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837

第1898章(慘烈的打斗)
  “這,這個……”那個副司令不知道如何回答,反正他是不能讓人派兵去幫鄭鋒,要不然宋廣洪的計劃就要失敗。
  卜志安哪里不知道這個副司令是宋廣洪的人,軍隊里面一樣也是有幾個系派,因此這次他派出增援鄭鋒的是自己的人。如果總司令沒有死,沒有人敢亂調兵力,可是現在總司令已經死,又可以打著為總司令報仇的旗號找聯和幫的麻煩,還可以討好鄭鋒,他是何樂而不為?“難道副司令說這次聯和幫這樣鬧是正常的?特別是攻擊鄭鋒主席,還有可能殺我們的總司令?”
  副司令的臉色變了,卜志安的話太大了,殺總司令和鄭鋒,都是死罪,他可不敢擔當,現在這里這么多人,還有其它副司令在場,他們說的這些話一定會傳出去。聯和幫是遲早會被清剿,如果自己也搭上去,一定會跟聯和幫一起陪葬。“卜司令,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調查清楚再行動嘛!”
  “現在還有什么好調查的,先把連業給抓起來再調查,要不然讓他跑了怎么辦?另外聯和幫現在襲殺鄭鋒主席,我們不能幫嗎?副司令。”卜志安盯著副司令。
  “不,不是,我們應該幫,應該追查兇手。”副司令急忙表態。如果這事傳出去說他跟兇手有關,那他可能不是撤職那么簡單,而是死刑。
  “那好,營長,你留下一個連保護我們,其它的去追查殺總司令的兇手。”卜志安向自己的另一個親信使了眼色,暗示他跟營長出去。“營長,現在可是你們戴罪立功的時候。”
  營長和排長心里一喜,如卜志安所說,只要自己找到兇手的話,可能還不致死,營長馬上說道:“是,我們馬上帶人出去。”于是,卜志安的親信跟著營長他們出去了。
  __
  自從陳天明走后,馮一行他們就面臨著更多的歹徒,那些歹徒好象瘋似的向著別墅撲過來。幸好陳天明給馮一行他們搶來一些槍支,
  他們對著歹徒掃射,把他們的攻擊擋了一下。可是,連業見時間不早了,讓那些槍手集中對著別墅開火,那漫天風雨的子彈讓馮一行他們根本抬不起頭。
  隨著歹徒的壓近,馮一行他們不敢露出頭,而那些刀手也跟在后面靠近,準備一起攻進別墅。“一行,現在怎么辦?敵人太猛了。”施運文氣喘喘地問著馮一行。敵人太多,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再這樣下去他們會累死的。
  “沒有怎么辦?我們只有死命地頂住,老師很快回來了,到時我們就會沒事的。”馮一行咬著牙,老師能不能回來他是不知道的,他知道如果讓歹徒進到別墅,大家就得完蛋。人家人多,近戰只是讓他們吃虧,而且他們也沒有力氣了。“大家聽著,我們全上二樓,然后守住二樓不讓敵人上去。”
  聽到馮一行的指揮,其它人馬上撤上別墅二樓,然后馮一行安排人手。“尤實,你帶兩人負責第一組,運文帶兩人第二組,肉面三人第三組,你們守著樓梯,死也不能讓歹徒上來。”馮一行抹著臉上的汗。一樓面積太大難守防守,現在他們撤上二樓,大家守
  著樓梯和幾個窗戶就行。
  “是,”華亭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祖杰,華亭還有、方小姐,你們幾人各帶兩人守著窗戶,不要讓歹徒從窗戶沖上來,死守才是我們的機會了,老師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馮一行一而再三地說到陳天明,是想讓大家激起信心,陳天明是大家的希望。
  方翠玉帶著兩個保鏢守住窗戶,她暗叫可惜,她身上的毒藥已經用完,要不然可以灑下去,現在樓下全是人啊!不過,人太多了,她就算是有再多的毒藥也不頂用。“啪啪啪”,方翠玉他們跟歹徒打了起來。槍手來了,他們馬上躲了起來,等子彈過后再馬上把沖上樓的歹徒打下去。
  雖然有時他們也搶到一、兩把槍,可下面的人太多了,倒下一批又沖上來一批,很快就把槍里的子彈打完了。那些歹徒也殺死了眼,他們的兄弟被上面的人殺死,他們要跟上面的人拼命。鄭鋒的保鏢和方翠玉的手下也死了一些,陳天明的人也受傷一些。
  歹徒看到鄭鋒這邊的人死傷不少,都紛紛叫道:“兄弟們,他們快要完蛋了,我們加把勁,為死去的兄弟報仇,這是我們財的好機會。”殺死一個一百萬,有幾個歹徒已經賺到了,其它的更是眼紅。
  “跟他們拼了,”馮一行也紅了眼,他累得兩手快抬不起,如灌了水銀一般,體內的真氣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老師,你怎么還不回來啊?我們快頂不住了。馮一行在心里慘叫著。他回手一掌,解決了一個歹徒。為了保護好鄭鋒,鄭鋒在大家的包圍中。
  鄭鋒的心里也不好受,這些為自己拼命的人,個個渾身是血,也不知道是他們的血還是敵人的。他知道難為這些人了,特別是陳天明他們,不講條件地幫自己,他們付出得太多,現在也不知道陳天明怎么樣?能不能殺死總司令讓卜志安過來增援。
  “殺!”林廣熾大叫一聲,他向著前面的兩個歹徒就是一拳,拳刃把那兩個歹徒打得滾下樓梯,同時,他也被震得后退一步。他也沒有多少內力了,如果是平常,他可以一掌就把這兩個歹徒打得飛出十
  幾米而不只是滾下樓梯。不過,那兩個歹徒滾下去的時候,也是把后面的歹徒帶沖了下去。
  “肉面,我快不行了,我兩手沒有力氣了,”在林廣熾后面的尤成實有氣無力地說道。“可能今天我們都要死在這里,可惜,我還沒有女朋友,還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道。”
  “死就死,怕什么。”林廣熾雖然這樣說,但他想著家里的女朋友,心里也暗暗叫苦。雖然他沒有跟房憶香登記結婚,可她的肚子里有著他的孩子,他們準備下個月就登記結婚的,現在是自己對不起她了。
  “對,死就死,女人的味道有什么好?我到下面了再找女人還是一樣。”尤成實豪氣萬丈,人固有一死,為國家為人民,死又何妨?
  林廣熾點點頭,“成實,不好意思了,上次大家喝酒,是我在你酒里加料讓你喝醉了。”
  “我靠,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華亭,差點跟他打起來了。唉,不說了,反正我們都快死了,
  多殺幾個敵人再說。”尤成實不以為然了,都快死了,還說以前的事情干什么呢?他們又撲向敵人,把沖上來的敵人打下樓梯。不過,他們現在真的是沒有什么力氣了,從樓梯沖上來的人特別多,最辛苦的就是他們。
  “啪啪啪,”林廣熾被打得倒了下去,攻上來的人越來越厲害,有些還會武功。這是連業的陰謀,先讓差勁的跟陳天明他們拼,拼完他們的力氣后,再讓厲害的上。林廣熾感覺自己快不行了,他已經沒有力氣殺敵,他好想躺一下休息一會,就是一會也行,他太需要休息了,從歹徒進攻到現在,他們就沒有停過手。
  尤成實他們也紛紛坐在地上喘著氣,他們也沒有力氣了,看來只有被人家宰割。有些歹徒又沖上來,他們看到林廣熾他們全坐躺在地上,他們知道現在是他們的機會到了。“哈哈哈,兄弟們,他們沒有力氣了,現在是我們殺他們的時候了。”
  馮一行他們在那邊看了直瞪眼,從樓上下來的,還有從窗戶上來的全是敵人,他們也是跟著敵人糾斗在一起,他們也沒有什么力氣去增援林廣熾他們。看來
  ,他們這次是要完蛋了。
  有一個歹徒揮著刀向林廣熾砍去,林廣熾閉上眼睛,他不敢再看了。他沒有力氣抵抗,只是想好好喘上一口氣,才有力氣再殺敵。
  “肉面,”那邊的華亭大叫一聲,其它人也跟著著急,如果林廣熾再不躲開,他就會沒有命的。而且他們的體內也沒有多少真氣,也是救不了林廣熾。
  林廣熾沒有力氣再說話了,他也感覺到那砍刀帶過來的勁風,他想躲可沒有力氣躲了,死就死,在虎堂的人都知道,他們可能有一天會出事,死后他們就是烈士。
  突然,在林廣熾后面的尤成實猛地乍起,他用腦袋撞向那個刀手的肚子。他沒有力氣了,只能是用腦袋防止刀手殺林廣熾。“啪”,那個刀手沒有想到后面的尤成實會突然撞過來,他被撞中肚子摔倒在地上,而尤成實沒有力氣躺在地上重重地喘著氣。
  “媽的,我先殺你,然后再殺其它人。”那個刀手馬上爬起來重拾起
  砍刀,他不能把這個機會留給別人,現在地上躺著幾個人,一刀一個,那可是幾百萬啊!
  林廣熾聽到異樣,他急忙睜開眼睛,見是尤成實救了自己,他感動地叫道:“成實,你為什么要救我?你可以留些力氣把他殺掉嘛,我們多殺一個就是一個,不能讓這些暴徒害人啊!”
  “肉面,你急什么?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們是兄弟。”剛才的沖撞讓尤成實更加沒有力氣,他也不想起來了。“媽的,這次是我們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我也不知道我殺了多少人?賺夠了,只是可惜我們不能完成任務,對不起領導。”
  “你們全去死!”那個刀手舉起刀砍了過來,后面的刀手全上來了,他不能把這個好機會讓給別人。那雪亮的砍刀向著尤成實的腦袋砍去。
  花到2ooo朵爆,現在花是1825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