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814

“上,大家小心她的迷香。”阿貓揮揮手,他現在是最有言權,因為他被方翠玉迷倒過一次。他們全聽了連業的話用上口罩,現在也不大怕方翠玉的迷香。
  “嗖嗖嗖”,幾道人影一齊攻向方翠玉,他們得到的資料是陳天明是個白癡,沒有必要管他,現在最重要的是對付方翠玉,就算她用迷香迷倒一、兩個同伴,其它人得手就行。
  面對著這么多高手的襲擊,方翠玉頭大了,面前的敵人武功高強,任何一個都不是她所能對付的。如果她能恢復十成功力那該多好。方翠玉不再多想,她兩手一揮,兩股輕煙從她的手中飛出,馬上把她和陳天明給籠罩住。這些敵人想要對付她必須經過迷煙,這也是她所依仗的。
  阿貓他們并沒有退縮,他們屏住氣息繼續向方翠玉撲去,八道掌刃擊進迷煙里,形成可怕的襲擊網。
  方翠玉咬咬牙反擊,她沒有辦法再退,只是希望自己的迷煙可以迷倒這些敵人。另外,
  這些人的襲擊連帶襲擊陳天明,她不想陳天明有事。“啪啪啪,”一連串的掌刃全打在方翠玉的身上,同時,旁邊也有三個敵人倒了下來。
  阿貓看了暗暗心驚,這個女人果然厲害,兄弟們都一早提防,但還是有個別著了她的道。阿貓不知道方翠玉在制毒上有一定的造詣,如果不是她怕出人命,阿貓他們一早就完蛋了。
  就在方翠玉認為自己會受傷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陳天明突然竄到她的身邊,那些打在她身上的內力似乎消失了。“小,小明,你怎么在姐姐的前面?”方翠玉奇怪地說道。一切非常奇怪,為什么陳天明不怕敵人的襲擊,而且敵人襲擊自己的內力哪去了?
  “姐姐,我武功厲害,我不讓他們欺負你,我幫你打他們。”話音未落,陳天明就向著阿貓他們撲過去。
  “小明,你不要過去,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方翠玉焦急地叫道。如果陳天明的記憶不是喪失的話,這幾個敵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他這樣是會出事的。
  阿貓看到陳天明沖過來,他也不客氣了,殺掉這白癡再說了。他馬上運起內力一掌擊向陳天明,他想把陳天明打死。“啪”,陳天明也一掌擊了過去,阿貓被陳天明給打得飛了出去。就在其它敵人驚愕的時候,陳天明又撲向另外四個敵人。
  那四個聯和幫幫眾也不示弱地攻向陳天明,可他們好象非常軟弱,只是剛抬手就被陳天明一個橫掃千軍,四人同時飛了出去。“哼,我看你們以后還敢不敢欺負我姐姐?”陳天明得意洋洋地拍著手掌。
  “陳天明,你恢復記憶了?”方翠玉欣喜若狂的向陳天明撲過來,她緊緊地摟著他,好象怕他跑掉似的。
  “陳天明?姐姐,我不是叫方明嗎?陳天明是誰?”陳天明奇怪地看著方翠玉。
  方翠玉聽陳天明這樣說,有點生氣地,“陳天明,你不要騙我了,你如果不恢復記憶,你的武功怎么會恢復呢?”
  陳
  天明苦著臉說道:“姐姐,我不知道什么武功恢復,我只是看到那些武打片,我覺得他們打的武功我好象也會,所以我剛才也學電視上那樣打他們。”陳天明馬上扎了一個馬步打了起來。
  “算了,我們先離開這里,”方翠玉也不想在這里糾纏這件事情,她馬上拉著陳天明打了一輛的士回到學校。進了宿舍后,方翠玉又繼續試探陳天明,可她又現陳天明沒有武功了。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用內力,剛才我看到那些人要傷害你,我只是想著幫你打他們而已,至于什么招式內力的,我不懂。”陳天明茫然地看著方翠玉。“你洗澡嗎?你不去我先去了。”
  方翠玉現在也相信陳天明是沒有失去武功,不過他有時有武功有時沒有武功,這也有點麻煩。以后有什么事就讓他跟在自己的身邊,到時他可能會幫助自己的。連衛東的夜總會是不再去的,可能連業是會盯上自己。現在陳天明還有武功,只是不大會用,她是暗暗放下心。
  方翠玉站起來說道:“好
  ,我先去洗澡了,小明,你好好想想以前的事情,或者是如何把武功使出來。”方翠玉怕陳天明該用武功的時候用不了,那就麻煩。
  “恩,”陳天明點點頭。
  當方翠玉穿著睡裙走出來,便現陳天明用一把小刀在桌上刻著什么東西。她奇怪地走過去一看,陳天明刻著她的畫像。她的心里沾沾自喜,陳天明還是把自己放在心上。咦?這是什么小刀,好象宿舍里沒有的?“小明,你拿著的那是什么刀啊?”陳天明手上的小刀著白光,感覺跟一般的刀不一樣。
  “我也不知道,只是很好玩。”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用小刀割一下這鐵釘?”方翠玉懷疑這把小刀是陳天明身上的飛劍,沒有什么小刀會自己光的。
  “好的,”陳天明用小刀割了一下鐵釘,那鐵釘好象是豆腐做的,應聲而斷掉在地上。
  方翠玉知道這就
  是獨孤飛劍,她雖然見陳天明使用過,但像現在這樣近距離的觀看還是從來沒有。這把小刀跟平常的小刀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它會光。但是,陳天明的不是飛劍嗎?怎么會是小刀了?“小明,你再試試這張桌子角,輕輕地割下去。”方翠玉拿過那張辦公椅,這桌角是鐵做成的,這么厚都能被割掉的話,那這小刀一定不簡單。
  陳天明點點頭,繼續用小刀割著桌角,桌角被小刀輕松地割斷。方翠玉的眼睛睜得很大,這小刀一定是飛器之類的東西,但又是怎么回事啊?“小明,你可以讓你的小刀飛出去又飛回來嗎?”方翠玉繼續試探著。
  “我試試看,”陳天明的右手晃了一晃,小飛果然飛了出去,接著在空中旋飛了一個小圈,然后再飛回到他的手上。
  “嘻嘻,小明,你太厲害了,姐姐愛死你。”方翠玉欣喜若狂,這肯定是飛器來的,但怎么不是劍而是刀呢?“小明,你這小刀是怎么弄出來的?”
  “我也不在清楚,我想它出來它就出來了,我讓它躲
  起來它就不見。姐姐,它好好玩啊,整天跟我捉迷藏。”陳天明高興地拍著手。
  方翠玉更加肯定它就是飛器了,“不過,它為什么是小刀不是小劍呢?天明,你是不是還有一把小劍啊?”方翠玉對陳天明的飛劍不太熟悉,她以為陳天明還有一把飛劍,或者這把小刀跟小劍是一對的。
  陳天明搖搖頭,“姐姐,你有所不知,我可以把這小刀變成小劍的。”
  “真的嗎?你快變一下。”方翠玉覺得自己的心臟猛跳,今天生的事情讓她快接受不了了。
  陳天明把手一晃,一道白光一閃,剛才在他手中的小刀突然一轉變成了小劍。“呵呵,姐姐,你看看是不是啊?這東西很好玩的,你要不要來玩玩?”陳天明把那小劍向方翠玉遞過去。
  方翠玉急忙后退拼命地擺著手,“小明,你這小刀小劍非常鋒利的,以后不能讓別人玩,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你有這東西。如果有人要殺你,你可以用這小劍
  來對付他的,明白嗎?”方翠玉想著陳天明有飛劍防身,他以后會更加安全。但是,怎么小刀可以變小劍,小劍可以變小刀呢?方翠玉的頭大了,她對飛器的了解不多,不過飛器就是飛器,怎么可以變形狀呢?
  “我也不知道,我以前看到它的時候是一把小劍,因為我想刻姐姐的圖像需要一把刀,我對它說它怎么不是一把刀啊,它就變成一把刀了,好好玩啊!”陳天明興高采烈地叫著。
  飛劍可以變刀,陳天明想讓它變就可以變?方翠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真的糊涂了,先是陳天明的武功沒有消失,后是他可以使出飛劍,能把劍變刀刻自己的畫像。“對了,小明,你把姐姐刻得太漂亮了,你以前學過畫畫啊?”方翠玉問陳天明。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想著姐姐,就這樣隨便刻下來了。姐姐,你本來就漂亮,”陳天明把手一收,那小飛劍就不見了。“我想親姐姐,姐姐好香啊!”
  “流氓,你還沒有洗澡呢!”方翠玉紅著臉說道。陳天明終于有武
  功了,那以后自己就不用那么擔心。不過,方翠玉又有點擔心陳天明恢復記憶后會不要自己,畢竟他以前是那么討厭自己。
  陳天明馬上站起來跑向衛生間,“姐姐,等我洗完澡出來再親你。”說完,衛生間的門被關上了,里面傳來響聲。
  哼,越來越流氓了。方翠玉的小心肝撲撲亂跳,她有點懷念被陳天明壓著的感覺,那是只有性福女人才能感覺得到的快樂。
  當陳天明洗完澡出來后,方翠玉已經躺在小床上了,她假裝睡著閉上眼睛。“姐姐,你睡著了嗎?”陳天明在方翠玉耳邊小聲地叫著。
  方翠玉當然是不會回答,她就是不想讓陳天明得逞。天天晚上都想著做那種事情,他以為自己是機器嗎?本來方翠玉怕陳天明太累,還故意到藥店給他買些補藥。但看到他一付精力充沛的樣子,好象并沒有因為經常做那種事情而萎縮,她也不大在意了。
  “切,明明說跟我做那種事情的,怎么
  睡著了呢?”陳天明邊說邊摸向方翠玉??前的柔軟,他的手還用上了力不斷地捏著。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