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693

第1756章(瞧不出玄鐵的秘密)
  第三天,陳天明回到京城后,他就接到了韓賓的電話。開始陳天明見是一個電話號碼,還不知道是誰,沒有想到聽到韓賓的聲音,陳天明不由愣住了。韓賓打電話給自己,難道是想跟自己算帳?
  “韓,韓主席,你好。”陳天明小心翼翼地說道。龍定不是說韓項文的事情不怪自己嗎?怎么韓賓還給自己打電話?不管了,韓賓想怎樣就怎樣,反正自己后面有龍定在撐腰。
  “天明,你好,”韓賓的聲音透著疲憊,好象經歷過一場災難似的。“我給你打這個電話不是很好,但我覺得還是應該給你打這個電話。這次那個畜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事不怪你,天明,感謝你為民除害。”
  陳天明聽到韓賓這樣說不由愣了,韓賓不是打電話罵自己,反而是夸自己,韓賓的心??真寬廣。“韓主席,請你原諒,這事我也沒有辦法,當時韓項文用苗茵來要挾我,如果我
  不出手,他可能就會逃,而且苗茵也會有性命危險。”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唉,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個畜生不學好。天明,這事情就當是過去了,你幫我跟苗茵說一聲對不起。因為那畜生的事情而連累她一家,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可能事情是會更糟。”韓賓嘆了一口氣。他今天給陳天明打電話,就是想先穩著陳天明,讓陳天明覺得自己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估計他現在的電話和手機都被人監控,這場戲更應該演。
  其實韓賓猜對了,現在韓賓的手機和電話都被調查組的人監控,那些調查組的人聽到韓賓這些大公無私的話,紛紛暗暗佩服。韓賓真是好樣的,能這樣對殺子仇人,而且還連說對不起。調查組的人把聽到的內容記在本子上。
  “苗茵他們沒有什么事了,她爸媽現在也在醫院治療。”陳天明說道。
  “醫藥費多少,你到時跟我說一下。”韓賓假惺惺地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他現在被監控,他一早就把苗茵一家給殺掉了。雖然韓項文不是
  自己親生的,但養了這么多年還是有感情的。而且因為韓項文的暴露,以致自己和組織都受到了很大的損失。
  陳天明急忙說道:“韓主席,不用了,我也不欠這個錢,如果你再這樣跟我客氣的話,我也不好意思了。”
  “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氣了。天明,你不要因為那畜生的事情而有其它想法,我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個畜生做盡壞事。”韓賓又跟陳天明聊了幾句后,再掛上電話。
  陳天明接著給許柏打電話,申請把客來賭場給掃掉。許柏當然同意他的做法,讓陳天明去掃掉客來賭場。于是,陳天明帶著手下又去客來賭場。由于老h已經不在客來賭場,那主事的人一看到陳天明來了,把手頭上的錢全輸掉后,當然是不敢再開張,干脆把門給關上就行。
  當陳天明回到虎堂后,就接到史統的電話。“天明,你現在哪里?”史統說道。
  “我在京城,史統,有事嗎?”陳天明問道。
  “我爸讓你過來a省拿我們史家的玄鐵,另外跟你商量合作的事情。”史統說道。
  陳天明聽史統這樣說心里暗喜,終于可以拿齊六塊玄鐵,交給許柏后自己就算大功告成。“好,我一會坐飛機過去,到時跟你爸細談。”陳天明掛了電話后,又馬上給許柏打電話,告訴史家的事情。接著讓直升飛機準備去a省。
  到了a省的史家后,史家華和史統帶著陳天明來到一個小密室。接著史家華打開墻壁的機關,里面露出一個保險柜。“天明,這是我的保險柜,如果沒有密碼打開,里面的引爆系統就會把這間密室全炸掉。”
  “史家主真是小心,”陳天明感嘆地說道。這個密室本來就難以找到,而且在墻壁上又有保險柜,保險柜里面又有引爆系統,一層一層的機關可不簡單,如果別人想偷史家華的東西也不是那么容易。
  “呵呵,我也沒有辦法,先生那些人總是盯著我們史家,我們很早以前就準備這些
  東西了。”史家華無可奈何地說道。他來到保險柜前,在前面快地按了一串密碼,接著保險柜門打開了。只見史家華從保險柜里拿出一塊玄鐵,他認真地看了看,眼里有著更多的不舍。
  “爸,”史統見史家華站在那里拿著玄鐵沒有說話,不由叫了一聲。
  “噢,天明,讓你見笑了,這是祖宗的東西,我心里有點難過。”史家華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如果國家能從這玄鐵里找到秘密后,可以讓我們史家分享一些嗎?”史家華想跟陳天明談好條件。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史家主,在來之前,我已經跟上級匯報過了,上級說過,畢竟這也是你們史家出過力,到時一定會照顧史家的。就算里面的秘密拿不出來,在別的地方也可以照顧史家,例如是國家一些項目可以優先給史家。”
  誰也不知道這六大家族的秘密是什么,所以許柏自己也作不了主,只能是向上級匯報。最后上級也拿不了主,只能是這樣回答了。如果那些秘密不方便給史家,國
  家就用其它方式補償給史家,這樣史家也虧不了多少。
  史家華想了想,最后點頭說道:“好,我答應,希望國家能盡量照顧史家。”跟國家談條件是顯得有點太那個,如果國家在其它方面照顧史家,讓史家強大起來,這也未嘗不可。而且這份秘密還有其它五家在里面呢!
  “國家會的,這個到時會有人專門過來跟你們談合作項目的事情。”陳天明接過史家華手中的玄鐵,再跟他們聊了幾句后,就要回京城了,畢竟虎堂那邊也等著這玄鐵交差。同時,陳天明也想知道這六塊玄鐵合在一起有著什么秘密。
  史家華知道陳天明著急,他也不挽留陳天明吃飯,與史統一起送陳天明上了飛機。
  陳天明回到虎堂后,交上史家的玄鐵,接著想看看合成后是怎么樣?但六塊玄鐵合成后,好象是一塊山水圖案,有點模糊看不清楚。陳天明納悶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說六大家族有秘密嗎?怎么六塊玄鐵合成沒有什么變化的?這模糊的圖案讓誰也看不清楚啊?
  而且圖案里面好象有一些古怪的文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文字。
  “二舅,你說這怎么回事啊?”陳天明問許柏。
  “你問我我問誰啊?”許柏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他也非常納悶啊,準備把這件事情搞掂后再向老頭子請功的,但沒有想到卻是沒有什么進展,以前是殘缺的圖,現在完整的圖,一樣是讓人看不懂。
  “不會,辛苦這么長時間,竟然是弄張看不懂的圖和文字?”陳天明有點惱火地說道。
  許柏想了想說道:“這事情也急不得,看來是要找專家看看這是什么文字,到時再弄明白了。天明,這里面一定有秘密,要不然先生他們也不會這么著急這玄鐵,而且六大家族的人也是如此。”
  陳天明說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地和外公商量研究!我先去忙了,如果有什么新展一定要告訴我。”
  “等
  等,”許柏叫住陳天明。“小月來京城了,就在虎堂里面,你去看一下她!”
  陳天明一聽頭有點大了,不會是自己因為苗茵殺韓項文的事情被楊桂月知道了?難道是許柏他們告的密?“二舅,小月有公事來京城嗎?”陳天明問許柏。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這個風流的家伙,你還是哄哄她,我看她有點生氣。”說到這里,許柏有點害怕地說道。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向小月的休息間走去,當他推開門進去的時候,現楊桂月正坐在床上看電視,她穿著一套警服,而且還是英姿勃勃地坐著。??前的高聳并沒有因為警服而屈服,十分的強大。
  “小月,你來京城怎么不給我打電話,我好去接你啊!”陳天明故意媚著臉對楊桂月笑著。
  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還會記得我啊?”
  “你這是什
  么話啊?我忘記誰也不能忘記你啊!”陳天明坐在楊桂月的身邊,然后摟著她柔軟的嬌軀。特別是楊桂月現在穿著警服,讓陳天明好想就在這里欺負這個漂亮的警花了。m的,這也是制服誘惑啊!想到這里,陳天明興奮地吞了吞口水。不過,他現在不能造次,好象楊桂月現在有點火藥味。
  “是嗎?我看你只是記得你的苗茵了,”楊桂月冷冷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你現在可是厲害了,為了苗茵把韓項文給殺了,你知道嗎?韓項文是韓賓的兒子,韓賓會放過你嗎?你真是色膽包天,而且苗茵是韓項文的妻子,你怎么能這樣做呢?”楊桂月一付恨夫不成鋼的樣子。
  其實楊桂月在m市不知道c省的事情,更不知道韓項文跟先生有關,因為這次的事情是高度機密,龍定也不想把事情公布。但楊桂月這次來京城辦公事,她剛好聽到一個以前太子黨的朋友說起韓項文的事情,而且是說給陳天明殺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卻是不知道。
  楊桂月一聽這個消息可是火了,她馬上趕到虎堂來問許柏是怎么回事。沒有想到許柏正好跟陳天
  明在里面研究那六塊玄鐵,只是讓楊桂月先休息休息。現在楊桂月見到陳天明,當然是質問他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