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838

說起遲,那時快,一道白光射向那個舉刀的刀手。“啊!”那刀手心里高興,他的刀已經砍向尤成實的腦袋,只要一秒,不,準確來說只要半秒就可以把那個保鏢砍死。可他只覺自己身體一痛,那手好象不聽自己的使喚,他慢慢地倒了下去。
  “飛,飛劍,老師回來了。”林廣熾看到白光一閃,明白這是陳天明回來的訊息。
  “哈哈哈,兄弟們,我回來了!”陳天明已經從窗戶飛了回來,他在回來的時候,已經解決了那窗戶旁邊的歹徒,就在他飛上窗戶時,看到尤成實有危險,他馬上射出自己的飛劍救了尤成實。
  “老,老師,你終于回來了。”林廣熾有氣無力地說道。“你再不回來我們就要完蛋了,敵人太多,打得我們手腳都沒有力了。”
  陳天明飛到林廣熾他們的身邊,分別在他們的身上拍了一掌,林廣熾他們只覺自己的身上突然涌出了一股暖流,他們明白這是陳天明把他身上的真氣給了
  他們。“你們不要再說話,趕快運功調息一會。”話音未落,陳天明把手一擋,一股內力把那些沖上來的刀手全給打下去。
  “啊啊啊!”那些刀手本以為可以把鄭鋒的人全殺掉,但沒有想到突然又跳出一個程咬金,而且武功很高把他們給打退下去。
  陳天明也看到自己這邊死傷一些人,他大聲叫道:“我一個人守住這樓梯,你們負責其它地方就行。”他的飛劍回旋向著在別處的歹徒射去,現在陳天明感覺自己控制飛劍好象容易很多,飛劍好象有點可以融入他的意念,有時隨著他所想,飛劍在真氣的伴隨下而攻擊敵人,并不像以前那樣費事。
  由于陳天明的出現,馮一行他們也減輕一些負擔,他們想著這下要完蛋的心理馬上消失,他們也拼命地跟歹徒打了起來。陳天明暗暗舒了一口氣,幸好他回來得及時,要不然尤成實他們就麻煩了。
  不過,由于他像一臺機器一樣拼命地來回奔跑,本身他也損耗不少真氣。如果不是他的內力達到反璞歸真中期,可能
  也是累得要命。為了能趕快回來,他是施展十成內力施展輕功,一樣的是越負荷運作。
  不管了,估計卜志安他們也會很快趕過來增援,只要支撐下去就會勝利。鄭鋒也看到陳天明回來,他暗暗松了一口氣,“陳先生,事情辦得怎么樣?”
  “很好,你放心!”陳天明笑著說道。他反手一掌,就把又沖上來的歹徒給打得飛下去。
  “太感謝你了。”鄭鋒聽了心里一喜,屬于宋廣洪走狗的總司令一死,他坐上總統的位置就不難了,現在關鍵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連業在下面看到自己的人又被打了下來,他慌了,大聲地叫道:“兄弟們,沖啊!殺死一個人我給兩百萬,殺死鄭鋒我給兩千萬。”這下,那些歹徒又紅眼了,死算得了什么?他們出來混的就是想用命求財,只要能殺一個,他們下半輩子就高枕無憂。
  歹徒們又繼續沖上去了,而且這次比剛才的人還要多還要猛,雖然地方比較
  小,可全是人,他們不要命了。
  “老大,我看我們是不是去找些汽油、汽瓶、炸彈什么的,他們不下來,我們就燒死他們。”一個頭目對連業說道。
  “對啊,我怎么沒有想到呢?”連業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快,去找炸彈,要不就去找汽油,我看他們還下不下來?”于是,連業叫自己的人馬上下來,他們全把別墅給圍起來。
  陳天明見敵人全退了下去,有點奇怪,“咦?那些歹徒怎么全下去了?難道軍隊來了嗎?”當他探出頭,現歹徒還是把他們圍著,不過只是沒有進攻而已。
  “會不會他們有什么陰謀?”方翠玉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現在的她也是渾身是血。陳天明看到她的樣子,不由心疼得要命。他握著她的小手,把一些真氣輸給她。方翠玉見陳天明如此心疼她,她心里甜滋滋的。
  “陰謀肯定是有的,不過我們現在先不管了。大家原地休息,每處留下一個人戒備,其它的
  運功調息。”陳天明說道。馮一行他們馬上安排人戒備,其它的運功調息。打了這么久,他們根本是沒有力氣了,如果再不調息一會,他們就會累死的。
  沒有過一會兒,陳天明就看到下面的歹徒搬來一些大桶,那大桶里好象裝著什么。“殺,”陳天明把手一揚,飛劍脫手而出,射向那些抬大桶的大漢。
  “啊!”抬桶的大漢只是看到白光一閃,他們就沒有命了。大桶掉了,陳天明聞到一股濃烈的汽油味。連業他們沒有準備炸彈,但要汽油就容易得多。
  “m的,他們用汽油!”陳天明生氣地叫道。“他們想把我們燒死,好一招毒計。”如果樓房燒起來,他們都要往外面沖,到時就被連業他們殺死。
  “我們怎么辦?”鄭鋒也是著急。
  陳天明無奈地聳聳肩膀,“我們也是沒有辦法了,只能是等卜志安他們來救我們,如果我們現在沖出去,一樣是被他們打死。他們的人太多了,如果不
  是我們占著這樓房的優勢,他們人多揮不了作用,我們一早就完蛋了。不過,我還是可以讓他們沒有那么容易靠近。”陳天明想用飛劍對付那些搬油的歹徒,遠距離射不到他們,可當他們把油搬到樓下的時候,就是陳天明動手的時候了。
  下面的槍手現陳天明露出頭,他們馬上開槍狂射,把陳天明給打得退了回去。可子彈是有停止的時候,陳天明看到搬油的歹徒到射程之中,馬上用飛劍射殺他們。
  連業看到這種情況,馬上叫道:“快,你們繼續上去殺他們。”連業也知道如果不進攻,上面的人就可以用暗器殺他的人,不如讓自己的人攻上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等自己的人把汽油什么的弄好后,再讓自己的人退下來,同時點著火。到時看鄭鋒是逃下來還是變燒豬。
  陳天明看著聯和幫的歹徒又開始進攻,他只有苦笑一下叫醒馮一行他們,大家又要戰斗了。尤成實他們調息了一會,也有了一些力氣,開始與陳天明他們戰斗。
  隨著時間越來越長,
  陳天明非常擔心,只要人家放好汽油,就開始點火了,到時他們一樣要逃下去跟歹徒進行廝殺。怎么卜志安的人還沒有來?就在陳天明想著的時候,下面傳來了一陣陣槍聲,緊接著傳來了慘叫聲。
  陳天明精神一震,“哈哈哈,終于有人來救我們了。”
  “里面聯和幫的人全聽著,我們是曲省某團部隊,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趕快放下武器走出來,要不然格殺勿論。如果誰能抓住連業,我們重重有賞。”外面響起了小廣播聲。
  連業聽到外面有軍隊來了,他不由生氣了,宋廣洪不是跟自己說好的嗎?軍隊和警察都不會來支援鄭鋒,可現在怎么軍隊來增援鄭鋒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想給宋廣洪打電話,這時他才現這里的通訊基地被破壞,自己的手機也是打不出去。
  “老大,外面來了很多軍人,他們就要沖進來了,我們怎么辦?”頭目害怕地跑到連業的身邊說道。連業騙他們說這次是有上面保護的,隨便殺了鄭鋒也沒有事,軍隊和警察都不會干涉。可
  現在軍隊來了,他們這些烏合之眾哪是軍人的對手?
  “媽的,不管了,先殺鄭鋒,要不然讓鄭鋒活著,我們全都得死。”連業惡狠狠地說道。反正都是死,不如把鄭鋒他們殺掉。他親自帶著歹徒沖上去,一下子那人如螞蟻一般涌上去。
  陳天明聽到外面來了增援,他高興地說道:“兄弟們,現在是我們反攻的時候到了,殺死他們。”陳天明奮力向著樓梯殺下去,飛劍如切豆腐一般屠殺那些歹徒。這些歹徒哪見過這么可怕人,一個人只是用力一推,手掌就出可怕的內力把他們給擊倒,特別是他手中的那白光,比子彈還厲害,不一會兒就殺了不少人。
  外面的軍隊見警告后沒有人投降,他們馬上沖進去。這些軍人都是聽到總司令被殺,而嫌疑人是聯和幫,現在聯和幫又在殺民主黨的鄭鋒主席,他們當然以為聯和幫就是殺總司令的兇手。另外,這團長又是卜志安的人,他們全拿著沖鋒沖進別墅里,對著歹徒就是一陣掃射。
  那些刀手最慘,他們沒有槍,
  本來是想用刀殺鄭鋒的,現在被軍隊的子彈掃射紛紛倒地。槍手也有反擊,一些士兵被打中倒地,這更激起其它士兵的氣憤,他們繼續猛打,有一些還扔出了手榴彈。那些槍手哪是這些正規軍隊的對手,沒有過多久,他們已經死傷不少人,剛才還氣勢洶洶要殺鄭鋒的歹徒,個個全龜縮起來。
  “老大,不好了,那些軍隊很厲害,人又多,武器比我們厲害,我們還是逃,再不逃就全完蛋了。”頭目拉著連業叫道。
  連業回頭看著那些死傷無數的手下,他也害怕了。是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反正自己很多資金都轉移到國外了,一樣可以過著逍遙的生活。“好,我們快逃,以后再殺鄭鋒了。”其實連業已經準備好殺了鄭鋒后離開曲省的船,就是今天晚上走的,現在不管鄭鋒的死活了,先逃到國外再說。于是,他們馬上向著右邊逃去。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