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681

第1744章(大意輕敵)
  坐在車里的陳天明看看時間,已經是六點四十五分了,距離七點還有十五分鐘,不知道苗茵他們到了沒有?“宇鵬,你能不能開快一點?”陳天明催促著6宇鵬。今天是6宇鵬開車,后面還跟著一輛商務車,是負責保護陳天明的。自從上次又被先生襲擊后,陳天明也擔心自己安全。
  “老板,我現在已經開得很快了,剛才那邊塞得要命,現在又沒有車了,這路真是奇怪。”6宇鵬苦著臉說道。
  “這個我知道,現在不是沒有什么車嗎?你可以開快一點了。”陳天明說道。雖然他不想參加這個宴會,但他還是不想讓苗茵覺得自己心里不舒服,故意去遲了。想著自己的初戀,陳天明的心里又是一痛。
  “老板,你朋友怎么叫你去這么偏僻的地方吃飯?會不會有問題?要不要我多叫一些人過來?”6宇鵬擔心地問道。紅豆酒店離市區有點遠,就算有事情,張彥青他們過來
  增援也要比平時多花一些時間。
  陳天明苦笑了一下,如果苗茵想要對自己不利,不用她動手,她直接跟自己說一聲,自己一定會滿足她的要求。“沒有問題的,可能我朋友覺得這里清靜一點選擇這里,她是一個喜歡清靜的人。而且我們不是帶了一些保鏢嗎?還有什么好怕的。”陳天明現在對獨孤九劍是非常有信心,他一有空就練著劍法。而且上次救史家華,更是小露鋒芒。
  6宇鵬聽陳天明這樣說,也沒有多說什么,他只是聳聳肩膀開著自己的車。人家老板都不怕了,自己還怕什么?
  當車子快地在公路上行駛時,前面突然橫開過來一輛大貨車,把他們的去路給擋住。6宇鵬急忙剎車,然后對陳天明說道:“老板,不是我烏鴉嘴,是真的要出事了。”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怕什么,我們經歷了這么多事情,還有什么事情沒有見過的?通知大家,準備應戰,而且向彥青求援。”說完,陳天明把車門打開,緩緩地走出外面。人家竟然是想襲擊自己,
  著急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那些保鏢打電話的打電話,跟著下車的下車,只是一會兒時間,他們幾個保鏢就圍在陳天明的后面,呈半扇形。
  這時,從大貨車里面跳出二十幾個蒙面人,為的人讓陳天明心里一跳。雖然那人是蒙著面,但他的身材還是讓陳天明認出他就是先生。“先生,沒有想到你這么對我念念不忘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他現在最怕的就是遇到先生,如果是其它敵人,他還是不會放在心里。
  “哈哈哈,陳天明,想不到你的眼力這么好,一看就能認出我來。”為之人正是先生,他聽到陳天明這樣說,不由開懷大笑。人生有這一個這樣的對手,也未嘗不是好事。只是可惜自己要成就大業,所有擋住自己的人都得死。
  “先生,你是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了,這次帶了這么多人來。”陳天明嘲諷地說道。先生這次帶來的可是二十幾個,自己才幾個人,安安公司派人到這里,大概要二、三十分鐘才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持到那個時候。
  先生知道陳天明激將自己,但他是不會中計的,“沒有辦法,總有人在暗處幫助你,我不多帶一些人過來是不行的。陳天明,今天是沒有人救你了,你乖乖地束手就擒!”先生想著如果能生擒陳天明就最好,可以把陳天明手上的玄鐵拿過來。如果不行,就把陳天明給殺了,以免后患。
  先生這次是不想多費時間,他把手一揮,他的手下馬上向著6宇鵬他們飛去,而先生一個人向陳天明撲去。
  哼,來,我正好試試獨孤九劍是不是能對付你。陳天明在心里想著。他也想找先生練一下手,看看自己跟先生差多少,而且再加上獨孤九劍,估計也可以跟先生周旋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把手一伸,飛劍飛在他的手中。
  “呵呵,陳天明,你還是把你的飛劍收回來,可能它對別人有用,但對我來說只是一件多余的兵器而已。”先生嘲笑著陳天明。自從陳天明有飛劍之后,他就認真地研究過獨孤飛劍。最后得出對付獨孤飛劍的辦法,所以現在那些人懂得對
  付飛劍,也是先生的教導。
  陳天明微微一笑,“是嗎?那你就再試試!”話音未落,飛劍如閃電一般向先生飛去。
  看著飛過來的飛劍,先生輕蔑地笑著,這樣的打法跟以前一樣,沒有什么驚險。只要自己用內力把飛劍*走就行,根據自己的線報,今天歡喜果然暗中陪龍定參加那個宴會。雖然歡喜在幕后看著龍定,但自己的人還是現了歡喜。
  陳天明,你今天是死定了,再也沒有什么人可以救你。先生的嘴角露出了奸笑,今天晚上是可以殺陳天明了。先生邊想邊運起內力對著飛劍一擋,飛劍被他強大的內力給打得倒飛出去。
  “呵呵呵,陳天明,你還有什么厲害的招數嗎?有的話就盡管使出來。”先生得意地哈哈大笑。他要向陳天明下狠手了,只要十招,他一定可以把陳天明打成重傷。
  說時遲,那時快,剛剛被先生打飛的飛劍突然調轉頭繼續向先生沖去。這次并不是直線的攻
  擊,而是在空中劃了半條華麗的孤線然后扭轉幾下擊向先生,好象飛劍使出了一式劍式,凌厲的劍式讓先生的眼睛一花。
  “不好,”先生暗叫不妙。他開始還以為陳天明又是像剛才那樣用飛劍向自己射過來,但沒有想到這次飛劍并不是直射,而是使出了劍招,當他現已經有點遲了。飛劍已經擊到他的面前,而且那劍招非常凌厲和兇猛,讓他感覺到有點防不勝防。
  不過先生是反璞歸真中期的高手,并不是浪得虛名。他往后一退,身子向后傾斜九十度角,接著身體整個地向后飛出幾米遠。饒是如此,他的肩膀還是被飛劍擊中,雖然不深,但流了一些血出來。
  先生憤怒地在肩膀上點了兩下,然后生氣地說道:“陳天明,你這個卑鄙的小人,你竟然用陰招。”如果是正常的對比,陳天明這獨孤九劍是傷不到先生。只是剛才陳天明故意不用獨孤九劍,以致先生以為陳天明還是跟以前一樣,所以掉以輕心才中了陳天明的道。
  他受的傷只是輕傷,但這是對
  他極端的侮辱。自從他出道以來從來沒有吃過虧,更不要說是被人擊傷。現在卻被武功沒有比自己高的陳天明出陰招傷到,這讓先生如何不氣憤呢?他握緊拳頭想要把陳天明打得粉身碎骨。
  陳天明得意地笑道:“先生,你這話就不對了,論卑鄙我哪能跟你比啊?你偷偷地襲擊我,而且還蒙著面,我看你是天下第一小人了。”能在這個時候打擊先生,陳天明是絕對不放過。兩次見到先生都是非常冷靜陰森森地,難得見他這么火。
  “陳天明,你學會了獨孤九劍?”先生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他只是見陳天明使了一招劍式,就可以推斷陳天明用的是獨孤九劍。
  “明人不做暗事,我用的是獨孤九劍,先生,你剛才不是取笑我的飛劍不行嗎?怎么,你現在害怕了嗎?”陳天明嘲諷著先生。
  先生氣憤地說道:“笑話,我哪會怕你?你不要以為你有了獨孤九劍,我就不能殺你。接招。”先生邊說邊兩手一合,再平掌推出。兩道無聲無息的真氣向陳天明擊去
  。
  雖然先生的真氣還沒有靠近陳天明,可陳天明還是能感覺到先生真氣的強烈,好象有一股大氣壓力壓著他,讓他喘不過氣來。
  陳天明不敢怠慢,低喝一聲,“破氣式,”飛劍回旋一轉,向著先生的真氣擊去。
  “啪啪啪,”飛劍跟先生的真氣來回地碰撞著。它們在較著勁,好象大家都不認輸。由于先生的內力比陳天明的強,雖然獨孤九劍博大精深,但還是不能再次擊傷到先生。
  先生暗暗心急,沒有想到獨孤九劍這么厲害,自己的內力在陳天明之上,可陳天明有了獨孤九劍式之后,竟能僅是落自己一點下風,自己想打敗陳天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媽的,再這樣打下去,陳天明的增援就要來了。
  先生回過頭看一下自己的手下,他們占在上風,但陳天明有一個高大的手下非常厲害,好象他是鐵打的,一個人對付幾個人,而且自己的手下打他兩拳,他才打手下一掌。不過自己手
  下打他好象沒有多大事,他打自己的手下就受傷了。媽的,那個人是誰啊?怎么這么強悍?
  本來先生想讓手下過來幫忙的,但陳天明的手下并不弱,特別那個打不死的小強死死地纏著手下不讓過來幫自己,這讓先生更是生氣。先生是知道那個人,他叫6宇鵬,是陳天明的近身保鏢,只知道他的武功厲害,但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么變態,好象身體是鐵打的。
  其實先生哪知道6宇鵬的身體是經過特別訓練的,本來他的身體天生特稟,又經過他師傅的苦心培訓,他的身體強悍得如銅頭鐵壁。陳天明打他都打不了重傷,更不要說先生那些手下了。
  陳天明也在心里納悶,本來他以為有了獨孤九劍可以比先生厲害,但現在看來,他借助獨孤九劍還是比先生差上一點。不過,差是差一點,他不用跟以前那樣要逃命了,先生想殺他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請砸花!