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740

第18o1章(韓賓的陰招)
  “你,你那是什么東西?”阿布吃驚地問道。
  “呵呵,那是殺你們外國豬的工具,簡稱殺豬刀。”陳天明得意地笑著。飛劍已經讓前面的蒙面人產生了混亂,就在這個時候,他把手一揮再一送,飛劍直接在空中劃了一個小圈,往外面飛了過去。
  這時的飛劍快得如閃電一般,簡直不能用眼睛跟隨。只見飛劍飛到那邊的墻壁,如沒入豆腐一樣進到墻壁。當然,這情景是沒有什么人看到的,要不然他們一定會嚇得尖叫。陳天明控制著飛劍往前面飛去,他只知道監控器大概的位置,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小蘇他們已經在監控車里現了會場的混亂,里面的警察也開始行動起來,不過由于他們沒有接到陳天明的信號,所以沒有出動而已。“小蘇哥,里面出事了,我們現在怎么辦?”有個保全員問小蘇。
  小蘇盯著屏幕說道:“我們能怎么樣啊?老大說過了,一切看他的信號,他現在還沒有信號過來,這說明還不是時候動手。”虎堂那邊也是如此,他們也在等著陳天明過來的信號。
  突然,一個負責監控保全員指著屏幕驚訝地叫著,“小蘇哥,那白光是什么?”
  “咦?那好象是老大的飛劍啊!”小蘇也驚訝地叫著。一般人是沒有見過陳天明的飛劍,可小蘇他們還是見過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里面生了什么事情?對了,你們趕快查一下老大他們所在的位置,看能不能查到他們?”小蘇見陳天明的飛劍出現在監控器里面,他也透著奇怪。
  如果不是里面出了重要的事,陳天明是不會使出飛劍。因為在這么多人面前,他弄出飛劍的話,只會讓別人感到詫異。所以,小蘇才讓手下查一查陳天明他們的位置。
  “小蘇哥,奇怪了,我們查不到老大所在的位置,還有何桃嫂子、小妮和小月嫂子的位置也沒有顯示出來,怎么會是這樣呢?”那個保
  全員奇怪地說道。
  “果然是如此,通知其它人,我們馬上進去增援老大。”小蘇馬上站起來大聲地說道。
  “不是沒有收到老大的呼叫信號嗎?”保全員不解了。
  小蘇焦急地說道:“我們收不到老大的信號了,現在連何桃她們的那個呼叫器也找不到,只有一個解釋,就是敵人用上了信號干擾器,把老大他們的呼叫信號全給屏蔽了。所以老大才會用他的飛劍示警,提醒他們現在處于危險了。”
  那邊的保全員聽到小蘇的叫聲,他已經接通了虎堂那邊,“小蘇哥說老大可能有危險,敵人用上信號干擾器,老大沒有辦法給我們送信號,我們準備過去增援。”
  “我們已經收到。”虎堂那邊出了回應。
  由于小蘇他們所在的位置離會場那邊不遠,他們開著車向會場那邊駛去。可沒有開到多久,前面已經塞住了,車子根
  本開不過去。“大家全下車飛過去。”小蘇大聲地叫道。他第一個拉開車門跳下去,準備飛過去增援陳天明。
  “砰砰砰”,就在小蘇剛跳下去的時候,一連串的子彈向他打了過來。他急忙向著右邊飛過去,躲開了那些子彈。小蘇抬起頭一看,原來那邊有十來個蒙面人拿著微沖槍趴在車頂上對著他掃射。
  “我靠,我看你們還厲害不厲害?”小蘇一邊說一邊向著前面飛去。那些歹徒見小蘇向他們沖過來,更是拼命地掃射。而這個時候,車里其它的保全員也下車了,他們馬上趕了過去。
  那些歹徒是不會武功的,他們仗著自己手里有槍抵擋著小蘇他們的前進。可是小蘇他們全是陳天明挑選過來的高手,在子彈猛烈地打過來的時候,他們一早就避開了子彈。“你們去死!”小蘇不客氣了,他對著那些蒙面人就是幾掌,凌厲的掌刃打在他們的身上,把他們打倒了。
  其它保全員也趕過來解決了那些蒙面人,這些蒙面人在半路設卡,估計是一早就安排好,防
  止小蘇他們增援陳天明。
  小蘇見解決了這些歹徒,便馬上帶著保全員繼續向前飛去。其實路程不遠,他們用飛去的度也是差不多。快到酒店的門口時,小蘇看到旁邊倒下了幾個警察和保安,而酒店的大門也被人關上,估計是被敵人控制住了。
  而這個時候,馮一行也帶著虎堂的隊員趕過來了,他看到小蘇帶著人,便大聲地說道:“小蘇,我們怎么辦?”
  “沖進去,現在不能猶豫了,老大還在里面,他剛才用飛劍示警,估計情景非常糟糕。”小蘇著急地說道。
  “那我們沖進去嗎?”馮一行猶豫了一下,酒店里面被敵人控制,如果他們沖進去的話,只會引起敵人殺人質。他們是軍人,這樣傷害人民的事情是不能做的。
  小蘇焦急地說道:“現在是沒有辦法了,我們只能是沖進去,如果孔佩嫻出事,你說我們怎么辦?”
  “唉,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馮一行無奈地說道。他沒有想到敵人這么狡猾,利用群眾來阻止他們進去增援。現在酒店的門全被關了起來,警察和保安都被放倒在地上,估計里面有不少敵人。
  果然不出馮一行所料,當他們剛想沖進去的時候,里面就有人叫了,“你們不要沖進來,否則我們殺掉里面的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個人的慘叫聲,然后又有人哭了。估計是有一個群眾被敵人殺害了。
  聽到這樣的慘叫,馮一行他們不敢進去了。如果因為他們進去而造成里面人員的死亡,他們回去一樣是要受處分。“小蘇,這下麻煩了。”馮一行為難地說道。
  小蘇看著前面說道:“一行,現在情況危急,如果我們不進去的話,一樣是麻煩。這樣,你帶著虎堂的人跟他們周旋,我們從別的地方進會場。”小蘇他們誰都對金塔酒店里面的情況非常熟悉。
  學術會的會場在一樓,在大門的那邊,只要他們從別的地方沖進去也是可以的。小蘇他們不像
  虎堂的人,他們只要顧著陳天明他們的安全就行了,其它人的安全還是讓馮一行他們來處理。
  馮一行點點頭說道:“只能是這樣了,我派人上去跟他們溝通,同時向堂主匯報。”許柏因為武功不行,在指揮車里指揮。可是當馮一行拿出手機給許柏打電話的時候,現沒有信號了。連門前的信號都被干擾,更不要說里面了。
  小蘇馬上帶著二十幾個保全員兵分兩路向后面包抄,他們要想盡方法過去增援陳天明。現在跟陳天明聯系不上,不知道他里面生了什么事情。
  馮一行他們慢慢靠近酒店門口,“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你們馬上把里面的人給放出來,你們是逃不掉了。”
  “放你媽的屁,我們要逃出去隨便抓一個人質,你們又能奈我們何呢?”里面傳來了罵聲,“你們誰敢再過來,我們繼續殺人。”
  馮一行他們聽到里面的罵聲,不敢再過來了。他們一行二十幾人,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敢怎么樣?韓賓這招非常毒,利用人質阻攔虎堂的人進去,只要拖延到一定的時間,孔佩嫻就是囊中之物了。
  “一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老師在里面,也不知道他會遇到多少敵人,這些人是故意不想讓我們進去的。”旁邊的林廣熾著急地說道。
  “肉面,我不是不知道,可現在我也不知道怎么辦啊?如果我們硬沖進去,那時歹徒一定會殺掉人質。”馮一行生氣地說道。“這些恐怖分子怎么會跟我們z國人勾結在一起啊?而且這次來的人很多。”
  剛才在路上,馮一行他們也遇到了阻攔,也是十幾個蒙面人拿著微沖槍襲擊他們。雖然他們后來把那些蒙面人干掉,但也拖了一些時間。經過初步查證,這些人全是z國人,身份還待進一步查證。
  “一行,要不這樣,我們跟他們談條件,讓他們放人出來,要不我們就沖進去,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任候濤擔心地說道。
  “只能是這樣了,希望小蘇他們能混進去幫老師。”馮一行點點頭說道。c省是他的地盤,所以這次的行動是他帶頭,如果不能把這件事情妥善處理,他也是吃不了兜著走。于是,馮一行走上前大聲地說道:“你們聽著,我們不相信你們,我們可以不進去,但你們一定要把里面的人質放出來,要不然我們就沖進去了。”
  里面的歹徒想了一會,他們也怕馮一行他們一下子沖進來。他們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外面的人進來,就算是不能阻止,也要把時間拖延到二十分鐘以后。因此,如果現在外面的人沖進來,就算是他們把人質殺掉,他們也逃不了,也完成不了上面交待的命令。
  這些歹徒和外面阻擊馮一行他們的歹徒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們被韓賓組織收為外圍成員,所以他們只是負責這次的外圍阻擊。至于里面要干什么事情,他們是不知道的。反正他們是拿錢辦事,就算是叫他們去炸公安局也是無所謂的。
  “你們等一下,我們商量商量。”里面的歹徒叫道。他們想拖一下時間。
  馮一行和任候濤對望了一眼,他們心里暗暗高興,從歹徒的話里,可以看出有回旋的余地,而且他們是想拖時間,怕自己沖進去幫老師。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