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780

第1841章(大眼罩)
  祝大家愚人節快樂。另外,我的小說不會出現狗血的,大家不要太郁悶,很快就會過去。今天爆,還上個月大家的鮮花支持,請大家投基本花。請我的vip讀者加入夜獨醉級vip群:34856677,進來時在驗證上寫自己的網vip號,否則進不了。
  “姐姐,你不知道,白天睡覺太耀眼了,我戴著這個眼罩就不會耀眼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邊說邊邊把那紅色的罩罩放在自己的鼻子上聞了幾聞,又把它蓋在他的眼睛上,一付非常高興的樣子。
  方翠玉羞得真想挖個地洞鉆進去,陳天明怎么可以這樣啊?那,那個罩罩可是她用來蓋著羞人的地方,昨天晚上才換出來。他竟然放在鼻子上聞著,現在又放在眼睛上當什么眼罩。如果讓別人看到的話,她還怎么有臉見人啊?她也知道陳天明現在的智力有問題,像小孩子一樣。但是,他畢竟是成熟的男人。以前他還占過自己的便宜,還摸過自己的酥峰。想到這里,方翠
  玉只覺身體有點軟,她感覺自己有點站不穩了。
  自從她沒有內力后,覺得身體跟以前差了很多,就像弱不經風的女子,如果翟志要對她強來的話,她也是沒有辦法對付他。方翠玉有點焦急,依她現在的情況,最好有一個頂尖高手幫她打通經脈,但是,哪里可以找到那樣的高手?
  估計曲省政府有一些武功高強人士,但方翠玉是不能找他們。一,她在國際上是被通輯的,那無疑是自投羅網。二,曲省對z國還是有敵意,讓他們知道自己是z國人,有很大的麻煩。就算是在曲省,打去z國的電話都會被監聽,因此方翠玉不敢冒這個險。
  “姐姐,你在那里什么呆?小明肚子好餓啊!”陳天明把那罩罩拉開,有點情緒地對方翠玉說道。
  “噢,姐姐現在就為你煮飯。..”方翠玉邊說邊忙活開了。如果讓別人知道世界鼎鼎大名的飛天魔女大盜在這個小地方為一個男人煮飯,一定會非常吃驚。
  沒有過多久,方翠玉把飯菜弄好了,“小明,你過來,我們吃飯了。”
  陳天明一聽到有飯吃了,高興地跑過來說道:“姐姐真好,等我以后長大了,我會賺很多的錢給姐姐買衣服買好吃的。”當陳天明看到桌上的青菜時,不由皺起眉頭。“姐姐,怎么天天吃菜啊?我好想吃肉。”
  “小明,我們這里不是有肉嗎?你看,那可是雞蛋啊!”方翠玉說得有點心酸,她和陳天明都是有錢之人,但現在落到這個地步,連肉也是吃不起。今天為了改善伙食,她故意買了兩個雞蛋。她借了學校三百塊,要用一個月,是非常難的。但她又有什么辦法,如果不是她找翟志央求他,他也不會借給自己的。翟志不斷向自己暗示,只要自己跟他那個,他可以給自己三千塊。
  哼,我方翠玉是那樣的女人嗎?方翠玉生氣地想著,如果不是自己武功盡失,她一掌劈死翟志這個色狼。
  “姐姐,如果有雞肉吃就好了,我喜歡吃雞肉。”陳天明說道。
  “行,等姐姐工資后,就給你買雞腿。”方翠玉哄著陳天明。
  “姐姐太好了,我現在就吃飯。”陳天明說完,在碗里挾了一塊雞蛋送到方翠玉的碗里,“姐姐辛苦了,姐姐吃。”
  方翠玉聽著陳天明關心的話語,心里有點酸。陳天明還是關心自己的,雖然不知道他以前心里是怎樣想的,但從他一直抱著自己沒有放開就可以看出,他對自己不錯。方翠玉知道,如果當時陳天明沒有緊緊抱著她,她可能已經被炸死,或者被海水沖到別的地方去。
  “我們快吃!姐姐下午還要上課呢!”方翠玉對陳天明說道。
  于是,他們兩人吃了起來。特別是陳天明,他吃得特別香,好象面前的是山珍海味。方翠玉吃的就不是很香了,畢竟她以前過慣舒適的生活,現在吃著這些她不習慣。唉,現在是沒有辦法,只能是等陳天明的病快點好,方翠玉真想現在有一大筆錢。
  吃完飯后,方翠玉便拿著碗筷去洗。洗干凈了,她想坐在床上休息一會的時候,現陳天明又拿著自己的紅色罩罩在玩了。“小明,姐姐跟你說了,你不要拿姐姐的那個東西玩好不好?”方翠玉說道。
  “不好,姐姐這個東西好玩,軟軟的,好象里面有海綿啊!”陳天明搖搖頭。“對了,姐姐,我昨天還看到你的那個藍色的大眼罩,怎么今天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啊?”
  方翠玉聽陳天明這樣說快要暈了,陳天明所說的藍色大眼罩就是自己現在身上所戴的藍色罩罩,原來昨天陳天明就拿自己的罩罩玩了。不知道他有沒有聞過自己身上的這個罩罩,天啊,這到底讓自己如何見人?方翠玉越想越羞,“小明,你不要這么調皮好不好?你不要亂動姐姐的東西。”方翠玉故意生氣地說道。
  “姐姐,你不要生氣了,我是沒有什么東西玩,才拿你的那個眼罩玩玩。大不了我不找那個藍色罩罩了,你不知道啊,我自己在家好無趣,也不知道干什么?”陳天明嘟著嘴有點委屈地說道。
  方翠玉想想也覺得陳天明在家里不知道干什么,讓他出去又不行。他只有幾歲的智力,那些男中學生隨便欺負他都行。另外,如果門衛看不緊讓他出到鎮外,那更是麻煩。算了,他要玩就玩!反正他以前也摸過自己的酥峰,自己好象也沒有討厭他。
  “小明,你可以玩那,那個罩,但是,只能是在家里玩,不能讓別人看到,知道嗎?要不然別人會取笑姐姐的。”方翠玉覺得自己就好象在哄著自己的孩子似的。
  “我知道了,我不會告訴別人也不會在別人面前玩的。還有誰敢笑姐姐,我就打他。”陳天明握著拳頭生氣地說道。他在說這樣的話時,眼里露出一道鋒芒,這讓方翠玉心里一驚,難道陳天明還會武功?或者他是故意裝的?
  想到這里,方翠玉急忙說道:“天明,你不要騙我了,你覺得這樣騙我好嗎?我現在這里這么辛苦,還被別人欺負。”
  “姐姐,我不是叫小明嗎?你怎么叫我天明的?”陳天明的眼神又回復了清純,好象剛
  才沒有什么事情生似的。
  方翠玉明白過來了,陳天明不是裝的,這是他的本能反應。像他這樣武功厲害的人,是不可能完全喪失自己的本能。不過這也說明,陳天明可能武功還沒有喪失,看來今晚我要帶他去*場那邊好好試一下,看他的武功還在不在?如果還在,我們就什么也不怕了。
  現在的陳天明非常聽方翠玉的話,她叫他向東,他絕對不會向西。因此,方翠玉也非常疼愛這個小“弟弟”。“你是小明,剛才姐姐說得太快一時說錯了,”方翠玉笑著說道。“小明,我們睡覺!姐姐下午還要上課呢!”
  “好,姐姐,我們一起睡覺!”陳天明邊說邊走到方翠玉的床邊坐下來。
  “小明,你快回你的床,你怎么又跟姐姐睡了?昨天晚上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白天你是不能跟我睡的,人家看到不好。”方翠玉有點生氣地說道。說到昨天晚上,她就想到陳天明緊緊地抱著自己睡,讓自己感覺到好溫暖好安全。本來她是不肯跟陳天明一起睡的,但他
  不肯,說一個人睡覺睡不著,硬是要跟她一起睡,要不然他就不睡覺了。沒有辦法的方翠玉只好依了他,反正他又不是沒有抱過自己。
  “姐姐,沒事的,你看門不是鎖好了嗎?沒有人看到我們睡在一起的,”陳天明摟著方翠玉說道。
  方翠玉被陳天明摟著,心里也??。這些天跟陳天明接觸,她也現自己越來越對陳天明有好感,她也知道自己為什么那時被陳天明占了便宜自己沒有生氣,因為她在那里就對陳天明有好感了,那是不是喜歡,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從來沒有男人能碰到她,但那天陳天明不但碰到她,還摟著她摸著她。她沒有很生氣,只是心亂如麻心里非常害怕。所以她才拼命地逃離安安保全公司,不敢看到陳天明。
  后來,她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陳天明后,又想著見一下他。因此,她想用馮蕓為跳板去接觸陳天明,但沒有想到馮蕓的手機居然打不通,最后她才用了其它辦法聯系到馮蕓,得知陳天明要對付先生,她才馬上帶著自己的人跟著陳天明去建省。
  “唉,這床這么小,我們真的很難睡啊!”說到這里,方翠玉的小臉紅了。一對男女睡在一起,不管是多小的床,只要可以讓一個人睡得下就行了。但這樣就會讓這對男女睡得非常緊,當然也有很曖昧的事情。
  天啊,如果陳天明亂摸自己怎么辦啊?自己是推他下床,還是罵他呢?但是,他現在只有幾歲的智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方翠玉又為難了。就在她想著事情的時候,陳天明已經把她給推倒,接著笑著說道:“姐姐,你快點睡,你下午還要上課呢!”說完,他緊緊地摟著方翠玉,好象怕她跑掉似的。
  被陳天明這樣摟著,方翠玉的心里涌上一股溫暖。她從來沒有被男人摟過,像陳天明這樣摟著她,她非常舒服,舒服地想要睡覺了。上了一個上午的課,回來又要忙著做飯,她也累了。她閉上眼睛舒服地睡了起來。
  “姐姐,你快醒醒,起床的鈴聲響了。”陳天明在方翠玉的耳邊叫著,他吹在她耳里的熱氣,讓她的心里有點異樣,她感覺自己好象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而且有種麻癢的
  感覺。怎么陳天明在自己的耳朵里吹氣會有這樣的感覺呢?她也不明白。
  請投基本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