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6 練功


  
  ||--
  正文第一卷第16章練功
  
  
  “你該起床了小子。”大伯用腳踢著陳天明。“想不到你這小子這么能睡現在都已經八點了快起來。”本來還想睡長一點時間的陳天明給大伯用腳踢醒了他只好坐了起來。“大伯你不知道你的腳有多臭嗎?”陳天明捂著鼻子。大伯一言不出用他的大腳向陳天明踢過去。“不要了不要踢了我起來。”陳天明看著大伯的那只臭腳又踢過來趕忙連爬帶滾地站了起來。“臭小子趕快練只有今天的一天時間了。你還想偷懶我就踢死你。我昨天把你全身經脈都打通了這樣你現在練一天就相當于你練一個月。快點。”大伯邊說邊把他的臭腳提了起來。“原來是這么回事我還以為昨晚為什么這樣拍打我呢!怪不得今天自己感覺完全不一樣好象換了一個人全身有使不完的勁。”陳天明心里想著。“大伯你不餓嗎?要不要我煮早餐給你吃?”陳天明想偷懶。“你少廢話你給我一百塊我現在出去外面買吃的你給我好好在這練。”大伯說完就把他那臟手伸出來。陳天明把一百塊給了大伯后又繼續練他的功了。“大伯吃飯了嗎?”不知道練了多長時間的陳天明睜開眼睛就發現大伯正在咬著一個雞腿。“你沒有看到嗎?笨蛋。”大伯也不理陳天明自己吃著他那雞腿。“那我也先吃飯再練了。”陳天明自己也覺得肚子餓了還是吃飯再練。“我沒有叫你吃。你今天是不能吃飯的繼續練功。”大伯邊咬邊說。“不會我今天不能吃飯?”陳天明大叫起來。“是的你今天練功的同時要把你身休的廢氣排掉所以你不能吃飯。”大伯現在因為正咬著雞腿說話都不清楚了。“那你早告訴我啊。害我還給你一百塊給你十塊就夠了。”陳天明覺得特別冤枉。“你真小氣虧我昨晚幫你打通經脈這不要補一下身體的嗎?”大伯聽陳天明這樣說生氣了。“對了大伯你吃肉啊?你不是出家人嗎?為什么吃肉?”陳天明現在才想起大伯是出家人不能吃肉的。“誰說出家人不能吃肉。快點去練功再不練我可饒不了你。”大伯又抬起他那臭腳嚇唬著陳天明。陳天明沒有辦法只好又去練功了。“小子你今天練了多少個周天了?”大伯看陳天明已經練了一個下午雖然說這小子懶可是練起功來也蠻認真的。“好象有30個周天了。”陳天明粗略地計算了一下答道。“那好你說一下你現在的感覺。”大伯問陳天明道。“全身熱烘烘的”陳天明現在可是感覺到自己就像一個火球正確地說全身好象著了火一樣。大伯從洗手間端來了一盆水對陳天明說“你把你的雙手放進水里然后念口訣想象運功到雙手。”陳天明照著大伯所說運功到雙手不一會盆里的水越來越熱接著就冒煙水開了。陳天明被眼前的情景所嚇住相不到自己也這么厲害。“不要怕這就是你練功的效果不過我也想不到你練得這么快可能是你的根基好和我幫你打通全身的經脈!我以前像你這樣的水平起碼要練一年。”大伯看著自己的得意杰作也得意洋洋起來。“大伯那我以后怎樣運用這功夫?”天明不解地問。“你其實在電視看到的那些表演的功夫都是作秀用的假的。你想想和別人打架能夠按照功夫的套路打嗎?你如果打左邊的話那敵人就往你右邊打了。真正的功夫每一招里都有著七七四十九的變化打出一招不管你往前后左右、中下來它都有對付的招數。說白了你就是用你的眼睛看出別人出的是什么招式然后比對手出招快有力就可以一下子把對方打倒。”大伯喝了一口水頓了一頓接著說“你學了香波功之后看東西和感覺東西都比別人快二十倍所以別人出招的時候你就可以早二十倍的時間知道對方的意圖。至于力嘛你剛才看到了你只要把氣運到你的身某個部位那部位就充滿著力氣。不過你要注意像你現在的運氣一招就可以致敵于死地了。所以你就自己估量要運多少。你家有磚頭嗎?”大伯突然問道。“有”陳天明聽到大伯要磚頭忙點頭答道。大伯把磚頭放在陳天明的面前說“你現在運全身的氣打一掌在磚頭試試看。”“呯”的一聲陳天明把磚頭打碎了。這下陳天明更呆了想不到自己一下子就有了這么大的本事仿佛自己就像在做夢似的。大伯又解釋道“你現在才練了兩天就有了這樣的功你想想你以后經常練的話會達到什么效果你自己可想而知。香波功練長了會輕如燕幾層高的樓你就只跳躍幾下就可以去。”“你還有這個東西?”大伯在桌子發現那天陳天明在酒喝酒拿回來的骰子。“這是我次在酒喝酒拿回來的。”陳天明可不想讓大伯認為他是一個賭徒。“天明你運氣聽我搖這個骰子。”大伯說完就用蓋盅蓋住使勁地搖。“你感覺到我搖的是幾點?”大伯把蓋盅放了下來問陳天明。“好象是六點。”陳天明也不敢肯定不過就好象感覺到骰子是里面跳的就是六點。“你看”大伯把蓋盅拿開。“哇!真的是六點。”陳天明看見自己真的聽了出來高興地叫起來。“所以說香波功是一門很不錯的氣功但也不是人人可以學只有像你這樣有練功骨格的人才能練。”大伯說。他敲了敲了陳天明的腦袋說“你要記住學這門功夫只能用來幫人不能用來害人。至于怎樣運用那就要看你。我如果發現你用來害人小心我回來廢了你。”“我不會害人的大伯你放心。”陳天明拍著胸膛說。“那就好。對了我給你一個電話他姓鐘你有什么困難事就找他幫忙如果只是小事千萬不要找他知道嗎?”大伯給了陳天明一張小紙條。“那我不認識他他又不認識我他會幫我嗎?”陳天明問道。“會的你告訴他你是練香波功的陳天明他就知道了。我明天就是找他我會告訴他的。不過最好也不要找他男子漢大丈夫有什么事自己不能挺過去的啊。你說對嗎?”大伯這時好象非常豪情壯志。“這也是。”陳天明點點頭。“你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我有事可以找你。”陳天明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寫給大伯。“你也快點練這香波功對你有很大的好處你慢慢就會體會到了。你練了這功你十年前大病后留下的病滯也會消失的。不說了你練功明天你就可以吃飯了。我也要睡會明天我也要走。”大伯擺擺手又躺在地睡覺了。“哎喲!”陳天明大叫了一聲下面的問題又出現了。“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大伯聽到陳天明這一叫忙跳了起來關心地問道。“不是是我下面疼。”陳天明捂著命根說道。“什么練這功下面怎么會疼呢?你是不是想女人了?你奶的色狼。”大伯敲了一下陳天明的腦袋。“沒有啊我次被一個像螞蟻的東西咬了后就這樣了。”陳天明把那次下面被咬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大伯。“你真的是被像螞蟻的黃色蟲子咬的有腳趾頭那么大然后被車撞也撞不死現在一點傷口也沒有?”大伯高興地問道。“是的。”陳天明白了大伯一眼自己被咬他也不至于這么高興?“那你把它咬你的地方給我看看。”大伯盯著陳天明的下面。“不行。”陳天明急忙夾緊雙腿那玩意是誰想看就能看的嗎?“小子其實我不用看也知道了咬你的那玩意叫血黃蟻。”“血黃蟻?有毒嗎?我會不會死啊?”陳天明一聽大驚失色。“血黃蟻是傳奇中的寶物我也沒有見過。我只是在我師傅留給我的藥里見過圖片而已。聽說能起死回生咬了人后它就會死掉然后把人的血液全都換掉它的血液就會寄生在人的身體里。當然因為這寶物是傳說所以真正的作用我也不是知道很清楚。它能幫你害你就看以后。因為我以前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等我回去后再詳細地找一下血黃蟻的資料。”大伯拍了拍陳天明的肩膀安慰著。陳天明一聽又失望了。“不過它有一個特點我可是知道被咬的人如果不把血液疏通那遲早就會因為血液倒流而死。你經常感覺疼可能就是這樣的原因。”“那我還能救嗎?它的血液寄生在我的身體里會不會出事啊?”“應該不會有事還好你遇我我一會再幫你拍通一些經脈那你以后就不會再疼了。再說了你不是被車撞了也沒有事嗎?估計就是它的作用。”大伯笑著說道。“什么?又要拍我?難道沒有什么辦法了嗎?”陳天明苦著臉。“沒有了那算了就讓你疼死算了。”“不不你拍我。”陳天明一聽大伯這樣說忙說道。大伯笑了笑這小心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這樣的寶物都讓他遇到。對于練功的人來說能遇到這樣的寶物至少可以少練幾十年的功。這小子可能不用練多少年就能超過自己了。大伯邊高興地想著邊開始在陳天明的身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