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764

陳天明跟益西嘎瑪道歉后,便坐著專機回到京城的安安保全公司。一到安安保全公司,接到消息的許柏馬上趕過來了。因為虎堂還在修建,所以許柏還在安安保全公司里面住著。為此,陳天明還把兩層樓劃出來給許柏他們辦公。
  “天明,你來了,走,去我那里聊一下,龍主席在等著你呢!”許柏著急地說道。明天韓賓就要去建省,他能不著急嗎?
  “龍主席也來了?”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如果龍定來這里,真是大新聞。
  “不是,龍主席在等你,我們一起開視頻會。”許柏拉著陳天明就走了,到了許柏的臨時辦公室,許柏就急忙讓人打開電腦,而他也給婁澤冬和龍定打電話,告訴他們說陳天明已經回來,隨時可以開會。
  沒有過多久,電腦接通了,陳天明看到電腦上龍定和婁澤冬的視頻,他馬上嚴肅起來。這都是國家領導人啊!他能不嚴肅嗎?
  “天明,把你從m市叫回來,打擾你休息了。”龍定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沒事,我休息了不少時間,也是該活動活動了。”陳天明說道。“各位領導,許堂主已經把基本情況告訴我了,你們下令!我應該如何做?”
  “天明,這次你主要帶著人去建省,現情況不對就動手。”婁澤冬說道。“至于人選,你從虎堂里抽一些,還有你的安安保全公司里抽一些,起碼要抽出幾十人。到時現出現問題,你們馬上讓我們增援,我已經通知建省的軍隊,他們隨時會派出飛機和精英支援你們。”
  不管對方有多少人,如果飛機轟炸、還有地上的部隊一起增援,一定可以消滅他們的。陳天明高興地說道:“我一定完成任務。”
  “這次為了預防敵人使用干擾信號器,我們還給你們準備信號彈,我們附近的人一看到信號彈,就會通知軍隊增援。”婁澤冬大聲說道。如果這次可以找到韓賓的老巢,揪出那一百多個高手的話,那事情就好辦了。
  “好,這下我就放心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之前韓賓他們一直用信號干擾器,影響他們的增援,現在有信號彈,負責聯絡的人在暗處配合他們就行。一般信號干擾器只能是干擾幾百米的范圍,而信號彈在兩、三公里都可以看到。
  龍定鄭重地說道:“天明,這次你們一定要小心,你自己挑人!而且一定要防止這次可能是韓賓調虎離山,你不能把高手全抽走。”
  聽龍定這樣說,陳天明不由想了想。看來,這次是調路小小的十幾個金牌殺手,還有路小小也跟著去,這樣也不引人注意。當路小小聽到崔球就是老a,已經被抓住的時候,她就要去殺崔球了。
  后來還是陳天明說崔球最后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她千萬不能意氣用事。所以,如果這次讓路小小帶人跟著自己去對付韓賓,估計她是非常高興。陳天明讓路小小去,就是想著他們在關鍵的時候雙器合壁,把韓賓給殺掉。
  “龍主席,這
  樣,我留安安保全公司大批高手在京城,如果你們有什么需要,就向張彥青信息。我帶虎堂十五人,安安二十五人,另外還帶十幾個其它門派的高手一起過去。”陳天明不敢告訴龍定路小小他們的真正身份,還是用其它門派的高手掩蓋好一點。
  “天明,你帶的人是不是少了一點?”龍定有點擔心地說道。雖然陳天明的武功很高,但是他才帶五、六十人過去,如果韓賓的那一百多個高手在建省的話,那陳天明他們就有危險了。
  陳天明搖搖頭,“不少了,我們這五、六十人算是先遣部隊,如果韓賓那一百多個高手在建省的話,還會有軍隊過來增援我們。另外,建省還可以抽調虎堂和國安的人,他們也可以過來增援我們。..”
  “只能是這樣了,”龍定嘆了一口氣。因為韓賓的身份特殊,他不想讓其它部門的人知道,如果讓外國媒體知道x國領導人帶頭造反,那將是一個大笑話,對z國在國際上也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龍定的意思是能不讓其它人知
  道就不讓其它人知道。就算是虎堂,也是局限于京城的隊員和負責行動的精英才知道而已。于是,龍定向陳天明說出了心里的難處。
  “龍主席,我知道了,我們做好幾手準備!我們先跟蹤,如果真的遇到韓賓那一百多個高手,軍隊就過來增援我們。如果還不行的話,虎堂和國安再過來。”陳天明說道。
  “好,我會讓他們候命,最好不讓他們參與。”龍定好象還想陳天明帶多一點人過去。他知道陳天明在其它地方還有一些高手,如果再調三、四十人到建省的話,勝算就大了很多。不過,龍定不知道陳天明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怕韓賓趁這個機會打擊自己的力量。
  聲東擊西,是韓賓慣用的招數,上次在c省他就用過了。所以,陳天明還是帶著這些人過去建省,其它精英留在原地,以防韓賓的人反撲。特別是m市,那可是他的大本營,如果他的家人被害的話,陳天明簡直是不想活了。
  “龍主席,你放心,我們一定完成任務。”陳天明說道。“明
  天我們就出,我們會一直跟著韓賓。”
  婁澤冬說道:“到時我會讓韓賓身邊的保鏢跟你聯系,如果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們會用密語向你匯報。”
  “好,”陳天明點點頭。在關掉視頻后,陳天明在心里也沒有底了。建省不是他的勢力范圍,正如龍定所說的話,如果韓賓的一百多個高手在建省,他們一起襲擊自己的話,自己這六十左右人一定不是對手,而且還有韓賓這個高手在。
  m的,不管了,反正臉面不比性命重要。如果我頂不住的話,我就向建省的國安和虎堂求援。當然,龍組是不敢的了,現在龍組正在整頓期間,他們幾乎是不接任務了。陳天明相信,有建省軍隊支持,他們就算是抓不了韓賓也是可以自保。他不想自己的兄弟們有事,不管哪個公司,大部分是自己的兄弟和玄門弟子,如果他們出事,自己也是不會原諒自己。
  陳天明想著這次的事情不會這么簡單,韓賓公開說要去建省參加會議等,這就是向大家宣布了。他這次去建省如果只
  是開會,是不可能的。因為韓賓現在是特殊時期,主動去這么遠的地方,只會讓人更起疑心。
  但是,韓賓為什么要去建省呢?這里面有什么陰謀呢?難道他真的想逃?陳天明越猜就越猜不透韓賓這次到底想干什么?因為只要韓賓一暴露,他就沒有辦法在z國立足,龍定會派人全國范圍地追殺他,他想逃也逃不了。
  因此,陳天明想著韓賓是不會那么傻,讓一百多個高手在那里等著跟自己同歸于盡。就算一百多個高手厲害,只要建省的軍隊參與進去,那一百多個高手也算不了什么。所以,陳天明估計這次的事情不會那么簡單,一定有陰謀。
  而這陰謀,最明顯的就是聲東擊西,故意引陳天明帶著大批高手到建省,而韓賓不動聲色地參加會議和項目剪彩,最后又安然無恙地回到京城。這時,估計陳天明的某個公司或者z國某些重要地方就會傳來出事的消息。這也是陳天明為什么只帶幾十個高手去的原因。
  “天明,你在想什么?”許柏見陳天明在苦思冥
  想,他便問道。
  “我在想著明天如何安排人手。”陳天明說道。“二舅,我懷疑這次的事情不是那么簡單,有可能韓賓是在玩我們,讓我們勞民傷財,而他卻讓他的手下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是啊,這就是我們非常擔心的地方。”許柏擔心地說道。“歡喜前輩帶著南中海的高手,還有道門的弟子負責保護南中海的安全,你也知道,里面住著全是國家領導,如果他們出事了,我們z國就要完了。”
  陳天明點點頭,“所以我才擔心,把一半高手留在京城,到時隨時增援南中海。”
  許柏贊許地說道:“你在這點上做得很好,就算是我們犧牲了,也要保護好長。這次韓賓這么做,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我們要做好多手的準備。天明,這次你們去建省要小心,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我們會的,”陳天明說道。“二舅,我有種直覺,這次韓賓的一百多個高手不在建省,
  他有可能跟我們玩玩,而可怕的卻在別的地方。”
  “這也有可能,也是我們非常擔心的地方。”許柏說道。“不管怎樣,韓賓給了我們一個信息,這次z國是會要出事,至于怎樣出事,出什么事,我們就不知道了,只能是以不變應萬變。還有你們盯好韓賓,只要盯死韓賓,他就飛不上天了。”
  陳天明說道:“二舅,我這次有個不情之請,我想讓小月留在m市,她在我的家里面,也可以保護我的家人。”陳天明知道楊桂月的武功,有楊桂月在m市照顧自己的家人,他也放心不少。他準備今天讓張麗玲她們這幾天不要外出了,全在家里等著。憑她們的實力和不少的保鏢,還有鐘向亮他們的幫忙,應該是在m市出不了什么事。
  許柏笑了笑,“你這小子,你也懂得假公濟私啊!行,照顧好你的家人,你才能更好地執行任務。而且我也不想小月參加這次的任務,老實說,這次的任務可能非常兇險。”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