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41

第19o2章(高明的陰招)
  黃娜的臉紅得快要滴水了,“你,你和小凌進去,我在這里等她。”
  陳天明搖搖頭,“娜姐,我也想你跟我們在一起。”
  .“你,你先跟小凌,我,我遲點也行。”黃娜的聲音非常小,小得連她自己也快聽不到了,而且她的頭低得很低。
  “我們一起不行嗎?”陳天明涎著臉,如果可以三個人一起玩的話,那就太好了。特別是像黃娜和黃凌這樣的母女花,那一定非常過癮。
  “不,不行,”黃娜紅著臉,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想跟她們一起在床上玩,那怎么行呢?就是這樣大家在一起,她也是勉強接受。
  陳天明無奈了,“好,我先跟黃凌進去,你可不要跑,在這里等著我。”陳天明盯著黃娜,他怕黃娜趁此機會跑掉。
  “我,我不跑。”黃娜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好讓她鉆進去。
  “好,黃凌,我們走。”陳天明與黃凌進房間后,當然是一番“龍爭鳳斗”,直把黃凌弄得??,以前的苦楚好象全煙消云散了。
  陳天明把黃凌服侍好后,他急忙跑出外面,他最怕的就是黃娜逃走。只要這一次她沒有走,那以后就好辦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估計玩三個人的游戲也不是很遙遠。當陳天明看到黃娜好像在聚精會神地看電視時,不由暗暗偷笑。看來黃娜也是喜歡大家在一起,要不然她就走了。
  “娜姐,電視好看嗎?”陳天明走到黃娜的旁邊坐下,然后摟著她。
  “好,好看。”黃娜其實根本沒有心思看電視,她豎著耳朵聽房間里面的動靜,隱隱約約聽到里面的??聲。最后,她聽到陳天明出來,心撲撲地亂跳。
  “來,娜姐,我好想
  你,我們進去!”陳天明把黃娜抱起走向另一個房間。不一會兒,房間里又響起黃娜蕩人的??,她那成熟誘人的聲音把陳天明的熱火給全勾起了。陳天明在黃凌的身上還沒有玩夠,他在黃娜成熟的**上勇猛地動作……
  __
  在京城某酒店,高明親自邀請了許松。當然,他們之間的見面還是有點秘密,并沒有公開。先是許松到了酒店里面,然后高明再過來。“小松,你等很久了嗎?”高明進到房間后對著許松哈哈大笑。“不好意思了,這段時間軍委的事情特別多,我來晚了。”
  “沒有,我也是剛來。”許松也是笑著說道。“高叔,工作歸工作,你也要注意身體。”
  “好,好,小松,還是你關心我。你這段時間在某軍工作怎么樣?雖然那是你爸所管,不過也不能讓別人小看你啊!”高明說道。
  “我會努力的,謝謝高叔給我這個機會,唉,都是我爸,如果他一早幫我運作的話
  ,我也不會老呆在以前的地方不上不下。”許松嘆了一口氣。他也知道這次能調回老頭子的軍區,都是高明幫的忙。自己的老頭子,脾氣又硬又倔,一直不肯幫他*作。人家說是所有一切都是為了子孫,可老頭子卻不是。不過,老頭子卻讓許柏掌管虎堂,不久就從上校升到少將,聽說很快就要升中將了。
  這讓許松非常羨慕,他已經在少將的位置上很多年了,如果能升到中將就是他的最大愿望。可他在以前的崗位上干根本是立不了什么大功,也是升不到中將。后來高明找到他,親自幫他運作給調到某軍當軍長。
  這軍長雖然也是少將軍銜,可機會卻是跟以前不一樣。它在軍區里面容易立功,高明說了,只要他努力立功,一定會為他請功升到中將。因此,許松為了討好高明,當然是非常想撮合楊桂月與高玉毅的好事。可楊桂月卻不領情,他也沒有辦法。
  “高叔,小月這個孩子我也勸過她,當時大家以為陳天明死了,我就勸她跟玉毅好了,可她偏偏不肯。現在,陳天明是回來了,但卻是白癡一個,她還是死守著陳天明,
  真是讓人氣憤。”許松不好意思地說道。如果楊桂月與高玉毅好上,他們就是親戚了,到時高明一定會更加好心幫自己。
  “我們不說這個了,那些孩子的事情就由他們,成與不成就看他們,我們過多干涉不好。”高明在心里想著,你家楊桂月已經是殘花敗柳,有什么好牛*的。如果不是我兒子高玉毅纏著我,我才不去你家看許勝利的臉色。“對了,小松,陳天明這次居然不死,真是命大啊!”高明把話題轉到陳天明的身上。那個早就應該死掉的陳天明居然沒有死,這讓高明聽到這個消息后非常不舒服。不過,陳天明現在成白癡,他的心里也算是好受一點。
  許松點點頭,“這次陳天明沒有死,所以小??常跑到他家陪他。不過聽說是變成白癡了,醫生說是碰到腦神經,有可能會好,但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能好。”
  高明聽了心里大吃一驚,“有可能好啊?這,這太好了。”高明說著違心的話,他真想陳天明一直白癡下去。陳天明搶走兒子的女朋友,還讓自己出丑,最氣人的是在姜市里,讓自己被歹徒打中大腿,這讓
  他在軍委里很沒有面子。而且像許勝利那些鳥人,經常在有人沒人的時候在眾人面前嘲諷自己,害得自己恨不得拿槍打死他們。
  “陳天明是虎堂的人,一般都是許柏負責,我也不大打聽他的事,我跟他并不是很熟悉。”許松不好意思地說道。
  “唉,小松,其實以你的本事是比許柏還要好,可你老爸卻偏心許柏讓他掌管虎堂,你又不是不知道,虎堂才是真正出功名的地方。當時我是力舉讓你當虎堂堂主的,可你老頭子卻不肯,說你不如許柏穩重,我卻不這樣認為,我認為你比許柏穩重,是可以成大事之人。”哼,許勝利,我在別的地方對付不了你,可我可以讓你家里不和啊!
  “高叔,你當時也想讓我當虎堂的堂主嗎?”許松非常驚訝,如果不是高明現在跟自己說,自己還不知道當時的內幕呢?說真的,當時他也想當虎堂的堂主,可他不敢跟老頭子說,后來為什么老頭子選上許柏,他就不知道了。
  高明有點氣憤地點點頭,“是啊,我當時是推薦你
  的,可你也知道,虎堂的事情主要是你家的老頭子負責,我的話只能是在軍委里提提建議,而你家老頭子跟婁澤冬要好,婁澤冬又是虎堂的中央領導人,我也沒有辦法啊!對了,當時我聽說許柏是走后門把你擠掉的,至于是不是我也不知道。你也知道了,你家的許柏非常討人喜歡,他嘴甜又會說話,又跑跑關系的話,你是爭不過他。說老實的,許柏可能快要升上中將了,這次曲省的事情他又立了大功,再這樣下去,他的職位就比你的高了。”
  “什么?許柏還跑關系?”許松生氣地站了起來。他也知道老頭子跟許柏的關系要好一點,平時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的,真是讓他羨慕。
  “呵呵,這個我也是聽說。許柏這個人頭腦機靈,應該是有點錢。這個世界上誰會嫌錢少啊!小松,你不知道嗎?有錢可以使鬼推磨。”高明見許松生氣了,心里也是暗暗高興。“當時你家老頭子就是提出了你和許柏這兩個人選,那時你的職位比許柏還要高,要選也是選你啊!龍組的組長不也是上將嗎?而當時許柏才是大校呢!”
  “想不到許柏
  居然是這樣的人,我們是親兄弟啊!他居然為了自己能爬得快,用上這樣的陰招。”許松握緊拳頭,如果是別人說的話,他一定不會相信。他跟許柏一起長大,一起進步。可高明算是自己的恩人,他這次幫了自己的大忙,從中疏通關系讓自己調到某軍,這是一些人夢寐以求的位置啊!“我錯看他了。”
  高明笑了笑,“小松,你也不要太生氣,許柏是不是跑關系,我也是聽說。而老許推薦許柏不推薦你,可能是有其它的原因。”高明雖然在行軍打仗上不厲害,但在耍陰謀上還是很厲害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坐到軍委副主席這個位置上。
  “不,”許松搖搖頭,“高叔,你不明白了的。在家里,我爸經常罵我說我,好象我做什么事情也不能讓他高興。你也是知道,像我這樣的年齡,這幾年再不弄到中將就是沒有什么機會了。而許柏,他比我年輕多了,如果他當上中將,還是有希望升到上將的。”說到這里,許松的眼里露出光芒,如果他升到上將就是司令了,能當上司令像老頭子一樣,他做夢也是會笑的。
  高明也是從許松
  的眼里看到亮光,像他這樣的小人哪里會不知道許松想什么呢?“小松,你一定會有機會的,而我也會為你多想想,看能不能幫助你以后升到上將。以我現在的權力,要幫你當上中將是不難的,現在主要是上將。”媽的,我給你這個誘餌,你還不乖乖聽我的話?
  “我,我還可以升到上將嗎?”許松感覺自己的眼前全是星星,上將,自己真的可以當上司令,以后像老頭子那樣威風嗎?
  “你當然可以了,你比許柏還要出息,他行你怎么不行呢?不過,以我們一般的慣例,是不能讓某家有太多的司令,你還是要加緊努力,比許柏快點。如果他比你先當上,你可能就不會那么順利了。”高明狡黠地說道。
  聽著高明這樣說,許松完全信服他了,是啊,有高明的幫助,自己一定可以當上中將,自己應該把目光放在上將上,加把勁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