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739

第18oo章(沒有信號)
  孔佩嫻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么這么痛,難道自己真的喜歡陳天明了?不可能,自己怎么會喜歡他呢?自己只是想讓他喜歡自己,然后再把他拋棄而已。可為什么自己的心會這么痛呢?
  這時,楊桂月也現這邊出現了情況,她馬上趕到孔佩嫻的身邊。“佩嫻,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們。”楊桂月牛*地說道。自從她的武功提高之后,特別是想好好跟別人多拼幾場,而現在就有機會了。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小月,你跟何桃、小妮她們三人聯合一起,用三人合擊之術。”
  “什么?我要一個人對付他們。”楊桂月不肯了,她好不容易才等到這個機會,現在怎么可能跟別人一起聯手對付敵人呢?
  “小月,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有三十多個敵人,我又不知道他們的武功如何,還是小心為好。”
  陳天明對楊桂月說道。楊桂月就是喜歡那種大馬金刀地拼殺,可現在敵多我少的情況下,像她那樣的打法并不合適。
  “我先試一下嘛。”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這是命令。你們三人一起在我們的后面,我帶著孔老師在前面,只要堅持十分鐘,小蘇他們就會來了。”
  無奈的楊桂月聽陳天明說這是命令,她也只好服從命令。雖然她有時任性,但她還是知道他們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不一會兒,楊桂月、何桃、小妮三人已經排在陳天明他們的后面。而那些學者專家全跑到一邊蹲了下來,連續的爆炸聲和慘叫聲,他們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在會場中跑來跑去只會出現生命危險。其它那些要跑過來的人全被陳天明的內力擋住,所以陳天明這一邊基本是沒有人過來的。
  那些蒙面人也飛到了陳天明的身邊,他們二話不說,馬上就向著陳天明他們襲擊,前后左右四面的襲擊。
  陳天明看到敵人分為四面,他馬上說道:“小妮,你們把戰圈拉大,分別負責左、后兩邊,我負責前、右兩邊。”小妮畢竟從小學武,在對敵方面很有經驗,所以陳天明讓小妮牽頭負責。
  “我知道了。”小妮點點頭,她把手一推,一道勁風向著蒙面人卷去。那勁風非常厲害,前面的蒙面人被掃得倒退幾步才能站得住腳。“分,”小妮大聲地叫道。何桃與楊桂月馬上分開兩邊拉大了戰斗圈子,把陳天明的左、后兩面給圍住。
  雖然小妮她們只是學過三人合擊之術,還沒有真正配合演練過。但是她們個個武功高強,心念一動大家就馬上相通,所以她們配合得還不錯。
  在這個時候,陳天明覺得沒有必要隱瞞自己的實力了。他趁著前面的蒙面人過來時,右手微微一動,他體內十成的真氣馬上傾巢而出。“啪”,那沖在前面的兩個蒙面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陳天明打得飛出十幾米。
  “啊,又殺人了。”在黑暗中的人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不過那兩個蒙
  面人倒飛在他們的身邊,他們還是知道的。這些人個個害怕得要命,他們現在才想起拿出手機打電話報警。
  人就是一個奇怪的動物,在危難的時候,他是不會先想著報警再逃命,而是想著趕快逃到安全的地方再報警,所以剛才誰也沒有想到報警。現在現逃不了,他們才想起要報警。“天啊,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的手機沒有信號打不出去呢?”有人又叫了起來。
  “手機沒有信號?”陳天明聽到那邊的大叫不由皺起了眉頭。難道這些恐怖分子用干擾器干擾了信號?手機信號被干擾了,衛星gps信號會不會也被干擾呢?因為用衛星信號求救是陳天明他們定下的規定,如果陳天明還沒有使用求救信號,里面就算是打得再激烈,小蘇他們也不會行動。..所以,這是一個關鍵,也是一個致命地方。
  想到這里,陳天明也有點慌了,如果衛星信號也不出去,那他們四個人對付三十幾個人,一定不是人家的對手。于是,陳天明拿出自己口袋里的呼叫器,繼續按了幾下,想看看到底有沒有信號。
  前面的蒙面人哈哈大笑起來,“你叫陳天明是嗎?我們一早就打聽過你們安安保全公司的事情了,你們善用那些什么衛星呼叫器,因此,我們一早就使用了外國頂端的干擾器,不但可以干擾一般的手機信號,還可以干擾你們的衛星信號。”本來這些恐怖分子是不想說的,但他們聽到已經有人說手機沒有信號,而陳天明也拿出衛星呼叫器了,所以他不如直接干脆挑明取笑陳天明他們,讓陳天明他們束手就擒。
  陳天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呼叫器,果然他按了一下后,那個小紅燈并沒有變成綠色。這是先進的衛星呼叫器,呼叫的時候是紅色,接收器收到收到呼叫信號的時候,紅燈就會變成綠色。當然,一般按呼叫器的人,是不會看呼叫器的。因為有時怕被人看到,只是偷偷按一下,就等著別人來救了。
  所以,剛才陳天明也是按了兩下也就沒有看呼叫器,如果不是有人說手機沒有信號,他也是不會看呼叫器的。
  “看來,你們是一早就設計好,等我們鉆進去了。”陳天明把呼叫器放進口袋里生
  氣地說道。他著急了,如果小蘇他們沒有過來增援,憑他們四人可能是對付不了這些恐怖分子。m的,這些恐怖分子不是一般的狡猾。
  “是啊,所以,你們乖乖地就走到一邊不要多事,我們只是想抓走孔佩嫻,如果你們硬是要插手,到時可別怪我們心狠手辣。”那個蒙面人正是韓賓口中所說的阿布,他看著陳天明后面的三個女服務員,想不到她們也會武功。不過有點奇怪,他一早就收到陳天明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的保全人員資料,并沒有現那些女保鏢在這里,而其它保全員也不在。
  這三天其實阿布他們并沒有在休息,他們也是混進會場里面對里面的人員進行了探測,除了陳天明之外,并沒有現什么可疑之人。所以,他們才聽了老g的信,用信號干擾器把里面的信號全干擾,陳天明要求救也是求救不了。
  哼,陳天明武功厲害又怎么樣?再厲害也是怕菜刀的。自己這邊三十多人,只要大家一起上,可以把陳天明打成肉漿。
  “你以為這樣我就沒有
  辦法通知我的人了嗎?”陳天明冷笑一聲,他急中生智,馬上想到了一個方法。在會場外面的一個角落處有監控器,這是陳天明知道的。所以,他決定在那里通知小蘇他們。
  阿布叫道:“攔住他,大家一起上,能抓孔佩嫻就抓,抓不了就干掉她。”按照老g的意思是最好抓孔佩嫻,可阿布他們雖然口頭答應,但抓孔佩嫻要求總理這樣的事情其實跟他們沒有很大關系。
  如果能抓到孔佩嫻拿一大筆錢也好,但如果抓不了,他們就殺掉孔佩嫻,帶著自己的人逃到外國。阿布他們也知道,孔佩嫻是z國總理的女兒,殺了她之后,如果不趕快逃到外國,可能他們也逃不了。
  “嘿嘿,來,我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陳天明把手一伸,一道白光從他的手上飛出。那白光在黑暗中猶如希望之火,讓那些在黑暗中顫栗的人們看到了希望。不過,他們看到那里站了不少蒙面人,一付比壞人還壞人的樣子,他們是不敢向著光亮的地方跑去。
  “破。”陳天明一招獨孤
  劍式,飛劍就向著前面的蒙面人飛去。
  那些蒙面人只見白光一閃,剛才還有點亮亮的感覺現在沒有了,那白光快地向他們飛過來,快到他們的眼睛看不到,只是感覺眼前一花。“啊!”前面一個蒙面人被飛劍洞穿了衣服出一聲慘叫。
  幸好后面的蒙面人比較機靈,他聽到前面蒙面人慘叫,知道情況不妙,所以馬上往旁邊側了側身子。那白光馬上從他的手臂上射過,那火辣辣的疼痛告訴他,他的手臂已經受傷。不過僥幸的是他只是受到輕傷,而前面的同伴可能已經上去跟上帝喝酒了。
  由于飛劍無敵的射出,那些本來想招擋的蒙面人現不管自己怎么阻擋,都是沒有辦法擋得了飛劍,反而是被飛劍所傷。所以,他們干脆跳開避過飛劍的攻擊。他們暗暗害怕,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白光是什么呢?
  其實韓賓并沒有把陳天明的詳細資料告訴阿布,因為如果把陳天明說得太厲害,特別是飛劍厲害到自己也沒有辦法對付的話,那阿布他們可能不敢在這個
  時候跟陳天明對抗。所以,韓賓故意隱瞞了陳天明一些資料,特別是飛劍的資料。
  韓賓真正目的是把崔球給救出來,而不是能不能殺掉孔佩嫻。所以,韓賓為阿布制造了一切的機會,雖然陳天明他們有不少人在外面等著增援,可陰險的韓賓還是想了一系列的陰招,招招對付陳天明他們。
  阿布他們聽到韓賓的計劃,當然是非常高興了。他們認為這是萬無一失的計劃,最后一天去殺孔佩嫻,又有人配合制造混亂,且陳天明又不能向外界求救。嘿嘿,他們三十多人還不能殺陳天明他們嗎?
  阿布越來越佩服那個神秘的先生了,如果不是先生的策劃和幫助,他們一早就在z國栽了。本來他們以為z國是沒有用的國家,要干掉他們國家總理的女兒是輕舉易得的事情,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z國會是這么強大。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