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737

第1798章(外國青年又出現了)
  學術會第二天的晚上,陳天明心里有點納悶,已經兩天了,怎么恐怖分子還沒有來呢?難道他們真的不來了嗎?于是,陳天明與許柏、孔浩旗進行了視頻會議。..
  “天明,你那邊的情況怎么樣?”許柏問陳天明。
  “一切正常,恐怖分子并沒有出現。”陳天明有點喪氣。第一天他們還是斗志昂揚的,可第二天恐怖分子還沒有來,他的心里就有點別的看法。
  “我看這事情有點蹊蹺。”孔浩旗想了想說道。本來以為可以通過陳天明的人把恐怖分子一網打盡,但是人家不出現,他們有力氣也沒有地方可使。
  陳天明說道:“是啊,可能他們已經知道我們這個計劃,他們不敢對孔老師怎么樣。”陳天明最怕的就是這個,如果恐怖分子不來,他們這幾天的功夫全白費了。
  許柏鄭重地說道:“天明,不管如何,你們都要把守好自己的崗位,千萬不能粗心大意啊!”
  “堂主請放心,我們不會松懈的,一定會看好孔老師。”陳天明鄭重地說道。他明白許柏的意思,不能因為敵人沒有來而放松警惕。
  “許柏,天明,我們來分析一下,都兩天了,敵人為什么還沒有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孔浩旗說道。
  “那些恐怖分子不是揚言說不會放過孔老師嗎?他們一定要在學術會上對付孔老師,我估計是有可能的。他們不來,可能是現我們在外面潛伏的高手,他們不敢冒然來而已。”許柏分析著。
  孔浩旗擔心地說道:“那么說,我們是要把人撤走了?但是,如果把人撤走了,天明和那幾個女士可不可以保護得了佩嫻呢?”說到這里,孔浩旗更加擔心了。派多一些人,恐怖分子不上勾,不派人,女兒出事了怎么辦?
  陳天明說道
  :“總理,不能把人撤走。因為只剩下我們幾個人,敵人來得太多的話,可能我們沒有把握保護好孔老師。”
  “可敵人不上當怎么辦?”孔浩旗為難地說道。
  “不上當就不上當。”陳天明堅定地說道。“不管我們用什么方法對付敵人,一定要在確保孔老師安全的前提上再可以用。因此,我們不能冒險,到時孔老師出了問題就麻煩了。”
  許柏也點頭說道:“是啊,總理,不能把我們的人撤掉。”
  “唉,只能是這么辦了,”孔浩旗見大家都這樣說,他也暗暗點頭。不能抓到恐怖分子就不能抓到,他也不想女兒出事。
  “總理,堂主,還有兩天學術會才結束,我想著恐怖分子可能會來的,”陳天明說道。“可能這些恐怖分子跟我們玩心理戰術,他們會在最后一天才出手。因為我們現在的心理都出現疲憊了,到最后一天,恐怖分子還不出現的話,我們更會疲憊,以為他們不來了。而他
  們就在我們認為他們不來的時候,才突然出現,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許柏眼睛一亮,“對啊,天明,你這個想法非常值得我們參考,看來我們是要好好把好最后一關,不能讓恐怖分子得逞。”
  孔浩旗也非常贊許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這么年輕就有這么多成就,看來也是與他的聰明和能力有關。對啊,正如陳天明所說,明天恐怖分子還不來,大家的心里更會焦急,更容易出現松懈。“天明,你們要小心,我把佩嫻交給你了。”孔浩旗鄭重地說道。
  “我一定會盡力。”陳天明點點頭。
  由于陳天明跟許柏他們商量過后,他馬上告訴自己的人,絕對不能松懈,一定要保護好孔佩嫻的安全,直至她回到南中海。
  第三天,還是沒有什么意外的事情生,不過陳天明是沒有大意,他還是緊張地盯著會場。下午,陳天明眼睛突然一亮,因為他看到了那兩個外國青年。對于這兩個外國青年
  ,陳天明一直持著懷疑的心理。但人家畢竟是外國人,又有什么證明,他們也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他也不好說著。
  這兩個外國青年進了會場后,就在里面找個位置坐下,認真地聽著專家的匯報。今天下午有孔佩嫻的學術報告,上午孔佩嫻就特意告訴陳天明,讓他仔細地聽她的報告,到時給自己提提意見。
  陳天明看到孔佩嫻那得意的眼神,知道她不是想聽自己的意見,而是想自己的表揚。不過,現在陳天明聽到孔佩嫻的報告,感覺她寫的報告很好,學術性很高,場上已經響起了不少的掌聲。
  散會后,陳天明現那兩個外國青年興奮地往臺上走,他急忙趕上去,比他們快一步趕到孔佩嫻的身邊。
  “天明,你剛才聽到我的報告嗎?感覺我作的怎樣?”孔佩嫻高興地問道。
  “我剛才聽了,感覺不錯。”陳天明一邊說著一邊警惕附近的情況。會議散會的時候,會場是有點亂
  的,這也是敵人容易混水摸魚的時候。雖然這里面來的都是專家、學者和大學生,但也不敢否認敵人會鉆空子進來。
  陳天明微微一瞥,現那兩個外國青年向孔佩嫻這邊走過來,他不由有點緊張。來人也不知道是敵還是友,他們經常在孔佩嫻的身邊出現,行蹤非常可疑。
  “美女,想不到你這么厲害啊!做出來的學術報告讓我們耳目一新。”其中一個外國青年對孔佩嫻笑著。
  陳天明擋在他們的前面問道:“兩位好啊,這個世界好象很小啊!你們不是在京城嗎?怎么現在bsp;“噢,我們聽到c省要召開一個有名的學術會,所以我們慕名前來。”外國青年一邊笑著說道,一邊看著孔佩嫻。
  “你們的z國話說得很標準啊!”陳天明說道。
  “我們國家的人民一向喜歡z國,所以這次我們大學也是過來跟華清大
  學交流。”外國青年好象笑得滴水不漏。
  陳天明繼續問道:“你們不用回國嗎?”
  外國青年搖搖頭,“不用了,我們兩人負責大學的接待工作,我們直接在這里等我們大學的老師和學生來就行了。這次為了聽學術會,我們還是問了華清大學開證明,我們才可以進場的。想不到你們z國對這些保安工作做得這么好,如果我們沒有邀請證,外面的警察是不能讓我們進來的。”
  “你們有邀請證啊?”陳天明不相信地問道。
  “是啊,是后來補辦的。”另一個外國青年從自己的掛袋里面拿出一張邀請證,陳天明看了一下現是真家伙。難道他們沒有問題?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天明,我們去吃飯!”孔佩嫻拉了拉陳天明的衣袖。
  外國青年馬上說道:“孔老師,剛才聽你的學術報告讓我們深受啟,不知道我
  們可不可以請你吃飯,喝酒也是可以的。”剛才孔佩嫻作報告之前主持人有介紹了孔佩嫻。
  陳天明搖搖頭,“不行,孔老師很忙,你們請便!再見。”陳天明一邊說一邊拉著孔佩嫻走了,他暗運內力在手掌上,如果后面那兩個外國青年敢動手,他會第一時間出擊。可讓陳天明失望,那兩個外國青年只是在后面生氣地說著什么,他們并沒有出手。而那邊的何桃和小妮也在緊盯著陳天明這邊,如果他這邊生什么事情,她們也會馬上增援。
  在吃飯的時候,孔佩嫻奇怪地說道:“天明,你有沒有覺得奇怪,那兩個外國青年怎會在bsp;“是的,我也覺得奇怪,雖然他們的理由很充分,但我覺得還是有問題。”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反正我不怕,有你在我的身邊,他們對付不了我。”孔佩嫻得意地說道。
  陳天明看著孔佩嫻有點奇怪,孔佩嫻這個人有時像個傻女孩一般,但在學術
  上,她又非常專,絕對是文學方面的專家。“也不是這樣說,我不是萬能的。我只是想你聽我的話,明天上午就開完會了,中午我們就可以回京城,希望這段時間不會出事。”陳天明現在的心理也是有點矛盾,既想恐怖分子出現,但又不想孔佩嫻出事。
  這些恐怖分子應該不簡單,也不知道他們會用什么方法來對付孔佩嫻。想到這里,陳天明拿出手機打通了馮一行的電話,“一行,你幫我調查兩個外國人,今天下午才有邀請證過來的。”當陳天明掛了馮一行的電話不久,馮一行也打了回來。
  “老師,我們查過了,那兩個外國人持了華清大學開的邀請證,他們持m國的護照,根據他們的資料,他們是m國某大學的老師,前來華清大學聯系交流活動事項。”馮一行說道。
  “好,我知道了,你們小心一點,明天中午之前,我們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陳天明叮囑著。
  “是。”馮一行那邊堅定地叫著。
  當陳天明掛上電話后,孔佩嫻對陳天明說道:“天明,聽你說你以前是這里的大學畢業,你今天晚上帶我出去走走好不好?”孔佩嫻現在對陳天明也不知道是什么感情,她覺得自己越來越依賴陳天明。天啊,難道我喜歡上陳天明了嗎?不可能的,應該是我讓他喜歡我,而不是我喜歡他。孔佩嫻在心里默默地對自己說道。
  “不行,孔老師,我們現在不能出去。”陳天明搖搖頭。如果孔佩嫻要出去的話,一定會有大批人馬跟著,這樣就更容易暴露了自己這邊的人手。反而像現在這樣,他們一直呆在這里,雖然孔佩嫻在明,但陳天明的人在暗,對保護孔佩嫻有一定的好處。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