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846

昨天公布的級5oo人書友群半天就滿人了,現在再公布一個,群號是:29583631,請不要重復加入。
  “好了,你們在一起就談公事,難道你們不覺得煩嗎?生活需要情趣啊!”何桃見陳天明與張麗玲在談生意上的事情,不由撇著嘴有意見了。
  “好,我們不談了,”陳天明笑道。他也是知道何桃對生意上的事情沒有興趣,所以他也不想破壞大家的興趣。沒有過多久,服務員端上美味佳肴,他們有說有笑地吃了起來。吃完飯后,陳天明他們又聊了一會,才站起來準備回去。當他們走出去到樓梯的時候,那邊突然跑來了一個青年,他的后面跟著一些人。“陳天明,是你嗎?”
  負責保護陳天明的人看到有人沖過來,而且后面還有一些人,他們馬上緊張地把陳天明給圍起來,以防出現什么問題。陳天明他們也是看到跑過來的人是誰,那是貝文富,現在掌管著四個家族的人,跟陳天明有天大的仇恨。
  “你,你是誰啊?”陳天明故意看了貝文富一會,才茫然地問道。
  “唉,我知道你還記恨以前的事情,”貝文富不好意思地說道。“以前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那樣,我現在向你道歉好不好?還有也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后不要為難我們的家族,我們惹不起虎堂。”
  “不好意思,我現在失憶了,記不起以前的事情。另外,我現在也不在虎堂工作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們以前生過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嗎?”
  貝文富聽到陳天明失憶了,好象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失憶了。其實以前是我的不對,我不應該那樣。”貝文富把以前自己如何對付小紅的事情告訴陳天明,又如何被陳天明敲了一億。
  “噢,原來是這樣啊!”陳天明看了看以前跟著自己的保鏢,見那些保鏢都點點頭以示是這么回事,他才說道。“貝公子,以前的事情過去就當它過去了,人非圣賢孰能無過,而且當時我也把你打傷罰了你的錢。你能認識到錯
  誤,我們就算是兩清了,你也不要太介意,我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陳天明也知道貝文富后來并沒有對自己怎么樣,也是因為這樣,他也沒有對貝文富采取什么行動。現在人家主動向自己認錯,自己還記著以前的事情就顯得太小氣了。
  “陳先生,謝謝你的寬容大量。”貝文富感激地說道。“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可以,為什么不可以呢?”陳天明點點頭,“你能勇于承認自己的錯誤,就可以看出你不是一個很壞的人。文富,我交你這個朋友。”
  “好,天明,你們埋單了沒有,我來幫你們埋單。”貝文富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急忙擺著手,“不用,聽說這酒店是我的,已經有人幫我埋單了。文富,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了。”
  “好,我們改天再聊,到時我請你吃飯。”貝文富與陳天明互相交換了電話
  后,便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方翠玉見貝文富他們走了,有點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知道貝文富是個壞人,他想害你嗎?雖然你現在假裝白癡,但也是可以不跟他交朋友的。”
  “雖然我不知道貝文富這次跟我示好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會這么簡單地承認錯誤,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那你還跟他交朋友?”何桃也是奇怪。
  “哼,我倒要看看貝文富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他想搞鬼,我正等著他。”陳天明的眼里露出精光。貝文富以前跟韓賓組織有聯系,這是虎堂為什么一直盯著他的原因。可是虎堂雖然盯著貝文富他們,但找不到他們違法的證據。其實虎堂不知道,由于有先生他們的照顧,虎堂是一時找不到。
  方翠玉擔心地看著陳天明,“天明,你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不會說什么。不過,你要保護好自己,千萬不讓壞人傷到自己。”
  方翠玉也聽到陳天明說這次為了抓到幕后的敵人,繼續假裝失憶。
  “沒事,他們想傷我也是不大可能,大不了就是我突然恢復記憶而已。”陳天明不以為然,他的武功已經到達反璞歸真中期,飛劍的控制比以前更加自如,當然,還是達不到人劍合一的境界。陳天明也感覺到飛劍可以變形狀,隨著意念射出,有可能就是向人劍合一進展。不知道我練成*人劍合一會是什么樣的境界呢?陳天明的心里非常期待。而且韓賓已經死了,陳天明也沒有現什么厲害的高手,因此他更是沒有放在心上。
  “那我們回去!”何桃拉了拉陳天明的手臂,何桃也是不怕,她們現在的武功這么厲害,遇到敵人也是不怕的。特別是在m市,那是他們的天下了。“天明,到時要動手的時候,你叫上我。”
  陳天明刮了一下何桃的鼻子,“你啊你,怎么越來越像小月了?你不要忘了,你現在還是老師,不是警察啊!”自從何桃的武功厲害后,她也是喜歡打架了。
  于是,他們下
  了樓坐上車回家。由于陳天明的平安回來,女人們也是紛紛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也不大家一起呆在別墅里了。
  __
  大跑進先生的房間,見先生正坐在床上練功。大知道先生的武功厲害,但到達什么地步他就不知道了。先生看到大進來,他便停止練功。“大,有事嗎?”
  “先生,貝文富已經按我們的計劃接觸陳天明,一切正常,貝文富沒有看出陳天明有什么異樣,好象是失憶的樣子。”大急忙向先生匯報。
  “陳天明真的一點破綻也沒有?”先生饒有興趣地問道。根據探訪陳天明反饋的消息,陳天明也是沒有什么異樣,真如失憶一樣。“那貝文富那邊有什么進展嗎?”
  “有,陳天明跟貝文富交上朋友,而且還原諒他以前犯過的錯。”大繼續匯報著。
  先生笑了笑,“有點意思,不知道陳天明葫蘆里賣的是什
  么藥?大,我總有一點預感,陳天明是在扮豬吃老虎。”
  大愣了一下,“如果是這樣,那貝文富不是羊入虎口嗎?就算陳天明失去記憶,他身邊的人也會防著貝文富的,這樣會讓我們有很大的損失。”說到這里,大還是有點擔心,四大家族的實力不小啊。
  “呵呵,這個你不用擔心,你負責讓人把貝文富的一些權力先接管,到時貝文富出現什么問題,也是貝家的事情,跟其它三個家族沒有什么關系。另外我們已經抽空四大家族,對我們的影響不大。”先生陰陰地笑著。“我就是用一個貝文富來試探陳天明又是如何呢?除非陳天明被貝文富殺死,要不然他是假扮不了失憶。”
  “我們花費這么多精力試探陳天明有沒有失憶,這樣值得嗎?”大說出自己心里的疑惑,他老是覺得先生這樣做好像有點過。
  先生臉色一板,“值得,大,你有所不知,陳天明有沒有失去記憶,跟我后面的計劃非常有關系。所以,我一定要試出陳天明是不是失去記憶,要不然只
  會影響我后面的大事。”
  “我明白了,”大點點頭。
  “你告訴貝文富,他現在的任務就是先迷惑陳天明,千萬要忍住,到時聽我們的命令再動手。另外,他要專心做這件事情,其它的生意什么的交給我們派過去的人負責。”先生說道。
  “貝文富會同意嗎?”大問道。
  先生點點頭,“貝文富是非常想殺陳天明,估計他會同意我們這個計劃。而且他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給他的,他還能不同意嗎?有時一個人,是會被仇恨蒙住眼睛。”
  “是,先生說得對。”大點點頭。反正先生告訴他怎么去做,他就怎么去做。說真的,現在他們并沒有多少高手,只有是從軍區那邊下手。但不管如何,最后的成大事還是離不開高手的,這也是大一直納悶的地方。可先生好像并不著急,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這又讓大奇怪,先生還有什么厲害的招數呢?雖然大很想知道,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不
  能問的,該自己知道的,先生一定會告訴自己。不能讓自己知道的,自己也不能知道。
  “你去忙!”先生揮揮手。大點點頭走了。先生見大走后,他也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中,是你嗎?我讓你辦的事情辦得如何?”中是先生另一個手下,不過他的身份非常隱蔽,連大和小也是不知道,他們不知道先生還有另一個手下中。
  “一切順利。”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好,你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出事了。”先生鄭重地跟中又說了一些話后,他才掛了手機。先生從床上走下來,然后走到右邊的墻壁上,那是一個大柜子,他運起內力用力一拉,柜子被他拉開,里面的墻壁并沒有什么異樣。
  先生在墻壁的兩米高處按了五下,那墻壁慢慢地打開,露出一個小洞。先生把手伸進小洞里,從里面拿出一個有點古老的錦盒。先生并沒有打開那個錦盒,而是默默地看著這錦盒。過了好久,先生才說道:“希望不要用上你,唉!”他出一聲長嘆,然后又
  把錦盒放了進去,再把墻壁和柜子回復剛才的樣子。
  把這一切弄好后,先生回到床上繼續練著自己的無名神功,他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可現在他的高手越來越少,不努力練功是不行的。
  (錦盒里面是什么?大家在書評里猜猜。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