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839

第19oo章(回z國)
  連業不管自己的下手,他只是帶著十幾個手下就逃走了。那些聯和幫的歹徒如樹倒猢猻散,一見自己的頭目都跑人了,他們也沒有心戀戰。特別是后面響起了猛烈的槍聲,他們又有不少兄弟倒下了。
  團長是卜志安的親信,他接到卜志安的秘令,不惜一切代價救下鄭鋒,所以他讓士兵拼命地向著里面開火,那些歹徒在他們的狠狠打擊下,節節后退。可后面的陳天明他們也不客氣,在后面痛打落水狗。沒有過多久,這些歹徒就開始逃命了,可別墅已經被士兵包圍,在士兵的痛擊之下,他們死傷無數。歹徒們害怕了,他們紛紛蹲在地上投降,再不投降只有被人屠殺的份。
  連業好不容易逃出別墅,他們都會武功,要避開軍隊還是可以的,只是死了三個手下。“媽的,鄭鋒,我以后一定會回來殺死你的。”連業吐了一口口水,惡狠狠地說道。
  “你說你可以走了嗎?”在連
  業的背后響起一道陰森森的聲音。
  連業急忙回過頭,看到面前站著一個青年,他的眼神好象射進自己的心里似的。“你,你是誰?”
  “殺你的人。”來人正是陳天明,他現連業他們要走,當然是不會讓他逃走了。只見輕輕一躍,就向著連業他們飛去。連業他們馬上迎掌相擋,可陳天明太快了,只是一掠過去,就有兩個歹徒倒地。
  連業看到自己又死了幾個手下,他才知道陳天明的武功高強,他想逃了。可才轉過頭,他只覺后心一痛,就慢慢地倒了下去,而連業其它手下全被陳天明給殺掉。陳天明把這些人殺掉后,再把連業從地上扶起來,急忙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接著塞進連業的手里,點了連業幾處穴道,他只能坐在那里拿著槍,可就是動不了。陳天明見事情辦好后,他便往別墅里面飛去。
  就在陳天明剛走不久,那些駐扎在司令部的官兵趕過來了,卜志安的手下眼尖,指著前面叫道:“營長,那個人就是連業,快,把他給抓起來。天啊,他手
  里有槍,他要打我們,大家小心。”
  也不知道是誰開的槍,反正就是一陣槍聲后,連業倒了下來,他到死也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個男人把自己打倒后,為什么不殺自己還塞了一把槍給自己呢?卜志安的親信見連業已經死了,他走過去撿起連業手中的槍,高興地叫道:“營長,這是總司令的佩槍,看來總司令是連業所殺。他剛殺完總司令就趕來這里,然后被我們現擊斃了。”
  營長看到那把槍也是點點頭,“對,這就是總司令的槍,我們終于把兇手給擊斃了。”不管怎么樣?里面有什么疑點,營長還是要將功補過,要不然他的小命也會沒有的。”
  “我們終于為總司令報仇了。”其它的官兵也在歡呼。他們也是保護司令部的官兵,這次的事情他們也有責任,如果沒有一些功勞的話,他們也要會被軍法嚴懲。
  “來人,把這些兇手全扔進車里,我們去前面把聯和幫的暴徒消滅掉。”卜志安的親信急忙叫道。有人抬連業他們的尸體,他們繼續開著車
  沖向鄭鋒的別墅。當他們趕到別墅的時候,現已經沒有多少歹徒反抗了,他們趕過來也是在看看熱鬧,為那團長壯壯威而已。
  當團長他們聽說連業就是殺總司令的兇手,已經被警衛營營長擊斃后,一些官兵更是氣憤,他們把一些還在反抗的歹徒打成蜂窩。這時,鄭鋒在保鏢的護衛下走下來了,他讓人找到聯和幫的頭目抓起來嚴審,看能不能再審出別的事情。
  這些歹徒一聽連業已經死了,他們個個面無人色,特別是那些頭目,已經在想著自己應該如何明哲保身。
  第二天,有關媒體報道了連業暗殺總司令和鄭鋒的事情,并且,媒體還公布了宋廣洪和警察局長跟連業勾結,一時間,曲省像是炸了鍋似的。議會召開議員會,一連串的證據證明宋廣洪是有嚴重的貪臟枉法,另外還買兇殺人。議會通過了暫停宋廣洪和警察局長的職務接受檢查,鄭鋒代理總統。那些開始還支持宋廣洪的議員紛紛倒戈,現在他們還不趕快站隊就是笨蛋了。
  鄭鋒當了代理總統
  后,馬上宣布卜志安代理總司令,開始對宋廣洪的家和總統府搜查,那個警察局局長怕死得要命,馬上招供自己以前的罪行,當然,他也檢舉了宋廣洪,現在的宋廣洪已經有了不少罪行,再多一些也是一樣的。
  這次的襲擊,陳天明的人受傷一些,方翠玉的人死了三個,鄭鋒的保鏢也是死了幾個。鄭鋒面對著陳天明他們感覺不好意思,這次為了自己的事,讓人家損失不少。“各位,我欠你們的情,你們再在曲省逗留一段時間!”
  “不了,我們的身份特殊,在這里留得太久對你不好,而且我們也有自己的事情。”陳天明想回z國了,那里有自己牽掛的女人。鄭鋒現在掌握著軍隊,又當上代理總統,估計不要多久他就是正式總統了。
  “我欠你們國家的情以后再報。”經過這段時間,鄭鋒也是想通了,到時他再跟z國高層好好談談,只要條件允許他會考慮回歸的問題。“陳先生,以后你個人有什么需要,盡管給我電話,我可以幫的一定幫。”
  “呵呵
  ,再見了,鄭總統,我們有緣再見。”陳天明擺擺手,帶著自己的人回去了。開始方翠玉有點不敢跟陳天明回去,但她又舍不得。最后在陳天明的央求下,她才勉強答應了。陳天明他們是沒有經過正規渠道來,所以他們也是偷渡回去。
  回到z國后,陳天明的私人飛機已經在等待,方翠玉讓自己的手下回去,她跟著陳天明坐著私人飛機回到m市的安安保全公司。林國已經帶著人在安安保全公司等著,當他看到陳天明從飛機下來的時候,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老大!”林國哽咽著。
  “你們都去休息一下!我跟他們聊聊。”陳天明對身后的手下說道。陳天明與林國來到會議室,“阿國,現在我們的安安不開了嗎?”
  “是,不開了,等著你回來。”林國點點頭,陳天明不在,誰還有心情干活。如果陳天明真的死了,他們可能要把安安保全公司解散。
  “這樣不行,安安保全公司底下有不少兄弟,他們一閑就沒有錢養家糊口,你讓他們明天開張
  !”陳天明笑著說道。
  林國訕訕地說道:“這段時間都是麗玲從麗人集團那里抽錢出來支持安安公司,我明天就讓人開張。”
  “還有,我已經恢復記憶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包括我們的手下,只是一些重要干部知道就行,經過這些事情,我感覺到韓賓的人還沒有被消滅掉,而且還有大魚在后面。”陳天明鄭重地說道。“我要繼續裝白癡,看能不能把后面的大魚給釣出來,你們也要小心一點,敵人還會對付我們的。”
  “恩,我會吩咐他們,讓他們小心一點的。”林國點點頭。現在陳天明沒有事,讓兄弟們重*舊業也是一個辦法,大家沒有事干也不是事。
  “那就這樣,我先回家看看!”陳天明很想家里的女人,這段時間苦了她們,聽說益西嘎瑪她們為了抵抗敵人花了不少心思,還殺了不少敵人,她們真是自己的女人,巾幗不讓須眉,自己晚上一定要好好地安慰一下她們才行。
  林國也明白陳天明的歸家心切,他馬上走出去安排人送陳天明與方翠玉回家。坐在車上,方翠玉有點害怕地摟著陳天明的手臂,“天明,我,我還是先住在安安公司,我怕她們不歡迎我。”
  “沒事的,你這段時間照顧我,她們還要感激你呢,怎么會不歡迎你呢?”陳天明輕輕地拍了拍方翠玉的肩膀,“她們還好相處的,而且你主要是見我的爸媽。”
  “見,見你爸媽啊?”方翠玉的心里更是一跳。
  “是啊,人家說丑媳婦總得見公婆,你也不丑,你怕什么啊?”陳天明笑了笑。當陳天明他們的車隊進到別墅里后,樓下站滿了陳天明的家人。陳天明走出車門看到自己的親人,眼睛有點濕潤了。“走,我們上去再說。”陳天明揮揮手。
  上到大廳,那些女人盯著陳天明,好象他胖了一些并沒有瘦,這時,女人們有點生氣,她們這么牽掛他,他竟然是胖了。
  “來,大家都坐下來,益
  西,這段時間你辛苦了,來我這里坐。”陳天明見大家都坐下后,他便把在曲省的經歷告訴了大家,當聽到陳天明是跟方翠玉那樣后才恢復的記憶,她們也不再有什么怨恨了,同時心里也感激方翠玉。她們知道陳天明的異能,如果沒有女人跟他那樣的話,他是不會恢復這么快,特別有幾個女人身受感受。
  “翠玉,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張麗玲代表姐妹們出感謝之聲。
  “我,我不辛苦。”方翠玉暗暗松口氣,姐妹們接受自己了。
  陳天明鄭重地說道:“雖然我回來,但是敵人還是存在我的身邊,所以我這段時間在外面還是要繼續裝白癡,看能不能把后面的大魚給釣出來。”
  女人們沒有意見,只要陳天明能回來,他想怎么裝都是可以,這段時間,大家也辛苦了。現在有陳天明在背后支撐,她們也是不怕。沒有過多久,明媽便上來叫大家下去吃飯,吃完飯后,陳天明跟女人們回到上面,那些女人個個臉紅得要命,她們知道陳天明想干什么,而且她們
  也是渴望。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