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694

第1757章楊桂月的擔心(謝謝心碎的人o1等的禮物)
  陳天明聽到楊桂月這樣問,知道她是不了解情況。..他馬上說道:“小月,你說我是那樣的人嗎?”說到這里,陳天明有點惱火,自己在楊桂月的眼中是那種只會為女人爭風喝醋的人嗎?
  “哼,我看你就是那樣的人,要不然有了這么多女人,還在外面不斷地風流??。”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如果可以的話,自己真想把陳天明的**給割下來,等自己要用的時候再裝上去。
  “小月,你有所不知,苗茵認識我是最早的,她當時在學校的時候就跟我很好的了,那時因為她的父母不同意,所以我們的關系還擱在那里。”陳天明無奈地說道。
  “你跟老娘說說你跟韓項文是怎么回事,你殺了人為什么還在這里逍遙自在?”楊桂月有點不舒服地說道。畢竟女人都是會吃醋的,為什么陳天明不為自己而殺人呢?
  陳天明無奈地把當時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楊桂月,說完后,他看到楊桂月的臉色沒有剛才那么難看了,所以他才放下心來。“小月,你也知道,我一直當韓項文是朋友的,但沒有想到他這么陰險無恥,是先生的人在背后暗暗陰我。如果不是苗茵現他的手機信息,我們可能一直被蒙在鼓里。”
  楊桂月還是有點擔心地問道:“那韓賓那邊怎么說,他有沒有對你報復?”人家韓賓可是副主席,要對付陳天明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沒有,這個你放心,沒事的,龍主席已經給我打電話說上面已經定調,韓項文死有余辜,還要給我請功。而韓賓主席給我打了電話,說這次的事情不怪我,讓我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陳天明得意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白為你擔心了,你好好得意,我回m市。”楊桂月看到陳天明那小人得志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出。看來自己白為他擔心,自己一到京城完成公務后,就馬上過來虎堂問他的事情,沒有想到他居然是這個德性。
  “小月,你急什么啊?你來到京城,我不陪陪你怎么行呢?”陳天明見楊桂月要走,當然是不肯了。特別是楊桂月現在穿著這身警服,更是激起他心里的制服誘惑。如果她穿著警服跟自己xxoo,我的天啊,那一定是非常爽的事情!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我才不要你陪呢!我自己玩不知道有多爽。”
  陳天明涎著臉笑道:“呵呵,我剛才說錯了,是你陪我,我沒有你陪我不爽啊!”說到這里,陳天明不由蕩*起來。不知道這里的休息間隔音效果好不好?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不如就在這里跟楊桂月做做活塞運動了。
  “哼,老娘才不陪你呢!”楊桂月強悍地說道。她不用腦袋想也可以知道陳天明的腦里想的是什么流氓主意,哼,讓他去找他的苗茵去。
  “小月,這些天我沒有見到你,可是天天想著你啊!你都沒有過來看我。”陳天明一邊摟著楊桂月,一邊跟她甜言蜜語。他趁楊桂月不注
  意,狼手抓上她??前的高聳。
  “陳天明,你流氓什么,這里是虎堂,你以為是你家啊?”楊桂月紅著臉罵道。她沒有想到陳天明竟然在這里摸自己的那里,雖然他進來的時候已經關上門,但這里可是神圣的虎堂啊!他怎么在這里干那種事情呢?
  陳天明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小月,不好意思,要不我現在請你去輝煌酒店吃飯!然后我們再到房間里聊聊,我很久沒有見你了,很想你。”
  “吃飯是可以,但老娘不想跟你去房間聊。”楊桂月哪不知道陳天明想干什么?她才不會這么聽陳天明的話。
  “好,我們去吃飯。”陳天明想著先把楊桂月騙去輝煌酒店,吃完飯后再把她騙去房間就行,一步步地來。于是,陳天明拉起楊桂月,走到門邊剛拉開門,一個人沖了進來。
  許柏本來是想偷聽陳天明與楊桂月是不是在里面吵起來,但沒有想到才剛靠近就被撞破,他的臉不由紅了起來。
  “小月,你的房間門好象有點不牢了,我正在看的時候,沒有想到天明就拉開門了。”
  “二舅,偷聽別人談話是不道德的事情,”陳天明嘲諷著許柏。看來他是想聽自己跟楊桂月大戰。
  “天明,你怎么這樣說話?我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我是看小月的門,我哪有空閑聽你們說話。”許柏理直氣壯地說道。“你想想,我堂堂的虎堂堂主,是那樣的人嗎?”
  陳天明見許柏這樣說,也不管許柏了。他拉著楊桂月一邊走出去,一邊小聲地說道:“你就是這樣的人。”
  陳天明與楊桂月在輝煌酒店吃了飯后,他硬是拉著楊桂月上房間。賀平看到陳天明拉著一個漂亮的女警察上去,不由走過來小聲說道:“天明,你這是干什么?你連女警察也敢那個啊?”
  聽賀平這樣說,楊桂月的小臉馬上紅了,她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放開老娘好不好?不就是跟你上去談一些公事嘛,至于這樣嗎
  ?”
  “是,是,我們上去談一些公事,”陳天明知道楊桂月這個時候害羞,他當然是配合楊桂月說話。陳天明回過頭也瞪了賀平一眼,“賀平,這是我的女人,你叫嫂子!”
  “哇,天明,你真是厲害啊!”賀平驚訝地吐了一下舌頭,這個女警察漂亮,而且很有味,很像警察啊!
  陳天明不管賀平,他拉著楊桂月上樓去了。
  賀平看著陳天明他們離去的背影,不由自言自語地說道:“天明就是牛,都有這么多女人了,現在又弄了一個。唉,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啊,我才只有一個女人。”
  “你是不是也想像陳天明一樣,多找幾個女人啊?”賀平的后面傳來了紀樂萱的氣憤的聲音。
  賀平裝作沒有聽到紀樂萱的聲音,他接著說道:“不過,作為一個極品的男人,一定是要專一,專一地對待自己的女人,這才行啊!天
  明雖然是牛,但這樣可不好。”說完,賀平轉過身,然后驚訝地說道:“樂萱,你什么時候過來了,你今天不是休息嗎?”
  “我如果休息了,就聽不到某些人想學陳天明了,賀平,你也應該學一下陳天明的,他非常厲害非常牛啊!”紀樂萱看著賀平咬牙切齒地說道。
  “樂萱,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怎么會學天明呢?他這樣是不行的,一個男人怎么能*呢?我就不一樣了,我是專一的,我專一地對你,不會再喜歡別的女人。”賀平知道現在是表心跡的時候,如果稍微說得不好,今晚可能就不能上紀樂萱的床了。
  “哼,算你會說話,要不然,你今晚就不能上我的床。”果然,紀樂萱拋下了這句話。
  陳天明與楊桂月進了房間后,陳天明就急忙拉著她向床上沖去。楊桂月也知道陳天明想干什么,而且她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陳天明那個了,于是,她也半推半就地跟著陳天明來到床上。
  “陳天明,你不要這么急好不好?等老娘把警服給脫了。”楊桂月輕輕地推了陳天明一下,這可是警服,如果把它給弄皺了就不好。
  陳天明哪會讓楊桂月把警服給脫了呢?如果脫了自己還怎么玩制服誘惑啊?“小月,你脫什么警服,不就是一套警服嘛,到時弄皺了我幫你拿去干洗,而且我再讓賀平的女朋友幫你買一套衣服。還有,我覺得你穿著這套警服特別威風,簡直是巾幗英雄啊!”
  “是嗎?我穿這衣服很威風?”哪個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贊美啊?楊桂月聽著陳天明夸獎的話,心里樂開了花。不過,她還是想要脫警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