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43

第19o4章(高明的生氣)
  還沒有進我書友群的讀者,可以進級群:365755oo,不要重復進去。
  果然不出龍定所料,在第二天,孔浩旗就帶著孔佩嫻來到別墅看陳天明。“天明,你還認得我嗎?”孔浩旗看著陳天明說道。現在的陳天明也不算是白癡,只是失憶,他忘記了以前的事情。如果是平時,陳天明看到自己就會馬上站起來叫自己孔總理了。
  “不好意思,醫生說我忘記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誰了?”陳天明邊說邊看了對面的楊桂月一眼,想她對自己提醒。唉,沒有辦法,龍定叫自己假裝失憶,他就是要假裝一下。
  “天明,這是孔浩旗總理。”楊桂月急忙站起來配合陳天明。
  “天啊,你是孔總理啊!”陳天明也慌慌張張地站起來。他轉過頭小聲地問方翠玉,“姐姐,我認識國家總理啊?那我以前
  是不是很厲害?昨天來了一個主席,現在又是總理。”
  孔浩旗奇怪了,“天明,這是你姐姐嗎?”
  陳天明點點頭,“是啊,是我的姐姐,你不知道嗎?”陳天明邊說邊摟著方翠玉,旁邊的孔佩嫻看了暗暗心酸。自從那次陳天明保護她殺了不少歹徒后,她的心就想著陳天明。可陳天明老是不大理她,而且還經常不在京城。后來陳天明出事后,她更是擔心他。現在她看到陳天明摟著一個美女親昵地叫姐姐,她心里不是滋味。而且陳天明身邊有不少美女,個個不比她差,她心里也是不平衡。
  “孔總理,陳天明失憶后,就叫這位小姐作姐姐了,我們也沒有辦法。”楊桂月小聲地說道。她也故意說得心里酸酸的,讓人感覺到空氣中的酸氣。陳天明聽了不由暗暗佩服楊桂月,想不到她也是一個演戲高手。
  “噢,這樣啊,天明以前為國家辦了這么多事,又救了佩嫻,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謝他。..小月,以后你們有什么需要就告訴我,我能幫的就一定幫。”孔浩旗
  關心地問道:“還有天明的病什么時候可以好?”
  “我們也不知道,醫生說可能馬上就好,也說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好。”楊桂月故意難過地說道。她寧愿陳天明不好,昨天晚上他又折磨得她下不了床,他是故意的,用了好幾個長鯨吸水害得自己到達幾次天堂。一想到陳天明在床上折磨她,她就恨得牙癢癢。
  “唉,吉人有天相。”孔浩旗嘆了一口氣。孔浩旗又在陳天明的家聊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說有事要回去,龍定都來看陳天明,他也是要過來看看陳天明的,要不然也說不過去,而且陳天明還救了女兒。“佩嫻,我們走!以后有空再來看天明。”
  孔佩嫻拉著楊桂月的手臂說道:“爸,我跟小月聊聊,我到時再回去好嗎?”
  孔浩旗想了想,也同意孔佩嫻的要求,他讓兩個南中海保鏢留下來,然后他帶著另外一些南中海保鏢回去了。
  “天明,難道你一點也記不起我來了嗎?”孔
  佩嫻趁著旁邊沒有什么人,小聲地問陳天明。
  “你?我記不起你來了,不過,孔小姐,你很漂亮啊!你結婚了沒有?”陳天明笑著問道。
  “我,我還沒有。”孔佩嫻搖搖頭。她又在旁邊試探問了陳天明一些話,陳天明還是繼續裝糊涂。孔佩嫻在陳天明家吃了中午飯,她又跟楊桂月聊了一下午的話,最后才坐安安保全公司的專機回京城。
  孔佩嫻回到京城后,馬上去找苗茵。苗茵在學校的宿舍里,她一進苗茵的宿舍就不高興地說道:“苗茵,我這次怎么辦啊?”
  苗茵見孔佩嫻這樣的表情,不由擔心了,“佩嫻,怎么了,生什么事了?”苗茵也是昨天才和小紅從m市回來。這次陳天明故意裝失憶,她們也是知道,她是不能跟任何人說起陳天明的事情。
  “我,我現我喜歡上陳天明了。”孔佩嫻哭喪著臉。“我開始是想讓陳天明喜歡上我,可后來我現我自己喜歡上他,可他不喜
  歡我。現在他失憶了,他更加不認識我。我今天在他家里一天,本想趁他失憶的時候讓他喜歡上我,可還是沒有成功。”
  苗茵聽孔佩嫻這樣說,也是明白孔佩嫻的相思之苦。當時她也是喜歡上陳天明,也是痛不欲生。“佩嫻,感情上的事情我是幫不了你,不好意思。”如果陳天明也喜歡孔佩嫻的話,她是會撮合她們。但是陳天明都不喜歡孔佩嫻,她不能撮合。
  “這個我也知道,我只是心里不舒服,又不能跟別人說只能跟你說而已。”孔佩嫻說著說著流下了眼淚。“特別是我爸爸知道陳天明有很多女人,一而再三地告誡我不能跟陳天明來往過于親密。可是,那次他保護我救了我,我就現我特別特別喜歡他了。嗚嗚嗚。”孔佩嫻流下了眼淚,她撲到苗茵的懷里痛哭。
  苗茵見孔佩嫻這樣,她自己的心也是酸酸的。可她又能有什么辦法呢?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如果陳天明與孔佩嫻有緣,他們以后一定可以在一起,如果他們沒有緣,是不能強求。像自己跟陳天明,也是經歷過不少風雨,她差點就被韓項文給奸污了。
  __
  第三天,高明和婁澤冬過來了。高明一聽到龍定和孔浩旗都去m市看陳天明,所以他見婁澤冬也過來m市看陳天明,他便跟著過來了。高明與婁澤冬進到陳天明的別墅,看到里面不少高手,不由暗暗贊嘆陳天明手下的強悍。
  “婁主席,你看陳天明這里的高手這么多,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他是你的兵,這也是你的能耐啊!”高明拍著婁澤冬的馬屁。雖然婁澤冬跟他一樣是副主席,但是排名不一樣,大家所管的東西也是不一樣。像婁澤冬,手里的實權就比他的大。
  “老高,你啊就是會說話,不派你負責外交真的是埋沒人才。”婁澤冬笑著對高明說道。“不過說回來,陳天明真是一個厲害的人,你看他的手下就可以看出來。虎堂如果不是有他幫忙,也不會拿到這么多的成績。可惜現在他還沒有好,要不然就可以回虎堂幫忙了。”
  “是啊,陳天明不回虎堂幫忙,是虎堂一個大損失。”高
  明陪著笑臉。他才不想陳天明回虎堂,這樣婁澤冬就不會有那么多功勞。不過,他是要說一些好話。
  “走,我們上去看看天明,下午之前還要回去開會呢!”婁澤冬對高明說道。在警衛員們的陪同下,他們上到陳天明的所住的樓層。
  可以說,自從龍定來看了陳天明之后,陳天明的家人對國家領導人的到來也見慣不怪了。反正領導來了之后也是看一會說一會話就走,不會逗留太久。婁澤冬他們看到陳天明后,警衛員便把一些禮品放下,接著走出外面。
  陳天明看到婁澤冬和高明來了,他也是故意裝作不認識看他的電視。m的,天天裝,也是夠他累的。高明見陳天明不理他們,他不由生氣了。“陳天明,我們來看你了。”
  “噢,你們好。”陳天明點點頭,然后繼續看他的電視。
  高明這次火了,“陳天明,你這是什么態度,我們從這么遠的地方來看你,你居然這樣對我們?”他本
  來就是對陳天明有氣,現在陳天明鳥也不鳥他們,他能不生氣嗎?
  “咦?姐姐,這個人是誰啊?長得像漢奸一般又在我面前吵來吵去,我好討厭他啊!”陳天明沒好氣地瞪了高明一眼,然后又轉頭問方翠玉。
  “天明,我們是你以前的朋友,”婁澤冬見高明又想火,他急忙拉了拉高明的衣袖。“你現在的身體怎么樣了?”
  “我的身體沒有事,不過我記不起以前的事情,原來你們是我以前的朋友啊!但是,他剛才為什么兇我?他不會真的是我的朋友?”陳天明故意說道。以前高明一看到自己就損自己,專門找自己的毛病,這種人哪會是自己的朋友?他這次來這里干什么?他會這么好心來看自己嗎?
  婁澤冬見陳天明故意損高明,也是知道他們兩人的關系不好。可不管怎么樣,高明畢竟是領導,雖然陳天明失憶了,也不應該這樣氣他。不過,剛才高明也是有點沖,人家陳天明是失憶,當然是認不出誰跟誰,他也不應該責怪陳天明。呵呵,看來陳天
  明這個人的眼里是容不得半點沙子。所以,陳天明是一個可以干事的人,但絕對不是一個好領導。
  “哼,我能不對你兇嗎?我們是你的領導,你應該迎接一下我們啊!”高明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不緊不慢地說道:“我有叫你們好,可開始我不知道你們是我的領導。”他馬上站起來,“不好意思,各位領導。”
  “行了,天明,你要注意一??體,老高,我們走!讓天明好好休息一下。”婁澤冬見高明還想跟陳天明較勁,急忙又拉了他一下。“天明的身體不好。”
  高明好像馬上想起來似的,“對啊,我差點忘了,我還以為陳天明故意擺架子呢!天明,不好意思了。”
  “呵呵,沒事,是我對不起兩位領導了。”陳天明也是見好就收。高明一向對自己不好,特別是因為高玉毅的事情,他更是懷恨在心。看來這次高明過來并不是看自己,而是看自己的笑話。m的,這種小人得志,也
  不知道他是怎么當上副主席的。
  “天明,你一定要好好養病,以后國家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了。”高明好象話里有話。“我們一聽到你病了,可是非常擔心啊!”媽的,陳天明你最好是永遠好不了。
  今天還有兩章,請砸花砸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