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729

第179o章(殺人的目光)
  龍月心要來?陳天明聽到孔佩嫻的話不由愣了一下。..他跟龍月心剛有一點眉目,如果讓她知道自己陪孔佩嫻來這樣的朋友會,一定會有其它看法。剛才他也感覺出來,孔佩嫻好象對自己非常親熱,這樣的親熱很容易讓人誤會他們之間的關系。
  “月心說一會就來,她先去接小月。”小君笑著說道。
  小月?陳天明又是愣了一下,這個小月是不是??女楊桂月啊?如果是的話,問題就大了。以??女的脾氣,一定是不會放過自己。陳天明越想越著急,他希望小君嘴里的小月不是楊桂月。
  不過,陳天明還是聰明地想到一個辦法,打電話求證一下楊桂月現在哪里。于是,他拿著手機走到旁邊給楊桂月打電話。“小月,我好想你啊,你現在哪里啊?”陳天明故意地說道。
  “怎么了?你會想老娘?”楊
  桂月的聲音并不是很大,好象她那邊不是很方便說話似的。“你問我在哪里干什么?”好象楊桂月的覺悟非常高,她似乎感覺到陳天明要查她的班。
  “我是想你,所以才問你嘛,你在哪里啊?”陳天明笑著問道。
  “哼,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啊?你在外面風花雪月,老娘也去風花雪月不行嗎?”說完,楊桂月掛了手機。
  陳天明生氣了,m的,??女竟然敢掛自己的手機?好,等我下次在床上時,一定要好好教訓你,讓你慘叫連連,看你還厲害不厲害?問不到什么的陳天明只能是怏怏地走到孔佩嫻的身邊,雖然這是孔佩嫻的朋友會,但保全條例規定,越是不可能生的事情可能就會生。所以他走到孔佩嫻的旁邊,如果有什么突事情也是可以出手。
  “天明,你幫我拿著酒杯。..”孔佩嫻見陳天明過來了,故意把自己的酒杯遞給陳天明。無奈的陳天明只好拿過她手上的酒杯,誰叫自己現在是她的保鏢啊!
  孔佩嫻的這一舉動又讓小君他們大跌眼鏡,孔佩嫻和陳天明的關系不一般啊!那龍月心呢?她又跟陳天明是什么關系呢?難道是??關系?眾人一想到一會龍月心就要來,個個有點期待了,不知道一會會生什么事情。
  看到眾人的表情,孔佩嫻非常滿意,她的計劃算是成功了。已經有人看到,陳天明現在非常聽自己的話,可以說明很多事情了。嘻嘻,一會還有更多的人,肯定是能讓自己非常有面子。
  這時,包間的門繼續被推開,6續進來一些青年男女,其中范圓也在里面。范圓看到陳天明也在,他高興地走上前說道:“天明,你好,你來了。”
  “是啊,范圓,你好。”陳天明伸出手握住范圓的手。
  孔佩嫻走過來有點奇怪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認識范圓嗎?”
  “是啊,以前認識的。”陳天明點點頭。
  “把酒給我。”孔佩嫻從陳天明的手中拿過自己的酒杯,這一曖昧的動作讓剛來的人呆了。陳天明幫孔佩嫻拿酒,這樣的關系讓人覺得曖昧了。陳天明跟孔佩嫻是什么關系啊?又有人猜疑了。
  孔佩嫻可以說是成功地用酒杯把她跟陳天明之間那種道不明的關系給表達出來,雖然這簡單的一伸一拿,卻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至于是什么,只能是仁者見智了。
  特別是范圓非常疑惑,他知道龍月心跟陳天明是一對的,可現在好象孔佩嫻又跟陳天明有關系。天啊,難道陳天明是腳踏兩船?如果是這樣的話,陳天明就是一個非常牛*的人了。龍月心和孔佩嫻這兩人都是圈子里數一數二的人物,陳天明靠上一個都是很了不起,現在卻是靠了兩個。
  但是,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如果陳天明處理不好想一挑二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現在的范圓心里有點期待,一會龍月心來了,她看到這樣的情況,最好是跟陳天明翻臉,孔佩嫻也跟陳天明翻臉,這樣自己就有機會了。女人在傷心的時候,心是最脆弱的時候,
  這也是自己最好機會的時候。想到這里,范圓更是興奮了。不管是龍月心還是孔佩嫻,只要自己拿下一個,以后自己的前途就是輝煌無比。
  就在范圓想入非非的時候,龍月心來了。大家一聽到龍月心來了,紛紛跑到前面迎接,好象迎接自己的皇帝似的。當陳天明看到龍月心身邊的女人時,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老天,你是不是想玩我啊?原來龍月心身邊正是站著楊桂月。
  看到這樣的情景,陳天明想跑到一邊躲起來。反正現在有龍月心和楊桂月兩大高手在,外面又有6宇鵬、詹倚他們在把守著,這些太子估計是沒有問題,自己躲在一邊是沒有問題的。
  可當陳天明想躲的時候,那邊的孔佩嫻叫了起來。“天明,月心和小月已經來了,你過來一下,我們準備吃飯再玩了。”孔佩嫻哪里知道陳天明那復雜的心理,而且對于楊桂月和龍月心,一個是已經xxoo多次了,一個是準備xxoo,他哪敢在她們面前跟孔佩嫻站得太近。就算是保護孔佩嫻,可孔佩嫻說的話太讓人聯想翩翩了。
  “天明?!”龍月心和楊桂月疑惑地轉過頭,她們看到陳天明也在這個聚會時,不由暗暗奇怪。不過她們也不聲張,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天明是陪我來的。”孔佩嫻得意地說道。反正龍月心以前跟她說過,她跟陳天明沒有什么瓜葛的,跟他在一起只是為了解決他生意上的事情。至于當時被人家誤會,龍月心也是非常苦惱,想解釋,但又不能解釋,怕影響到陳天明的生意。
  所以,孔佩嫻現在才想到這個辦法,既可以讓別人以為陳天明跟自己有關系,又可以解決龍月心的苦惱,這可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可孔佩嫻哪里知道龍月心的心呢?而且旁邊還有一個強悍的楊桂月。
  “天明陪你來的啊,佩嫻。”龍月心跟楊桂月異口同聲地笑著說道。
  陳天明只覺有兩道寒光向自己射過來,雖然現在是大熱天,可他還是感覺到非常冷。慘了,這次自己死定了。早知道龍月心和楊桂月會來,他直接在外面等著,讓6宇鵬進
  來就行了。以6宇鵬的身材,估計就是有幾個殺手進來也是可以擋幾下的。
  “是啊,我陪孔老師過來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陳天明不敢說自己是來保護孔佩嫻。他只能在孔佩嫻的稱呼上作文章,希望龍月心和楊桂月能聽到他故意稱呼孔佩嫻作“孔老師”。
  孔佩嫻笑著說道:“天明,來,你幫我招呼一下大家入座。服務員,可以上菜了。”孔佩嫻又故意跟陳天明貼在一起。
  完了,這次自己跳到大海里也洗不清了。陳天明在心里苦笑著。聽孔佩嫻的話,這次朋友聚會是孔佩嫻主持召開的。而她叫自己招呼客人,擺明就是想讓自己也當主人啊!自己當主人,就跟孔佩嫻扯不開關系了。
  這時,陳天明感覺到楊桂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殺人,估計陳天明已經死上幾個來回了。
  “大家坐,不要客氣,今天可是我請客。”孔佩嫻笑著對大家說道。她見陳天明還站在那
  里不幫自己招呼朋友,氣得直跺腳。“天明,你幫我招呼一個客人啊!”大家聽到孔佩嫻這樣說也紛紛往位置上坐,不過大家還是留著幾個座給孔佩嫻、龍月心他們。
  龍月心經過陳天明的身邊時,沒有什么異舉。可楊桂月不一樣了,她氣得兩腮有點鼓,可經過陳天明的身邊時,好象不認識陳天明,連看也不看陳天明一眼。可當她走過后,陳天明可是齜著牙不敢叫出聲音來。
  原來楊桂月在經過他的身邊時,暗暗踩了他一腳,那故意重重的一腳,讓他暗冒冷汗。m的,楊桂月起瘋來不是一般的厲害,她剛才那一腳是用上了內力,至于這樣整自己嗎?自己也是受害者啊!陳天明暗暗后悔,剛才沒有預防楊桂月下黑手,他沒有用內力抵抗。
  位置也是孔佩嫻故意安排的,她跟龍月心坐在一起,她的左邊是陳天明,楊桂月坐在龍月心的旁邊,范圓坐在陳天明的旁邊。陳天明見楊桂月一直沒有看自己一眼,那眼神非常凌厲,他知道這??女生氣了。
  看來
  自己要找個時間好好解釋一下才行,唉,??女怎么老是不務正業跑到京城來呢?就算來京城也要跟自己說一下啊!突然就在自己的面前出現,自己就算沒有心臟病也會給她嚇出心臟病來的。
  孔佩嫻對大家說道:“各位,因為我上段時間工作比較忙,冷落了大家,這頓飯當是我向大家賠罪。另外,我下一段時間也是比較忙,可能很少能參加大家的聚會,在這里也一起陪罪了。”
  “佩嫻,你不用客氣了,大家也知道你比較忙,有空大家就聚聚,沒有空就算了。我們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在乎那種形式。”范圓果然是拍馬屁的高手,馬上就圓了孔佩嫻的話。“這頓飯還是我來請,這段時間我做生意還是賺了一些小錢。”能拍好孔佩嫻的馬屁,以后當然是有好處,這點范圓是知道的。
  “不用了,范圓,你的好意我心領,這次不用你請客。而且我身邊還有一個大老板在呢?我請客他出錢,大家盡情地吃!”孔佩嫻邊說邊看著陳天明,好象他就是那個大老板冤大頭。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