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859

第192o章(危險時刻)
  陳天明又是呆了一下,這白媛的身材也是很好很強大啊!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她也是穿著一套非常性感惹火的黑色*情趣,??前的那對山峰雖然沒有江梅那么高聳,可也差不了很多。
  “你,你們不要這樣啊?”陳天明抹了抹嘴角,幸好沒有流口水,要不然就糗大了。
  “陳大哥,你說我們誰漂亮誰性感?”江梅得意地問陳天明。她是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
  “切,還是我的好,我,我還沒有被男人摸過。”說到這里,白媛故意紅著臉,其實她已經被男人xxoo過多次,不過她的那里做過修補,不是專業人士是看不出來的。
  陳天明不敢再跟她們說了,她們全喝醉了,一個個都說得那些??的話。如果不是剛才貝文富在為她們介紹說她們是什么千金和總經理,他還以為是哪里的小姐
  ?不過,像她們比明星還要漂亮的小姐,哪里會有呢?陳天明再看了她們兩眼,她們是很漂亮,在自己的女人中,只有益西嘎瑪和龍月心才有她們這么漂亮。“好了,你們趕快穿上衣服!現在的天氣不是那么好,”陳天明本來是想說現在的天氣冷的,可現在是炎熱天,他又說不出口。
  “陳大哥,我真的很喜歡你,就算是現在你想要我,我都是可以的。”江梅有點迷迷糊糊地說道。
  “你喝醉了,你不要這樣說。”陳天明訕訕地說道。江梅??前的豐滿隨著她的身體微微顫動,好像是要隨之欲出,讓他更是難以控制自己。
  “我,我沒有醉。”江梅掙扎了一下,然后她把自己??前最后的束縛給解了下來,她的那對酥峰暴露在空氣中,那兩顆小紅豆更是惹人注意。“陳大哥,我喜歡你。”江梅好像醉得已經不知道白媛在旁邊,她向陳天明撲了過去。
  陳天明是想躲開的,但他怕自己躲開的話,江梅一定會摔在地上。讓這樣的美女摔在地上,自己又于
  心何忍呢?就在他猶豫了一下的時候,江梅已經撲到他的身邊,現在的擁抱跟剛才的擁抱是不一樣的,現在全是肌膚相親,特別是她的那對柔軟壓著陳天明,陳天明只覺熱血沸騰。
  “陳大哥,我也喜歡你。”白媛見江梅撲了過去,她也把自己??前的罩罩解開,跟著也撲了上去,她們一前一后地抱著陳天明,讓陳天明不知道如何是好。
  “江小姐,白小姐,你們放開我啊,如果你們這樣的話,我,我現在就出去。”陳天明拼命地吞著口水。這樣的摟抱,他越來越難以控制自己,他有點沖動,想把這兩個美女一起拉到那邊的床上,然后在那里xxoo,玩三個人的游戲。
  “不要,陳大哥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很喜歡你,你叫我干什么都行,我不計較名分,只要讓我在你的身邊就行,就算你有很多女人我也是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江梅歇斯底里地叫著。她現在非常想陳天明跟她們兩人滾向那邊的床,就在他們達到最后天堂的時候,就是她們下手的時候了。例如,陳天明跟白媛最后快樂的時候,江梅就在陳天明后面下
  黑手。
  白媛也說道:“是啊,只要陳大哥讓我們跟你在一起,我們以后不吵架了,你讓我們做什么都行,就,就算是現在你讓我們一起跟你那個,我們也愿意。”說到這里,白媛故意害羞紅著臉不敢抬頭,她就是想著陳天明跟她們一起做那種事情,這樣的話,陳天明就是死定了。
  “對,陳大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你,沒有想到你這么有本事,多金又英俊,我就是喜歡你,你想讓我們怎么樣都行?”江梅拉著陳天明向那邊的床走去。
  陳天明猛地晃了一下腦袋,“你們怎么能這樣?我們才是今天認識,你們這樣就太不尊重自己了。”陳天明把她們給推開,然后后退了三步。說老實話,這兩個美女的誘惑是非常大的,她們下面的小褲并沒有脫掉,這種隱隱約約讓陳天明有點想看看她們的隱密地帶。不過,他是不敢這樣的,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自己現在把人家給上了,以后一定是要付出什么。不過又說回來,像這樣的美女,上了之后,為她們做一些什么事情,也是應該的。
  “陳大哥,我是愛你的,你不能這樣對我。”江梅故意醉得不輕,她又向陳天明撲過去,她有點奇怪,像她們這么性感漂亮,陳天明居然沒有被勾引,她心里暗暗奇怪,陳天明是不是男人啊?哪有男人可以經得起她們倆人的誘惑?那個貝文富,一直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們,好象要把她們吃了似的。
  陳天明見江梅又撲上來,他急忙把手伸上前一擋,可是,他沒有想到江梅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她把身子向上一頂,陳天明的大手正好擋在她柔軟的酥峰上。
  “啊,陳大哥,”江梅害羞地叫著,她那又羞又嗔的神態,是男人看了也是熱血沸騰。
  “我,我不是故意的。”陳天明紅著臉把自己的手收回來,天啊,自己怎么能把手按在江梅的酥峰上呢?這下就是跳進大海里也是洗不清了。
  “我不怪你,陳大哥,我喜歡你,你對我怎么樣都行。”江梅繼續誘惑著陳天明,而白媛在后面看著,她也不明白陳天明怎么不上她們?她們現在都
  是喝醉的,這么大膽奔放,男人應該撲上來了。
  陳天明用兩手抓著江梅的肩膀,“江小姐,你醒一醒,我們不能這樣。”
  白媛見陳天明不受誘惑,她從茶幾上拿起另一個杯子,倒了一杯酒給陳天明,她自己也倒一杯。“陳,陳大哥,來,我們喝酒,是我不對,我不應該太沖動。”白媛的眼里閃過一絲狡黠。酒杯里有毒,只要陳天明喝了,是足以斃命。
  “你們先把衣服穿上。”陳天明不敢看她們了,她們??前的那對東西太誘人,在燈光下透著雪亮。
  “你先把酒喝了,要不然我不穿。”白媛說道。她把酒杯遞到陳天明的面前,一付得理不饒人的樣子。
  “白媛,陳大哥如果不喝,你是不是這樣光著身子跑出去,大叫陳大哥非禮你啊?”江梅好象是生氣地說著,其實是暗示白媛這樣做。
  白媛沒好氣地瞪了江梅一
  眼,“你以為我不敢嗎?如果陳大哥不喝我倒的酒,我現在就跑出去大叫非禮。”
  江梅回了一句,“我就看你不敢,你現在就跑出去啊,有本事你就光著身子跑出去,我以后就叫你姐姐了。”
  陳天明一聽頭大了,如果白媛這樣跑著出去叫非禮,自己就是太沒有臉了。“別,白媛,你別亂來,我喝,我喝還不行嗎?我喝了之后,你們可要把衣服穿上啊!”陳天明不忘跟她們講條件。
  “知道了,你喝了,我就穿衣服。陳大哥,我先干為敬。”白媛高興地把自己杯里的酒喝了。這一瓶酒是有毒的,不過她和江梅都提前吃下解藥。
  陳天明把杯里的酒喝了,白媛和江梅倆人心里高興。她們也聽說過陳天明是不怕毒藥,可不管怎么樣,能用毒藥先拖一下陳天明,她們就可以方便行事了。
  “白媛,你真是個沒有用的婊子,你不是說光著身子跑出去嗎?怎么沒有跑出去了?”江梅罵著白媛。
  白媛也生氣地罵道:“江梅,你才是臭婊子,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要你好看。”白媛沖上前打了江梅一巴掌,這一巴掌就是讓她們開打了。她們馬上你拉著我,我拉著你扭打了起來。
  陳天明愣了,他沒有想到,剛才她們說的單挑是喝酒,現在卻是真正的單挑了。江梅拉著白媛的頭,白媛捏著江梅的酥峰,天啊,原來女人打架是這樣的。陳天明急忙叫道:“你們不要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他想把她們給拉開,可她們卻是扭成一團,硬是要把她們拉開的話,可能會傷到她們。
  “白媛,你這個臭婊子。”江梅一拳打在白媛的肚子上,而白媛也摟著江梅沖向前面。“啪!”這兩個半裸的美女倒在前面茶幾的旁邊。
  “哎呀,痛死我了,陳大哥,救我。”白媛捂著肚子慘叫著。而江梅也撲在地上哭著,好象她被白媛沖撞在地上也是傷得不輕。
  “唉,你們不要打了,”陳天明
  見她們沒有再打架,他便向著她們走過去,是要把她們扶起來,而且讓她們穿上衣服才行,不然這樣像什么啊?他從來沒有見過女人只是穿著小褲褲打架的,而且她們老是捏打著那些敏感的地方,一邊叫一邊??,有點像兩個*,而不是打架了。
  “哎呀!”陳天明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一疼,那種揪心的痛突如其來,讓他不由自主地半蹲著身子暗暗慘叫一聲。
  白媛和江梅見陳天明這樣,她們高興地互望一眼,她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陳天明那個樣子估計是中毒了。她們馬上把手伸進旁邊的茶幾底下,快地拿出兩把微型沖鋒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