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11-24)      第1943章(11-24)      第1944章(11-24)     

流氓老師1818

第1879章(陳天明還活著)
  那個人正是先生的手下小,他和他的手下全假扮市、區政府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員參與了這次的慈善會后。因此,當他現馮一行他們出現的時候,不由心里暗暗好笑。才二十個保鏢就能保護得了鄭鋒?就算是他們在這里暗殺不了鄭鋒,與雪狼殺手在路上會合也是可以殺掉鄭鋒的。
  但讓小奇怪的是,馮一行他們居然向*場那邊走去,他也急忙跟著過去。反正*場上人來人往,有老師有工作人員,馮一行他們也不知道誰跟誰。當小偷偷跟著馮一行他們時,便現那邊站著陳天明。這可把他給嚇呆了,陳天明怎么還沒有死啊?他不是死了嗎?
  當聽到這一切后,小就在心里打著算盤,如果陳天明沒有失去記憶的話,他們根本不是陳天明的對手,但聽到陳天明大聲地說著姐姐才是老師,而且不認識馮一行他們,他估計陳天明是失去記憶了。
  后來方翠玉過來,陳天明
  又叫方翠玉作姐姐,更是讓小確認了自己的想法。陳天明與方翠玉可以說算是仇人,哪會叫方翠玉姐姐呢?本來他還想繼續聽下去的,但馮一行叫方翠玉去那邊的小涼亭,那邊的行人稀少,他不敢靠得太近讓馮一行現。
  現在現陳天明后,小馬上給先生打電話了。“先生,我有急事匯報。”小焦急地叫著。
  “什么事?我一會要去開會呢!”先生也知道小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過來,一定是有什么事。
  “我剛才看到陳天明了,他在曲省北市的聯望鎮聯望中學里面。”小把自己看到聽到的情況告訴先生。
  “他失去記憶不認識馮一行他們了?”本來先生是想叫小帶人回來的,但一聽到陳天明已經失去記憶又沒有叫了。他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如果陳天明攪和在那里,自己的人只能是自尋死路。但是陳天明失去記憶又不一樣了,而且這是一個把陳天明干掉的大好機會。“小,你這樣。”先生對小說道。
  當小聽完先生的指示后,連連點頭。他們都知道,陳天明是一個可怕的敵人,當時先生用韓賓跟陳天明同歸于盡,但沒有想到陳天明沒有死,這可是讓人震驚啊!“是,我們一定完成任務,一定不會放過陳天明。”小放下手機后,也轉身向自己的人走去。不管如何,今天是要先殺掉鄭鋒,緊接著再用宋廣洪的力量把陳天明干掉。
  先生擔心的就是陳天明故意假扮失憶來騙大家,但是陳天明也沒有必要假扮失憶啊?他可以直接回z國帶著一大批人過來保護鄭鋒的。因此,先生的推測就是陳天明可能是失去記憶,只認識方翠玉不認識馮一行他們。
  現在小要找的就是這個學校的校長翟志了,宋廣洪已經幫他弄了身份,他現在可是一個官員。小讓人找到翟志,翟志一聽有市里的領導找自己,他急忙小跑趕到小的身邊。“領導,你好啊!”
  “校長,今天的事情辛苦你了。”小夸獎著翟志。先給翟志一個甜棗,再讓他辦事就容易多了。
  “我不
  辛苦,為領導服務。”翟志急忙媚笑著。他自從失去男人的雄風后,他就把當官賺錢作為自己唯一的樂趣。“我可以為領導效勞嗎?”翟志聽說這個人是市里來的領導,如果自己討好他,不知道是不是能當上教育局里的領導呢?
  “校長,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們學校是不是有個女老師的弟弟是白癡啊?”小輕描淡寫地問道。
  翟志先是一愣,他暗暗心驚,難道這個領導又跟方翠玉有關?“是,是的,那個女老師叫方玉,她弟弟叫方明,她弟弟什么也不懂,是個白癡,二十幾歲的人還像小孩子一樣玩泥沙。”翟志不知道是禍還是福,自己還是如實!
  “噢,那個方明真是白癡嗎?”小繼續追問,“他們是怎么來這里的?你跟我說說他們的情況。”
  翟志見小不是跟方翠玉一路的,他也有點放心。他馬上把方翠玉的情況告訴小,而且他也看出小對那個白癡特別有興趣,所以他更是詳細地說陳天明的情況。“領導,方明是白癡啊,他什么也不懂,連小孩
  子也經常欺負他。”
  “噢,是這樣啊,那好,你先回去,如果有他們姐弟的消息,你馬上給我打電話向我匯報。如果你做得好,我會給你好處的。另外,我今天跟你說的事情,你不能告訴別人。”小叮囑著翟志。
  “是,是,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就算我老婆問我我也不會告訴她。”翟志拍著??膛高興地說道。他拿到了小的電話,這樣以后自己又搭上了一個領導。
  小讓翟志走后,他又給先生了信息,告訴剛才他問校長的事情,確認陳天明現在是一個白癡。這時,陳天明一邊說話一邊向這里走過來,方翠玉已經回到前面去開會了。“咦?你這是什么啊?是電話嗎?給我打一下。”陳天明看著小的手機高興地說道。
  小見陳天明來到自己的身邊,他殺機頓起。不過,他又怕陳天明是在假扮白癡引自己上當,他又慢慢松開自己的內力。“小兄弟,你不知道這是什么嗎?”小笑著說道。畢竟他現在是工作人員,身份還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他還不想被
  別人識穿。
  “我不叫小兄弟,我叫小明,你這是手機嗎?可不可以給我玩玩,我給你糖吃。”陳天明邊說邊從口袋里拿出一粒糖果。
  “不行,這是我工作的電話,”小急忙搖搖頭,不讓陳天明拿他的手機。同時,他也把先生的號碼給刪掉。剛才他才給先生打了電話,如果讓陳天明知道是不行的。不管陳天明是真癡還是假癡,他也不敢冒這個險。
  “切,你一點也不好玩。”陳天明見小不肯給他電話,他便向著那邊走去。
  小見陳天明從自己的身邊走過,他的殺機又起。只要他對著陳天明的后背就是一掌,可能就會要了陳天明的命。但同時他又是猶豫了,如果陳天明的武功還在,那他這一擊就是自尋死路。如果陳天明真的是白癡沒有武功,自己殺與不殺陳天明都是沒有什么作用。試想一個白癡還有什么作用呢?想到這里,小也不再殺陳天明。他向著前面的主席臺走去,今天上午只是會議,外來人員不多,可下午就不一樣,下午會有一些家長和商人要
  過來,那時候是一個動手的好機會。
  馮一行他們回到了主席臺上,鄭鋒看到他們個個眉開眼笑的樣子,不由暗暗奇怪。“馮先生,你們有什么喜事嗎?”
  “是的,天大的喜事,是跟鄭主席有關的。我們又找來了兩個幫手,可以說有他們在,鄭主席安全多了。”說到這里,馮一行的笑容更濃了。
  “太好了,你幫我引見引見。”鄭鋒高興地說道。
  “不急,他們在暗處更容易保護你。”馮一行搖搖頭。“而且剛才我們勘察了一會,上午應該沒有多大問題,敵人想要對你不利,必須要經過我們,你放心準備你的演講稿。”鄭鋒也是做工夫做到家,他還想來到學校演講一下。雖然學生沒有投票的權利,但是他們的家長有,中學生已經算是一個小大人,他們有時對家長的影響也是很大的。
  鄭鋒點點頭,他拿起自己的演講稿看了起來。聯望中學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中學,里面有學生幾千人,
  包括老師等加起來的人數很多。而且,聯望中學是他的母校,他每次來到這里都有著??洋溢的沖動。
  當鄭鋒開始演講的時候,馮一行他們馬上帶著人分布會場的四周,所有不利的因素和地形都被他們提前扼殺。阿中帶著三個保鏢坐在鄭鋒的后面,如果有什么情況他們會現把鄭鋒給擋起來,充當鄭鋒的肉墻,這也是馮一行他們跟南中海保鏢學的。
  上午就這樣過去了,只有幾個記者在前面不斷地拍照什么的,那些市區政府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員都靜坐在后面聽著鄭鋒的演講。小也坐在后面,不過,坐在后面的也只有他和幾個手下。其它的手下還在下面,不能上到主席臺。畢竟宋廣洪不能把他們十幾個殺手全弄成領導,人家學校的領導和鄭鋒的人也可以認出來。
  小再仔細地看了看現在的形勢,鄭鋒后面有四個保鏢,主席臺兩邊有兩個虎堂的人,加起來是六人,自己在主席臺上的人根本暗殺不了鄭鋒。看來只能是下午,下午的人比較多也容易混亂。反正上午他們也跟這些人混了一個臉熟,要動手也容易一些。
  而小的人和連業的人有一些在校園里面,有一些下午才過來,只能是再等等。小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在他的心里,已經策謀好下午殺鄭鋒的計劃。解決了鄭鋒,就到陳天明了。虎堂總教練陳天明潛伏到曲省暗殺鄭鋒,這個消息可以說是天大的消息了。
  十一點半,鄭鋒熱情洋溢的演講也完了,翟志馬上讓班主任老師帶學生退場,他馬上跑到鄭鋒的面前媚笑著,“鄭主席,你剛才的演講太精彩了,現在已經是中午,我已經在聯望酒店訂下了幾間包廂,請各位領導到那里吃個工作餐。”
  “翟校長,一切有勞你了,而且到時一定投下你那神圣的一票啊!”鄭鋒看著翟志說道。他是聯望中學的校友,有時也跟翟志聯系過。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