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688

第1751章(調查)
  許柏身為虎堂的堂主,也是知道陳天明一些風流事。不過他不敢告訴許勝利,他也知道男人嘛,有時是家里國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所以他對陳天明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陳天明好好對楊桂月就行。
  所以,韓項文跟苗茵訂婚的事,許柏也是知道的,也看到陳天明因為這件事情而消沉。但是他現在聽到陳天明居然把韓項文給殺了,這,這也太那個了!就算陳天明殺一個平民也是不行的,何況韓項文是誰啊?是國家副主席韓賓的兒子。完了,這下陳天明把天給捅破了。想到這里,許柏恨不得自己鉆進電話里飛到陳天明的身邊,好好打陳天明一頓。
  “不是啊,二舅,韓項文是先生的人,他參與了昨天晚上暗殺我的行動,苗茵現他的這個秘密后,他要殺苗茵一家,幸好我們及時趕到救了苗茵他們。”陳天明把苗茵告訴自己的經過再加上自己過來的經過告訴許柏。
  “天明,如果這件事情如你所說,這問題可大了。你們現在哪里?”許柏現在的心里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韓項文跟先生有關系,那么韓賓那里……許柏不敢想下去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所能作主的,他要向婁澤冬匯報,至于高層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我在韓項文c省的私人別墅里,”陳天明把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告訴許柏。
  “好,我現在馬上通知c省虎堂的人過去,你們不要走,一定要保留現場。”許柏著急地說道。先讓虎堂的人過去看著,然后請示領導看看如何處理。許柏把電話掛了之后,馬上給婁澤冬打電話了。
  陳天明給小蘇打電話,說除了虎堂的人過來接手后,沒有他的命令一律不能讓其它人進來。陳天明也知道韓項文的死是會讓一些高層震驚,不管韓賓與先生有沒有關系,就韓項文的關系也讓韓賓被動。
  “天明,我,我沒有被韓項文什么,我沒有吃虧。”一直在陳天明懷里哭著的苗茵突然抬起頭看著他說道。
  “這,這個我知道,”陳天明訕訕地說道。女人不是女人,都到這個時候了,她還向自己表明她的清白之軀。
  “那,那你還要我嗎?”苗茵紅著臉有點害怕地說道。她是韓項文名義上的妻子,雖然現在韓項文死了,但她還是擔心不要她,畢竟她也算是嫁給別人了,名義上是不潔的女人。苗茵想到這一切都是媽媽跟韓項文合謀,她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不要你……”
  苗茵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傷心地哭了起來。“天明,嗚嗚嗚,我,我不怪你,這都是我的不好,我當時小心查看媽媽的病,我就不會被他們騙了。”她雖然這樣說,可心里卻如被刀割。
  陳天明看到苗茵悲痛欲絕的樣子,知道自己的玩笑開得太大了,“苗茵,我的小乖乖,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我是說不要你才怪。你不要哭,你一哭我的心就疼。不管你跟韓項文怎么樣了,我都會要你。”陳天明堅定地說道。
  “真的?如果我跟韓項文那個了,你也會要我?”苗茵有點不相信地問道。男人不都是看重那個嗎?陳天明會不看重?
  “當然了,苗茵,不管什么時候,不管生老病死,不管你變得多丑,我都會要你的。”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去你的,誰變得丑了?”苗茵心里甜滋滋的,陳天明能說出這樣的話,可以說明他非常愛自己。不過她的嘴里還是要說一下,“哼,你的話太假了。”
  陳天明涎著臉說道:“我又沒有說心里不介意,不過我這么愛你,當然是要你了,怎么能把你讓給別人呢?至于韓項文欺負你,一定要把他的**割下來喂豬。”
  苗茵聽陳天明要做這么惡心的事情,急忙說道:“天明,不要,我沒有吃虧,我們下樓去看看我爸媽怎樣了?”苗茵想到了父母,雖然韓項文說把他們點了穴道,但她還是非常擔心,不知道韓項文的手下有沒有傷害到他們。
  “好,我們下去。”陳天明點點頭,由小蘇他們在下面把守,不會有其它人上來的。
  陳天明與苗茵下到樓后,現苗茵父母還是躺在地上沒有起來,而旁邊有人在看守著。小蘇看到陳天明下來了,他走上去說道:“老大,我們搜查過了,對方有十二個人,抓住三個,其它被我們擊斃。這兩位老人是被人點了穴道,我沒有你的指示不敢解開他們的穴道。”
  “天明,快幫我爸媽解開穴道。”苗茵著急地說道。
  “好,”陳天明走上前,仔細地查看了苗茵父母被點的穴道,然后再在他們身上輕輕地拍了兩手。
  不一會兒,苗茵父母睜開眼睛,他們看到苗茵和陳天明他們站在面前,不由驚訝地說道:“陳天明,你怎么會在這里?小茵,你沒有事?”苗媽看著苗茵現在這樣的裝束非常擔心,韓項文剛才就是想欺負女兒,如果女兒真被韓項文欺負的話,那自己現在死也不能贖罪了。
  苗茵搖搖頭說道:“媽,我沒有事,幸虧天明及時趕到,要不然我就被韓項文給欺負了。”苗茵也看到媽媽那關心的目光,她只好紅著臉解釋。“媽,爸,你們現在怎樣?”
  “我的腰好痛,好象起不來了。”苗媽痛苦地說道。苗爸也說道:“剛才韓項文打我,我的??口好痛。”
  陳天明為苗茵父母檢查了一下,現苗媽的腰扭了,苗爸??口的肋骨可能被打斷或者打裂。苗茵說要趕快送父母去醫院,陳天明說不行,因為韓項文的身份特殊,他現在也做不了主。上級正派人趕過來,要把這里的口供全錄下來,才能送她的父母去醫院。
  不過,陳天明看到苗茵痛苦的樣子,他馬上給苗爸苗媽輸入一些真氣,而且還輕輕地為他們按摩了一下受傷的地方,苗茵看著父母的傷痛減少一些才沒有那么緊張。
  苗爸和苗媽不好意思了,他們想著自己以前那樣對陳天明,那說陳天明不好,這說陳天明不好,天天說韓項文的好。可沒有想到韓項文要殺
  他們,而陳天明卻救他們,而且不計前嫌為他們療傷。
  “天,天明,以前都怪我們看錯人,以后我們不管你和苗茵的事了。”苗媽不好意思地說道。從死亡里面走出來的人,苗媽也把什么都看透了。如果不是陳天明,他們一家三口都得完蛋,且連怎樣死都不知道。
  “媽,你以后不管我們了?這怎么行啊?我們可是你的女兒和女婿。”苗茵邊說邊緊緊地摟著陳天明,她好象怕陳天明不要她跑了似的。
  陳天明微微動了動身體,苗茵用她那柔軟的豐滿頂著自己,自己能不興奮嗎?而且剛才他也看到苗茵只是穿著罩罩小褲的情景,一想到那情景他的小明就激動了。天啊,如果現在頂著小帳篷的話,苗媽一定一掌拍死自己。陳天明急忙暗念阿彌陀佛,叫小明快快隱藏起來不要鬧事。
  “我是說不管你們在一起,我哪會不認你們這女兒女婿呢!”苗媽笑著說道。有陳天明這樣的女婿也是不錯的,在c省吃飯什么的都不用愁,且聽女兒說陳天明現在好象是全國
  的富了。
  “媽,謝謝你,”苗茵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小茵,是媽對不起你,如果不是瞎了眼,也不會招狼進來害我們全家,幸好天明帶人及時趕到。”苗媽邊說邊看了小蘇他們一眼,這些人看起來個個好象很厲害,這些都是陳天明的人嗎?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馮一行帶人過來了。他進來后對著陳天明敬了一個禮,“長,我接到堂主的命令要接管這里的案子。”
  “我知道,你們查,我現在也是當事人,有什么要問的盡管問。”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可能許柏已經跟馮一行說清楚了,為了讓陳天明避嫌,現在陳天明是不能管這件案子。剛才陳天明也接到許柏的電話,他和一個調查組正趕過來,為了讓虎堂的人避嫌,這次最高指揮官是龍主席派出來的,虎堂只是配合他們辦案。
  當許柏向上級匯報后,上級也馬上給龍定匯報,龍定立即派出國家緊急處理小組過來,謹
  慎調查這件事情。如果正如陳天明所說,一切有證據的話,那很多事情就好辦了。同時,龍定也派人在京城調查韓項文。而韓賓是副主席,龍定當然是不敢輕舉妄動,他只能是先瞞著韓賓,等調查結果出來后再召開常委會了。
  馮一行他們開始取證了,為了謹慎小心,他們認真慢慢地調查,不放過一絲有問題的地方。同時,虎堂的人也審問了韓項文的手下,那些手下當聽到韓項文已死,他們知道再也瞞不了,也一一地供出一些事情來。
  只是可惜這些手下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不過他們提供的信息只能是韓項文參與的一些壞事,跟先生并沒有很大的關系。他們提供的最有用的信息就是昨天晚上殺陳天明,韓項文也參與其中,他們也假扮襲擊韓項文的車子。而韓項文也叫他們看著苗茵父母,到時把苗茵他們殺人滅口。
  后來,許柏他們也過來了,當他們看到這些調查,還有詢問苗茵他們之后,個個的心里都沉重起來。高官子弟參與這種事情,并不是一件小事了,至于有沒有牽連到其中的高官,也是一個未知數。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請投禮物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