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74 他不是好人

事情越來越棘手張麗玲和林國他們找了一些人別人都是愛理不理而且叫他們吃飯給他們錢他們也不要。陳天明知道這次真的是麻煩了。而且中毒的原因也找到了是開水有毒但是誰下的毒警察那邊就沒有查到。沒有查到那要負責任的就是空天酒店了。所以現在空天酒店負責了所有病人的醫藥費和賠償。
  而樓盤的麻煩就更大了銀行不肯貸款找別的銀行也不肯。
  因為錢不到位工程遲遲沒有開工也不知道是誰散播了消息那些以前交了首期的客戶說樓盤是爛尾樓紛紛找到房地產公司要退錢并有一些客戶揚言說如果房地產公司不退錢就告到法院。
  看著焦頭爛額的張麗玲林國他們陳天明反而看得開了。自己不是從無到有嗎?這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以后再重頭再來就算自己把家產全賠了又有什么呢?只要自己把背后的黑手找出來把他們干掉到時自己再賺它回本。
  所以陳天明讓張麗玲他們看開點該賠的就賠不要擔心破產只要人還在以后還可以再賺回來。他呢還是悠閑地回學校上他的課。
  “天明你過來一下。”范文婷走出自己的圖書室向剛剛下樓的陳天明招招手示意他過來。
  “婷姐你找我啊?有事嗎?”陳天明小心翼翼地說道。自從那天晚上范文輝玩了自己讓自己回去自己解決他就感覺到范文婷好像在玩他所以他的心里一直在戒備著不敢靠范文婷這么近怕她再玩他一次。
  “是啊我有事找你你坐啊。”范文婷看著一直站在那里的陳天明笑著說道。她輕輕地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陳天明拋了一個媚眼。可是陳天明還是小心謹慎上次都撞了一次墻這一次他可不想再撞。
  “什么事?你說婷姐我就站著。”陳天明還是挺小心反正他是不喜歡和一個城府很深的女人交往哪天她賣了自己自己還幫她欲錢呢!
  “怎么了你還在生那晚的氣啊?”范文婷又是一笑。可是陳天明看在眼里心里就更加不舒服。m的能不生氣嗎?你讓我把你的火引上來然后跑開看怎么燒死你。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沒沒有。”陳天明搖搖頭故意大聲地說道。就算生氣也不可以承認啊哪有這么傻的人會承認自己生氣呢?
  “其實婷姐那天晚上不讓你上去是有原因的。”范文婷一臉難為情的樣子好像她不讓陳天明上去是為陳天明好似的。
  “原因?什么原因?”陳天明聽范文婷這樣說精神不由一振忙追問她范文婷那天是什么原因。
  “我我那個來了身體不方便我叫你上去又有什么用呢?
  本來我是想叫你上去坐坐聊天而已但是又怕你難受后來只好拒絕你不讓你上去了。天明不好意思啊!”范文婷邊說邊一臉的傷心好像她那天真的是有這么一回事似的。
  “原來是這樣你不方便。”陳天明恍然大悟原來那天范文婷的那個東西來了不方便和自己做運動她早說嘛害得自己白白浪費了這些天的時間不敢來找她。陳天明后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暗暗地嘆了一口氣。
  “我我怎么好意思啊人家害羞嘛。”范文婷邊說邊紅著臉低下了頭那羞答答的樣子直讓陳天明看得流下了口水。
  上次到現在應該過了幾天一般女人那東西不就是五天七天的嗎?看來范文婷的那個應該是沒有了應該方便運動運動了。想到這里陳天明興奮地看著范文婷那豐滿的**淫蕩地笑著。
  “是的是的婷姐你今天晚上有空嗎?”陳天明想到范文婷可能會害羞所以他主動地提出了請求邀請她和自己做一下有益的運動。
  “今晚?”范文婷想了想對陳天明說道“不好意思天明我今天剛好有事怎么了?你今天晚上找我有事嗎?”
  “沒沒我只是隨便問問。”陳天明失望地說道。“我本想找你去玩玩但你沒有空只能是改天了。唉!”陳天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希望范文婷有空的時候不是她的那個又來要不自己真的是要自己解決了。
  “好的我們改天玩玩。”范文婷點點頭說道。
  “婷姐你不是找我有事嗎?什么事呢?”陳天明突然想起剛才范文婷叫自己說有事找他的。
  “其實就是這事我想跟你解釋解釋要是你生氣不理婷姐了我我如何是好啊?”范文婷邊說邊偷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婷姐你太小看我了我陳天明怎么是那樣的人呢?我從來沒有對你生氣過也沒有不理你。”陳天明邊說邊大力地拍著自己的胸膛好像在向范文婷表明自己的心跡。他好像忘了剛才是誰還怕給人賣了幫別人數錢呢?
  “那就好。是了天明你和那個蔡東風很熟嗎?”范文婷突然好像是有意無意地問著陳天明。
  “蔡東風?算是我認識他的一個學妹后來大家就認識了他這個人好像也挺有正義感的。”陳天明想起第一次見蔡東風的時候就是他站出來阻止天鵬收保護費。
  “你覺得他這個人可靠嗎?是好人嗎?”范文婷看著陳天明說道。
  “他應該還可以他挺喜歡幫人的。”陳天明想到蔡東風答應自己幫他追小寧心里就高興了這段時間自己忙都沒有時間給蔡東風打電話不知道他蔡東風在小寧的面前說自己的好話說得怎樣了?
  “我覺得他不是一個好人上次他給我打電話約我單獨出去玩我就拒絕他了。”范文婷說道。
  “他后來給你打電話了?”陳天明心里跳了一下想不到蔡東風也是“性”情中人見到美女也喜歡。
  “是啊我覺得他不是好人他他看我的眼神有點陰陰的感覺我見了就害怕。天明你要小心他啊!”范文婷好像在故意提醒陳天明什么似的特別在“他不是好人”的字眼上加重了語氣。
  “他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干嘛要小心他我只是一個窮老師又是一個男的什么也沒有難道難道蔡東風是喜歡男的?”陳天明故意地笑著說道。看來范文婷是多慮了不過蔡東風看范文婷的眼神不一樣這是肯定的。自己看她的眼神也是不一樣這不是陰陰的感覺這是色狼的眼神那眼神好像要把眼前獵物的衣服脫掉似的。這種眼神自己也有的。想到這里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范文婷的胸部他在想著什么時候才能把范文婷的罩罩脫下讓他好好地參觀參觀一下里面的風景呢?
  “沒正經。唉看來你是很相信他啊!”范文婷見陳天明不相信自己說的話只好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輝姐我不是相信他而是他好人和是壞人又與我何干他又沒有對我做了些什么。婷姐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點怪怪的。”陳天明奇怪地看著范文婷說道。
  “沒沒有。”范文婷見陳天明懷疑自己忙搖著頭說道。
  “那你是不是發現蔡東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陳天明又問范文輝。
  “不不是我只是看著他這個人怪怪的感覺他不是好人而已。”范文婷對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感覺?”陳天明在心里說道。“如果感覺都準的話那自己就要好好地感覺一下是誰對自己下黑手。看來范文婷只是對蔡東風有點意見而已奇怪了那天晚上他們不是聊得好好的嗎?怎么現在范文婷又說蔡東風不是好人了?陳天明自己問自己。可能是那天蔡東風想泡范文婷然后打電話給她說了一些惹得范文輝不高興的話所以范文婷才覺得他不是好人。想到這里陳天明釋懷了。
  “天明我發現你這段時間好像有什么事情悶悶不樂的你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可以跟婷姐說說嘛不要不開心啊!”范文婷關心地說道。
  “沒有事情啊”陳天明搖了搖頭想不到自己這段時間在忙心情不好竟然讓范文輝也看出來了看來她還是挺關心自己的。不過他是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范文婷的第一沒有這必要。第二告訴了也沒有用。
  “沒有就好。”范文婷笑著說道。“好了天明你有事就先走我要整理一下借過的書。”范文婷對陳天明說道。
  “那好婷姐我先走了以后有空我們再聊。”陳天明對范文婷點點頭然后自己便走了出圖書室。
  他剛回到自己宿舍的門口褲袋里的手機就響了。
  “喂你好。”陳天明拿起手機就聽。
  “陳哥我是蔡兄弟蔡東風啊。你現在哪啊?”手機里傳出了蔡東風的笑聲。
  “我在學校怎么了有事嗎?”陳天明問道。
  “是這樣的我剛才約了小寧大家今天晚上一起玩玩你有空嗎?”蔡東風說道。
  “有有”陳天明一聽蔡東風約了小寧忙高興地答道。“不過蔡兄弟小寧知道我今晚也去嗎?”想到上次自己被小寧打了一巴掌陳天明的心里還是有點怕怕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