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850

第1911章(我問過服務員了)
  陳天明看著這誘人的情景,當然是控制不了自己。他慢慢地靠過去。“月心,你起來我送你回去。”陳天明想試探一下龍月心是不是像剛才那樣設套,要不然就又糗了。龍月心沒有回答,只是在床上躺著。
  不管了,我剛才都被她說我占她的便宜,如果我不占點便宜我豈不是吃大虧?想到這里,陳天明慢慢地把手伸下去,目的地就是龍月心??前的豐滿。彎如勾月的眉毛,艷紅的櫻桃小嘴,突出她的美麗。近了,陳天明摸到她??前的豐滿,那柔柔軟軟讓他心里一顫。這可是極品美女龍月心的酥峰啊,自己一直想讓她當自己的女人,沒有想到今天能摸到她的那里。陳天明還想用力捏一下,突然,龍月心猛地乍起。
  “唔,”龍月心對著陳天明吐了起來,那穢物不但吐在她的身上,還吐在他的手背。這個時候,陳天明是不能再去摸她的酥峰。“月心,你沒事!”陳天明溫柔地叫著,她的裙子臟了很多,如果再不把她的裙子給
  脫下來的話,那床就會被弄臟。
  龍月心沒有說話,她又熟睡過去了,看來她是醉得不輕。陳天明跑到衛生間把自己的手洗干凈,然后跑出房間看龍月心。龍月心還是像剛才那樣睡,可房間里卻是散出穢物的異味。唉,看來還是我來做這個惡人!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得意。
  其實像這個情況,他是可以叫女服務員過來幫龍月心脫掉外面的裙子。可陳天明又不是傻子,像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他怎么可能放過呢?這么艱巨的任務還是自己來,雖然女服務員都是經過挑選進到輝煌酒店不會是壞人,但還是小心為上啊!別人做怎么及自己做得好呢?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床上的龍月心,不由把她扶起來。
  “嗯,”龍月心好象是在做夢,不過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當陳天明把她的裙子給脫下來后,眼前的情景讓他流著口水。龍月心戴著紅色的罩罩,淺綠色的小褲把她那里的迷人給遮擋住。天啊,我,我該怎么辦啊?陳天明在心里不斷地問著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做禽獸還是禽獸不如,反正龍月心的身材很好,那已
  經長成的某些地方雖然看不到,但也是讓他流連忘返。
  陳天明把龍月心放倒在床上,手指觸摸到她帶點淺紅的肌膚,可能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她的肌膚帶點熱氣,又好像有點冷。陳天明猛地清醒過來,自己是不能乘人之危的,如果自己趁龍月心喝醉把她上了,那自己還是人嗎?就算自己喜歡她,也是要在她清醒的時候再xxoo,而不能下流。
  想到這里,陳天明把旁邊的被子拉過來蓋著她曼妙的身體,接著把她那臟兮兮的裙子拿到衛生間去。對了,還要幫她買套衣服。陳天明走到外面叫來一個女服務員,給她一千塊,讓她隨便買一套適合像龍月心這樣身高的女孩穿的衣服。
  把這些忙完后,陳天明感覺自己有點累,他便走到那邊的沙上躺了下來。當他睡了一覺后,起來看看時間,已經快六點。他走到門外找那個女服務員,把她買回來的衣服送到里面,然后想回去。
  當陳天明走到樓下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龍月心打過來的。“陳天明,你
  現在哪?”龍月心的聲音好象有點不善。
  “我在輝煌酒店一樓,準備回去,月心,你醒了嗎?我已經吩咐服務員,你在這里的消費全是免單,你想吃什么就叫她給你送進去。”陳天明笑著說道。龍月心幫了自己這么多,自己也是應該感激她一下。
  “我有點事找你,你先上來一下。”龍月心在電話里說道。
  聽到龍月心有事找自己,陳天明也不怠慢,他答應后就回到房間里面。他看到龍月心已經換上女服務員買回來的衣服,粉紅色的t恤和牛仔褲,她穿著也是很好看。人長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就算是不穿也好看。“月心,你有什么事?”陳天明邊說邊把門關上。
  “陳天明,我問你,你為什么把我的衣服給脫掉?”龍月心瞪著陳天明,好像要把陳天明碎尸萬段的樣子。
  “我,我沒有把你的衣服脫掉啊?”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這種事情他當然是不會承認,就算是嚴刑拷打也
  不要承認。不過,龍月心醒來后現自己的衣服被別人脫掉,當然是要有一個交待才行。突然,陳天明靈機一動,“月心,你誤會我了,你喝醉酒把衣服給吐臟了,我到外面叫女服務員幫你脫的衣服,然后她又幫你蓋上被子,再出去幫你買衣服的。”嘿嘿,還是我非常再加非常聰明,這樣的借口都讓我想到。反正現在女服務員又不在這里,這叫死無對證。
  龍月心對著陳天明咬牙切齒,“你還想騙我?我剛才已經問過那個服務員,她說她沒有幫我脫衣服。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居然趁我醉占我便宜,我要殺了你。”
  “別,別,月心,你不要太沖動,殺人要償命的。”陳天明苦著臉。這個龍月心太聰明了,連這個都跑去問外面的女服務員。唉,女人就是小心眼,特別是像她這樣漂亮的處子,不就是被人脫去外面的衣服嘛,至于那么大驚小怪嗎?“那時我出去找不到女服務員,你的衣服又這么臟,而且你喝醉又動來動去,我怕弄臟了床,所以學雷鋒幫你把外套脫了,我也沒有辦法啊!不過我要鄭重地說一下,我是正人君子,我絕對沒有碰到你其它地方,也沒有起到什么歪念。”說到這
  里,陳天明想到自己摸了一下龍月心柔軟的酥峰。當然,這個是不能告訴龍月心的,就算是打死也不能說。
  “哼,我就知道你這個流氓把我的衣服脫掉,我都不用去問外面的服務員,只要詐你一下就把你給詐出來了。”龍月心有點得意洋洋。
  “什么?你沒有去問服務員啊?”陳天明呆了,他真想給自己狠狠的一記耳光,死咬住不是不就行了嗎?龍月心太精明,自己要騙她是很困難。
  龍月心惡狠狠地瞪著陳天明,“你這個流氓,把我身上全看過了,你,你太流氓了。”龍月心也不知道如何罵陳天明,她也知道自己不應該找陳天明拼酒,孤男寡女的只會誤事。“你說,我里面的是什么顏色,好不好看?”
  “好看,不,不,”陳天明知道自己說錯了,他急忙正色地說道:“月心,你誤會我了,我不流氓,我當時幫你脫衣服,是閉著眼睛脫的,我不知道你里面穿什么顏色的內衣。”
  “哼,你不要說了,反正我會記著,以后再找你算帳。”龍月心生氣地說道。“陳天明,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告訴別人,知道嗎?”
  “是,是,我絕對不告訴別人。”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把人家的裙子脫掉,這種事情能告訴別人嗎?就算是自己的老婆也不能告訴啊!呵呵,聽龍月心話里的意思,好象是不想再追究了。m的,早知道這樣,自己把她的罩罩和小褲拉下來看看,看她里面的風景也好啊!想到這里,陳天明不由蕩*地笑了起來。
  龍月心也看到陳天明心懷不軌的笑,“喂,你在笑什么啊?是不是在笑我不追究你的責任?我不是不追究,而是我還沒有想好,到時我一定要你好看。”
  陳天明哭喪著臉,“月心,我當時也是一片好心,你看衛生間那條裙子都臟成這樣,如果不洗一下是不行的。”
  “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龍月心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蒙了,“
  我站在這里?”
  “你還不走在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還想再幫我脫一次衣服啊?”龍月心真想把陳天明一腳踹下樓。
  “噢,我現在就走。”都把人家的衣服給脫掉了,自己還不走那就是傻子。陳天明急忙拔腳就跑,他怕龍月心跟自己算帳。
  龍月心靠在門后,心里想著陳天明脫自己裙子的事。當時她就想著可能是陳天明脫的,她的心里只是疑惑,并沒有太多的生氣。得知真是陳天明脫自己的裙子,她羞得無地自容,只有是把他給趕出去。我,我的臉怎么會這么熱啊?龍月心摸著自己紅燙的臉。對于陳天明,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對待好?
  陳天明有不少女人,按道理她不應該跟他走得太近,可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情不自禁地走進陳天明的生活。當他出事,她為他擔心,還為他的生意排擾解難。雖然說是爺爺交待過,可她身邊也有不少事情要做,可以只是出一下面,其它的事情讓別人做就行,沒有必要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難道我真的喜歡上陳天明了?龍月心不斷地問自己。不會的,我怎么會喜歡上他呢?他有這么多女人,我是不會跟這么多女人一起分享他的愛。想到這里,龍月心好象又有點釋然。
  陳天明跑下樓后,不由暗暗抹著臉上的冷汗。剛才龍月心那殺人的目光真是要命,如果不是自己逃得快,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管怎樣,今天自己是賺大了,不但摸了龍月心的酥峰,還看了她的身體。嘿嘿嘿!我得意的笑。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陳天明!”就在陳天明要上自己的小車時,那邊傳來了一個男人恐怖的叫聲,接著有個男人飛一般沖過來。
  今天爆還上個月的鮮花支持,看在今天爆的份上,大家投花投禮物!今天是一號,你們手頭上有基本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