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81 得救

“不我要幫你快點恢復身體。”梁詩曼堅定始搖了搖頭又咬了一下牙慢慢地動了起來。
  “啊……”陳天明大聲地叫了起來。他的下面被梁詩曼這樣的刺激更是如虎添翼那熱流如排山倒海地涌向他的四肢然后再到全身。慢慢地他的手能抬了起來他馬上把手伸向梁詩曼那一直在晃動著的**輕輕地摸了起來。
  “嗯……”梁詩曼也開始興奮了。陳天明那摸在她身上的手讓她的**感覺越來越酥癢一種興奮馬上傳遞了她的全身以致讓她忘了自己身下的疼痛還有她剛才的勞累她又開始想要了
  下面傳來的熱流讓陳天明的身體越來越熱而在身體里血黃蟻的血也在快速地運轉越運越快讓陳天明現在的身體慢慢地充滿了力量。
  他一個躬身立起了半身右手抓上了梁詩曼的左邊的玉峰而嘴馬上含著另一邊的玉峰用力地親了起來。
  現在的陳天明因為被封的血黃蟻的血液運轉已經把軟骨奪魂散化解了他感覺渾身都可以動特別是自己的下面好像沖動地要爆炸似的。而他身體里香波功的氣也慢慢地聚集和運轉身體的各個部位雖然他不能在丹田里聚氣但那些氣在他的身體里運轉讓他的身體越來越有力氣。
  “哇……”梁詩曼興奮地叫著。陳天明已經采取了主動他手、嘴連用在梁詩曼的胸部上撫摸著已經讓她興奮得不能自己那一陣陣的快感向她的大腦中傳來讓她情不自禁地大叫。
  聽到梁詩曼瘋狂的大叫陳天明猛地把梁詩曼推起來接著把她放倒倒后他把自己的褲子脫了扔在地上再直接地向梁詩曼壓了上去。已經被“壓迫”了幾個小時的他現在有了力氣怎么不采取主動呢?怎么不好好地顯顯自己男人的地位呢?
  現在的陳天明在梁詩曼的身上猛烈地運動著他好像要把剛才在梁詩曼身上的“怨氣”要回來。他拼命地動作拼命地加快速而他越用力越加快他體內的熱流就如千軍萬馬似的在奔騰讓他的心里充滿著熊火讓他的下面充滿著烈火。
  他要把這烈火好好地燃燒燃燒自己燃燒梁詩曼把他們燃燒在這**的火焰中。現在他已經把所有的一切忘了他只想的是好好地沖刺好好地把自己的**沖到梁詩曼的里面。
  “啊……”在陳天明的強烈動作下梁詩曼大聲地呻吟著這種感覺是剛才她所沒有的。現在的她在陳天明的胯下“性福”地享受著好好地休息著。她感覺自己快要飛了快要飛到天堂了。
  陳天明的兩眼又露出了絲絲紅光這是他已經在忘我瘋狂動作下的表現可惜的是他現在沒有運香波功要不的話他被蔡東風所廢的武功有可能恢復。他只是拼命地動作著又白白地浪費了自己的一次機會。
  “啊!”梁詩曼又是一聲興奮地大叫然后頭一歪好像昏迷了過去似的。
  而繼續在梁詩曼身上動作了一會的陳天明也興奮地大叫一聲把自己的滿腔**全射在了梁詩曼的身上接著他也倒在了梁詩曼的身上喘著氣。畢竟他的身體也是剛剛復原過的動作也讓他的身體有點吃不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天明慢慢地蘇醒了過來他抬頭看了看發現自己還躺在梁詩曼的身上。他急忙地爬了下來看著梁詩曼輕輕地喚道“梁小姐梁小姐。”今晚的p色非常好能把旁邊的景物看得清楚。
  現在的梁詩曼躺在地上閉著眼睛那付胸罩也還在她的手臂上不過是歪在一邊以致她的那對玉峰聳立在他的眼前雖然經過他剛才用力的蹂躪但那對玉峰還是那么可愛那么迷人。
  而她幽深神秘的芳草地下面好像已經濕成了一片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什么水并且好像有點紅腫和血絲。陳天明知道連著幾個小時動作的她真的是難為她了唉老天怎么這樣對待一個這么可憐的女孩。
  陳天明見梁詩曼沒有醒過來有點擔心忙推著她的肩膀繼續地叫著“梁小姐梁小姐。”
  被陳天明一而再三地推著的梁詩曼終于睜開眼睛醒了過來。她看了看沒有穿褲子的陳天明害羞地說道“陳老師現在是幾點了?”
  “幾點?我不知道啊。”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他都沒有手機在身邊想到手機陳天明查看了四周發現自己的手機就在不遠。他急忙走了過去撿起了手機發現有幾個未接電話。
  現在他也不管這么多忙給林國撥了電話“啊國你快點開車過來是我出事了我現在在郊外你快點來來了我再告訴你。”陳天明說完便掛了手機。
  “梁小姐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你現在感覺怎樣?”陳天明看了看還躺在地上的梁詩曼擔心地說道。
  “我可能沒有什么大礙只是感覺頭很暈全身無力還還有下面疼。”梁詩曼紅著臉說道。估計她的身體是無大礙可能休息就會沒有事了應該那三粒紅頭蒼蠅的藥性已經解了。
  “你沒事就好。”陳天明聽梁詩曼說她沒有事也放下心來。
  “你感覺怎樣?身體還好嗎?”梁詩曼看著這個只是見了一面就與他親密接觸了幾個小時的男人關心地問道。
  “那蔡東風所說的軟骨奪魂散應該是被我身體的一種特殊異能解了”陳天明說道。他想起來了可能是血黃蟻的緣故讓自己得救上次自己被車撞了都沒有事。看來要找大伯好好地問一下想到大伯陳天明的心里一動是了只有找到大伯才能幫自己恢復武功找蔡東風報仇。
  而蔡東風有錢有勢武功又這么好如果自己不找大伯幫自己的話自己是報不了仇的。想到這里陳天明突然想起大伯臨走時給他留下的那個人的電話。如果不是一會林國就來他真想現在就給那人打電話了。算了明天再打現在先處理這些事情再說。
  “我現在也是四肢無力很累不過也應該沒有什么事情了。
  可惜的是我的武功被蔡東風廢了。”陳天明恨恨地說道。不過他不會灰心老天能讓自己撿回了一條命那自己就有信心讓自己強悍找那個王蛋蔡東風報仇。陳天明暗暗地下了決心并且如果自己不干掉蔡東風蔡東風發現自己沒死也會干掉自己的。那種心狠手辣的人是什么事情也能干得出來。
  “你給你朋友打電話了嗎?”在一邊的梁詩曼聽到陳天明打電話于是問道。
  “是的我已經給我的朋友打電話了他很快就會過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那那你快點扶我起來我要穿衣服不要讓他來了看到我現在這樣。”梁詩曼現在又羞又急想坐起來發現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剛才她是用自己的信念在堅持自己當她發現陳天明已經可以動了自己卻累得不能動了。
  “好好我來幫你。”陳天明看到梁詩曼有氣無力的樣子知道她現在已經是累得動不了忙在地上撿起了她已經有點破爛的衣服幫她穿上。
  “那那件已經不能再穿了你你幫我把外套穿上就行回到城里我再找衣服換上。”梁詩曼看了看陳天明手上的那條自己的小底褲害羞地說道。那小底褲已經被蔡東風撕得不成樣子了穿上等于不穿所以干脆不穿算了先把外套穿上。
  “好好”陳天明手忙腳亂地幫梁詩曼穿起衣服來。不知道他是緊張還是第一次幫梁詩曼穿衣服不是袖子沒有拉好就是那長褲的位置調反了。
  “你看你真笨連這都不會。”梁詩曼“撲哧”地一笑對陳天明說道。
  “我我是第一次嘛第一次就是這樣的了。”陳天明自我解嘲地說道。
  “你是第一次?”梁詩曼誤以為陳天明說他剛才做的那事情是第一次。
  “我我是說幫女人穿衣服是第一次所以有點手忙腳亂請你不要見怪。以后我會改正的。”陳天明急忙又解釋說道。
  “什么?還有以后?”梁詩曼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不我說得是我以后會改正我不會幫別人穿衣服的毛病不是說以后幫你穿衣服。”陳天明見自己越描越黑心里更是急了。
  “得了你別說了快點幫我穿衣服不要一會你朋友來見到這樣就不好了。”梁詩曼忙催促著陳天明。
  “好馬上就行。”陳天明急忙把梁詩曼扶好然后幫她穿上衣服。
  “嗯”梁詩曼輕輕地呻吟了一下她的臉無由地紅了一紅。
  原來她不是無由地臉紅而是陳天明在幫她穿上衣的時候不小心她碰了一下她那豐滿的**。這一碰又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剛才的那一幕陳天明在她胸部上又是親又是咬又是摸又是抓。
  “我我不是故意的。”陳天明忙解釋。
  “我知道你快點。”梁詩曼低著頭害羞始說道。
  陳天明聽梁詩曼這樣說又急忙繼續幫著梁詩曼穿衣服。
  “好了終于好了。”陳天明看了看已經穿好衣服的梁詩曼說道。
  “你你也穿上褲子……”梁詩曼偷偷地看了一眼陳天明**裸的下面說道。他的那下面好像已經沒有剛才的那么堅硬聽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