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819

第188o章(茶里有毒)
  翟志馬上說道:“鄭主席,你放心,你是我們聯望中學的校友,我一定會讓全校老師投你的票,另外,我還會動學生家長和其它校友幫你投票,你一定要當上總統,這是我們聯望中學的驕傲。”
  “好,我一定會努力。”鄭鋒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是哈哈大笑。眾人紛紛坐自己的車要去聯望酒店吃飯,馮一行走了過來,“校長,聽說你們學校有個方玉的老師,你叫她和她的弟弟一起上我們的車,跟我們一起去吃飯!”
  翟志聽到馮一行也說起方玉,心里暗驚。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有兩個人問起方玉?難道方玉真的不簡單?翟志想到當時方玉一腳就把椅子給踩爛,心里到現在還是害怕。“好,我現在就去找他們過來。”翟志跑去找方翠玉了。
  沒有多久,方翠玉與陳天明上了馮一行他們的車,小在后面看了暗暗氣憤。雖然陳天明白癡,但是方翠玉并不白癡
  。估計是方翠玉與陳天明跟著馮一行了,陳天明有馮一行他們保護,是有點難殺他。
  方翠玉上了車后,馮一行就對她說道:“方小姐,今天上午我們一直不敢讓鄭鋒喝水,就是怕他被別人下毒,你現在幫忙看一下他在外面的飲食。另外,你們現在還在學校里,不要暴露你們的身份。”
  “嗯,我知道了。”方翠玉點點頭。反正她以前只懂如何偷東西,不懂怎樣保護人,馮一行怎么說她就怎么做了。“不過我提醒你,我的武功只是恢復三成,你不要把其它的希望放在我的身上。”
  “這個我知道,你只負責看著老師和看鄭鋒的食物有沒有毒就行。”馮一行看了陳天明一眼,剛才他還想說話的,被方翠玉一說他就不敢再說。
  在小的車里,他和幾個手下在商量著事情。“上午給鄭鋒放的茶水他怎么沒有喝?”小生氣地說道。其實上午他就開始暗殺鄭鋒,不過用的是毒。他的手下已經在鄭鋒的杯子里放好毒藥,只要鄭鋒一喝就完蛋了。但沒有想到鄭鋒居然
  沒有喝,這讓他氣得快死。想不到鄭鋒小心到這個程度,不過,小估計鄭鋒身邊的保鏢是沒有這么專業,一定是馮一行他們教鄭鋒的。
  “他不肯喝茶水,我也沒有辦法。”那手下沮喪地低下頭。如果鄭鋒喝下他下的毒,他也就是立了頭功。“頭,下午我們還放嗎?”下午有一個座談會,鄭鋒他們跟一些學生和家長認捐座談后就回北市,那時是可以下毒。
  “放,繼續放。”小咬咬牙說道。“如果能把鄭鋒毒死,更會省了我們不少麻煩。不過你們要小心一點,虎堂的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殺死鄭鋒后,我們再把會場搞亂,你再說我們是虎堂的,大家就馬上撤退。”
  到了下午,面帶笑容的鄭鋒跟那些學生在學校小禮堂親切談話,還親自帶頭認捐了五個學生的學費。后面的商人也紛紛行動,他們響應鄭鋒的號召。他們也知道,鄭鋒現在的呼聲最高,如果他當了總統,也會記得大家的好。因此,他們拼命地拍著鄭鋒的馬屁,想得到以后的回報。
  認捐完后
  ,翟志馬上招呼大家坐下來,一些女老師已經在為大家上一些糖果、水果什么的。翟志被告知讓方翠玉負責在鄭鋒身邊接待,這讓翟志暗暗生氣。當領導的也是色狼啊,一看到方翠玉這么漂亮,個個都想著找她了。氣歸氣,翟志還是不敢違抗鄭鋒秘書的命令,他叫方翠玉到鄭鋒的身邊。
  鄭鋒也聽馮一行說了方翠玉,他沒有想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居然也是高手。“小姐,我可以喝水嗎?”鄭鋒小聲地問方翠玉。他下午也說了不少話,口渴的要命。如果不是馮一行叫他不能隨便喝水,他真想一口喝完茶杯里的水。
  方翠玉拿起鄭鋒面前的茶杯看了一下,點點頭說道:“可以喝。”她把茶杯遞給鄭鋒。
  鄭鋒急忙拿過茶杯喝了下去,這茶非常香,一直香到他的心肺。“好茶,小姐,再給我來一杯。”鄭鋒高興地對那邊的禮儀小姐說道。翟志為了招待好領導,他特意去禮儀公司請來了兩個漂亮的禮儀小姐。
  本來鄭鋒是看到大家都喝這禮儀小姐倒的茶,別人喝
  都沒有關系,他喝一樣也是沒有關系的。但馮一行卻不這樣認為,因為下毒可以分為很多種,稍為疏忽就會誤事。
  那個漂亮的禮儀小姐點點頭,向著鄭鋒走過來。她對著鄭鋒甜甜一笑,然后倒了一杯茶,便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雖然鄭鋒不好色,但面對這樣的美女對自己甜甜一笑,他還是分了一下神。他拿起茶杯正想喝一下美女倒的茶,方翠玉卻突然說道:“你先不要喝,讓我看看。”
  “這個不要看了?那個小姐剛才還給旁邊的一個領導倒了,他喝下去也沒有事。”鄭鋒不以為然地說道。
  方翠玉搖搖頭,鄭鋒根本不知道毒藥的厲害。一些隱蔽的毒藥,可以讓人吃下一個月或者一年才會有事。“我看看,這是我的職責。”方翠玉笑著說道。她以前一直當賊,沒有想到現在也會為國家做事。說完,她拿過鄭鋒的茶杯看了看,突然,她的臉色馬上變了。
  “啪,”方翠玉把手中
  的茶杯往地上一扔,那茶杯里的茶倒在地上后,居然出一股濃煙。
  “茶里有毒!”開始鄭鋒被方翠玉那樣把茶杯扔出去有點惱火,但隨后看到茶水濺在地上出濃煙,他知道這茶里有烈毒,只要自己喝下去就會馬上死掉。
  就在方翠玉扔茶杯的同時,那個剛才倒茶的美女立即向著鄭鋒飛過去,而在那邊的家長也向著鄭鋒飛過來。鄭鋒后面的保鏢正想上前保護鄭鋒,突然在他們后面的小他們也馬上出去,幾道人影撲了過來。
  阿中他們沒有辦法,只好轉身對付小他們,如果他們只顧著向前沖去救鄭鋒,可能才到鄭鋒的身邊就被后面的敵人干掉。
  說時遲,那時快,方翠玉手里一揚,一股白煙從她的手中飛出,那個禮儀小姐才撲到鄭鋒的前面就倒了下去,而那幾個家長見到禮儀小姐倒在地上,他們馬上停住身形吃驚地叫道:“那白煙有毒。”他們沒有想到他們想用毒藥毒鄭鋒,卻被方翠玉給毒倒了。而方翠玉在下午的時候,已經偷偷把迷藥的解藥給馮
  一行他們吃了。
  馮一行他們見方翠玉摔杯子,馬上向著鄭鋒這邊飛過來要保護鄭鋒。那些埋伏在旁邊的殺手也紛紛跳出來跟馮一行他們打了起來,一時間,還是慈善會的現場并不慈善了。那些學生、家長、和商人們紛紛逃出去。
  “媽的,你們上啊,還在那里呆著干什么?”小見那些假扮家長的手下還站在那里不殺鄭鋒,不由氣得快要吐血。
  那幾個假扮家長的殺手聽小這樣說,馬上醒悟過來,他們繼續向著鄭鋒沖過去。方翠玉見他們沖過來,對著他們擊了一掌,一道掌刃向著那四個殺手擊去。
  四個殺手馬上對著方翠玉的掌刃回擊,可當他們的掌刃剛與方翠玉的掌刃回擊時,他們聞到了一股異香。“糟糕,有毒。”殺手馬上叫道,可已經遲了,前面又有兩個殺手倒下來,見勢不妙的另兩個殺手急忙后退,但他們已經吸入了一些迷香,行動沒有剛才那么利索。
  原來方翠玉有兩種迷
  香,第一次用的是白色迷香,可以迷倒敵人,而在第二次下的迷香卻是無色的,容易迷惑敵人。這幾個殺手就是中了她的計,就這樣又倒了兩個。
  小看到方翠玉用毒這么厲害,不由暗暗吃驚。現在憑方翠玉一個人就可以守住鄭鋒,而馮一行他們也殺了過來,看來下午的偷襲是失敗的。“我們撤。”小大聲地叫道,他回頭向著外面飛去,其它殺手聽到小的命令,也不戀戰馬上逃走。
  馮一行他們也不窮追,反正他們現在的任務是保護鄭鋒,其它的先不管了。鄭鋒看到那些殺手逃走,他暗暗放下心來。他也非常佩服方翠玉,只是輕輕放出一些煙,那些殺手就倒下了。
  “一行,這些人怎么對付?”林廣熾看著被方翠玉放倒的三個殺手。
  “把他們的武功全廢掉,然后再交給警察處理。”馮一行想也沒有想便說道。廢掉敵人的武功,是陳天明的作風,也是可以打擊敵人實力的最好辦法。
  翟志可是看呆了眼,怎么才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小禮堂就上演了只有在電視上才可以看到的場面。特別是方玉太厲害了,她居然可以保護鄭鋒對付殺手。我的媽呀,我以前是什么腦袋啊,居然敢去惹她?
  “校長,你過來。”馮一行指著翟志說道。
  “領導,有事嗎?”翟志感覺自己的兩條腿在抖。
  馮一行指著那個禮儀小姐問道:“那個禮儀小姐是你請來的嗎?”
  “不,不是,”翟志急忙擺著手,愁眉苦臉地說道:“是我請來的,但我不知道她是殺手想殺鄭主席啊!要不然再借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請她來。”
  華亭把另一個禮儀小姐抓來了,在他們審問下,才知道那個下毒的女殺手并不是禮儀小姐,而是這兩個禮儀小姐在半路上被人劫持了,那個跟那女殺手有點像的禮儀小姐被留下來,而另一個禮儀小姐被威脅,說如果她不配合的話,就會殺她的全家。禮儀小姐沒有辦法不同意
  ,因為殺手不但知道她的名字,而且還把她的家人給抓起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