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730

第1791章(解釋)
  這時,大家聽著孔佩嫻的暗示,全看著陳天明了。陳天明是麗人集團的幕后老板,這里的人沒有一個比得上他有錢,如果他說請客的話,別人是不想跟他爭的。陳天明見大家都在看著他,他有點不自然了。
  “是啊,如果是天明請客的話,我就不跟你爭了。”范圓不好意思地說道。如果這次陳天明要買單,自己卻跑出來爭的話,那就是沒有什么意思了。
  聽著范圓這樣說,孔佩嫻的手又在下面輕輕拉著他,其它人又在看著自己,如果自己不表一下態的話就沒有意思了。說請,別人在看著自己,一定會說自己小氣,特別以前孔佩嫻還幫過自己,不就是幾個錢嘛,請又怎么樣呢?但是如果請了,龍月心和楊桂月會怎么看啊?特別是楊桂月,她現在的眼神好象恨不得把自己吃掉,唉,早知道這個什么朋友聚會是這樣難搞,他就不進來了。讓6宇鵬進來看著孔佩嫻也好,反正6宇鵬是喜歡大吃大喝的。
  “我請!”最后陳天明想了想,不能在這些太子太女的面前丟臉,否則別人會說自己無情無義,這對自己的生意也不好。現在孔佩嫻也是給了自己面子,這些太子太女以后也會光顧自己的生意。不過,陳天明看著楊桂月和龍月心好像有點不自然,他心里就堵得慌了。
  “嘻嘻,大家聽到沒有,天明說請我們的,他可是有錢人,麗人集團的幕后老板,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孔佩嫻高興地說道。
  服務員開始上菜了,孔佩嫻叫了幾瓶酒。楊桂月強悍地點了兩瓶貴酒,然后自己拿了一瓶喝了起來。陳天明看著楊桂月這樣喝酒,知道她生氣了。但是當著這么多人,他又不能走過去勸她不要喝。
  于是,陳天明故意讓服務員拿過楊桂月的紅酒,自己也倒滿杯,一口氣喝了三杯。呵呵,我把它喝掉不少,你楊桂月就不能喝得太多了。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跟我作對?”楊桂月見陳天明喝了自己點的酒,氣得要狂。如果不是孔
  佩嫻他們在身邊,她現在一定是沖過去打陳天明。
  大家聽著楊桂月的話不由一呆,在這里,除了龍月心和孔佩嫻之外,強悍的又是楊桂月了。雖然楊桂月的外公是軍界的高層,可許大粗的外號不是胡叫的,說一不二,動不動就撥槍,還敢跟自己的上級撥。而楊桂月也繼承了許大粗的作風,自己看不過眼的,也是敢說出來甚至動手。另外楊桂月的武功高強,傳說是華山派掌門的關門弟子,一些太子太女都不敢惹她這個天不怕地不怕太女。
  “小月,不是啊,我哪敢跟你作對,”陳天明急忙向楊桂月賠著笑臉,如果現在把楊桂月給激怒的話,簡直就是火上加油。
  “哼,量你也不敢。”楊桂月惡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接著繼續一邊喝酒一邊吃菜,看她咬牙切齒的樣子,好象那菜就是陳天明似的。
  孔佩嫻也看到楊桂月的不悅,她急忙招呼大家快點吃,不要讓菜涼了。然后,她偷偷地跟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天明,那酒貴是貴,但你也沒有必要心疼啊!
  要不然,我一會給你一張卡,你用來買單就行。剛才你答應幫我買單了,如果你不做個樣子的話,別人會取笑你。”
  陳天明聽孔佩嫻這樣說,沒有想到她也有時會善解人意的,他微微搖頭說道:“不是,我哪會嫌酒貴啊!我只是認為小月這樣喝酒不好,會傷到她身體的。好了,孔老師,你不要管我,你招呼你的客人!”陳天明覺得自己在孔佩嫻的身邊坐著并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他急忙吃完后,就拿著酒杯每人敬一杯酒了。
  走到龍月心的身邊,陳天明對她笑著說道:“月心,以前老是找你麻煩,真是不好意思,我敬你。”
  “呵呵,陳先生客氣了,什么麻煩不麻煩的,能幫就幫,不能幫我也沒有辦法。”龍月心站起來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聽著龍月心那客氣的話,知道她心里也有其它看法了。唉,孔佩嫻啊孔佩嫻,我今天晚上被你害死了。陳天明在心里想著。沒有辦法的他只好跟龍月心喝了一杯。
  緊接著,陳天明又敬了孔佩嫻一杯。看孔佩嫻今天很高興,她已經跟別人喝了不少酒了,看她兩頰潮紅,一定是喝了不少的酒。“天明,你就不要敬我了,你多敬別人嘛!”孔佩嫻一語雙關,如果她跟陳天明是自己人,陳天明是不用敬她的。
  “要的,我也感謝以前孔老師對我的幫助。”陳天明不卑不亢地說道。
  “天明,你不要老叫我孔老師好不好,你不可以叫我佩嫻嗎?”孔佩嫻有點生氣地說道。陳天明一直叫自己孔老師,明顯跟自己有點生分。
  楊桂月聽了心里有點高興,看來陳天明對孔佩嫻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剛才他一直叫孔佩嫻作孔老師。或者是陳天明見自己在這里故意演戲呢?不管怎樣,楊桂月聽著孔佩嫻著急的樣子,心里有點解恨。哼,孔佩嫻,你想跟我爭男人?你還是嫩了一點。
  “呵呵,孔老師,你上過我們的課,我當然是要尊敬你了。你慢喝。”說完,陳天明走到范圓那邊敬范圓的酒。“范圓,來,我敬你一
  杯。”陳天明對范圓說道。
  范圓馬上站起來說道:“天明,你這話客氣了,我們可是兄弟情啊!來,我敬你一杯,以后你要多關照一下我。”范圓知道陳天明這個人厲害,根據他查到的資料,陳天明有錢,又是虎堂的人,憑這點就可以牛*了。現在陳天明又跟龍月心和孔佩嫻她們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跟陳天明交好,只有好處是沒有壞處的。
  當然,如果陳天明不跟某個女孩好了,他范圓是要乘虛而入。這種不流別人田的做法,是他經常做的事情。
  “來,干杯。”陳天明不再說什么,先喝完杯里的酒。陳天明又開始往下面敬下去,雖然一人一杯,他也敬了十幾二十杯。不過,他是沒有敬楊桂月的。
  那邊的楊桂月生氣了,壞陳天明臭陳天明,你居然敬了別人的酒,卻是偏偏沒有敬我,你是不是故意這樣的?楊桂月越想越生氣,她快氣得坐不下去了。
  其它人見陳天明都敬了他們
  的酒,他們也不客氣地回敬。你一杯我一杯,陳天明又輪回地喝了一圈。孔佩嫻看到陳天明喝了這么多酒,心里不由疼了。她心疼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坐一會吃點東西!”
  “我沒有事,你們喝酒,不要管我。”陳天明看到楊桂月那殺人的目光,知道自己現在一定要跟孔佩嫻撇開關系。
  楊桂月站起來說道:“你們慢慢吃,我過去那邊唱歌。”說完,她就往那邊走去。有一些人已經吃飽喝足,他們也跟著過去玩了。
  陳天明也急忙走過去,想跟楊桂月解釋,他走到那邊暗示楊桂月過來,但楊桂月根本不理他,她只是在一邊玩一邊喝酒。楊桂月被陳天明剛才沒有敬她的酒氣壞了,哪會理陳天明呢?
  畢竟孔佩嫻是這次聚會的動人,她也不好意思繼續呆在陳天明的身邊,她跟大家一起唱歌一起跳舞。而龍月心一個人站在窗邊好像在想著什么事情似的。陳天明見現在不能跟楊桂月解釋,他只好找龍月心解釋了。
  “月心,你在看風景啊!”陳天明走到龍月心的身邊笑著。
  “陳先生,你不去那邊玩嗎?你今天好象是男主角啊?不要一會引得女主角著急。”龍月心含沙射影,話里有點沖。
  “月心,你誤會我了,我跟孔老師沒有什么的。”陳天明見龍月心還是叫自己陳先生,知道她還在生自己的氣,他急忙解釋著。
  龍月心板著臉說道:“陳先生,你還是叫我龍小姐,免得佩嫻姐一會誤會我什么。而且我們是好朋友,你這樣只會引起我們之間的不和。”龍月心想到陳天明今天晚上跟孔佩嫻一起來,而且孔佩嫻的話里露出一些曖昧的意思,她的心里有點不舒服。
  不過她跟楊桂月不一樣,她把心里的不舒服隱藏在心里,只是冷漠地對待陳天明。龍月心想著以前跟陳天明在一起開心的日子,心里有點不是滋味。一個聰明的女人,不管她平時多么聰明,但在感情上,她有時也會不聰明了。
  “不是啊,月心,你真的是誤會了。我現在是保護孔老師的,她被一些恐怖分子盯上了,人家要殺她。我是被你爺爺親自叫我過來保護她,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會答應你爺爺呢!”陳天明把面子全給了龍月心。
  “有人要殺佩嫻姐?是爺爺叫你保護她的?”龍月心聽到陳天明說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而保護孔佩嫻,她心里一甜,看來陳天明還是有點在乎自己的看法。對了,以前孔佩嫻就纏著陳天明的了,經常叫陳天明請她吃飯,而陳天明不答應。這次陳天明跟她在一起,一定是有原因的。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啊,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你爺爺龍主席的,開始我只是叫林國他們保護孔老師的,但你爺爺和孔總理不答應,說這次的恐怖分子非常厲害,有可能跟先生有關,所以我就答應下來了。”
  “那關我什么事啊?你是看在爺爺和總理的面子上。”龍月心故意對陳天明說道。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