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812

第1873章(第二次相救)
  聽到方翠玉這樣說,翟志見她已經知道,自己也沒有必要再隱瞞下去,反正一會自己就要上她了。“哈哈哈,方玉,你很聰明,不過可惜遇到我。我是給你的牛??下了**,你現在是不是特別想我上你啊?我現在就過來了,我會好好地上你,讓你知道我是多么地厲害。”翟志邊說邊向著方翠玉走過去。
  在那邊的衛春花有點害怕,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害人,而且還是跟翟志合伙用**害方翠玉。“翟志,你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方翠玉咬咬舌尖恨聲地說道。她本來是想著現在就自盡不讓翟志得逞,不能讓他污辱自己的清白。但是她想著陳天明的身體還沒有好,如果自己死掉的話,誰來照顧陳天明呢?他現在還沒有恢復記憶,只會被翟志他們害死。
  方翠玉決定等自己的藥性解除后,馬上殺死翟志,然后帶著陳天明逃走。等陳天明的記憶恢復后,她就馬上自殺。
  “呵呵,沒有好下場?”翟志得意洋洋地笑著。“我怎么會沒有好下場呢?而你一會就有好下場了,方玉,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沒有身份證,又不敢泄露是從哪里來的,你們身上一定有你們的秘密。如果你敢找警察的話,我把自己的頭摘下來給你當凳子坐。”
  “啪”,方翠玉趁著翟志說話的時候,鼓起自己最后的力氣對著翟志踢了一腳,她的飛踢正中他的肚子,把他給踢得飛了出去。方翠玉是想踢翟志的下面,但由于她中了毒控制得不準。
  翟志捂著肚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你媽的,方玉,你居然敢踢我,好,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翟志看到方翠玉踢了自己一腳后也倒在地上,他高興得跑了過去。雖然踢到他的肚子,但他還是可以上她的。
  翟志把方翠玉抱了起來向著休息室走去,方翠玉還想再打翟志,可她手腳已經沒有力氣,而且她腹下有股熱流沖上,她想做那種事情。天啊,我的命怎么這么苦?我不要被翟志欺負,天明,我對不起你。方翠玉的眼睛里流出兩行傷心的眼淚。
  “呵呵,小玉玉,我會好好對你的,一定讓你很爽很爽。”翟志把方翠玉放在休息室的小床上,興奮地叫道。方翠玉??前的酥峰一動一動地,好誘人。“春花,你先吃點東西,不要走。”翟志想著先上完方翠玉后,再吃一粒偉哥繼續弄衛春花。翟志著急了,他在脫自己褲子的時候差點摔倒。反正他也不會憐香惜玉,直接沖進方翠玉的里面。
  “她現在吃不下東西了。”在翟志的后面響起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如剛從地獄中跑出來的鬼魂一般。
  聽到后面有個男人的聲音,翟志馬上害怕地轉過身,他現前面站著一個黑衣人,黑衣人連面也蒙著,根本看不出他是什么人。“你,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進來的?”翟志驚慌失措地叫著。外面的門是上鎖的,別人根本進不來,要進來也不會無聲無息,聽他的意思好象衛春花出事了。
  “我告訴你,她不是你能惹的,如果你再敢欺負她,我就會殺了你。”說完,那個黑衣人對著翟志就是一個撩陰腳。“啪”,翟志被黑衣人踢中下面飛
  了出去,他的身體撞在墻上再倒下來,好象是暈死過去了。
  黑衣人見解決了翟志,便走到方翠玉的身邊。他看著方翠玉臉上的眼淚,心里不由一痛。他對著她輕輕拍了一掌,她就暈了過去。接著他抱起她往外面走去,當他走到衛春花的身邊時,他猶豫了一下,然后在衛春花的身上拍了一下。
  黑衣人把這些完成后,便打開樓上的窗戶,抱著方翠玉直接從窗戶飛下樓。不一會兒,他的黑影就在夜幕中消失了。
  翟志慢慢地睜開眼睛醒了過來,當他一看到自己倒在休息間的地上,他就馬上想起來了。當時他正想上方翠玉,后面就出現一個黑衣人,那黑衣人踢了自己一腳后,自己暈過去不省人事。
  啊,媽呀,好痛啊!翟志這才現自己的下面居然流著血,雖然不多,但痛得他很難支持得住。他馬上拿出手機給外面的經理打電話,“經理,你媽的在不在?在的話快點進來,我快不行了。”翟志慘叫著。
  不一會兒,經理帶著一個服務員走進來。當他看到暈倒在地上的衛春花不由一愣,接著他快步走到休息間里面,看到翟志光著下面躺在地上。“翟校長,你怎么了?”經理見翟志這個丑樣好想笑,但是他又笑不出來,畢竟翟志是他的上帝。
  “經理,我不是叫你看著門不要讓人進來嗎?”翟志一邊吸著冷氣一邊罵道。
  “我剛才一直在外面看著,沒有人進來啊!”經理驚訝地說道。“翟校長,不會是有人進來?”
  “是啊,有人進來。”說到這里,翟志的心里更是害怕。經理說沒有人進來,難道那個人是鬼從窗外飛進來的嗎?他已經被經理扶起,當他走出去看到衛春花也暈倒在地上,急忙叫人弄醒她。
  當翟志問衛春花是怎么暈倒的,衛春花搖頭說她也不知道,她好象感覺到有個黑影一晃,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現在翟志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而是確實有人進來救走方翠玉,而且是從窗外進來的。媽呀,這可是第八層啊!那男人是怎
  么飛進來的?特別是翟志想起那個男人所說方玉不是他所能惹的,如果他再惹方玉就殺了他,他不由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到底方玉是什么人?他后面的靠山是誰?是連衛東嗎?
  “經理,快給醫院打電話,我要去醫院。”翟志感覺自己的下面越來越疼,上次他被陳天明用杯子砸了一下,還沒有這么疼,這次可能那里是廢掉了。而衛春花也說她的頭很暈,想站也站不起來。于是,他們兩人一起去醫院了。當然,翟志告誡經理,不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別人。畢竟是他想下藥毒方翠玉,告訴別人也對他沒有好處。特別是那個黑衣人臨走時的警告,更是讓翟志害怕。
  __
  “不要,不要碰我。”方翠玉從惡夢中跳醒,她夢到翟志壓在自己身上做著那些丑惡的事情,她哭著著叫翟志不要這樣,但他還是一邊*笑一邊弄她。
  “姐姐,你怎么了?你做惡夢嗎?”陳天明在方翠玉身邊關心地問道。
  方翠玉看到旁邊的是陳天明而不是翟志,她暗暗吃驚,難道是自己做夢嗎?難道自己沒有跟衛春花出去吃飯?自己沒有吃到**,翟志不是欺負自己?但當方翠玉看到床下的那條粉紅色上衣,她又想起這是今天晚上自己出去前穿的衣服。
  難道是翟志欺負自己后,把自己送回來這里?想到這里,方翠玉的眼淚又流了出來。她感覺到自己的那里隱隱作痛,好象是剛被人弄過的樣子。
  “姐姐,你不要哭,”陳天明著急地叫著。
  “小明,剛才是翟志校長送我回來的嗎?”方翠玉傷心地哭道。
  “不是啊,是一個黑衣人,他好奇怪啊,好象電視上武俠片里的打扮,他敲開我們的門后,就把你交給我,他還跟我說,讓你以后要小心一點,他能救你兩次,并不一定能救你第三次。”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姐姐,什么叫幫你兩次,又第三次啊?”
  方翠玉聽明白了,這次是那個黑衣人救自己,
  上次在大街上遇襲也是他救了自己。但他是誰呢?為什么救自己而不露面?還有,自己的衣服怎么在地上了,現在還是光溜溜的。“小明,我回來的時候,衣服是完好如初的嗎?”
  “是啊,你的衣服是你自己脫的。姐姐,你為什么在我的面前自己脫衣服,還摟著我說你要你要的,后來,我,我就跟你做那種事情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聽陳天明這樣說,方翠玉心里暗暗放心。自己回來宿舍的時候,**還是沒有解的,要不然自己也不會抱著陳天明說自己要了。可是,自己在陳天明的面前做出那樣的丑態,以后自己怎么見人啊?“小明,你以后不要說剛才的事情了,姐姐遇到危險,是那個黑衣人救了姐姐,他是我們的大恩人。”方翠玉的小臉紅撲撲的。
  “噢,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姐姐,你不是說跟衛老師在學校里有事嗎?怎么會有危險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翠玉不好意思地把今晚生的事情告訴陳天明,她只是說后來
  她出現了,就遇到壞人,幸好是那個黑衣人救下她。方翠玉不想跟陳天明說太多翟志的事情,她怕陳天明沖動要打翟志,到時會惹出更多的麻煩。至于翟志和衛春花,她明天是要找他們算帳的。
  第二天,當方翠玉去找翟志和衛春花的時候,才知道他們倆人紛紛在醫院了,至于是生什么事,也沒有人說得很清楚。只是說大概是在路上遇到歹徒,被人打了一頓。方翠玉聽到后,估計是那個黑衣人下的手。像那天晚上幫自己的武功,黑衣人想殺翟志都是輕而易舉的事,他不殺翟志,可能是警告。現在方翠玉也不想鬧出人命,因此她也先忍下來,等翟志回來再說。
  不過,方翠玉的心里也是暗暗奇怪,她在曲省不認識什么人,怎么會有黑衣人幫她呢?而且那個黑衣人一直躲在暗處,他會是誰呢?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