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773

第1834章(你不能死)
  陳天明對方翠玉說道:“你去幫助別人!我可以對付韓賓。”陳天明看了那邊一眼,他們的人已經占在上風了,如果方翠玉再幫他們的話,一定可以盡快把敵人搞掂。而韓賓現在的武功恢復如初,自己只有跟他拼了。m的,他就不信不能拖住韓賓。陳天明覺得他的體質跟別人不一樣,只要拖住韓賓,不用過多久韓賓就完蛋了。
  “不行,她已經受傷了,”方翠玉指著路小小說道:“我幫你們對付韓賓,我也要為我父親報仇。”方翠玉瞪著韓賓,她恨不得把韓賓殺掉。如果不是現在大家都混戰在一起,她真想用一些迷藥,看看能不能對付敵人?
  陳天明見方翠玉這樣執著,他也不好再勸她。“方翠玉,你跟小小一起在左邊攻擊韓賓,我在右邊,你們要小心,他刺激了身體的潛能,只要我們拖住韓賓,不用過多久,他就死定了。”陳天明想著有方翠玉幫助路小小,路小小也安全一點。
  “好,”方翠玉馬上走到路小小的身邊,運起自己的內力準備向韓賓進攻。
  韓賓冷笑一聲,“陳天明,你們以為多一個人就可以抵擋我嗎?方翠玉,你還是去見你的父親魔王!”韓賓欺身上前,他兩掌一分,全身真氣把他全籠罩起來,然后他向著陳天明他們飛去。現在的韓賓已經打定主意要跟陳天明同歸于盡,所以,他不再顧忌什么,他寧愿自己受傷,也要干掉陳天明。
  “破,”陳天明大喝一聲,飛劍從他的身上飛出。只見陳天明的身形一隱一現,他也拼命了。他就不信以他們三人之力,還不能跟韓賓耗上。路小小也使出蝴蝶花,雖然旁邊的方翠玉看到她的蝴蝶花非常吃驚,不過她也不再顧忌,只要能殺死韓賓,就算讓她上十八層地獄也是不怕。
  陳天明他們與韓賓拼上了,這一次的打斗比剛才的還要激烈,韓賓有點陷入瘋狂的狀態,他向著陳天明他們飛去的時候,他身邊的真氣如一個大氣球,越滾越大,當陳天明他們攻擊他的時候。他的真氣球突然繼續變大,跟他們的真氣相撞。
  “啪”,韓賓的真氣球把陳天明、飛劍、方翠玉、路小小和蝴蝶花一起給撞飛,而韓賓哈哈大笑。“想不到啊!激潛能有這樣的威力,陳天明,你們完蛋了。”韓賓得意地笑道。剛才的一招之下,他感覺自己現在的內力比沒有受傷之前還要強上一些,陳天明他們不是他的對手。
  方翠玉抹了抹嘴角上的血,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路小小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這個女孩不能再戰了,你還是讓她休息一下!”
  路小小當然是不肯休息,她大聲說道:“不行,我一定要殺了韓賓,老師,我不能休息,否則我對不起蝴蝶門死去的兄弟姐妹。”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小小,你要聽話,你現在快調息一會,我跟方翠玉再與韓賓周旋一下,等我們不濟的時候,你再過來幫我們。”
  聽陳天明這樣說,路小小覺得也是,只有這樣用車輪戰纏著韓賓,才能對付韓賓了。想到這里,她坐了起來盤腳調息。
  “哼,調息?等我殺了陳天明與方翠玉后,再把你殺掉。”韓賓的臉上透著猙獰。沒有路小小的幫忙,陳天明與方翠玉更不是他的對手。韓賓也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只有快點干掉陳天明他們才是正理。
  “韓賓,你m的來!”陳天明向著韓賓撲過去,他也想到了,韓賓能用刺激潛能的方法,他也能。他現在先跟韓賓拼一會命,消耗韓賓的內力之后,他再刺激潛能干掉韓賓。
  本來方翠玉是想跟陳天明一起的,但陳天明太快了,快得她根本跟不上。當她剛飛到前面的時候,陳天明與韓賓已經拼上了。“啪”,陳天明被韓賓打得飛了出去,緊接著他吐出一口鮮血。
  “陳天明,”方翠玉本來是想襲擊韓賓,但看到陳天明這樣,她不顧一切地向那邊飛過去。她看到陳天明倒在地上,衣服沾了不少鮮血,她感覺自己心如刀割。“你,你怎么樣?”
  “呵,呵呵,我沒有事,”陳天明強裝笑臉,韓賓的武功在他之
  上,他說沒有事是假的。雖然他受了傷,但是他還是消耗了韓賓一些內力。
  “我們一起攻擊韓賓,你不能自己去。”方翠玉對陳天明叫道。
  陳天明搖搖頭,“不用,讓我一個人去,你在旁邊幫我護戰,還有看著小小,不要讓人打擾她的療傷。”
  “不,我們一起。”方翠玉也搖搖頭。
  韓賓走過來說道:“陳天明,想不到你還蠻有女人緣,現在又把魔王的女兒給泡到,怪不得她會不顧一切地幫你。也好,我送你們一起下地獄,你們一起到下面當一對苦命鴛鴦!”
  方翠玉的小臉一紅,她有點害羞地罵道:“韓賓,你胡說什么,你死到臨頭還在亂說話。”
  “嘿嘿,陳天明,看來你還沒有把方翠玉給上了,你不行啊!不過你也沒有機會了,我現在就要殺你。”韓賓知道陳天明被自己打傷,要干掉陳天明并不是難事
  了。
  “來,韓賓,”陳天明邊說邊推開方翠玉,然后向韓賓飛過去。旁邊的方翠玉愣了一下,因為陳天明剛才推她的時候,剛好推到她??前的柔軟,讓她感覺到自己如被電到似的,想動也動不了,以致她不能跟陳天明同時襲擊韓賓。
  方翠玉向著韓賓打出一掌的時候,陳天明也被韓賓給打得飛出去了。陳天明越傷越重,他更不是韓賓的對手。
  “啪,”陳天明倒在地上出一聲不小的聲響。
  “陳天明,我們走,不要跟韓賓硬拼了,他刺激自己身體的潛能,遲早都會死。”看到陳天明這樣不要命的打法,方翠玉歇斯底里地叫著。他難道不要命了嗎?他這樣打法怎么行呢?
  陳天明又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抹掉自己嘴上的血跡,接著好象很瀟灑地揚了一下頭。“沒事的,這一點點的困難會嚇得了我陳天明嗎?韓賓現在已經是困獸猶斗,他支撐不住了。”陳天明當然是不會躲開,
  因為那邊有他帶過來的兄弟和手下,如果韓賓過去那邊的話,他們一定會被韓賓殺死。
  陳天明看到方翠玉要跟自己沖上去,他回頭罵著方翠玉,“方翠玉,你到底聽不聽我的話?你在后面看著小小,你不要跟過來。”方翠玉不比自己的身體,可以復原得很快,所以陳天明不想她跟自己冒險。
  “不,我們一起上。”方翠玉含著眼淚說道。她也知道陳天明的意思,他要跟韓賓纏斗,這樣韓賓的內力就會慢慢消失。但是,陳天明這樣做會死的,他不知道他的武功比不上韓賓,而且他現在又受了這么大的傷。
  陳天明不再說什么,他又向韓賓撲了過去。方翠玉也跟著飛過去,她要與陳天明并肩作戰,她不能讓陳天明就這樣死掉,她還沒有跟他自由,他上次占了自己的便宜,而且讓自己這段時間心亂如麻。
  “來!我讓你們一起死!”韓賓看著陳天明與方翠玉像傻子一般撲過來,他當然是不會客氣。只見他把手一揚,接著他體內的真氣又把他給籠罩起來
  ,他向著陳天明飛過去。
  “啪啪”,陳天明與方翠玉感覺自己又撞上了真氣墻。特別是陳天明的飛劍,它被韓賓的真氣給籠罩著,雖然已經用上獨孤九劍,但獨孤九劍在韓賓的真氣籠罩下,有種有力也使不出來的感覺。特別是陳天明現在已經受傷,他要攻擊韓賓,又要指揮飛劍,也有點力不從心了。
  陳天明又飛了出去,這次他不再孤單,是和方翠玉一起飛出去的。他們兩人倒在地上,陳天明看著不遠的方翠玉問道:“方翠玉,你怎么樣?”
  “我,我還死不了。”方翠玉強忍著喉嚨里的熱血不讓其噴出來,她知道自己受了傷。想到剛才陳天明幫他擋了不少韓賓的真氣攻擊,她估計陳天明受的傷比自己的還要重,而且他剛才還跟韓賓打了這么久。
  “沒事就好,”陳天明笑了笑。他還可以再戰一次。雖然他不斷受傷,但韓賓也沒有好過多少,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韓賓喘著氣對陳
  天明說道:“陳天明,怎么了?你不牛了嗎?你過來啊!既然你不過來,那我過去了。”這次陳天明被他傷得更重,韓賓估計不用多久就可以干掉陳天明了。只要陳天明一死,剩下的就是小意思。
  “韓賓,我又來了。”陳天明猛地一手撐著地,他像一只大鳥一般向韓賓飛過去。他又要耗韓賓的內力,只要自己還有一口氣在,韓賓就完蛋了。
  “陳天明,你給我回來。”方翠玉看到陳天明又向韓賓撲過去,她著急地大聲叫著。陳天明這個大傻瓜,他不知道這樣他會死嗎?剛才他為什么幫自己擋韓賓的真氣,為什么叫自己不用沖上去?難道他也有點關心自己嗎?方翠玉想到陳天明這樣不顧性命地跟韓賓拼命,她的心更疼了。
  陳天明哪會聽方翠玉的,他又跟韓賓對了一掌,接著他又被韓賓打得飛摔出去。“啪”,陳天明倒在方翠玉的身邊。
  方翠玉急忙爬過去扶起陳天明,“陳天明,你怎么樣了?你不能死啊?你不要嚇我!”陳天明兩眼緊閉,好象沒有
  了呼吸似的,所以方翠玉才這么焦急。
  今天還有兩章,看在今天爆的份上,大家砸花砸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