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71 調離

陳天明一聽何連有急事找他忙與燕姐她們打了一聲招呼便下樓開車往縣紀委奔去。這么早何連找他肯定有什么事情。
  心急的陳天明到了縣紀委忙向何連的辦公室走向。到了門外遇到何連的秘書打了一個招呼便推門走了進去。
  “天明快過來坐我有事找你。”何連邊說邊招呼著陳天明坐下這一次他沒有再給陳天明倒水而是直接進入了主題。
  “何書記有什么事你就直說。”陳天明雖然沒有聽到何連說什么但看到他這樣已經是危言聳聽了。
  “我今天早上接到了市組織部一個朋友的電話他收到內部消息說我過幾天就要調回市里任命書也正在做。”何連說道。
  “調回市里那好啊。恭喜你何書記。”陳天明聽何連要調到市里剛才緊張的心情沒有了。
  “天明看來你還不懂官場在市里當官不一定比縣里好主要看在什么位置做什么的。”何連對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回市里當什么官?”陳天明不由地問何連。
  “回到市委政策調研室副主任還是副處級平調但是這里面的意義就不一樣了。一個有實權的縣紀委書記被調到一個閑職這就代表著被貶了。”何連說著話語里有點無奈。在官場就是如此明明看著仕途一帆風順但快要到這彼岸的時候竟然船翻不走了。這樣的事情在官場打滾了多年的他知道這個道理但是何連沒有想到這事竟然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會不會是沒有決定或者你的朋友打聽錯了?”陳天明不相信地說道他的心里還存著僥幸。
  “不會的我在沒有給你打電話之前縣委書記黃書記也給我打了一個電話他也說收到了消息并找到相關的人證實了。”何連苦笑了一下說道。在官場上被貶就代表著以后要翻身就很麻煩因為這世界上要往上爬的人太多了他們怎么會讓你翻身占了他們的位置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幫你什么嗎?或者幫你到上面打點打點關系。”陳天明沒有說到用錢來打點但他知道何連這樣的領導應該會懂的。
  “這一次可能是沒有用的它來得太突然這就說明要動我的人已經下了決心別人是動搖不了的。本來我這次是要回市組織部當調研員正處級可是報告在上面放了很久已經都沒有回音。
  現在是突然回來了但沒有想到調任的地方是同級并且還是一個閑職”何連搖了搖頭。
  “那你說會是什么人干的?”陳天明問何連。何連一直對他很關照并且在后面幫了他不少所以現在是他要報答的時候了。
  如果讓他知道何連的仇家是誰他會想辦法對付的。
  “我也不知道是誰?不過我想可能與你跟天星幫結仇的事情有關前兩天你才對付了天星幫接著我這里就有變化。可能有人知道我和你之間有聯系再說你這次對付天星幫不是讓天星發現了嗎?雖然天星后來被人殺掉但是他肯定把有關的信息告訴了別人。所以天星幫的后臺要對你下手他們查到我和你有聯系肯定會想到這次邊防官兵的出現跟我有關系所以先對我下手把我調離。”何連想了想說道。
  “那那是因為我而害了你。”陳天明不好意思了對何連歉意她說道。
  “也不是這樣說天星幫的后臺是一個狠角色如果誰動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就要對付誰。再說這次50公斤的毒品如果流入到社會里去那將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所以只要有一點良心的人都會去制止的。”何連說道。
  他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在私情方面你和我女兒何桃走得也近雖然這段時間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跟你說我女兒是喜歡你的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么失落過。當然至于你們以后怎樣我不會干涉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還有如果我的調任下來小桃可能也要跟著我走不過主要看她的意思她想留在這里也行不過現在j縣的情勢非常危險我不想她留在這里想走得越快越好。干我們這一行的多多少少會得罪到一些人所以我對于自己的女兒還是有私心的。在這里不好意思了。”
  “這沒事真的何書記我非常感激你一直在幫我。”陳天d誠懇地說道。他想到何連因為自己受到牽連心里感到非常難過。
  “呵呵天明其實我也沒有幫到你什么我一個縣紀委書記對付一些縣里面的小人物還行如果到大的我是管不了。例如縣的一些領導我就沒辦法了在縣里縣委書記和縣長是正處級比我大半級連副書記副縣長也和我同級我是拿他們沒有辦法。再說能坐到這位置的人上面多多少少都是有一點關系的。官場就是這樣它是由像蜘蛛網那樣的線連起來關鍵就是看誰的網大誰的網能不破。”何連笑著說道。
  “何書記你幫了我很多我陳天明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你就直說。”陳天明說道。
  “我現在還不需要什么雖然我這次平調沒有什么實權但我的級別還是在的而且我自己也在等著別的機會這次走得不好不代表以后走得不好。”何連說道。
  其實這次何連的調離是蔡東風在背后搞的鬼他用了他老頭子的關系花點錢直接把何連調走那后面他要對付陳天明就容易多了。
  “那你什么時候走我送你。”陳天明對何連說道。
  “不用了現在我們走得太近更容易遭到別人的懷疑而且我這次想接到通知就走我上面的人跟我說了通知應該很快就會下來的。”何連搖著頭說道。“天明現在你在j縣里的處境很危險你要考慮清楚你應該如何?”何連那天也聽到雷隊長說陳天明這人不簡單所以他也只是提醒一下陳天明。
  “我知道我已經作了一些安排我就要等著他們從暗處出現。我只有用自己作餌才能把那些魚釣上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那你可要小心啊不要讓魚吃了你這餌。”何連關心地說道。
  “我會的我已經下了決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危險肯定是會有的。”陳天明說道。
  “還有你也要小心別的小人因為我以前在這里的時候可能那些小人不敢對你怎樣現在我走了他們一定會眼紅你對你做一些手腳。萬事要小心不能再強出頭。”何連又叮囑著陳天明。
  “我知道的我會小心。”陳天明說道。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找個時間和小桃談談雖然你是老師但我還是看好你的。”何連對陳天明眨了眨眼睛。
  “是的是的。”陳天明心里一陣高興有何連在何桃的身邊說著好話何桃想不原諒自己都不行啊!
  但是何連沒有想到陳天明和何桃之間發生的關系這么復雜陳天明和何桃不但有了關系并且陳天明還和幾個女人有關系這是他所想不到的他只是以為陳天明和何桃、燕姐三人出現的選擇問題所以他鼓勵和暗示陳天明要選擇好。
  “好你走我也要準備自己的一些事情可能通知很快就要下來我要把手頭上沒有做好的事情抓緊時間做好。”何連向陳天明揮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陳天明點點頭與何連告別便開車回空天酒店了。在路上他就給張麗玲和林國打了電話讓他們回來說有事找他們。
  在自己的二樓休息室里陳天明把剛才在何連的情況告訴了他們。
  “老大那么說天星幫的后臺很硬了能動得了何連書記。
  ”林國坐在椅子上擔心地說道。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不過這種事情對我們來說關系不是很大畢竟我們不是官場上的人天星幫的后臺用對付何連書記的方法是對付不了我們我怕的就是上次那樣的暗殺。”
  “陳天明你怎么現在才告訴我實情你還騙我說你被人打劫?”張麗玲一臉的生氣她狠狠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不過她還是關心地說道“那那你現在怎么辦?”因為事情都這樣了她覺得現在是想解決方法的時候不是生氣的時候。
  “我也不知道怎么辦?因為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們想找他們也找不到。所以我只有在明處等著暗處的他們只有他們出現了我才知道對付誰。”陳天明說道。“是了麗玲這段時間酒店和房地產的生意要注意一點以免遭到別人的報復。”
  “這些我們是會注意的酒店只營業合法的生意可是工地那邊正在銷售不上不下停止不了。”張麗玲說出她的擔心。
  “停不了的就不要停我是讓你們小心不是停下來只是小心一點就行反正凡事小心就一定不會錯。”陳天明笑著對張麗玲說道。
  “是的我們知道了。”張麗玲和林國同時點點頭異口同聲地說道。
  “好了你忙你們的有什么事情大家電話聯系。”陳天明向他們擺擺手讓他們出去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