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711

第1773章(難道沒有秘密嗎)
  “老大,衣服買回來了。”外面傳來了小六的聲音。
  陳天明急忙說道:“把衣服給我。”他走到門邊把門給拉開,然后拿過衣服。雖然當時他用飛劍把鐵閘門給弄壞了,但只是弄壞鎖,門還是可以關的。
  黃娜對陳天明說道:“你拿衣服進去給小凌穿。”竟然讓陳天明照顧黃凌,黃娜也就不再覺得陳天明欺負黃凌了。
  陳天明拿著衣服進房間里面,黃凌看到陳天明故意傷心地說道:“老師,你不會是不要我?”
  “不會,我以后一定好好對你,”陳天明搖搖頭,自己是要對黃凌負責,但失去黃娜,也是他心中的痛啊!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黃凌心里高興了。看來是媽媽已經開導好陳天明,以后陳天明是自己的,不會再
  纏著媽媽了。黃凌知道自己這樣是自私,但愛情是自私的,自己不想失去陳天明,只能是這樣了。
  “老師,你對我真好,你把衣服給我。”說完,黃凌推開被子站了起來。
  陳天明眼前一亮,黃凌那身子可是讓自己百看不厭,她的身體已經和路小小那么成熟了,不知道剛才自己在她身上的運動,會不會對她造成傷害呢?他的小明又強悍地反應了,剛才還沒有得到滿足,也是夠苦的了。
  “老師,我好看嗎?”黃凌見陳天明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她的心里也非常高興。這說明自己的身體對他是很有吸引力的,嘻嘻,只要自己再下一點功夫,老師肯定是天天想著自己。可惜自己的那里很疼,要不然今天晚上自己是要好好地陪一下他。
  “好看,”陳天明點點頭,“黃凌,你快點穿上衣服,一會有警察過來錄口供。”陳天明可不想黃凌光著身子見人。..
  “恩,”黃凌拿過衣服穿了起來,
  上衣還好穿一點,當她穿褲子的時候,那里就非常疼了。“老,老師,我那里疼,你可以幫我一下嗎?”
  陳天明走到黃凌的身邊,幫她拿著小褲讓她伸腳進來。黃凌摸著陳天明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抬起腳。她??前的柔軟時不時地碰到陳天明,讓陳天明暗暗吸著冷氣,他不斷地讓自己冷靜,要沖動只能是回家再說了。
  黃凌穿好衣服后,便與陳天明一起出去。黃娜看到走路有點別扭的黃凌,知道她現在是不舒服。“小凌,一會跟媽媽回家。”
  黃凌看著陳天明,意思是想讓陳天明也跟著她們回去。可陳天明現在哪能跟她回去呢?他還要回家xxoo呢!“黃凌,一會錄完口供后,你就跟你媽回去!我還要把這些事情處理一些。”
  “好,你有空可要來看我啊!”黃凌紅著臉說道。
  “我會的,明天我會另外再給你派保鏢,以后讓一號繼續保護你媽媽,她的安全也重要。同時,我還
  會給你一些東西。”陳天明已經想好了,給黃凌gsp衛星項鏈,而她的手機也要換了,也是gsp的,在她關機的情況下,也是可以找到她的位置。這樣,她的安全系數就提高不少。
  陳天明也擔心黃娜,他跟一號保鏢的關系不錯,到時讓一號看好黃娜,如果有什么事情再通知他。
  “嗯,我聽你的。”黃凌聽陳天明說要給自己送東西,當然是高興了。
  不一會兒,警察過來了,小夏也帶著一個國安的人過來,他們問了一些情況后,也就讓黃娜和黃凌他們走了。畢竟警察內部也是收到黃凌不見的事情,雖然黃娜不是用報警的手段通知,但也是跟一些熟人聯系。
  朱其的死只能是說咎由自取,鐵桶他們也供出朱其串通他們騙黃凌的事情。現在又有黃凌的證詞,還有陳天明在現場的報告。陳天明身為虎堂的人,就有先斬后奏的特權,朱其還想殺陳天明,當然是罪加一等。
  這件事情就是
  這樣過去了,陳天明回到家后,當然是好好讓小明舒服舒服。當天晚上,他的女人全被他弄得??連連,暗暗說陳天明越來越厲害了。
  黃凌的事情解決了,高二(1)班也恢復正常,老師和同學們也是歡聲笑語。特別是黃凌又變回了乖乖女,不但在學校里認真聽課,而且黃娜又為她請了家庭老師,這雙管齊下的幫助下,黃凌的成績又慢慢地趕回來。
  不過,痛苦的只能說是黃娜,她這輩子也不能跟陳天明在一起。她只能是在床上摟著被子失聲痛哭。
  陳天明在m市住了一段時間后,也回到京城。他想看看龍定找到先生了沒有,還有六大家族的秘密,不知道查出來沒有。陳天明問了許柏,許柏說那些符號既像文字,又像什么圖形,他們請示了很多專家也沒有翻譯出來。
  根據專家的揣測,這些符號有可能是文字,但不是什么正規史書中記載的文字,可能是某地或者某小民族的文字也說不定。反正專家也一直在研究,如果能研究出這些符號的意思,估計
  也能知道一些信息。
  聽到許柏這樣說,陳天明也有點失望。這就是辛苦得到的玄鐵嗎?他又問了莊伯和史家華他們,他們都是說聽祖宗留下來的意思就是六塊玄鐵合在一起會有秘密,但六大家族又不能把六塊玄鐵合在一起,否則會遭到天遣。所以,陳天明又失望了。
  什么天遣不天遣的,陳天明不會相信。只是這六大家族的秘密也太玄乎了,好象沒有這一回事似的。難道是以前六大家族故意騙自己的子孫,故意讓他們互相牽制,在心里埋下希望,好讓他們奮圖強嗎?
  莊伯和史家華也到虎堂看過六塊玄鐵,他們也是沒有頭緒。大家都失望了,覺得可能不是真有秘密。不過,他們還是把那些符號給記下來,準備找一些老學者看看能不能知道這是什么來的。
  陳天明也給龍定打過電話問起先生的事情,龍定告訴陳天明,韓賓現在是查不出什么問題,但越是這樣,越讓人懷疑。特別是調查組給送上來的報告,說韓賓給陳天明的電話里,體現出韓賓是一個
  圣人,像韓賓這樣完美的人,他的兒子怎么會出現這么大的問題?
  不過,由于龍組副組長劉昊在工作中,現崔建學以前存在以權謀私的現象,已經在內部進行了調查。虎堂故意把這信息告訴崔球,崔球好象有點不自然了。雖然他什么也沒有交待,但從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有點緊張。
  經過虎堂一段時間的調查,現崔球其實在其它三個省有三棟別墅,雖然不是他的名下,但別墅持有人一致說那是崔球不是他們的。對于崔球為什么有這么多錢買三棟別墅,崔球保持了沉默,他好象在等待什么。
  崔球父子的問題,已經讓調查龍組的調查組有了一些眉目。身為龍組一把手出現問題,下面肯定還有問題,而且崔建學雖然是靠真本事當上龍組的領導,但一樣是存在以權謀私的問題,這也是構成對他的雙規。
  所以,現在有點戲劇性,崔球和崔建學父子同時關在虎堂,雖然他們拒絕交待問題,但已經構成犯罪,調查組只能是跟他們磨起來。
  陳天明聽了龍定對韓賓的分析后,心里暗暗害怕。如果正如龍定所說,韓賓也是太可怕了,心機也太厲害了。不過,先生本來就是可怕的人,一直隱藏在暗處不出現,出現也是藏頭藏尾讓人不知道他是誰。
  突然,陳天明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自己一個人去南中海探望韓賓,看看韓賓會怎么樣?如果他是先生的話,看能不能激怒他對自己動手,然后證實他是先生。
  “天明,這樣太危險了,狗急了也會跳墻,如果你去韓賓那里,他真是先生的話,你會沒有命的。”龍定聽了心里一動,陳天明這個辦法是好,但一樣也有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可能韓賓不是先生,我殺了他的兒子,他那么慈祥地關心我,我也是要關心一下他。”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自己的武功跟先生差不多,就算是韓賓是先生要殺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天明,現在有兩個問題,第一,如果韓賓是先生,你就有很大的
  危險,你面對不但有韓賓,還有他的手下。第二,如果韓賓不是先生,你這樣去做只能是過分了。”龍定說出自己的擔心。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可以注意的,第一,那是南中海,如果韓賓要殺我,一時間得不到手的話,他要再殺我就很難了。第二,我跟韓賓說話小心一點,就算他不是先生,也不會打擊他。”
  “這樣,你來南中海我的家,我們好好合計一下,而你也對南中海附近的地形熟悉一下。”龍定想著這辦法是一半的好一半的不好,還是讓陳天明到南中海,再讓月心回來好好合計一下。
  “行,我下午過去。”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不早點弄出先生來,他就不能睡一天好覺,天天想著什么時候會被先生報復。而且等搞掂先生的事情后,自己是要帶著女人們去歐洲的小島上結婚生子,過上神仙一般的生活了。聽柳生良子說,那里弄得七七八八,可以在那里住人生活了。
  韓賓,如果你是先生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陳天明在心里暗暗
  地想著。他開始也不相信韓賓,因為他第一次跟韓賓見面握手的時候,是試過他的。但現在陳天明也知道,一個人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就算他現在試也是試不出那個人有沒有武功。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