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853

第1914章(第二次試探)
  貝文富見自己的保鏢喝了起來,他也端起酒杯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們也來喝一杯!”他今天是有備而來,他已經吃了解酒藥,就算他拼不過陳天明,還有旁邊幾個保鏢,他們都是喝酒好手。
  “行,我們來。”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論喝酒,他還怕這些人嗎?而且他也想讓貝文富自己先動手,最好是貝文富忍不住,主動殺自己,到時自己就可以把他抓起來,有借口對他們那幾個家族下手。
  一杯又一杯,陳天明與貝文富把兩瓶紅酒全喝掉了。貝文富見陳天明一直都沒有皺過眉頭,他心里不由暗暗納悶,看不出陳天明喝酒這么厲害。“天明,想不到你喝酒這么厲害啊?不過我也是可以喝一些,我不會輸給你的。”貝文富看了那邊一眼,自己的手下已經把陳天明的幾個保鏢弄得頭暈眼花了。
  “我還怕你嗎?文富,是不是叫服務員再拿十瓶過來?你看看他
  們喝得也差不多沒有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貝文富也不知道現在是第幾次拿酒了,反正又拿十瓶的話,又是三十多萬的支出。不管了,喝就喝,反正他現在有的是錢,只要能把陳天明干掉就行。媽的,怎么韓賓弄不死陳天明呢?要不然炸死他也好啊,只是弄個失憶算什么?
  當陳天明喝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就上廁所,接著用內力把酒給*出來,然后再出來跟貝文富喝。貝文富可沒有陳天明那么厲害,才喝到第三瓶的時候,他就覺得頭暈不敢喝了。如果他再喝的話,一會怎么有清醒的頭腦殺陳天明呢?于是,他擺著手說道:“天明,我不行了,你還是跟我的手下喝!”
  “我靠,男人怎么能說不行呢?”陳天明扶著貝文富叫道。m的,這個貝文富現在也是比較腹黑了,被自己詐了這么多錢,還要跟自己稱兄道弟。今天這頓飯也要吃一百幾十萬,他還是笑得見眼不見牙。..
  “天,天明,我真的不行了,你們快過來,陪天明喝。”貝文富急忙對著自
  己的手下叫道。陳天明的保鏢們喝得七倒八歪,他們果然酒量好。
  陳天明也看到自己的保鏢喝倒了,如果再讓他們喝下去,只會醉趴在地上。“服務員,你出去叫兩個保安扶他們到別的房間休息。文富,他們喝醉了,我一個人跟你們喝。”陳天明要一個人在房間里面陪他們喝酒,他的武功已經到達反璞歸真中期,是不怕貝文富這幾個人。
  “好,好啊!”貝文富欣喜若狂,這么多人對陳天明,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只要把陳天明灌醉,到時想怎么殺陳天明都行。先生也說過,只要能殺了陳天明,其它的事情他會善后。
  不一會兒,有保安進來扶陳天明的保鏢出去,而陳天明開始大戰貝文富他們。貝文富的那些手下見只有陳天明一個人在,他們都看著貝文富,好象只要貝文富一聲令下,他們就沖上去殺陳天明。
  其實貝文富心里也是著急,他也知道陳天明的厲害,如果陳天明真的沒有失去武功,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是陳天明的對手,現在沖去殺陳天明,
  只會誤事,看來只有把陳天明灌醉再說了。
  “來,我們跟天明喝酒,我就不信我們這么多人還喝不過他。”貝文富暗示大家不要亂來。于是,他們開始喝酒了,一個,兩個,三個,貝文富的手下紛紛倒下,他們哪是陳天明的對手。服務員又送來了十瓶酒,陳天明感覺那酒就像水一樣從自己的身體里面泌出,m的,這些全是錢啊!
  最后,剩下貝文富一個人了。貝文富看著陳天明豪情萬丈地拿著一瓶紅酒看著他,他害怕了。“天,天明,你,你這么能喝啊?”天啊,早知道陳天明這么能喝,他也不要花一百多萬啊!特別是那三萬多塊一瓶的酒,真是太可怕了。
  “呵呵,文富,來,我們來喝酒。”陳天明親熱地拍著貝文富的肩膀。今天貝文富真是大出血了,不知道他的心里有沒有滴血?“我們再叫十瓶,再來喝個夠。”
  “不,不行了,天明,我們改天再喝。”現在的貝文富好想哭,這可是一百多萬啊,一百多萬可以讓他泡幾個大學生處子了。
  陳天明說道:“那好,我們改天再喝了,今天真是謝謝你。你先坐一會,我叫服務員過來買單,對了,你的那些保鏢怎么辦?要不要送到上面休息一下,客房我是可以幫你打八折的。”
  打你媽,你這個吝嗇鬼。貝文富在心里罵著。陳天明不是一般的摳門,這酒飯錢就應該打八折,這樣自己可以省二、三十萬,那住宿錢能有幾個錢啊?不過,看著向他走過來的漂亮女服務員,貝文富只能是笑臉相迎,把自己的銀行卡拿出來。“小姐,買單。”
  “謝謝你,老板。”服務員眉開眼笑,今天在這里消費的酒,她是有提成的,一百多萬的酒錢,她是有一萬多,明天休息的時候是可以去買新衣服。
  “文富,我去看看我的保鏢怎么樣了?你慢用。”陳天明邊說走出去。
  貝文富看到陳天明走了,氣得快要吐血。他打電話叫自己的其它手下上來扶那些喝醉的保鏢下去。貝文富上了自己的車便給先生打電
  話,“先生,今天晚上我失敗了,陳天明一個人喝我們這么多人,他一點也沒有醉。我沒有用,不敢下手殺他,當時我們是幾個人,他才一個人。”貝文富悔恨地說道。
  “文富,你今天做得很好,已經達到我的目的。”先生在那邊說道。
  “我做得很好?”貝文富愣了一下,他不明白先生的意思。
  “是的,我這次讓你請陳天明喝酒,其實是試探陳天明會不會武功?”先生不緊不慢地說道。
  貝文富更是奇怪,“可我并沒有試探出來啊!我沒有向他出手。”
  “不,你已經試探出來了,”先生笑著說道。“你回頭想想,陳天明為什么可以一個人喝過你們幾個人,你們個個酒量很好,又是吃了解酒藥而去的。”
  “為什么?”貝文富還是不懂。
  “因
  為陳天明是用內力把酒*出來的,”先生說道。
  貝文富驚訝地說道:“用內力可以把酒*出來嗎?”
  “是可以的,特別像陳天明這種武功達到反璞歸真的人,更是可以。幸好當時你沒有出手,要不然你們全被陳天明殺死。”先生嚴肅地說道。“我這次讓你們去試探陳天明,就是看他能不能喝得這么多酒,現在試出來了,他可以喝,也說明他的內力沒有消失。”
  貝文富聽著渾身打著冷顫,這太危險了,如果當時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要殺陳天明的話,那只會讓自己死掉。怪不得當時先生一而再三地告誡自己,如果陳天明不是喝醉,千萬不能動手。“怪不得啊,陳天明一個人可以喝這么多酒,原來他是用內力*酒,可惜了我們那一百多萬,全被陳天明賺去了。”
  “呵呵,如果你覺得一百多萬比你的命還重要的話,那也無可厚非。”先生笑道。“文富,現在我們第一步探出陳天明會武功,那第二步就探他有沒有恢復記憶。”
  “如果真是陳天明扮豬吃老虎的話,那我豈不是很危險?”貝文富越想越害怕。雖然他很想殺陳天明,但他卻不想被陳天明殺掉。
  “不會的,第二步,我們就要殺陳天明了,不管他有沒有恢復記憶。因為他已經恢復武功,就是我們最強大的敵人,我是不會讓一個強大的敵人還活在世上的。”先生陰森森地說道。
  貝文富拼命地點著頭,“對,我們一定不要讓陳天明還活著。先生,你告訴我應該如何做!”
  “我們在m市還有一處別墅,在那里也是沒有多大的用處,我讓人布置一下,到時那別墅就是你在m市的家了,你請陳天明去玩就行。”先生笑著說道。
  在那邊的先生把手機掛上后,便皺著眉頭想事。陳天明的武功恢復,這說明陳天明的記憶可能也會恢復了。貝文富啊貝文富,我只能是舍棄你殺掉陳天明了。先生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大,你過來一下。”先生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沒有過多久,大便推門走進來。“先生,你有事找我嗎?”
  “恩,你明天就去m市,把我們的那個別墅弄一下給貝文富用。”先生讓大走到旁邊,他在大的耳邊小聲地說著。
  大聽了暗暗心喜,如果這樣的話,陳天明必死無疑。不過,他又有點擔心了。“先生,你說陳天明會去那里嗎?他一直對貝文富有戒心的。”
  “估計是會的,”先生得意地說道。“今天晚上陳天明已經占了貝文富很大的便宜,現在貝文富已經氣得要命了,下次的邀請,估計陳天明還會去。而且m市是陳天明的地盤,他是不會想到那里會有危險。另外我們還準備舍棄貝文富,這也是陳天明所想不到的。”
  “這個陳天明真命大,韓賓跟他同歸于盡,不但殺不死他,而且他還絲毫未損。估計小在曲省的任務失敗,也是陳天明搞的鬼。”大生氣地說道。
  “是啊,陳天明的運氣一直很
  好,他在曲省可是幫了鄭鋒很大的忙。不過,不知道這次他的運氣有沒有這么好呢?”先生看著窗外的落葉,不管樹木的生命力再強,它總得接受大自然的規律。
  今天的爆完畢,下次爆是花到5oo朵,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