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834

第1895章(暗殺總司令)
  陳天明看著那些刀手向自己沖過來,這正合他意。如果刀手再不過來,他就會被后面的槍手打死。他馬上飛到刀手的面前,對著他們就是一掌。“啪”,那些刀手被陳天明打得倒了一片,接著又有刀手不要命地沖上來,陳天明又是一掌,就如打墻頭草一般,打了又倒回來,殺之不盡。
  陳天明看著黑乎乎的人群,心里也是吃驚。如果就是這些人,他還是不怕,可以讓馮一行他們出來一起把其滅掉。但是,在別墅外面還有一大批人,只要等自己筋疲力盡的時候,敵人就會把他們給消滅掉,這就是螞蟻咬死大象的道理。
  而且他這次出來是準備拿著槍回去給馮一行他們,有了槍就容易對付歹徒。那些歹徒也不敢這么沖過來,有些歹徒還拿ak47,m的,這些黑幫的裝備蠻先進。想到這里,陳天明一邊打一邊往槍手那邊退。
  槍手看到陳天明退過來,急忙開槍掃射。
  感覺子彈的飛來,陳天明馬上飛起往人群里飛去,只有躲在人群里才是最安全的。“啊啊啊!”那些刀手本來看到陳天明被他們打退,以為陳天明不敵如此,他們個個高興得要沖上前把陳天明干掉。殺一個人可是有1oo萬,現在正是殺陳天明的時候。
  可是,就在他們要殺陳天明的時候,居然被自己的人用槍打倒,而且還死了不少,他們火了,怎么自己人殺自己人?“你媽的,你們是不是沒長眼睛?”那些刀手生氣地罵著。被敵人殺死還好說,可被自己人打死就覺得窩囊。
  槍手們也看到情況不對,陳天明跟自己的人打在一起,如果要殺他是會誤傷自己人,帶隊的頭目馬上叫停,讓手下不再射擊。
  陳天明見是時候了,他在人群里打著那些靠近槍手的刀手向著槍手方向退去,但又不傷他們。所以,陳天明好象是趕鴨子似的趕著前面的刀手,而后面的刀手還是被他殺上一些。不過,陳天明還是要保存實力,不想把自己的內力打完一會外面的歹徒沖進來,自己沒有力氣對付他們。
  近了,越來越靠近槍手了,陳天明不再猶豫,馬上對著前面的刀手連擊幾掌,強大的真氣如猛龍似的把前面的刀手吹倒。陳天明又是一個飛躍,如猛虎般飛向槍手。負責槍手的頭目馬上看到陳天明的意圖,“兄弟們,不好了,那人想對付我們,開槍,不管別人了。”小頭目也看到陳天明的厲害,別人死好過自己死,那些槍手馬上向著陳天明開槍。
  但已經遲了,陳天明太靠近他們了,他們的子彈只是打中后面的刀手,陳天明已經躲過子彈飛到他們的面前,那些刀手被子彈打中個個慘叫連天。“哈哈哈,你們現在現已經遲了,你們全去死!”陳天明狂叫著,飛劍從他的身上飛出,一招“破槍式”,飛劍射進人群里屠殺槍手,而陳天明也隨后飛進人群里屠殺。
  不一會兒,他的前面已經倒下了一批槍手,陳天明等的就是這些,他拿起那些槍,再扔向別墅的二樓。
  “嘩,槍來了,大家接槍。”尤成實看到那槍快地向著他們飛過來,他們當然是馬上運起內力接住槍。接到槍的人馬上開槍,
  剛才還堵在門口的刀手倒下不少。當然,有幾個人只是負責接槍,不一會,他們的前面已經堆了一些槍。
  那些歹徒看到陳天明搶他們的槍,生氣地叫道:“快,打死這個男人。”可當他們剛想射擊陳天明,陳天明已經轉移位置,現在的陳天明是打一槍換一炮,而且還有飛劍的幫助,那些槍手要對付他并不是這么容易。
  陳天明見自己已經搶了四五十支槍,便回頭就跑。等那些槍手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那如鬼魅般的身影只是一下子就閃向別墅,后來的槍聲只是為他助興而已。等陳天明回到別墅的時候,馮一行他們已經用上槍反擊歹徒。有了槍就是不一樣,沒有過多久,那些刀手就不敢再上,就算是有一些武功的人,被密集的子彈掃射,還是不敢靠近。
  “大家省一些子彈,在關鍵的時候再用。”陳天明叫停了馮一行他們,如果再這樣打下去,子彈也不會有多少。不過饒是如此,也是打死不少歹徒。
  第二輪攻擊的歹徒退了下來,連業清點了人數,七百
  人攻進去,起碼死了三、四百人。“媽的,你們這些沒有用的飯桶,一個人也殺不死,卻損失了這么多。”連業生氣地罵著。“快,馬上集合人,進行第三次的攻擊,我就不信他們是鐵打的,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攻擊,他們還能抵擋到什么時候?”連業想著用車輪戰。
  “是,老大,我們馬上起第三輪攻擊,這次派多少人?”頭目小心翼翼地問連業。
  “還是像第二輪那么多人,就算弄不死他們,也是拖死他們。”連業見剛才自己人打死自己人,有時人太多也不是很好。“還有,讓另一批人準備,在他們強攻不進去的時候,馬上再換人,累也累死他們。
  “是,”頭目馬上帶著人馬沖向別墅,陳天明看到歹徒又沖過來,馬上讓大家準備應付。又是一場殘酷的打斗,那些歹徒又沖了上來,馮一行他們打退一批又沖上來一批,他們連喘氣的時間也沒有。
  剛把一拔歹徒打退,馮一行對著旁邊的陳天明喘著氣,“老師,再這樣打下去,我們不被殺死,也會被
  累死的。”
  “是啊,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外面的歹徒這么多,不要到天亮,我們就會活活被累死的。”陳天明點點頭,“一行,你們在這里頂住,我上去找鄭鋒商量一下。”
  陳天明剛走進鄭鋒的房間,鄭鋒便著急地問道:“陳先生,現在情況怎么樣了?我們可以堅持得住嗎?”
  “很難,這樣下去,我們沒有辦法堅持,敵人太多,”陳天明搖搖頭。
  “那,那如何是好,唉,都是我連累你們,讓我一個人出去!宋廣洪要的人是我,只要我出去,他們就不會為難你們的。”鄭鋒還是很夠義氣,他不想連累別人。
  “鄭主席,你太小看我們了,我們就算是戰死也不會讓敵人把你殺掉,要殺死你也是先把我們殺掉。”陳天明正氣凜然,“我這次過來,是想跟你商量另一個辦法。”
  鄭鋒歡喜地問道:“什么辦法?我
  們還有辦法解決這次的事情嗎?”
  “有,現在只有唯一之計了。”陳天明點點頭,“你聯系卜志安,就說如果總司令死掉的話,他可不可以帶兵出來幫你解圍?另外告訴他,如果事成之后,他就是下一個總司令。”
  “這,這總司令會死?”鄭鋒不相信地說道。
  “時間緊急,你不要問得太多,如果卜志安可以的話,我馬上就去殺總司令,而且也需要卜志安的幫助。”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鄭鋒也不再問,他要了陳天明的手機繼續給卜志安打電話,“卜司令,現在有很多歹徒圍著我的別墅,我們也不知道殺了多少暴徒,但是他們還沒有退,他們想殺了我。”
  “唉,鄭主席,我也沒有辦法,我深表同情。”卜志安氣憤地說道。氣憤歸氣憤,但是他也沒有辦法,誰叫自己不是一把手只是副的。這就是政治的斗爭,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如果你的上司總司令現在死了,你可以派兵來救我嗎?”鄭鋒說道。
  “總司令……”卜志安說不下去,總司令怎么會死呢?鄭鋒簡直是開玩笑。
  鄭鋒頓了頓,“我只是問你如果,你可不可以?另外,如果我能當上總統的話,你就是總司令。”
  卜志安聽著鄭鋒的話不由暗暗心動,依他的閱歷,現在還有幾個副司令,如果他想當總司令是很難的。過了一會兒,卜志安才咬著牙說道:“鄭主席,如果正如你所說,我會派兵救你。不過,一定要在剛才你所說的那個前提下。”
  陳天明拿過鄭鋒的手機,“卜司令,你好,我是鄭主席的人,現在我們商量一下,你幫我找出總司令現在準確的地址,另外,你也要找自己的親信準備準備,政治就是如此。總司令如果被聯和幫的歹徒所殺,到時就是你幫總司令報仇的時候了。”
  “總司令被聯和幫的人所殺?”卜志安馬上醒悟過
  來,這個鄭鋒的人真是厲害,如果這樣安排的話,自己到時就會師出有名對付聯和幫。而且總司令已死,暫時誰也管不了誰?“好,你等我幾分鐘,我一會給你打電話。”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陳天明放下手機,他準備出了,曲省司令部在北市,就算總司令不在司令部,也會在北市里面。“鄭主席,你把總司令的相片給我,我要再確認一下,我準備出。”
  “陳先生,那樣很危險,你要小心。”鄭鋒不好意思地說道。陳天明他們為了自己,可以說付出很多,如果自己真的當上總統,是要好好地對待他們。
  陳天明點點頭,“我會小心的,鄭主席,我現在的身份只是聯和幫一個混混,我要去殺總司令,不管成功與否,你都是要這樣說,千萬不能跟我的國家扯上關系。我們這些人來到你的身邊,已經跟國家是沒有什么關系的了。”
  “這個我明白,”鄭鋒莊重地點點頭。如果讓別人知道z國政府的人暗殺曲省總司令,只會讓z國政府處于水生火
  熱之中。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