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771

第1832章(陰險的偷襲)
  韓賓的另一道真氣迎上了飛劍。飛劍雖然劃了十五度角,想穿過韓賓的真氣射傷韓賓,但是,韓賓的真氣里面猶如有一層劃不破的東西似的,不管飛劍如何穿越,也是過不了韓賓的真氣。
  “退,”韓賓叫了一聲,陳天明的飛劍被韓賓的真氣給*退了。路小小本來是從右邊攻擊韓賓的,但韓賓的前面涌出一道真氣,把她給*得沒有辦法前進。而且真氣在韓賓叫了一聲“退”的同時,把她給擋退。
  “哈哈哈,陳天明,你們也不過如此。”韓賓邊說邊向前跨了一大步,兩手在空中逆時針甩出半圓。“啪啪啪,”陳天明和路小小連帶飛劍被擊退了。
  陳天明心里暗暗吃驚,他終于知道韓賓的厲害。m的,想不到反璞歸真中期跟初期差了這么多,他本來以為仗著獨孤九劍和路小小,可以跟韓賓差不多拉近,看來是要出陰招才行了。陳天明在心里想著。我什么時候才能練
  到反璞歸真中期啊?
  于是,陳天明向路小小使了一個眼色,小聲地喊了一聲,“小小,二。”他的意思是他們向韓賓*近,然后再暗暗使出蝴蝶花,雙器合壁。現在這個時候了,他只能是用這個辦法了。這次來的人幾乎是自己信得過的人,他們是不會暴露路小小的身份。而且路小小幫國家滅掉韓賓,也算是大功一件,應該可以將功補過。
  韓賓聽到陳天明跟路小小說話,他不以為然地說道:“陳天明,你們還有什么絕招就盡管使出來!今天我會讓你們死得口服心服。”韓賓想到終于可以干掉陳天明,就算自己逃到國外去也是有點補償。媽的,如果不是陳天明在后面搞鬼,他也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韓賓越想越后悔,如果當時他一早殺掉陳天明,就不會到這樣的地步。他什么都沒有了,這個該死的陳天明。
  “小小,我們上。”陳天明邊說邊向韓賓沖去,路小小也急忙飛躍上前,在此之前,陳天明也跟她研究過兩人合擊之術,怎么盡最大的能力利用他們的飛器干韓賓。
  韓賓以為陳天明他們還像剛才的伎倆,不在意地又是把手一揮,他繼續用剛才的招式對付陳天明他們。三道無聲無息的真氣同時涌出來,如果不是陳天明與路小小武功高強,他們是看不到這三道真氣的。如果是一般的高手遇到韓賓的真氣,只有被真氣打中才能感覺到。
  “啪”,韓賓的真氣又迎上了陳天明他們,韓賓最怕的就是陳天明那無堅不摧的飛劍,現在他已經想到辦法用氣罩來封住飛劍,任陳天明再牛也是牛不到哪里。除非陳天明還有另一把飛劍,但這可能嗎?一個人只能擁有一把飛器,陳天明怎么可能會擁有兩把飛器呢?而且飛器是這么好擁有的嗎?如果當時不是華白子便宜了陳天明,陳天明還不知道從哪里找飛器呢?
  陳天明他們剛與韓賓接上之后,路小小右手一甩,一道白光就向著韓賓射去。本來韓賓是把自己的真氣分為三部分,因為陳天明、路小小和飛劍也就是三部分,韓賓不可能把自己的真氣分為四部分,多出一部分的真氣,也會讓他的攻擊受損。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韓賓把自己
  的所有內力分為三部分,那其攻擊就比分為四部分要強,所以韓賓是不會那么傻分出四部分。而且,他是有針對性地分開,對付陳天明的真氣,是他的六成內力,而路小小和飛劍各用了兩成內力。
  就在韓賓高興陳天明他們也不過如此的時候,一道白光從路小小那邊射過來,他暗暗叫糟,因為這樣的白光,而且是從路小小的手掌出,這樣的東西可能就是飛器。因為暗器是很難直接從手掌上飛出來,畢竟使用暗器是要從身上某個地方掏暗器。..
  但已經太遲了,路小小的蝴蝶花在她與韓賓對上的時候就開始??出去,韓賓想逃開也是來不及。“嗖”,韓賓急忙往后退,同時身體往后快仰,可蝴蝶花還是在他的手臂上割了一道深痕,鮮血噴了出來。
  韓賓急忙伸手點住自己的穴道,不讓鮮血繼續流了出來。他氣憤了,上次被陳天明的飛劍偷襲,這次居然被這個女孩的飛器也偷襲了。他看了傷到自己的飛器,不由大吃一驚,“你,你是蝴蝶花主?”韓賓沒有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居然是蝴蝶花主,那么說,陳天明已經跟花
  蝴蝶組織勾搭上了?怪不得當時老a他們沒有滅掉花蝴蝶組織,原來是有陳天明在后面撐腰。
  “韓賓,你以前殺我們蝴蝶門,現在我要為蝴蝶門報仇,”路小小見自己傷到韓賓,心里也是非常高興。雖然陳天明教的這個辦法有點陰險,但能殺韓賓,再陰險也是不怕。
  “哼,陳天明,你們就懂得用陰險的偷襲招數,你們以為受一點點小小的傷,就可以傷害到我嗎?”韓賓大聲地叫道。他現陳天明帶來的人武功不錯,自己的手下落在下風,如果自己不搞掂陳天明的話,那最后自己的手下也是沒有辦法逃得了。
  陳天明見偷襲成功,高興地對路小小笑了笑,接著他轉頭對韓賓說道:“韓賓,你現在知道我們的厲害,我們全有飛器,你這次是死定了。”陳天明說是這樣說,但見韓賓快封住手臂的傷口不讓其再流血,看他雙手握拳好象要沖過來的樣子,可能這次對韓賓傷害不大。
  不過,陳天明也是不會認輸的人,而且他相信這次他們一定可以戰勝韓
  賓。他把手一招,飛劍飛回到他的手上,而路小小也把蝴蝶花招了回來。
  “陳天明,來,我要你們全死掉。”韓賓氣憤地沖上去,他向著陳天明兩人揮著拳頭,第一次沖拳,那拳頭就出強烈的勁氣,如打雷一般向著陳天明他們擊去。這一次韓賓用的招式跟剛才的不一樣,剛才的是無聲無息,現在的是轟隆巨響。
  陳天明知道,現在韓賓已經把自己的內力全出來,好象極限似的。這種極限雖然是很耗韓賓的內力,但殺傷力一樣強。沒有想到韓賓把自己的真氣練得至柔至剛,這是很難練到的。如果陳天明不是跟自己的女人雙修,吸了不少陰氣,他也是不能練成柔真氣的。
  “小小,合。”陳天明大聲地叫道。現在這種情形是不能跟韓賓硬拼,因為韓賓的內力在他們之上,如果跟韓賓硬拼的話,吃虧的只是他們自己。所以,陳天明要用己之長制韓賓之短。
  現在陳天明與路小小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有飛器,而且他們的飛器可以互相用,因此,陳天明
  決定繼續用上險招。
  于是,陳天明與路小小又向著韓賓沖去,這次,陳天明與路小小把飛器給收回來,他們只是兩個一前一后這樣攻擊韓賓。
  韓賓見陳天明與路小小兩人先是像貼身似的貼在一起,接著又馬上分開一前一后地向自己攻擊,他不敢大意,急忙把自己體內的真氣分成四部分,兩部分對著陳天明,兩部分對著路小小,這樣他就放心不少。
  嘿嘿,你們不是有飛器嗎?那我就這樣對付你們,看你們的飛器能奈我何?畢竟韓賓的內力比陳天明他們高出不少,雖然他的手臂受了傷,但他還是有信心把陳天明兩人干掉。
  “韓賓,你死定了。”陳天明一邊喝著一邊把飛劍射出,然后借用飛劍向韓賓攻擊。陳天明對飛劍的掌握雖然不是爐火純青,但也把獨孤九劍練得很熟悉。只見飛劍像他的助手似的跟他左右夾攻,雖然不能打倒韓賓,但也讓韓賓一時拿他沒有辦法。當然,這也是韓賓分多出一部分真氣對付路小小的原因。
  韓賓見陳天明使出飛劍,他便把注意力放在路小小的身上,畢竟她還沒有使出蝴蝶花。這是韓賓第一次跟蝴蝶花交手,不過他以前也知道花蝴蝶組織中花主的飛器是蝴蝶花,雖然沒有飛劍那么厲害,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飛器。因為飛器最大的優勢是藏在人的身體上,無處不在,它能一會從手上射出,一會從別的地方射出,還是無堅不催的那種,讓人防不勝防。
  為了*路小小使出飛器,韓賓用兩道真氣圍著路小小。只要路小小使出蝴蝶花后,他便馬上躍過路小小,躍到路小小的后面,先干掉路小小。這樣就可以專心對付陳天明,如果沒有路小小和蝴蝶花的幫忙,陳天明是死定了。想到這里,韓賓馬上一拳打過去,那拳頭分出兩道真氣向著路小小卷去。
  面對著韓賓強悍的攻擊,路小小有點害怕地往后退,不過,她也不能后退得太快及太大,這樣會影響陳天明的攻擊。為了讓陳天明得手,路小小咬緊牙關跟韓賓拼上了。她一早就下定決心,為了殺韓賓,自己就算是犧牲也行。
  陳天明看到
  路小小要硬接韓賓的兩道真氣攻擊,他痛心地叫道:“小小,你快躲,不要跟韓賓硬拼。”
  但是,路小小哪會聽陳天明的,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她寧愿自己死掉,也要讓陳天明襲擊韓賓。“老師,你一定不能放過韓賓,一定要殺了他。”路小小叫得很大聲,而且好象有點一語雙關。
  韓賓聽了冷笑不止,他們真會開國際玩笑,就憑陳天明與飛劍,還是殺不了自己的。想到這里,他得意洋洋地又奸笑幾聲。
  明天爆,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