著氣說道。他的兩條腿都被子彈打中,那種鉆心的痛讓他強咬著牙。
  “好,”貝文富點點頭,他不在乎這些人質,他要的是把陳天明殺掉。“你們上,把陳天明打死。”現在陳天明已經受傷,就算飛也飛得不快了。貝文富指揮著自己的手下向陳天明沖過去,他想用亂槍打死陳天明。
  貝文富的手下聽著貝文富的命令,馬上沖向陳天明。他們不管那里的人質,他們的手里全拿著槍。有人開槍了,“砰砰砰”,子彈如漫天風雪般飛向陳天明。
  陳天明雖然摔倒在地上,可他也看到那些敵人向著他沖過來。而且貝文富還叫他們打死自己,陳天明暗暗心驚。他想馬上站起來,要不然他就會被那些敵人打死。但他又不敢,因為現在貝文富他們離那些人質太近了,如果自己現在就沖過去的話,貝文富他們一定會回頭打那些人質,人質就一定活不了。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能在地上等待,在貝文富他
  們趕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按了自己身上的呼叫器,應該吳祖杰他們偷偷地趕過來,希望能快點趕過來救下人質,要不然,自己會在這里被那些敵人打成蜂窩。
  當子彈飛過來的時候,陳天明拼命地向著旁邊滾,那些子彈打在剛才他躺著的地方,泥土也濺了不少在他的身上。為了“配合”貝文富,陳天明還是慘叫著,好象他中了不少子彈似的。“貝文富,你,你不是人,哎呀!”陳天明覺得自己的演技非常不錯,如果不是自己有不少錢的話,他應該可以去當個什么好萊塢演員。
  “嘿嘿嘿,陳天明,你死定了。”貝文富聽著陳天明的慘叫聲,心里高興得要命,好象陳天明已經中了很多槍,媽的,就算他武功蓋世,也是厲害不過子彈的。“殺死陳天明,我一定重重賞你們。”貝文富大聲地叫著。殺了陳天明后,就把這些人質也殺掉。剛才他故意留下兩個手下看著這些人質,不能留著他們。
  “砰”,又有一顆子彈打中陳天明的小腿,雖然他不斷地翻滾,可子彈太多了,他還是又中槍。陳天明見那些敵人越來越近,他知道自
  己不能再逃,要不然自己一定會死在這里。他暗吸一口氣,大叫一聲,“啊!”就在這道聲音響起時,陳天明突然從地上彈起。由于他的輕功特殊,根本不用雙腳點地,整個人就橫飛了起來。
  那些敵人看到陳天明這樣飛起來,全都愣住了,他們還以為陳天明被他們打死后,出現了詐尸現象,要不然人哪能這樣飛啊?陳天明運起全身內力一*,在他腿上的三顆子彈迸出來射向了前面的敵人。
  “啊啊啊!”有三個敵人被陳天明體內出的子彈打中倒在地上。
  陳天明一邊在自己的大腿上點了幾下,封住大腿流出來的血,然后向著那邊的人質飛過去。
  貝文富也現陳天明并沒有死,而是想沖去人質那邊救人質,他驚慌失措地叫道:“媽的,陳天明還沒有死,他想救那些人質,快,前面的人打陳天明,后面的人去控制人質。”貝文富也知道,只有人質在手,他才能殺死陳天明,就像現在一樣,陳天明雖然中槍,可陳天明還飛得那么快。
  花到5oo朵爆,現在花是333朵,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