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06

第1866章(他們打架了)
  就在陳天明把飲料杯放在口邊的時候,也不知道他是故意還是無意,反正他就是一個慌神,手中的杯掉了下去,正好砸中坐在沙上翟志的兩腿間,杯子是玻璃的,飲料全倒在翟志某個要命的地方。
  “啊,翟志慘叫一聲,他感覺杯子砸在自己的那個東西上好疼。媽的,怎么一個玻璃杯掉下來掉得那么準那么狠。而且讓他氣憤的是,那杯飲料里是下了**的,現在被倒掉后,只能是想辦法再放**進飲料里了。
  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把自己的褲子洗干凈,還有看看自己的??有沒有事?媽的,怎么還有點疼啊?不會自己的??被陳天明給砸壞了?想到這里,翟志急忙跑進衛生間,他也顧不上那褲子臟了。他馬上脫下褲子把自己的東西露出來,好好查看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被砸壞了?翟志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個杯子砸下去,自己的那東東就這么疼啊?
  他輕
  輕地看了看,那里還是有點疼,他想看它有沒有反應,功能齊不齊全。于是,他對著外面叫道:“衛老師,你過來一下。”
  聽到翟志的叫喚,衛春花跑過去。“校長,怎么了?”
  “你快進來,幫我看看那里。”翟志見衛春花過來了,急忙叫她進來,然后把衛生間門給閂上。“快,我的那個東西被杯子砸中,現在還有點疼,不知道有沒有被砸壞功能了?”翟志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雖然那個名牌褲子也有點心疼,但那個東西是他禍害良家婦女的兇器啊!
  衛春花看了一下也看不出什么究竟,“校長,我不大懂醫學上的事情,你的那里好象是有點紅。”衛春花不好意思看翟志那丑東西。
  翟志伸手到衛春花??前的豐滿用力地捏了幾下,如果是平時,他的那個一定會馬上翹起來了,但是現在好象并沒有什么動靜。不會?就這樣被陳天明用杯子給砸壞了?如果是陳天明用力砸下去,翟志還是認為他是故意的。但他只是失手掉下去而已,怎么能砸壞自己的
  東東呢?
  “校長,不要這樣。”衛春花不滿地扭著身體,陳天明還在外面坐著,翟志怎么能就這樣捏自己呢?
  “春花,你幫我含一下那里,看看我的那里有沒有反應?”翟志著急了,如果再不行的話,他現在要去看男科醫院了。聽說那里很厲害,專看什么*早泄的。
  衛春花搖搖頭不肯,“校長,你那里臟,我不含。而且方明就在外面,我們在里面像什么樣啊?”
  翟志生氣地罵著衛春花,“你媽的,你快點含,那個白癡在外面怕什么?他什么也不懂,如果我的東西有問題,我馬上把你開除了。”
  聽翟志這樣說,衛春花不敢造次,只好是低下頭皺起眉頭,慢慢地含了下去。沒有過一會兒,衛春花就感覺到翟志那壞東西有反應了,不過她也有反應。因為翟志的那東西被飲料浸過,有點甜甜的,含到她想吐。不過她不敢這樣,要不然依翟志的性格,是沒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呵呵,春花,你的口技越來越厲害了,快,幫我含出來。”翟志現自己的那東東有反應了,心里也是高興。“我會在這個月底給你加多一些獎金,要不然你弄些票過來我給你報銷也行。”媽的,嚇死他了,他還以為自己的那個東西沒有用了。
  “不,不行啊,方明在外面。”由于衛春花的嘴里有東西,她說話有點不清不楚。
  “校長,衛老師,你們在里面捉迷藏嗎?快出來喝飲料!”衛生間的門被外面的陳天明拼命地敲著,翟志有點擔心陳天明會不會把門給敲壞。
  翟志生氣地叫道:“方明,你不用敲,我們就出去了。”沒有辦法的翟志只好抽起褲子,讓衛春花幫他洗一下褲子然后再出去。
  陳天明看到他們出來,高興地指著杯里的飲料。“飲料很好吃,我已經喝了兩杯了,你們再不喝我就喝完了。”
  翟志見陳天明
  已經喝了這么多,他也不客氣地拿起自己的飲料杯喝了起來。剛才被衛春花親著那東東滿身是火,正好要用飲料降一下火。如果不是陳天明在,他真想又跟衛春花干上了。不過他的東東沒有事,他也沒有那么著急。
  衛春花也想喝一些飲料把嘴里的不適給沖掉,她剛才可是含了翟志的臟東西。為了能當上主任,她豁出去了。
  陳天明見他們喝了飲料,又馬上給他們倒上一杯,再給他們分一些牛肉干。“校長,你的牛肉干很好吃啊!你家里還有嗎?你再給我一些,我讓姐姐也吃一點。”陳天明是無時不想著方翠玉。
  吃你媽,如果不是讓你喝**的話,我會給你吃牛肉干嗎?這可是別人送給我的,y國特產好貴的。翟志看著陳天明還在拼命地吃自己的牛肉干,心疼得要死。他也不示弱地拿起牛肉干吃了起來,而且他也招呼衛春花吃。
  “喂,校長,你不要這么小氣嘛,這牛肉干是你拿給我吃的,你吃這么多干什么?你讓我一個人吃啊?還有衛老師,你不
  要吃這么多了,你現在都這么胖了,再胖一點就不好看了。”陳天明見翟志和衛春花也在吃著自己的牛肉干,他可不依了,他把那些牛肉干全搶在自己的面前。“咦?你們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嗎?”陳天明奇怪地問著。
  “不對勁?什么不對勁?”翟志奇怪了,他好好的怎么會有不對勁呢?而且他的東東沒有事了,方明在說什么啊?
  “奇怪了,我在你們的飲料里放了那種鹽,你們應該會拉肚子什么的才對啊?”陳天明的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鹽?什么鹽啊?”翟志驚訝地叫著。媽的,這個白癡就會亂來,居然敢在飲料上放鹽?想著自己要拉肚子,翟志現在恨不得把陳天明打成豬頭。
  陳天明指著桌下的一個小包東西,“那,就是那個鹽啊?我看那里有有鹽,所以才拿出來放在你們的飲料里啊?奇怪了,難道那不是鹽是糖嗎?唉,沒勁,你們吃下竟然一點事也沒有。”
  翟志和
  衛春花看到桌下的那包東西不由大吃一驚,原來那小包東西是翟志拿過來的**,他剛才放在陳天明的飲料里后,見還剩下一些,因為心急拉著陳天明過來喝**,他就只放在桌下藏著,沒有想到被陳天明給找到當成鹽放在他們的飲料里。天啊,難道他們現在做那種事情嗎?
  他們才剛想到這里,就感覺到身體生了反應,那種又癢又麻的感覺傳遍全身,他們知道這是**作了。不會這么快?衛春花是第一次吃**,感覺自己好想做那種事情,特別想著有個東西塞滿自己的那里。她用舌頭舔了舔艷紅的嘴唇,接著向翟志拋了一個媚眼。
  翟志被衛春花這樣拋媚眼,他感覺自己的骨頭都酥了,衛春花從來沒有跟自己主動示愛過,看來以后是要經常下春花給她吃才行。翟志全身冒火,他好想做那種事情。他不管了,他拉過衛春花就往里面的房間走去。那是衛春花的閨房,他把門給鎖上后就開始脫衛春花的衣服,反正陳天明只是一個白癡,他也不鳥那個白癡。
  “校長,快,我要,我要你。”衛春花性急地叫著,**的
  力量是強大的,強大到她什么也不顧了,她大聲地呼叫,只想翟志好好上她,用力弄她,她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么渴望過。
  “我來了,翟志正想試試自己的槍還有沒有用,他也大聲地叫著,把自己的衣服脫掉后,就把衛春花撲倒在床上,在她柔軟的身上又啃又摸。
  陳天明聽到里面的響聲,從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鐵線,走到門邊只是微微一動,就把門鎖給打開了。他一看到翟志和衛春花像片片里的男女一樣在打架,他馬上就退了出來,而且沒有關上門。
  翟志和衛春花兩人都狂了,哪管有沒有人進來啊?他們在拼命地叫著,拼命地摟著對方,接著翟志騎在衛春花的身上運動起來。
  陳天明把桌上的牛肉干全抓在手里,然后就飛快地跑了出去。他跑到校長家后就拼命地敲著門,“快開門啊,校長夫人,出事了,出大事了。”
  不一會兒,校長家的門就開了,是翟志的老婆開的門,她也
  認識陳天明,知道他是新來那個女老師的白癡弟弟。“怎么了?小明,生什么事?”
  “校長夫人,不好了,校長跟衛老師在衛老師家的床上打起架來,他們打得好兇啊,你快去看看!要不然會出人命的。”
  “在衛老師家的床上?打架?”校長夫人自言自語地說著。突然,她想到什么來了,她馬上就往樓下跑,而且是不顧一切似的跑著。
  陳天明看到校長夫人跑下樓去,他的臉上好象露出了一絲狡黠。“呵呵,我回去吃牛肉干了,不知道姐姐回來了沒有?不行,我要等姐姐一起回來吃,這樣姐姐才會說我乖的。”說完,陳天明就拿著牛肉干往宿舍走去。
  當他剛走到宿舍門前,就好象聽到衛春花的房間那里出吵鬧和砸打的聲音,好象要拆房子似的。“天啊,不會校長夫人也跟校長和衛老師一起在床上打架了?三個人,到底是怎么打呢?是兩個女的打一個男的,還是怎么樣呢?片片里好象是沒有的。”陳天明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
  今天還有兩章節,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