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760

第1821章(相片)
  “你不用通知她了,反正又沒有外人,我進去就行了。”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好!”秘密點點頭曖昧地笑了笑。她知道陳天明跟黃娜的關系,他們都那個了,現在陳天明這樣說,肯定是想偷偷進去給黃娜一個驚喜。竟然這樣,自己就沒有必要破壞人家的情趣。
  陳天明輕車熟路地打開黃娜辦公室的門,他本來是想不打擾黃娜,只在她辦公室的會客廳坐著等她就行。所以,他非常小心翼翼地開了門,然后再關上門,躡手躡腳地想坐在那邊的沙上。
  在陳天明就要坐下的時候,他輕輕抬頭看了一眼上面的黃娜,只見黃娜正埋頭看著桌上的東西,她兩眼通紅,好象剛才哭了。看到這情景,陳天明奇怪了。黃娜是怎么回事?她看什么哭了呢?于是,陳天明走上前,想看看黃娜是為什么哭?如果是生意上的事,他一定幫她搞掂。如果是某些事情,他也想知道。
  當陳天明走到黃娜的身邊時,不由呆了一下。因為黃娜辦公桌上面放著一張過塑的相片,相片里是一對年輕的夫婦,男的大概三十左右歲,長得很英俊。女的瓜子臉,抱著一個嬰兒,是一個漂亮的媽媽。
  奇怪了?這是誰啊?為什么黃娜看到這相片會那么傷心呢?陳天明納悶地想著。看黃娜那沮喪的臉,好象很傷心,他看了心里也如刀割一般。難道黃娜喜歡那個男的?而那男的結婚有了孩子,黃娜非常傷心?陳天明想到黃娜有了喜歡的人,他心里不是滋味,就好象本來是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似的。
  “大哥,我對不起你啊!我沒有照顧好小凌。”黃娜突然叫了一聲,她的眼淚像泉水一般涌了出來。
  “娜姐,”陳天明看到黃娜哭成這樣,他急忙安慰著。
  黃娜聽到陳天明的聲音,嚇得站了起來。她急忙拿起桌上的那張相片,快地放進抽屜里面。她一邊抹著臉上的眼淚,一邊責怪地說道:“
  陳天明,你怎么這么早就來了?而且來了秘書為什么沒有通知我?”
  黃娜今天一早是沒有心情做事,所以,她從自己的抽屜里拿出那張相片看著。本來以為陳天明中午才來,而且就算他來了,秘書也會通知自己。但沒有想到陳天明竟然現在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看到自己哭和聽到自己所說的話。
  “我反正沒有什么事,所以就提前來了。秘書說要給你打電話的,我想著反正你又沒有客人,我就讓她不要打,我自己進來了。”陳天明怕黃娜責怪秘書,他為秘書解釋著。不過,剛才黃娜說的那句“大哥我對不起你,我沒有照顧好小凌”,是什么意思呢?
  “你去那邊坐,我去洗洗臉就過來跟你談事。”黃娜指著那邊的沙說道。她不知道陳天明是怎么想的?反正她現在要去衛生間好好洗把臉,把剛才自己的窘態洗掉。
  陳天明見黃娜把剛才那張相片鎖了起來,他心里更加疑惑了,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于是,他走上前說道:“娜姐,到底是怎
  么回事?相片里面的男女是誰?是你的大哥嗎?還有那個嬰兒是誰?”雖然相片看起來蠻新的,但陳天明見相片里面的背景好象有點過時,可能這張相片是后來翻拍的。
  “沒,沒有什么,我剛才是胡扯的,你先坐一會,我去洗把臉。”黃娜回身想逃了,她無意中讓陳天明看到這張相片,還說那樣的話,她當然是不能回答陳天明的話。
  陳天明可不依,他馬上走上去拉著黃娜的手臂,“娜姐,你不要騙我,我看出那張相片有問題,他可能就是你口中的大哥。既然你不肯跟我說,那你現在拿那張相片出來,我派人查一下,我就不信查不到什么出來。”
  “沒有什么的,你放開我。”黃娜用力地推著陳天明,但哪推得開他呢?
  “我不放,如果你不告訴我,我現在就給黃凌打電話,讓她跟我一起查這件事情。”陳天明靈機一動,那個大哥跟黃凌是不是有關系呢?
  黃娜聽陳天明這樣說,暗
  暗叫糟,如果這事情讓黃凌知道那還得了?她心里更會受打擊。不行,不能告訴黃凌。想到這里,黃娜支支吾吾地說道:“我告訴你,相片里的那人是我大哥和大嫂,他們全家在一次事故中身亡。”
  “那是你大哥大嫂?他們全家在事故中身亡?”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如果是黃娜大哥一家身亡的話?黃娜怎么會說對不起大哥,沒有照顧好小凌呢?難道黃娜大嫂懷里的嬰兒沒有死,她就是黃凌?陳天明為自己大膽的設想而瘋狂了,如果黃娜跟黃凌不是母女,那,那一切事情就開朗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故意說道:“娜姐,你不要騙我了,剛才我都聽到了,相片里的嬰兒是你大哥的女兒,而你大哥的女兒就是黃凌。我現在就給黃凌打電話,告訴她實情。”陳天明想到黃娜和黃凌不是母女,他心里就樂開了花。
  “不要,天明,你不能告訴小凌,這對她打擊很大的。”黃娜聽到陳天明要告訴黃凌,心里更加慌了。
  “除非你把事情完整地告訴我,否則我
  就會告訴黃凌,而且還要把這件事情調查得一清二楚。”陳天明正色地說道。“你不要騙我,剛才我聽得一清二楚,而且以我現在的能力,要查你以前的事情并不難。”陳天明以前沒有想到事情會這么復雜,而黃凌和黃娜不是母女,早知道這樣,他以前就派人到國外查了。
  “好,我告訴你。”黃娜咬咬牙說道。事情已經至此,陳天明也聽到自己的話,她還能說什么呢?“小凌不是我的女兒,她是我大哥的女兒。”
  原來,黃娜出國留學的時候,去到自己的族兄黃樂家借住。當時黃樂開了一間公司,妻子又懷孕,正想有一個人照顧妻子。于是,黃樂很高興地讓黃娜到他們家住。由于黃樂有錢,他常在經濟上幫助貧困的黃娜,以致讓她非常感激。
  后來,黃樂的妻子產下一女,黃樂又經常忙于生意不在家。有一次,剛好是黃樂回家,他們一起在家吃飯。當天晚上,闖進兩個持槍的歹徒,他們不但要錢而且還想殺人滅口。黃樂急忙讓抱著黃凌的黃娜和妻子快走,他留下來跟歹徒周旋。
  黃樂的妻子不放心丈夫,她又跑了回去,讓黃娜照顧好黃凌。當黃娜跑出去叫來警察時,現黃樂和妻子倒在血泊中。當時黃樂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對抱著黃凌的黃娜說,讓她照顧好黃凌,只要她能把黃凌養大成*人,他所有的財產都給她。
  黃娜哭著答應了,當時黃樂的公司已經有不少錢,但她并沒有貪圖黃樂的錢。黃娜知道,如果當時不是大哥黃樂留下來纏著歹徒,他們一定會被殺。于是,黃娜帶著黃凌和黃樂留下來的錢,重新組建公司,回到國內重新創業。
  由于黃娜隱瞞自己的事情,而且在外國未婚生子是經常有的事情,所以黃娜說自己的男朋友在國外出事了,所以才回到國內。期間,黃娜也談個一個男朋友,在她跟對方談婚論嫁的時候,對方卻出意外死了。
  連著遭受嚴重的打擊,黃娜便去算命,當得知她的命非常硬,一般靠近她的男人都會被她相克。黃娜就以為是自己害死了大哥黃樂和男朋友,她非常內疚。而且,黃娜是一個??,她見自己的身體這么特別,更加相信算命先
  生的話。因此,這么多年來,黃娜不再談感情,她一心想著把黃樂的生意做大,讓黃凌以后長大了可以繼承更多的錢。
  由于黃娜一心撲在公司的生意上,雖然她請了不少保姆和家庭老師,但由于她對黃凌過于溺愛,照顧又不周,以致讓黃凌在單親的家庭里沒有學好。黃凌越是這樣,黃娜就越害怕,她怕自己對不起死去的黃樂。
  “原來是這樣,”陳天明恍然大悟,“娜姐,其實你越對黃凌溺愛,越怕她受委屈舍不得打罵她,她越不會學好。不過幸好她現在已經懂事不少,要不然后悔莫及啊!”
  “唉,我一個女人家,我也不知道如何教育小凌。所以我以前才花重金請一些家庭老師,可小凌不聽老師的話。”黃娜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笑著說道:“娜姐,這么說,你不是黃凌的母親,只是你從小把她養大而已了。”想到黃凌和黃娜果然不是一對母女,陳天明真想開懷大笑了。而且黃娜是黃凌的堂姑,關系更遠了。
  “嗯,”黃娜點點頭。她看到陳天明在*笑著,不由警惕地問道:“天明,你在想什么?我告訴你,你不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小凌,她從小就沒有父母,我當她的母親,她認為沒有父親都覺得心里不舒服了,如果她現在現她父母一早就死了,她會更加傷心。”
  “這個我知道,”陳天明說道。“不過,我現在頭疼的是我們之間的關系啊!黃凌現在說要跟我分手,她不理我,也不接我的電話。”
  “她也跟我說過,說她不喜歡你了,”黃娜說道。她才想起今天叫陳天明來這里的主要目的了。早知道這樣,自己約陳天明在酒店談,不在這里談。如果是那樣,自己以前的秘密也不讓陳天明知道了。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她跟我不是這樣說的,她說你也喜歡我,讓我跟你在一起,不想讓你傷心。”
  今天還有一章,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