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7 迷人的表姐

“叮鈴叮鈴。”門鈴響了把正在練功的陳天明響醒。陳天明看看表點了。誰在按門鈴這么早。
  陳天明站起來一看咦大伯不見了。
  找一找全屋都沒有找著他竟然就這樣一下子消失了招呼也不打一個真是的。這可能是世外高人的作風。
  陳天明邊嘀咕邊打開門一看門外站著一位俏美的姑娘一身連衣裙把胸前的兩座大山勾畫出來下面的兩條潔白美腿真讓人想摸上一把。
  “天明你為什么現在才開門睡得這么死。”外面的美女在大罵陳天明。
  “燕姐人家不是在睡覺嘛今天可是星期天我能起床給你開門都是好的了。你不是有鑰匙嗎?怎么不自己開門?”陳天明見是當醫生的表姐也回敬了一句。
  表姐李燕是縣里的第三人民醫院的醫生因為她從小父母就雙亡所以陳天明的媽媽就把她接過來一起養所以燕姐從小在和陳天明在一起讀書一起玩了。
  而且陳天明他媽媽特別喜歡燕姐讓他感覺老媽喜歡表姐多過喜歡他。不過也難怪平時就他們兩個老人在家陳天明有時在學校有時才回來回來也和一些同學朋友到外面玩在家里呆的時間不多。
  “鑰匙放在醫院的宿舍里忘了拿。天明你吃早餐了嗎?”燕姐關心地問陳天明眼里一片柔情。
  “早餐?還沒呢!”陳天明答道。什么早餐我昨天一天都沒有吃呢不過這可不能告訴燕姐。
  “那你快去洗溂一下一會出來出早餐。”燕姐看見陳天明想把手伸進早餐袋里忙推他進洗手間。
  陳天明順便進去洗一個澡昨天一天都沒有洗且練功也練了一身汗。
  “好舒服。”剛洗了一個澡的陳天明爽叫道。“燕姐可以吃早餐了嗎?”
  “天明你今天好象和以前有點不同?”燕姐發現陳天明好象有一種不同以前的氣質到底是什么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是不是比以前更帥了?”陳天明知道是香波功發生的作用他為了掩飾把整個頭都放到燕姐的面前。
  一股極強的男人味往燕姐的鼻中撲來讓她的心砰砰直跳。她忙用手擋住陳天明沖過來的胸膛臉紅紅地說“不正經你可丑了。”
  陳天明看到燕姐那羞紅可愛的小臉愈把她修飾得更加迷人且她胸前的那對小白免因為緊張更加起伏不定好象要脫衣而出。底下的一陣沖動讓陳天明抓住了燕姐的柔軟小手他笑著說“燕姐我很丑嗎?”
  燕姐一直都是陳天明想下手的對象以前想下不敢下的。今天不知為什么他的膽子大了好多。
  燕姐本來就羞紅的臉因為給陳天明抓住了小手更加紅了就好象要捏出紅水似的。她不敢抬起頭不依地說“丑非常丑。”
  陳天明聞到一陣女人的幽香再看著燕姐跳動的**心里直想把大手蓋了上去。他把頭靠得更近了可以看到燕姐雙峰之間的乳溝一道讓陳天明更加興奮的乳溝。
  “天天明你坐好。”燕姐發現陳天明靠得更近了忙推了他一下。雖然平時以前小時候都是這樣鬧著玩但現在大家都大了。
  陳天明給燕姐推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有點過火了她是自己的表姐可不能亂來。為什么今天自己這么沖動呢?會不會是那香波功?不過燕姐也是夠漂亮迷人的還好他控制力特別強如果是別的男人早就撲了過去了。
  陳天明忙站開說道“表姐我的早餐呢?”
  燕姐也有一點的不舍她說“在桌子上快吃。”
  陳天明也是餓了昨天一天都沒有吃不過因為練功沒有感覺現在看到食物如餓虎下山似的一下子把桌子上的早餐吃完了。
  陳天明抺了抺嘴說“燕姐你今天還要上班嗎?”
  “今天不用上班昨天小姨給我打電話讓我一定要過來看看你怕你一個人在家不知道會怎樣?”原來是老姐讓燕姐過來照顧自己的。燕姐在醫院上班后醫院也給她分了在單位分了宿舍房但燕姐還是經常在這里住。
  “那燕姐你幫我去下面的士多店看看我一會要做點學校的事情。”陳天明想著今天剛好燕姐在讓她幫忙看店鋪自己再練多幾個周天把功力提升上來。
  “累死我了!”練了一天功的陳天明剛從房里出來就聽到燕姐剛開房的叫聲。
  “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搞的這么多人想偷懶一下也不行。”燕姐現在可是香汗淋漓。
  “燕姐你去洗個澡我來做飯”陳天明看到今天燕姐這么累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好你先煮飯一會我出來再炒菜。”燕姐知道陳天明的手藝煮飯還可以如果是炒菜的話還是讓她自己辛苦做。
  “天明你去洗澡一會出來就可以吃了。”燕姐已經出來了她穿著一件低胸的家居裝半透明的雙峰突出里面的胸罩隱約可見。
  陳天明一看心里大叫“燕姐你這不是在考驗我的控制力嗎?穿得這么性感唉給你害死。”
  陳天明進了洗澡間腦里還是燕姐剛才那性感的身軀。突然他發現了衣籃里有燕姐剛才換洗下來的衣服因為她要急著炒菜還來不及洗。
  陳天明那手情不自禁地伸向了衣籃他發現了燕姐的內衣褲。紅色真縷的小巧胸罩天明真不明白這個小巧胸罩怎么能蓋住燕姐那豐滿的**他拿起來一聞一股**。再看那件真絲的小底褲上面還有花紋那花紋剛好蓋住那隱秘的地方陳天明拿在手上聞到了一股異味。他感覺到下面非常的堅硬好象要脫褲而出。
  陳天明忍不住了把那真絲的小底褲套上自己底下的堅硬不由自主地套動了起來。
  啊!一陣**的潮水涌了出來全涌到了燕姐的真絲小底褲上。
  這時陳天明感覺這兩天練功的火熱全消失了成了一片清涼感覺全身更加舒暢。不過現在陳天明沒有功夫去思考這個問題他要做好這個善后的問題如果給燕姐發現自己就死定了。
  “天明你怎么現在才出來?菜都快涼了。”燕姐看見陳天明在洗澡間里洗了這么長時間才出來不由地責怪他。
  “天氣這么熱所以我洗長了。”陳天明不敢看燕姐逼視過來的目光他現在正好象偷吃怕給別人抓到的小孩子。
  “快吃要不菜一會就涼了。”燕姐催促著陳天明。
  “姐你有男朋友了嗎?”陳天明邊吃著飯邊看燕姐他心里一直奇怪為什么只是大他一歲的燕姐一直都沒有男朋友這么好的單位這么漂亮的女人不會是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
  “沒有你姐老了又不好看沒有人喜歡。”燕姐笑著說。
  “誰說我姐老我揍他。”陳天明舉起了拳頭。
  “不怕反正我沒有人要我就來這呆著你怕嗎?”燕姐說。
  “我才不怕姐你一天沒有男朋友我就一天照顧你。”陳天明拍著胸膛說。
  “你說的可到時不要反悔啊!我一天沒有男朋友你就一天要照顧我。”燕姐高興地說。
  “我說的我可以發誓。”陳天明沒有發現燕姐狡黠的表情他像個傻瓜似的在拍著胸膛發著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