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708

第177o章(我怎么動不了)
  “救命啊,有人要殺人了,大家快幫我報警。”小蛇慘叫著。自己的一條腿斷了,以后不能跳舞,自己還能干什么呢?所以,小蛇現在也豁出去了,他就算被陳天明殺死,也不能告訴陳天明朱其在哪里。小蛇現在惡毒地想著朱其最好把黃凌給先奸后殺,為自己報仇。
  “報警?呵呵,你太小瞧我了。我現在就算是殺死你,你也是罪有應得,何況是廢了你呢!”陳天明冷笑著。“小蛇,我繼續問你,你說不說朱其在哪里?要不然,你以后就要在輪椅上過日子了。”
  “我,我不知道,”小蛇咬著嘴唇叫道。“我沒有干什么壞事,你們憑什么這樣對我,我要告你們。”小蛇他們畢竟是跳舞的,不是在道上混。如果他們知道小六哥的名號,就知道這話在m市是說不得,而且陳天明還是小六哥的老大呢!
  陳天明見小蛇敬酒不吃吃罰酒,他也不客氣了。他擔心黃凌出事
  ,心里壓著滿腔的怒火,現在繼續問著小蛇,小蛇還是不說。陳天明惡狠狠地又踢向小蛇另一條腿,以陳天明現在的功力,如果小蛇真的跟這件事情無關,那在兩個小時之內把小蛇的骨頭接好,那小蛇的腿還是沒有事。但如果小蛇真的與黃凌失蹤有關,那小蛇的腿以后就是這樣了。
  “啊!”小蛇說不出話來,他只是在地上慘叫著。兩條腿都斷了,這讓他非常痛苦和害怕,同時,也讓鐵桶三人害怕了。小蛇的兩條腿都斷了,那以后小蛇就只能是在輪椅上過日子。光頭他們也不由看著陳天明,他們剛才看到陳天明如一個文弱書生,但沒有想到起狠起來比他們更可怕。
  陳天明轉過身看著鐵桶三人陰森森地說道:“你們怎樣?是不是也想像小蛇一樣在輪椅上過一輩子?我最后說一次,如果你們說出來的話,我是不會對你們怎樣。”這是陳天明的一個計謀,小蛇是這些人的頭頭,現在把小蛇廢掉,這些人也不會指望著小蛇了。接著陳天明會一個個地把他們的雙腿都打斷,如果把這四人的腿都打斷,他們都不說的話。陳天明就會相信他們跟黃凌的失蹤沒有關系,到時,陳天明會把他們四人的
  斷腿全給接回來。
  當然,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被打斷腿,最后一個人的心肯定是不好受,估計真是做了壞事,也不會再隱瞞著。畢竟這些人全是跳舞為生,他們沒有腿是沒法過日子。
  “我們不知道,我們什么也不知道,你殺了我們!”小蛇喘過一口氣,他馬上大聲地叫著。既然自己的兩條腿都沒有了,他還怕什么,最好黃凌也被朱其給先奸后殺。同時,他也在提醒著鐵桶他們不要說出朱其的下落。
  但是,小蛇太高估了自己的兄弟,拿十萬塊,跟自己沒有兩條腿,根本是嚴重不相等的。鐵桶他們馬上大聲地說道:“老大,你不要打斷我的腿,我說,我什么都說。”紅毛和高手也拼命地點頭。小蛇雖然是他們的頭,但小蛇已經是廢物,跟著他是沒有用的。而且像現在這個情況,就算朱其把黃凌給上了,明天也會被人家割掉**數年輪了。
  “不要,你們不要說。”小蛇著急地叫道。這下完了,他們這樣說,人家就知道黃凌的失蹤跟他們有關系了。
  聽小蛇這樣說,陳天明更火了。他對著小蛇的??膛就是一掌。“啪啪啪,”好象有幾條肋骨斷了,小蛇慘叫一聲然后暈死過去。“你們快,如果黃凌有半點閃失,你們四個人全得死,而且還有你們的家人,一樣是逃不過悲慘的下場。”陳天明厲聲說道。果然黃凌的失蹤是他們的搞的鬼,這樣說明黃凌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他現在有種想殺人的念頭。
  “我們說,朱其與黃凌在我們的訓練場那里。”鐵桶馬上說道。
  “走,你跟我說在哪里。”陳天明一把抓起鐵桶,現在時間急促,陳天明干脆提著鐵桶邊走邊說了。“小六,你帶他們兩個人在后面跟著,如果誰敢耍花招,直接干掉。”
  “是,老大。”小六點點頭。
  陳天明提著鐵桶出了舞廳,馬上就向前面飛去。他從鐵桶的嘴里得出地址后,就拼命地施展輕功向著訓練場飛去。聽鐵桶說,這事情是朱其與小蛇密謀,他們開始也
  是不知情,事成后朱其給他們每人十萬,而朱其在黃凌的飲料上放**,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其實鐵桶也擔心,陳天明剛才說過了,如果黃凌出事,他就要殺掉他們。天啊,這個人還是人嗎?他怎么會在空中飛嗎?難道是輕功?如果剛才不是陳天明踢斷小蛇的兩條腿,鐵桶還以為這是拍戲呢?
  心急如焚的陳天明帶著鐵桶來到那個訓練場,鐵桶急忙指著那個鐵閘門說道:“老大,就是那里。慘了,鑰匙在小蛇那里,我沒有鑰匙啊!”
  “嘿嘿,這個鐵閘門還難不倒我,你在這里呆著,如果黃凌沒有出事,我會放了你。”陳天明說完,拍了一下鐵桶就把他扔在墻邊,然后向鐵閘門走去。只見陳天明的手一動,一道白光閃在他的手掌上。
  摔在地上的鐵桶想站起來逃走,雖然陳天明說放了他,但是不知道黃凌現在有沒有被朱其欺負,自己還是先逃走最好。但是當他想站起來的時候,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動不了了?鐵桶
  郁悶地在自言自語。
  __
  朱其用dv機拍著黃凌在床上不斷??的情景,只是可惜她的小罩和小褲還沒有脫。不是朱其不想脫,而是黃凌穿著這情趣內衣非常誘人,那種朦朧的景色讓朱其覺得很美,可能全脫了就不會有這種效果。于是,朱其想先拍一些黃凌穿著情趣的美景,再把她那小衣全脫掉。
  “老師,你快來啊,我想你,我要你。”本來黃凌是想從床上爬起拉朱其上床的,但朱其為了拍一些好看的dv要挾黃娜,又把她推倒在床上繼續拍著。朱其從不同角度拍了好一會,他把dv機放在一邊,他忍不住了,他的那里撐著褲子特別難受,他要把黃凌給干了,解決自己的需要后,再繼續拍黃凌。
  媽的,別看黃凌是學生,但她那嗲聲嗲氣的聲音可是讓自己興奮啊!自己玩了這么多美女,最漂亮的就是黃凌了。看著床上??橫陳的黃凌,朱其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一邊脫衣服一邊大叫,“黃凌,老師來了,老師來上你了。”
  不一會兒,朱其就把自己??了,他向著黃凌撲過去。黃凌看到朱其過來了,她以為他是陳天明,興奮地揮著手腳。由于黃凌的神智不清,她根本是不知道自己高興得揮動手腳會打到朱其。
  “啪”,黃凌的腳不小心踢到了朱其的下面。
  “哎呀,”朱其的那里本來就是很強悍了,現在又被黃凌踢到,他慘叫一聲摔下床去。幸好這床不高,要不然朱其可能是摔傷了。“黃凌,你媽的是不是想耍我?”朱其齜著牙從地上爬了起來。
  “老師,你快點啊,我要你。”黃凌在床上不依地踢著腳。
  朱其看到黃凌這個樣子,知道剛才自己被誤傷了。他看了看自己的那里,雖然沒有被黃凌踢斷,但好像沒有剛才那么強悍了。他只好把手伸到自己那里,一邊看著黃凌,一邊拔弄著它,好讓它重振雄風。
  情趣的吸引是強大的,不一會兒,朱其就感覺到自
  己那里又強悍如初。“黃凌,我又來了。”這次朱其是比剛才小心一點,他向著黃凌撲過去。他撲到黃凌的身上,對著黃凌又親又摸。
  “啪”,外面好象傳來了什么聲音,可朱其現在的箭已經弦上,他哪管得那么多。
  “m的,朱其你去死!”陳天明剛沖進房間里面,就看到朱其撲在黃凌的身上。他氣憤地把掌一伸,用內力把朱其給吸了過來。
  現在的朱其就如一只烏龜一樣被陳天明給吸在空中不能動彈,陳天明看著朱其那光溜溜的樣子,心里更是氣憤。“敢動我陳天明的女人,就得死。”陳天明邊說邊把朱其一甩,朱其就碰向墻壁。突然,陳天明覺得自己剛才說錯了,是自己女人的女兒才對。
  “你,你不要亂來,是黃凌勾引我,讓我上她的。”朱其認出陳天明來了,他知道陳天明的厲害,馬上向陳天明求饒。媽的,早知道是這樣,自己早一點上了黃凌,不搞那個dv啊!
  “
  你去死!”陳天明邊說邊一掌打向朱其,朱其只是一般人,哪經得起陳天明的內力,他馬上就去閻羅王那里報道了。
  陳天明見朱其死了,抬頭看向床上,只見黃凌穿著紅色的情趣在床上翻滾著。“老師,你快過來,我想你,我要你啊!”黃凌大聲地叫道。可能現在的藥性作得特別厲害了,黃凌已經陷入瘋狂,她用力地把自己的情趣給撕爛,露出她那紅色的小豆豆,還有那芳草地。
  陳天明呆了,天啊,怎么自己一進來,黃凌就這樣啊!不過這樣也好,起碼朱其沒有把她怎樣。想到這里,陳天明也放心了,只要黃凌沒有被朱其欺負,他就對得起黃娜。而黃娜感激自己今天晚上拼命地救黃凌,可能會偷偷地對自己以身相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