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816

第1877章(明天的行動)
  李欣怡在跟客人們吃完飯談著事情的時候,外面的門開了,一個女服務員帶著九哥走進來。“欣怡,我沒有打擾你?”九哥笑瞇瞇地走進來。
  “九哥,你有事嗎?”李欣怡也笑著回答,雖然她對九哥不感冒,但她身為副區長,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沒事,我最近跟別人投資一些生意,想看看你區里有沒有適合的投資項目,我準備在你們區里投資。”九哥說道。身為一個地方領導,最要做的事情就是招商引資,九哥是投其所好。
  李欣怡一聽高興了,“好啊,我到時派有關人員跟你洽談一下。”人家要到區里做生意,她是舉雙手贊成,反正到時派有關人員跟九哥談,也不會出什么事。另外,事成之后,也算是自己的政績。
  “那好,我不打擾你了,欣怡,這是我的名片,你是不是可以把你
  的名片也給我,到時我方便聯系你?”九哥彬彬有禮,他已經聽到貝文富和高玉毅追求陳天明的女人失敗了。那些都是有頭沒腦的人,陳天明的女人是那么容易攻下的嗎?這么直接就想上人家怎么行呢?九哥經歷過這么多事情,在處理事情上成熟了不少,也狡猾了不少。
  “這是我的名片,九哥,期待你到我們區里投資置業。”李欣怡把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又拿過九哥的名片。
  九哥拿到李欣怡的電話后,并沒有在這久留,他只是跟李欣怡聊了兩句區里的情況后便借故告辭了。
  李欣怡在九哥走后,她不由暗想,這個九哥好象并沒有以前那么討厭,看他那彬彬有禮的樣子,可能是想在區里投資置業的。反正就算他不是,接待的基本是區政府的工作人員,他想做什么也不會傷害到自己。想到這里,李欣怡釋然了。
  當李欣怡走出輝煌酒店時,九哥本來是想裝作故意準備走送她的,但他看到詹倚帶著三個保鏢馬上靠近李欣怡送她上了一輛商務車,他就不
  再上前。媽的,想不到李欣怡身邊還有保鏢。
  __
  坐在辦公室的鄭鋒拿著自己這個月的行程表慢慢地看著,自從那天他遇到暗殺后,他已就對自己的行程就非常小心。阿中也叫來了幾個保鏢一起保護他,他才暗暗放下心來。
  “主席,外面有個青年找你,”一個女秘。
  “青年?是什么人?有預約嗎?”鄭鋒皺著眉頭問道。
  “沒有,他只是說那天晚上你已經見過他,他有事找你。”女秘。
  鄭鋒一聽那天晚上,他便猜到可能是馮一行了。“叫他進來!另外給客人準備上一杯烏龍茶。”
  不一會兒,馮一行走進來,他坐在鄭鋒的對面。“鄭主席,我沒有打擾你!”
  “馮先生,你應該是無事不登三定殿,有事你就請!”鄭鋒擺擺手,他現在最擔心的是自己安全,馮一行來找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事。
  “那好,我就直說了,我們接到有關線報,宋廣洪想提前當選下一屆的總統,而想要提前,那就是你們這些候選人全部棄權。你們這些候選人,除了你之外,其它的候選人全部棄權了。為了得到下一屆的總統,宋廣洪已經不擇手段想殺你。上次來殺你的是國際上有名的雇傭組織雪狼,他們準備對你進行下一輪的暗殺。另外,宋廣洪還跟我國一些反動分子聯系,反動組織也派出殺手到曲省,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殺掉你。”馮一行不緊不慢地說道。
  鄭鋒聽到這一切不由呆了,一個國際有名的雇傭組織就讓他害怕了,現在還有z國的殺手,他只是民主黨的主席,并不是什么軍隊的領導人。他終于明白,宋廣洪想要殺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些年來,宋廣洪的人已經遍布軍隊和警察局,自己只有十幾個保鏢是無濟于事。怪不得那些候選人會自動退出,他們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嗎?
  “馮先生,你說我現在怎么辦啊?我也要退出競選嗎?”鄭鋒有點害怕了。
  “你現在退出競選已經遲了。”馮一行搖搖頭。“宋廣洪已經對你產生了殺機,你就算現在退出他一樣要殺你,斬草除根,鄭主席是一個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鄭鋒陷入沉思,馮一行說得對,現在要救自己的唯一辦法,只有是把宋廣洪擊敗讓自己當上總統,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命。“馮先生,我這次需要你們的幫忙,如果我能當上總統,我一定不會忘記你們對我的幫助。”如果曲省落在宋廣洪那種陰險小人的手上,只會盡快地滅亡。因此鄭鋒也不再考慮別的了,他要當總統,就算是借助z國的力量也在所不惜。而且人家z國一直是君子行為,沒有跟自己講條件就先幫助自己,這份豁達的??懷是讓他感動。
  “我們過來就是為了幫你,我們也不想曲省落在宋廣洪的手上。”馮一行聽到鄭鋒主動要求他們幫助,心里不由暗暗高興。看來上級的決定是沒有錯誤,一而再三無私地幫助鄭鋒,是會讓鄭鋒感動,這次鄭鋒的主
  動示好就是如此。
  “好,很好,馮先生,你說我這段時間應該怎么辦呢?我全聽你們的。”鄭鋒居然相信馮一行他們,也就聽他們的安排了。
  “根據你的行程表,你從明天開始要去聯望中學參加一個手牽手慈善活動,以此提高你在民眾的影響力,不過,越是公眾場合,越會有危險,我們要從長計議。馮一行說道。
  鄭鋒聽到馮一行說出他的行程表,不由暗暗吃驚。“馮先生,你們這么厲害啊?我的行程你們全知道嗎?”
  “不但是我,連宋廣洪也是知道的。只要派出有關間諜眼線打探就可以知道,因此,鄭主席你千萬不能大意,一定要聽我們的指揮。你現在有十五個保鏢,再加上我們五個,有二十個保鏢,應該可以抵擋一下。老實說,學校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宋廣洪還不敢太放肆,你盡可以在那里多呆兩天,利用那里的場地開展一些拉票活動。”馮一行說道。
  “行,我把我
  的保鏢全讓你指揮了,我一切聽你的。”鄭鋒點點頭。
  馮一行想了想,“你還要給我們五個人一人保鏢身份,我們還要裝備一些通訊設備,方便我們保護你。”馮一行把陳天明以前教給他們的保護措施在鄭鋒這里演練了。說到保護人,還是陳天明他們專業。
  __
  宋廣洪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焦急地走來走去,前幾天他就接到議會里的幾個議員說議會準備對他以前的帳目審查,這可是讓他心驚肉跳。他在當總統這些年,也不知道貪污了多少錢。就是他的家人也個個肥得流油,且不要說他了。
  現在他的那些帳目還沒有做好,也是做不好的,虧空太多了,除非他拿出一筆巨款來填補那個大洞。但讓他拿出一大筆錢出來是不可能的,他自己就花了不少,而還要他拿出錢來,那他這些年是白當總統了,且還要虧大本。
  在他的運作和幾個議員的周旋下,議會是可以遲一點審查他的帳目。但具
  體是一個月還是兩個月,議會也是說不準。這讓宋廣洪又急又氣,平時養著那幾個議員,但在關鍵的時候他們卻幫不了很大的忙。唉,議會議員這么多,自己也不可能全養著他們。而且那些議員是來自各個黨派,他想收買也是收買不了。
  不行了,一定要遲早把鄭鋒給干掉,沒有候選人了,自己就可以繼續當總統。現在的宋廣洪只能是用這個辦法了。想到這里,他拿出電話給先生的手下打電話,“小先生,你好,你現在有空嗎?來一下我的辦公室,我有急事跟你商量。”
  沒有過多久,小就來到了宋廣洪的辦公室。“總統,有什么事就直,我們來曲省就是幫助你的。”小開門見山地說道。他來曲省幾天了,已經帶著自己的人熟悉了北市的情況,也向宋廣洪打聽了鄭鋒的事情。
  “這是鄭鋒的行程表,你看看如何暗殺他?”宋廣洪把一些資料遞給小,他聽先生說,小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殺手,有小來負責這次的暗殺他是有信心的。另外,他只能是相信小,那些雪狼殺手只認錢不認人,很多事情是不能讓他們知道。
  小拿起那些資料看了起來,看完后,他才慢條斯理地說道:“總統,明天鄭鋒去聯望中學參加活動,這也是一個暗殺計劃。”
  “在學校里暗殺?”宋廣洪一聽頭就大了,那里有幾千學生啊,如果出什么事影響就大了。
  “你看看,聯望鎮靠近北市市區,我們可以讓雪狼殺手埋伏在他們必經的路上襲擊。當然,這只是我們在學校的暗殺不成功后才實施這個計劃。”小陰陰地笑著。
  “你真的想在聯望中學殺鄭鋒?這可是大事啊!”宋廣洪還是有點擔心。他是想當總統,但那可是學校,出大事的話,民眾也不會饒了自己。
  小擺擺手,“總統,你就放心!那只是暗殺鄭鋒,又不是殺學生。另外,我們接到消息,z國虎堂的人已經跟鄭鋒掛上關系,我們一殺死鄭鋒就會說我們是z國虎堂的。到時你就可以用這個為借口找z國討個說法。曲省不是有很多民眾支持鄭鋒嗎?你正可以借這個理由把他們
  團結起來好好利用利用。”說到這里,小不得不佩服先生的陰險,反正虎堂那些人是偷偷潛入曲省,又在鄭鋒的身邊,讓他們背黑鍋是沒有多大問題。就算z國政府解釋,但有宋廣洪在背后興風作浪,曲省民眾還是相信他們總統的話。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