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684

第1747章(韓項文是壞人)
  掛了電話的附院領導可是嚇了一大跳,韓項文的手機怎么會在苗茵的手里?好象剛才自己并沒有說錯什么話,只是恭喜韓項文而已,苗茵應該聽不出什么來。..附院領導不斷地自我安慰。他知道,如果讓韓項文知道是他破壞韓項文與苗茵的事情,一定會找他算帳。雖然表面看韓項文是和藹可親,但看韓項文對人對事并不簡單,這種人表里不一,手段肯定是非常毒辣。
  苗茵見附院領導掛了電話,心里也有點奇怪。剛才領導的反差太大了,先是媚笑到非常慌張,好象有什么事情害怕自己知道似的,難道他們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苗茵不是一個多疑的人,但剛才附院領導的表現太讓人懷疑了。
  剛才附院領導說過,恭喜韓項文抱得美人歸,他們都支持他,這是什么意思?聽附院領導的口氣,好象一早就認識韓項文,什么叫他們都支持韓項文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苗茵越想越懷疑,她干脆拿起韓項文的手機看了起來,她想從手機里
  面現一些什么東西。
  一般人看手機,就是看他的來電顯示和信息。所以苗茵直接打開韓項文的手機信息,當她一看的時候,就被一個奇怪的符號所吸引。那是一個用符號代替名字的電話號碼,一般人是為了不讓別人知道對方是誰而這樣做。可這樣更是讓苗茵奇怪,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么韓項文用奇怪的符號代替他呢?
  于是,苗茵把里面的信息打開。這一看,苗茵的臉色馬上變了。原來這個號碼就是先生的,他當時給韓項文了兩條信息,第一條是“開始殺陳天明”,第二條是“殺陳天明失敗”。“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苗茵自言自語地說道。
  難道昨天晚上是韓項文叫人殺陳天明?不對啊,陳天明說昨天晚上殺他的是他的仇家,怎么可能是韓項文呢?但是這個信息給韓項文,不可能是不與韓項文無關。現在苗茵的腦袋轉得非常快,她想來想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過,她還是覺得韓項文應該跟殺陳天明有關,至于那個附院領導說的
  話,自己要下去跟爸媽說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苗茵想到這里,不由暗暗害怕起來。想不到韓項文竟然是這樣的人,表面跟陳天明稱兄道弟,暗地里卻叫人殺陳天明。估計昨天晚上都是他設計的,他知道陳天明要去那里吃飯,然后叫人在路上伏擊陳天明。而昨晚那些襲擊自己的歹徒可能也只是一個圈套,因為韓項文的保鏢一下車就把他們給打跑了,聽說陳天明那邊打得非常激烈。
  如果苗茵沒有現先生的這兩條信息,苗茵只是懷疑附院領導的電話是怎么回事而已?但是看到殺陳天明的信息,苗茵覺得韓項文太可怕了,自己竟然要跟這樣的人生活在一起,天啊,不行,我不能這樣。想到這里,苗茵馬上拿著韓項文的手機跑下樓去。
  其實韓項文一般收到先生的信息后,會在第一時間內刪掉的。但是昨天晚上韓項文聽到苗茵給陳天明打電話,他一個生氣去夜總會喝酒,又回別墅里跟那兩個女學生??,所以一時間忘了刪掉先生的信息,以致讓苗茵給看到。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韓項文竟然在苗茵的面前露出馬腳。
  苗茵拿著手機跑下樓,苗媽看到苗茵下來,便埋怨著說道:“小茵,你和項文到底搞什么?怎么這么久?咦,項文呢?他怎么還沒有下來?”
  “媽,剛才我上樓想叫韓項文,但沒有想到他在里面洗澡,我正想出來的時候,現附院那個幫你動手術的領導給他打電話,那領導不知道是我接的電話,他說了很奇怪的話,好象很早就認識韓項文似的。”苗茵奇怪地說道。苗茵想繼續說韓項文手機上的信息,但卻被苗媽慌張地打斷了。
  “小茵,你怎么這樣啊?那是項文的手機,你怎么可以未經他的同意看他的手機呢?”苗媽怕苗茵聽出什么事情來,如果讓她知道大家合伙騙她的話,她一定會恨死他們了。
  苗茵說道:“媽,我見那個領導打得那么急,我還以為是因為你的病情而找韓項文,所以才接的。我在奇怪之下,繼續看韓項文的手機,你猜我看到什么了?”說到這里,苗茵覺得自己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韓項文太可怕了,他竟然暗暗叫人殺陳天明。而且他在嘴里還說陳天明的好話,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這種表里不一
  的人。
  “你看到什么?”苗媽也慌張了,她以為苗茵看到大家合伙欺騙的事情。
  “媽,韓項文竟然叫人殺天明,你看看,就是這兩條信息,人家給他的,估計就是昨晚的殺手。”苗茵邊說邊打開韓項文的手機讓父母看。她為了讓父母相信自己,居然忘記帶著父母趕快離開,而是在韓項文的別墅里看手機。
  苗茵父母看到這兩條信息也不由大吃一驚,這殺人的事情可不是小兒科,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苗媽有點不相信地說道:“小茵,會不會是人家故意跟他開玩笑的?項文怎么會殺陳天明呢?他可是國家副主席的兒子,至于下這樣的毒手嗎?”
  苗爸想了想說道:“會不會是韓項文覺得你跟陳天明以前有感情,而要把陳天明殺了?”苗爸覺得這不是開玩笑,哪有人家開玩笑這樣的信息,而且是開玩笑也不能開這樣的玩笑啊?韓項文還把信息留在手機里。
  “我自己也想不通,天
  明昨天晚上說是他的仇家要殺他,不行,我現在就給天明打電話,告訴他這件事情。”苗茵邊說邊拿出自己的手機要給陳天明打電話。
  “呵呵,苗茵,你們這是在干什么啊?你要給誰打電話?”韓項文一邊說著一邊從樓梯上走下來。他從衛生間出來后,現自己的房間門已經被打開,而且自己的手機不見了。他猛地想起來,昨晚先生給自己的信息還沒有刪掉呢!于是,韓項文急忙跑下樓,居然聽到苗茵跟她父母的說話。
  苗茵看到韓項文走下樓,她急忙把韓項文的手機放在背后的沙里面,然后故意笑著說道:“沒有,我見你還有下來,我想給研究所打個電話,問問我上次的一個工作。”
  “是嗎?”韓項文走到苗茵的身邊,從她的后面找出自己的手機。既然他們都看到了自己手機的信息,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再裝好人了。“苗茵,你怎么偷我的手機?想不到你還沒有嫁給我,就開始當小偷了。”
  “我,我沒有偷你的手機,你的手機本來就在這里
  的。”苗茵支支吾吾地說道。“爸,媽,我們去吃飯!”苗茵想著快點出去,只要在人多的地方,自己就可以想辦法給陳天明打電話。畢竟這只是一個手機信息,自己又沒有什么確鑿的證據,要不然現在就報警叫人抓韓項文。如果韓項文是壞人,自己就不用嫁給他了,自己可以嫁給陳天明。想到這里,苗茵心里一陣激動和高興。
  韓項文大笑一聲,“吃飯?急什么啊?你們不是都看了我的手機嗎?現在你們還能走出去?”韓項文當然是不會讓苗茵去找陳天明,如果讓陳天明知道昨天晚上暗殺的事情跟自己有關,他一定會懷疑到自己跟先生也有關,自己想無事都是不可能的。到這個時候了,自己只有是犧牲苗茵這一家人了。只是可惜,像苗茵這樣的美女,自己可能是享受今天了。享受完后,就把他們三人送上西天。
  “項文,你,你要干什么?”苗爸聽出韓項文話里的冷意。
  “干什么?明人不說暗話,如果你們沒有看到我的手機,我是不會對你們怎樣的,苗茵當我的妻子,你們兩個老人是我的岳父岳母。但是,你們
  看到我的手機信息,你們說我還可以留著你們活在世上嗎?”韓項文陰陰地笑著。
  韓項文拿起自己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你們聽著,沒有我的命令,不讓任何人進來,也不讓任何人出去。”
  “韓項文,你這個卑鄙小人,那是你跟陳天明的恩怨,憑什么殺我們?”苗媽現在直恨自己瞎了狗眼,開始她還以為可能是人家錯信息,韓項文怎么是那樣的人呢?現在聽到韓項文這樣說,她知道錯了。剛才聽韓項文打電話,好象叫他的保鏢不讓他們出去了。
  “呵呵,我是小人?苗媽,我問你,你為了騙苗茵跟我結婚,故意假扮自己有病,你說你不卑鄙嗎?這樣騙自己的女兒,毀滅自己女兒的幸福,你不是小人嗎?”韓項文奸笑著。
  聽到韓項文這樣說,苗媽愧疚地低下頭。是啊,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苗茵是不會跟韓項文結婚的。是自己瞎了眼,錯把壞人當成好人,現在韓項文要把他們給殺了。
  苗茵聽到韓項文這樣說,心里更是吃驚。原來媽媽一直沒有病,她是為了自己跟韓項文結婚,而故意騙自己的。雖然苗茵現在非常痛心媽媽騙自己,但現在不是責怪的時候,她要帶著媽媽離開這里才行。“爸,媽,我們走。”苗茵拉著父母的手就要離開這里。
  韓項文往前一飛,從空中飛過落在苗茵他們的面前,他得意地笑道:“你們是走不了的,還是乖乖聽我的話,這樣我心情好一點的話,會遲一點殺你們,你們可以多留戀一下這個美好的世界。”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