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794

第1855章(殺敵)
  林國走了過來,“益西嫂子,我們是不是信號彈了?小六他們就在外面,他們是會過來增援和通知別人過來的。”開始林國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被那個老者破陣后,他就沒有多大信心了。
  益西嘎瑪輕輕搖搖頭,然后笑了笑,“你們對我這么沒有信心嗎?還是按照以前的計劃,一會就開始殺敵。小小,你按我說的去做。”路小小有飛器,這也讓益西嘎瑪信心倍增。益西嘎瑪在路小小的耳邊小聲地說著,好象告訴她一會應該如何做。
  “嗯,我知道了,”路小小高興地點點頭。
  老者非常小心,他知道越是接近陣法的內陣,越是有危險,對手可能就在他的前面也說不準。他向老k和大各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倆人在旁邊看著自己。在破陣中,對方一般是先向破陣之人下手,所以他需要別人的保護。
  老k和大點點頭,他們各自走在老者的兩邊,把老者給挾了起來。別人如果要殺老者,是要經過他們才行。而且他們后面還有眾多高手,是不會怕林國他們的。
  “你們不要慌張,這就是九九**陣內陣的切口,只要破了這里就可以進去了。”老者得意地看著前面,只要他破了內陣讓老k他們攻進去,就可以得到一千萬。他是可以拿著這筆錢到國外舒服地過日子了,錢真是好東西,可以買到很多自己想要的東西。
  老k他們聽了暗喜,估計破了這內陣后,就可以看到陳天明的女人和保鏢,到時看怎么弄死他們。
  老者已經停了下來,他現前面有一個被水泥砌成的小點,如果不是仔細看是現不了,但熟悉陣法的他知道,這個小點是內陣的關鍵之處,只要破壞這個水泥點,內陣就算是破了。嘿嘿,那個布陣人還是比自己差了一些,自己在深山里鉆研陣法多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先生遇到請了出山。
  當他來到塵世看到美酒佳人,他醉了,人生能得幾何
  瀟灑,如果天天可以跟十幾、二十歲的美女共享人生真諦,就算是下地獄他也認了。“老k,你用力把那個小水泥點打掉,記住,用盡全力,千萬不能留手,要一次性弄掉它。”老者指著水泥點對老k說道。
  老k有點愣然,那個小水泥點就是破內陣的破點?這也太那個了,如果是平時,他們是不會注意到這水泥點,還以為是別人建筑留下來的。高手就是高手啊!這么小的水泥點也可以找得到。老k一邊想著一邊對著那個小水泥點用力地擊去。他是不敢怠慢的,如果不能把這個水泥點破壞,那陣法就破不了。
  “啪”,那小水泥點被老k打是粉碎。
  這時,里面突然生了變化,本來是看到樓房的,現在又突然看不到了,而且他們感覺連自己所在的位置都生了變化。“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k害怕地叫著。難道是自己打得不對嗎?可他明明已經把那個水泥點打得粉碎了啊?
  “不好,我們中計了,”老者看到陣法變了馬上也叫了起來。他終于
  看出來了,這個陣法其實叫九九陰陽**陣,也就是說,外面的是正**外陣,里面卻是反**內陣。陰陽正反,讓人防不勝防。而且這種九九陰陽**陣非常難布,就算是他也不敢說有十成的把握布好。而剛才的那個小水泥點,不是破除點,而是啟動點,它把剛才的外陣又啟動了。這就是益西嘎瑪的厲害之處,按照常規,那個小水泥點就是破解點,但她反其道而行之,讓老者中計了。“我們快退,里面是反**內陣,我們……”
  老者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白光便射向他。老k是在白光這邊,他馬上想招擋那道白光,但是只見人影一閃,一個嬌小的影子又撲向他。老k沒有辦法,只能是回頭顧全自己的性命。如果自己的命都保不了,如何能保護老者的性命呢?
  “啪,”老k與那道人影對了一掌,強烈的勁風把他吹得后退。來人武功很高,高過他不少。
  “啊!”老者的慘叫聲在旁邊響起,老k心神一顫,如果老者一死,就沒有人破除這個陣法了。他回過頭一看,老者的??膛被飛器洞穿了一個很大的洞,老者倒在
  地上,兩腿不斷地抽搐著,看來是活不了了。
  “大,我們快退。”老k也聽到后面的慘叫,那些全是他手下的聲音。林國他們在陣法里,他們可以看到自己,自己卻看不到他們,這明顯就是劣勢了。而且大家對著里面的陣法不斷地動真氣攻擊,可是那里好象紋絲不動。
  這個不用老k提醒了,大一見老者倒地不行后,他便馬上往后飛去。剛才進來的路線他是一直記著,現在正好用上。但是,雖然大跑得快,但不代表他的手下跑得快,他們旁邊又有幾個手下倒下了。那些保鏢層出不窮,而且一出現就攻擊,攻擊完就馬上逃進陣里,這些黑衣人真想抱頭痛哭啊!
  這叫他們怎么打啊?他們連人家的影子也見不了,而且在被別人攻擊的時候,他們有時也是忘記回去的路線,一陷進陣法里面,就如陷進迷宮似的,更是沒有命了。
  林國他們高興得要命,益西嘎瑪果然是厲害。她設下的陣法連敵人請來的高手也是破不了,而且還可以把剛才被別人破掉的陣法
  重新啟動。現在他們爽了,他們按照原來的計劃,趁著敵人不備的情況下開始收割敵人的性命。
  雖然林國他們的武功跟敵人的差不多,但他們仗著陣法就是不一樣了。有時他們兩個人一起攻擊敵人,而敵人看不到他們,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襲擊再抵擋。
  “國哥,好爽啊!我們好久沒有這樣爽過了。”張彥青跟林國聯手干掉了一個黑衣人后,得意洋洋地對林國笑著。這種玩法簡直就是像小孩子玩泥沙。自從陳天明失蹤后,大家都非常郁悶,現在終于可以出口氣殺敵人了。
  “小小,你和小月聯手殺掉那個黑衣人,他是這些人的頭領,如果他死了,這些人會跑得更快,更容易讓林國他們殺敵。”益西嘎瑪指著前面的老k,她的眼里露出殺意。上次是這個黑衣人帶隊,現在也是,看來不把這些黑衣人殺掉,他們以后還會繼續來的。特別是聽林國說,上次被敵人炸死了二十個兄弟,現在是報仇的時候了。
  楊桂月一聽益西嘎瑪的吩咐,她不等路小小回
  答了。她急忙向著前面飛去,如果不是要在旁邊保護著姐妹,她一早就沖上前殺這些先生的遺黨了,路小小見楊桂月上去了,她也急忙跑了上去。由于有陣法的幫助,敵人是看不到她們,而她們卻是能一清二楚地看到敵人。這樣殺敵,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
  老k見大已經向后逃,心里氣得要命。但會陣法的老者已經死了,他們留下來也是沒有用。所以,他急忙指揮著手下往后退,等退出陣法后,再從長計議。
  突然,從里面冒出兩個女人,其中一個老k是認出來的,那是虎堂的楊桂月;另一個有時也跟陳天明在一起,好象是個學生,估計也是陳天明的女人。老k心里暗喜,這可是陳天明的女人啊,就算不能全抓,能抓到這兩個也是立功了,先生也不會責罰他們。
  想到這里,老k正想招呼手下跟自己一起聯手抓住楊桂月她們,可楊桂月她們卻已經動手了。只見楊桂月一個前撲,兩手揮舞著十成的真氣向老k打去,路小小也是從旁邊協助。她們跟陳天明雙修后,武功都大增了,只要她們一個人就可以把老k打得落花
  流水,“啪,”老k與楊桂月她們交上手了,老k被打得退了好幾步,而且氣血上升。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白光從路小小的身上飛出,如閃電般射向老k。
  “是,是飛……”老k看清楚了,也終于明白了,那個飛器是從路小小的身上出的,這個東西就是蝴蝶花,但她這么小,怎么會是蝴蝶花主呢?不過也沒有等老k做出別的反應,蝴蝶花射進了老k的身體,留下給他的只是死前的后悔和怨恨。
  路小小聽從益西嘎瑪的建議,蝴蝶花一般是不用,在關鍵時用來偷襲,這樣就可以出其不意地把敵人殺死。她見楊桂月還想殺其它的黑衣人,她急忙拉著楊桂月著急地說道:“小月姐,你難道忘了益西姐說過的話嗎?我們千萬不能戀戰,得手后馬上進入陣內,尋找下一個目標。”敵人太多,益西嘎瑪的建議是一擊即中,然后馬上逃進陣法里,這樣就不會被敵人纏上。一旦被敵人纏上,他們的優勢就沒有了。他們的優勢就是仗著陣法暗殺敵人,而不是跟敵人硬拼。
  聽到路小小這樣說,楊桂月才依依不舍地跟著她逃進陣法里
  。就在她們逃進陣法的時候,旁邊的黑衣人也反應過來,他們正想留下楊桂月她們,可她們已經失去了蹤影。
  益西嘎瑪看到路小小兩人回來,她笑了笑,“小小,小月,你們干得不錯,記得不能戀戰,你們現在可以去殺敵人,記得,你們倆人聯手殺一個,殺完就回到陣里,然后再尋找下一個目標,這樣敵人就會被我們打得暈頭轉向,他們越來越沒有信心,只有被我們宰割的份了。”
  “好啊,益西,我跟小小去了。”楊桂月高興地拉著路小小又去殺敵人了。而小妮和何桃一組,也跟著出去。
  今天還有一章,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